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65 夢翼和解夢

鳳金煌一死,她的魂魄卻立即飛上夜空,咯咯嬌笑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在她的魂魄背后,伸展著一對七彩絢爛的羽翼。
  正是夢翼仙蠱催動的景象!
  “我有夢翼仙蠱,能自由出入夢境。就算這一次失敗了,大不了等到夢境下一次輪回,再重新開始好了。”鳳金煌心中得意的冷哼。
  她剛剛一番嘗試,手中的風結草早就被她搞砸了,草根之間打結,比最初的時候還要復雜嚴重。
  但當鳳金煌剛要扇動翅膀飛離,夜空中就有一位鷹身獸人,從高處猛地撲下。
  鳳金煌發出驚恐的叫聲,想要躲閃。
  但往常迅疾的振翅動作,在這個夢境中卻顯得尤為凝滯。
  鳳金煌錯估了星宿仙尊夢境的難纏程度,沒有來得及脫離,魂魄就被鷹身獸人一爪抓爆!
  僅僅這一擊,就讓鳳金煌魂魄重創!
  下一刻,鳳金煌脫離夢境,魂魄歸體。
  噗!
  她睜開雙眼的同時,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靈緣齋的同行蠱師們,大驚失色,慌忙趕過來支援。
  “好厲害的夢境!剛剛的那一擊,我若是承受第二下,絕對會直接死在夢里的。”鳳金煌目光中盡是震驚和后怕,冷汗直流。
  “大意了!我雖然有夢翼仙蠱,但面對仙尊的夢境,還遠遠談不上安全。不過幸好,此行我準備了許多膽識蠱,帶在身邊。有了膽識蠱,我的魂魄能迅速復原。半天時間,就能徹底康復了。”鳳金煌擦干額頭上的冷汗,珍惜點滴時間,連忙開始療傷休整。
  夢境中,方源重新將目光投向手中的風結草。
  剛剛鳳金煌的表象,讓方源收獲了不少情報。
  “這里的夢境規模一點都不大,這一幕也只是夢境的表層,但到底是仙尊之夢,即便是六轉夢翼仙蠱,也無法做到立即脫離。現在看來,這一幕夢境的關鍵,還在于我手中的風結草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閃過一抹明悟。
  觀察完畢,他開始拆解手中的風結草。
  先從表層開始,方源小心翼翼地剝離。
  他感覺自己就像面對著,一個胡亂糾纏的復雜線團。他需要尋找線頭,將其一根根抽出來。
  破除到第三層時,方源便難以為繼。
  眼前的小洞,一團亂麻,根莖相互糾纏,無法動手拆除。
  “不用蠻力破壞,拆解風結草的話,不僅要自信觀察,更要腦力推算,還要有耐心,更重要的是充足的時間,以及一些運氣。”
  方源暗自嘆了口氣。
  他手中的風結草,被他破開了一個小洞,但這個小洞口到了第三層時就被卡住了。
  擺在他面前的一條路,就是退到前兩層,發現其他的突破口,再繼續進行拆解。
  換做其他人,也只得如此。
  不過有個例外。
  方源掃視一圈,旋即就注意到,那位疑似星宿仙尊的女童,已經拆解到了第七層。
  風結草在她的手中,體積已經削減了一大半。
  “沒有動用任何智道蠱蟲,單憑自身的腦力,就做到如此程度嗎?”方源暗吃一驚。
  雖然他遲了一些時間,才開始對付手頭上的風結草,但這雙方之間的差距,也過大了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遮住眼中的精芒。
  論真正的拆解能力,方源在所有的孩童當中,只不過處于中上層次。
  論此時的進度,他更是落在中后段。
  而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。
  按照所有孩童的進度,真正有希望逃生的,恐怕只有那位疑似星宿仙尊的女童了。
  不過方源卻有著充足的自信,他相信自己不僅能夠成功拆解,而且還能超越所有人,奪得第一。
  帶給他自信的,不是別的,正是仙級夢道殺招——解夢!
  解夢發動。
  眼前糾結在一起的根莖,緩緩消融,不攻自破。
  周圍的獸人,很多都看在眼里,尤其是方源身后的一位蛇人,將整個過程都親眼目睹。
  但他們都沒有說什么,更沒有任何異動。
  這就是殺招解夢的奇妙效果。
  它不是單純意義上的攻伐殺招,而是順應夢境,而產生具體的變化。
  比如方源在夢中進行戰斗,解夢就是強大的攻擊手段。夢境若是弱小,便可以直接將敵人分解。
  又比如現在,夢境的規則要求方源解開風結草。那么此時催動解夢殺招的效果,就是幫助方源,拆解風結草。
  這種拆解,是順應規則的拆解,不是蠻力破解。
  落到周圍的孩童,以及時刻監視方源的獸人眼中,就是方源根本沒有作弊,而是開動腦筋,徒手成功拆除了風結草的第三層。
  所以,他們都沒有動彈,就算是看中方源,想要一口吞食他的蛇人,也只是目光微微詫異,覺得方源能夠攻破第三層,有些出乎意料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方源一鼓作氣,沒有停留。手中的風結草,很快就一路破解開來,達到最中心。
  在風結草的中心,有著一把種子。
  這是太古綠天中,植物的自保行為,也是借助大風自行繁衍的手段。
  方源取出種子,站立起來,高舉在手。
  “他,他成功了!”
