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62 只手拿龍魚

“該死的古魂門,居然為了阻止我們,不惜將荒獸龍魚驚動起來!”
  此時,湖心小島上,天妒樓的一群人被困住,阻礙了去路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在他們的眼前,湖水波濤翻滾,掀起滔滔巨浪,水勢浩大險惡。
  天妒樓五位蠱師,各個眉頭擰成疙瘩,望著湖面,心中氣憤又無奈。
  通過湖水,他們甚至能隱隱看到,在湖水深處,有一個龐大的怪物身軀,瘋魔似的游蕩。
  魚尾的每一次甩動,都會絞出洶涌的暗流,掀起滔天的巨浪。
  甚至有時候,碩大堅固的魚頭,撞擊到小島根部。
  轟、轟、轟!
  龍魚每一次撞擊,都會爆發出劇烈的轟鳴,眾人腳下的小島隨之一次次顫抖。
  天妒樓的一行人,被困在小島上,看著眼前的巨浪,面色發白,束手無策,無可奈何。
  荒獸龍魚本來性情溫順,很少發狂。
  但是之前的古魂門的蠱師隊伍,動用了手段,讓這頭荒獸龍魚發瘋發狂,陷入瘋魔憤怒的狀態,完全失去了理智和本性。
  天妒樓的這些蠱師,雖有踩水等等跋山涉水的能力,但到底是凡人,真元有限。在如今這種情況下,簡直是天塹橫堵,根本過不去。
  “古魂門居然能影響荒獸龍魚,他們一定是動用了門派給予的仙道手段!我們天妒樓,同樣也是十大古派之一,絕不可能輸給古魂門。朱寧長老,我們也動用仙道手段吧!”
  正一籌莫展之際,天妒樓的一位蠱師,忍不住開口建議道。
  聽到仙人手段,其余蠱師紛紛神色一振,雙眼放光。
  掌握手段的朱寧長老,卻是皺著眉頭,苦嘆一聲:“若能動用仙人手段,我早就動手了,哪里會等到現在?”
  他接著向諸位述說苦衷。
  原來,朱寧此行之前,被師門的太上長老交托了一只仙蠱,還有若干仙元。
  可惜這仙蠱,用來防御尚可,若用在此處,要解決掉龍魚的問題,卻不應景。
  “師門交給了一只仙蠱?”
  “仙蠱到底是什么樣子的,我還從未見過呢!”
  “快拿出來給我們開開眼界吧。”
  朱寧的坦白,引得眾人強烈的好奇。一時間他們都忘了眼前的難題,都想要一睹仙蠱的風采。
  朱寧再次苦笑:“不瞞諸位,這仙蠱我也只是匆匆一瞥,就被太上長老種在體內。如今就算我,也不知道仙蠱究竟在身體的哪一處,更談不上取出了。”
  眾人大為失望,唉聲嘆氣。
  唯有魏無傷雙眼綻射亮光,向往地道:“若是哪一天我能有屬于自己的仙蠱,那就妙了!”
  其余四位老蠱師,看著魏無傷的樣子,不是搖頭,就是苦笑。
  魏無傷還太年輕。
  年輕人喜歡做夢,是正常的。
  但只有經歷多了,譬如這四位老蠱師,就會明白現實和夢想的差距。
  誰不想擁有自己的仙蠱,誰不想成為高高在上的仙人?
  但仙凡之別,猶如天塹。殘酷的現實,消損了無數人的青春,打折了無數人的夢。
  真正能成仙的,能有幾人?
  頭領朱寧嘆息一聲:“當下也沒有什么好辦法,只有等了。等到龍魚重新平靜下來,我們才能啟程。”
  “可是這樣一來,好東西都要被其他九大派提前搶走了。留給我們的,只會是殘羹冷炙!”有蠱師擔憂地道。
  “那還能有什么辦法?”朱寧搖頭,但也不忘提振士氣,“不過此事也并非完全是壞事。就讓他們先去爭奪激戰去吧,我們可以趁機養精蓄銳。仙蠱雖然威力滔天,但需要相應的仙元來催動。仙元有限,就讓他們彼此內耗,等到后期,我們保留下來的實力反而更強呢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眾人臉色都稍緩,喪失的心氣勁頭也恢復了一些。
  “不過,有一點我得鄭重其事地提醒你們。”朱寧臉色嚴肅起來,“就算我們保留的實力再強,有兩方人我們盡量都不要招惹。一方是靈緣齋的鳳金煌,另一方則是仙鶴門的方源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?鳳金煌、方源雖然是我這一輩的佼佼者,但他們也只是一個人而已。如今我們十大派都各有五人,各自的仙人手段又神秘莫測,為什么要怕他們兩個?”魏無傷不太清楚事情的真相,有些不服氣地反問道。
  “那是因為你不太了解內幕。”朱寧目光凝重,掃視周圍四位蠱師,沉聲地道,“我也是出發前,才從門派那里得知的驚人消息。鳳金煌出生高貴無比,她的父母雙親都是蠱仙,而且是仙人中極為強悍的存在。你們說,這樣的人身上,仙人手段會有多驚人?”
  “竟是這樣!”魏無傷吃驚不已。
  其余人等,亦是流露出震撼的神色。
  朱寧再接著道:“然而比起鳳金煌而言,那個方源更加可怕!”
