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64 獸人族

方源飛到遠處后,便落到地上。
  他從仙竅中,又放出大批的石人。
  不管是狐仙福地,還是星象福地,都豢養了一批石人。
  方源抽取了大半,攜帶在身上,此時都放出來,充當下手。
  “我等拜見上仙。”石人們見到方源,齊聲拜倒在地。
  方源嗯了一聲,神情冷漠,高高在上。
  對這些石人下達了收集資源的命令后,方源便離開這里,隱去身形秘密回往夢境去。
  這些石人都是精銳,身上寄托著許多蠱蟲。
  這些都是方源之前特意準備的。
  這些石人被方源武裝起來,戰力提升得很高,又以十人一隊行動,因此就算碰到其他門派的隊伍,方源也不擔心石人們會吃虧。
  退一萬步講,就算石人損失了,方源也不心疼。
  這只是一層偽裝而已。
  外顯的夢境,體積猶如一座小山丘。
  方源隱去身形,還謹慎地繞到背面后,投身夢境當中。
  上一次,方源在繁星洞天的第八星殿中,踏足到星宿仙尊的夢境邊緣,差點滅亡。自爆了蝠翼之后,才掙扎出來。
  這一次,他卻主動投身進去,皆因他掌握著解夢殺招,實力暴漲,今非昔比。
  眼前視野驟變。
  方源進入了星宿仙尊的夢境!
  黑夜。
  沖天的篝火,燃燒著。
  無數魁梧的獸人,圍繞著巨大的火堆,正跳躍舞蹈。
  嗷嗷嗷……
  吼吼吼……
  這些獸人,有的虎面人身,張開血盆大口,仰天怒吼。有的長著鐵般的鷹嘴,尖聲長嘯。有的背后生長著豹尾,隨著狂野的舞蹈,甩成一片虛影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在上古年間就徹底滅絕的獸人族嗎?”方源緩過神來,分辨清眼前的這些獸人的來歷。
  獸人是異人族中的一支。
  在遠古年間,以及太古時代,堪稱異人種族中最為強盛的一只。
  獸人戰力很強,崇拜兇猛的野獸,民風彪悍兇殘。
  尤其是他們能夠吸引野生的變化道蠱蟲寄生,使得他們能夠變化成半人半獸的模樣,擁有猛獸的一部分天賦和力量。
  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人族漸漸崛起。在遠古時代,出現元始仙尊、星宿仙尊,帶領人族抗衡異人族的統治,創建人族的政權。到了上古時代,三位人族魔尊相繼涌現,擴大戰果,徹底滅絕獸人族,確定了人族的統治地位。
  “星宿仙尊乃是遠古時代的九轉蠱仙,那個時候,正是人族和無數異人種族激戰,爭奪天下霸權的時候。這果然是星宿仙尊的夢境!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不禁微微激動。
  他打量四周,很快發現自己在這夢中,成了一個人族男童。
  他被一道麻繩綁著,麻繩的一端,牢牢地扣在一株大樹的樹干上。
  和方源一道被捆綁的,還有其余的十幾個人族,都是年紀幼小的孩子。
  “不好!獸人族生性嗜血,又稱之為食人族。歷史記載,獸人最喜歡的食物,就是人類孩童的血肉。獸人族的部落,將周圍的人族當做食物,隔三差五就會出去捕獵。捕獵成功之后,就會舉辦盛大的火焰慶典。”
  方源意識到不妙,極力掙扎,但麻繩卻越收越緊。
  他渾身都被一道道麻繩勒出血印,越加強烈的痛楚襲遍全身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,你越掙扎,就會越痛。”
  “完蛋了,我們死定了!”
  “嗚嗚嗚……我不想被吃啊。”
  周圍的人族孩童,見到方源掙扎不休,有的冷漠地勸告,有的則在絕望的哭泣。
  正當火焰慶典熱烈進行的時候,獸人族的首領忽然大吼一聲:“來人,將我們最可口的食物,都提上來!”
  嗷嗷嗷!
  其余獸人們仰頭,齊聲高叫。
  一位身高達兩丈的象人,原本坐在地上,此刻站起身來。
  他伸出長而有力的象鼻,一下子將拴著麻繩的樹干都拔根而起。
  樹干被高高地舉在高空。
  麻繩綁縛的孩童們,像是一串細小的珠子,在恐慌的驚呼聲中,被吊起來。
  獸人們再次高呼,成功地彰顯自身勇武的象人,哈哈大笑,象鼻一松,將樹干砸在地上。
  孩童們身不由己,也都隨之砸落在地。一些倒霉的孩童,當場被樹干砸死。
  血腥氣味,旋即擴散出去。
  一些獸人按捺不住心中嗜血的渴望,躍入場中,爭相搶奪孩童的殘尸,然后放入嘴中咀嚼。
  “好吃啊!”