  “難道他的身世,比鳳金煌還要高貴么?”眾人驚疑。
  朱寧皺起眉頭:“具體的情況,我也不太清楚。但這話是門派特意關照我的,方源比鳳金煌還要可怕得多,遇到他就避退三舍,千萬不要與他爭鋒。”
  “方源雖然是我輩第一天才,但也不至于如此恐怖吧?”魏無傷語氣懷疑。
  “難道他的身上,有仙鶴門交給他的仙人手段,是我們十派中最強的?”其余蠱師則嘗試分析。
  朱寧搖頭:“我只知道,仙鶴門這一次只派遣了方源一人過來。你們想想看,這意味著什么?”
  “看來仙鶴門對方源很有信心,覺得單憑他一人之力,就能對付我們所有人!”
  “狂妄!居然如此看不起我們……”
  “仙鶴門不是傻瓜,門派也關照我們避讓方源,看來是有一定原因的。我覺得還是照門派叮囑的去做吧。”
  “也不一定吧。俗話說,雙拳難敵四手。如果方源最強,勢必就會引起其余門派聯手對抗。結果還不好說呢。”
  蠱師們議論紛紛。
  你一言,我一語。
  有人穩妥保守,有人心懷不忿,有人打起聯合其他門派的主意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道尖銳的音嘯聲,從上空忽然傳來。
  眾人皺起眉頭,魏無傷甚至捂住雙耳。
  五位蠱師循聲抬頭望去,便見蒼穹之上,有一道身影劃破長空而來。
  這人影速度極快,直接刺破空氣,拉出長長的音嘯之聲。
  一個呼吸之后,就從遠處,疾飛過來。
  到了小島上空,身影倏地停下。由極動轉為極靜,給天妒樓的五位蠱師極為突兀的感覺。
  “什么人?居然在如此高空飛行!”
  “速度好快,這是人是鬼?”
  “觀其隱約體貌,好像是……方源?”
  眾人驚愕震撼,下意識地張開嘴巴。
  呼呼的大風,旋即刮來,灌進他們的嘴里,甚至逼得他們雙眼閉起。
  這風便是方源疾飛而來,沖擊空氣,形成的大風。
  方源憑空而立,目光掃了一掃。
  巨浪、小島、龍魚、蠱師,周圍的情況,都在一瞬間被他掌控。
  他旋即將注意力,集中在了龍魚身上。
  小島上被困的五位蠱師,根本沒有令他關注的價值。
  大風只是一陣,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
  五位蠱師連忙睜開雙眼,仰望著空中的方源,十分緊張。
  “看樣子,這龍魚狂暴,是中了某種魂道或者智道的手段。”方源一邊心中猜測,一邊照準方向,伸出手掌,緩緩向下虛抓。
  轟!
  在眾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,一道力道巨手,破空而出,勢大力沉地砸進湖水當中。
  但奇異的是,力道巨手轟入湖水當中,卻為造成驚天的浪濤。
  反而巨手過處,水流自動分開,仿佛是湖水主動配合方源一樣。
  這就是力道仙蠱挽瀾,融入力道巨手之中的成效了。
  湖水沒有成為方源捕捉龍魚的阻力,反而成為了一股助力。
  再加上龍魚狂暴,失去理智,沒有逃生的舉動,反而讓方源更加容易捕捉。
  吼!
  龍魚張開嘴巴,發出如龍般的嘶吼。
  魚嘴兩旁,長大兩丈的修長龍須,如長鞭瘋狂抽動。
  整個魚身劇烈掙扎,但力道巨手卻穩如泰山,仿佛鋼鐵澆筑,巋然不動。
  在方源的意志下,力道巨手一擊即中,將狂暴的龍魚捕捉上來,提出湖面。
  天妒樓的五位蠱師,此時盡皆呆滯,驚駭欲絕地目睹著方源將龍魚捕捉之后,又裝入自家仙竅的整個過程。
  收了這荒獸龍魚,方源還不滿足,又將主意打到其他普通龍魚身上。
  龍魚是群居動物,這湖中到處都是龍魚的身影。
  這一次,方源直接催動挽瀾仙蠱,將一團團的湖水憑空抽起,夾裹著無數龍魚,進入自家仙竅。
  天妒樓一行人呆若木雞。
  這樣的一幕,相信他們必定終身難忘。
  直至方源收刮殆盡,飛離這里好一會兒,這些蠱師才紛紛驚醒。
  一個個冷汗淋漓,魏無傷甚至癱軟,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們終于明白,門派叮囑他們的用意,以及背后的無奈。
  “這樣的人物,已經絕非我們能夠對付的。”
  “天吶,我剛剛還在企圖聯合他人,對付方源?!”
  “這樣的滔天威勢,他是不是已經成仙了?”
  眾人心驚膽戰。
  龍魚已去,他們已經可以啟程。
  但方才的一幕,實在過于震駭人心,明明沒有任何劇烈的運動,只是觀看而已,但天妒樓的這群蠱師都在大口喘息著,感到身心上的極度疲累。
  (ps:生活充滿意外,如何面對命運的不仁慈,恐怕是人生的永恒課題了。有時候自我期望和現實,是不相符的。這就是人生的不如意吧。七月份的更新不敢保證什么了,但總歸會被六月份好的,最近這一段時間,我的生活重心都不會在寫作方面,我會盡力而為。也會一直堅持下去,絕不會太監,蠱真人也從未太監過任何作品。對于大家的支持,實在是銘感五內,感激不盡啊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