  “人族孩童的皮肉,就是香嫩幼滑,哈哈哈。”
  言語間,盡露出獸人一族的野蠻和兇殘。
  篝火噼啪地劇烈燃燒著,周圍的獸人們睜著血紅的雙眼,興奮地看著幸存下來的孩童。
  有的低吼,有的齜著參差不齊的獠牙,有的伸出猩紅的舌頭,舔著嘴唇,粘稠的唾液順著嘴巴流下,在火光中,映射著琥珀般的光。
  孩子們發出一陣陣的驚惶叫喊,有的已經被當場嚇昏過去。
  但方源發現,惟獨其中一位女童,面無表情。她雖然身軀在顫抖,臉色慘白如紙,但緊抿雙唇,硬是一聲不吭。
  “她莫非就是……”方源心中,一道靈光一閃即逝。
  還未等他捕捉住這道靈光,獸人首領帶著強烈的腥臊之氣,大踏步地走到方源等人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俯視腳邊這些孱弱的孩子。
  火光搖曳,在許多孩童仰望的驚恐目光中,獸人首領面目漆黑,猙獰的獠牙外齜,緩緩開口:“按照我族的傳統,解開風結草的人,是得到天神賜福的人,就能免除一死。不能解開風結草的,嘎嘎嘎,就有榮幸成為我們偉大獸人的食物!”
  話音剛落,獸人首領一甩尾巴。
  火光中,劃過一道亮光。
  麻繩被切斷,人族的孩童們都暫時獲得了行動上的自由。
  風結草?
  看著獸人們取來的一堆干草,方源起了興趣。
  風結草形似燈籠,是個圓滾滾的球狀草籠,在現代已經很少見到了。
  五域中并無風結草,這是在太古九天的綠天中,才有的草。
  人祖十子破壞太古九天,導致太古綠天碎片,灑落五域。
  在星宿仙尊時代,五域中有許多的太古之天的碎片世界,灑落在各地。
  獸人族崇拜天神,有著部落信仰,認為誰能解開風結草,誰就得到了天神的寵愛,絕不能冒犯天神的寵兒。
  “所以,只要解開風結草,就能免除一死嗎?”方源心中急速思索著。
  他投身進入這片夢境,化身成為其中一位孩童,年齡還不足十三歲,空竅也未開得,手無寸鐵,要想脫身險境,似乎只有順著獸人族的規矩,獨立解開一個風結草了。
  雖然心知是夢,但在夢境中慘死,也是相當不妥的事情。
  這代表著被夢境吞噬。
  每一次吞噬,雖然不至于真正的死亡,但魂魄必會受到重創。
  魂魄受傷次數多了,魂魄就會虛弱。到達能夠承受的極限,便會魂飛魄散,哪怕**尚存,人也會死亡。
  這就是探索夢境的兇險!
  很快,每一個孩童都分到一個風結草。
  心知這是唯一的自救機會,孩子們無不雙眼瞪大,抓緊每一分秒,徒手拆解手中的風結草。
  周圍的獸人們,或是呵呵的冷笑,或是齜牙咧嘴,或是舔著嘴唇,磨著鋼爪,包圍著方源一行人,臉色猙獰地觀看。
  人族孩童們被包圍在中央,外圍是層層疊疊的殘暴獸人。
  就這篝火,孩子們屏氣凝神,將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手中的草籠上。
  方源細心觀察。
  這種草籠,全部都是由各種各樣的草莖、草根、草葉,相互糾纏在一起,形成的奇特草球。
  “只有在太古綠天中,常年刮風,風向扭曲多變。無數植株或被連根拔起,或是被削飛枝條。這些根枝飛葉,在風的攪拌中,漸漸形成這樣的球形草籠。”
  因為時間有限,周圍的孩子們都已經開始拆解風結草了。
  惟獨方源,尚是首次見到風結草,靜靜打量,沒有立即動手。
  他的獨特,不僅引起了一些獸人的注視,而且還把鳳金煌的注意力,也給吸引了過來。
  鳳金煌也投入夢境,和方源一樣,也化身成為其中的一位孩童。
  方源的樣子,很平靜,逸散出自信的氣息,加上滿身土灰,不辨雄雌,讓鳳金煌不禁私下誤解:“這個小家伙是怎么回事?難道她就是星宿仙尊?”
  吼!
  就在這時,一位虎頭獸人陡然爆發出興奮的嘶吼。
  他怪爪一伸,將其中一位人族男童迅速抓起,丟入口中。
  咔嚓咔嚓。
  他張開血盆大口,幾下咀嚼,就將一名孩童吞吃大半。
  “看什么看!他毀了一根風結草莖,已經失敗了。我吃他是天經地義!”看到周圍不懷好意的目光,虎頭獸人低吼起來。說話間猙獰的獠牙間,還殘留著男童的血肉。
  有了眼前的刺激,周圍的獸人們一陣騷動,眼中兇芒暴漲,紛紛凝射向其余的孩童。
  “爸爸,爸爸,你在哪里?快來救我啊!”一位女孩當即崩潰,捧著風結草,嚎啕大哭起來。
  “可惡,為什么我分到的這個風結草這么難?”
  “不行,我一定要成功。我可以的!風結草這個玩具,我經常玩的。”
  周圍的獸人們,當然不愿意看到孩子們成功解開風結草,他們漸漸挪動,越擁越近。
  他們心懷惡意,故意用嘶吼,言語恐嚇,或者粗重的鼻息,來干擾孩子們。
  “混蛋,離我遠點,你臭死了!”鳳金煌大怒,往后面的鱷尾獸人叫道。
  鱷尾獸人憤怒地低吼一聲,血紅的雙眼死死地瞪著鳳金煌,難以置信眼前的食物居然態度如此囂張。
  鳳金煌卻毫不畏懼:“叫什么叫,煩死了,你這個雜種!”
  砰。
  鱷尾獸人頓時爆發,一只堅硬如鐵的鱷尾,在下一刻橫掃過來,將鳳金煌的腦袋直接抽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