  “這速度也太快了!!”
  “求你,幫幫我,好嗎?”
  周圍人群一陣躁動,就連那位疑似星宿仙尊的女童,都投來驚異的目光。
  “你自由了,小東西,給你三天的時間逃命,快滾吧。”部落的獸人首領氣哼哼的,一腳將方源踢飛。
  方源幼小的身軀,在空中劃過十幾步的距離,這才砸落在地上。
  讓方源有些詫異的是,他挨了一腳,胸口雖然有些氣悶,但身上卻毫無傷勢。
  獸人首領雖然強橫粗豪,但手腳上的功夫,卻已經到達了剛柔并濟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既然解開了風結草,那么獸人部落就真的放他走了。
  方源望了那位女童一眼,后者已經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風結草上。
  方源稍微猶豫了一下,轉身便走。
  他遠離篝火,走入黑暗的山林當中。
  他走了僅僅十幾步,黑暗中便綻放出一縷光明。
  他越向前走,光明就越來越大,最終排開所有的黑暗,成就徹底的光明。
  光明漸漸消散,顯露出現實景象。
  方源這才發現,自己不僅已經睜開雙眼,而且肉身不知不覺間走出十幾步,離開了外顯夢境。
  望著身后的夢境,方源緊皺眉頭,心頭非常疑惑:“怎么回事?這就莫名其妙地脫離夢境了?”
  他細心感受了一番。
  這一次探索夢境,并未失敗。
  自己的智道境界,陡然上升了一截。
  “不應該啊!按照這團夢境的規模,至少要有三幕。我成功地渡過了第一幕,怎么沒有順勢進入第二幕的夢境呢?”
  方源站在原地,陷入沉吟。
  外顯夢境散發出的光輝,映照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他離開夢境,是順著原路返回。隔著夢境,在另一邊,則是靈緣齋一行人,還有正緊急療傷的鳳金煌。
  所以,方源仍舊沒有暴露。
  但如果搞不清脫離夢境的原因,難保下一次脫離夢境時,會走到靈緣齋那邊的方向上去。
  若是被外人發現方源探索夢境的事實,那就多少有些麻煩了。
  良久,方源緊鎖的眉頭,漸漸舒展開來。
  他再次走上前去,任由夢境將自己全身吞沒。
  眼前視野驟變,方源再次進入星宿仙尊的夢境。
  暗夜、篝火、獸人、孩童、風結草,一樣的情形,在重復發生。
  憑借解夢,方源一路作弊,第一個解開風結草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,他沒有直接離開,而是走到疑似星宿仙尊的女童旁邊,想要幫助她解開了風結草。
  獸人首領沒有反對,而是道:“小崽子還要幫別人?哼哼。你幫可以,但是你要解不開,就要搭上自己的命!”
  “看來我猜的沒錯。”方源大喜,毫無懸念地在時限之內,解開風結草,帶著女童順利逃生。
  “怎么?還是脫離了?”方源詫異地回望身后。
  第二次嘗試的結果,仍舊失敗。方源沒有進入第二幕,和第一次一樣,被夢境甩了出來。
  夢境千奇百怪,規則不一。因為每一個夢境都是獨特的,因此探索夢境的經驗很難積累。即便方源有著前世經驗,此中優勢仍舊十分微弱。
  “這一次,救下女童,智道境界的提升比上一次還要多些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。
  他繼而陷入沉思。
  照目前來看,有兩個可能。
  一個可能,是他救下的女童,并非是真正的星宿仙尊。
  第二個可能,要救下更多的孩童,達到某個數量的標準之后,才能進入第二幕。
  在第三次進入夢境之前,方源稍微休整了一下。
  他取出膽識蠱,將有些虛弱的魂魄恢復如初。
  雖然他成功脫離夢境,探索成功,但魂魄并非無損,仍舊在夢境中耗費了不少。
  當然,方源的魂魄損耗,要比鳳金煌受創的程度,好上許多倍。
  前者是探索成功,后者是探索失敗,兩者不可同日而語。
  ”第三次!“方源在心中為自己鼓勁,再次步入夢境。
  夢中的一切在重演。
  分發到風結草的那一刻,方源就連續催動解夢殺招,幾個呼吸之后,他手中的風結草就被分解開來。
  方源抓住草中心的種子,高舉右手,大叫:“我成功了!”
  一時間,不管是獸人,還是孩童,都鼓瞪雙眼,吃驚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原本嘈雜的場面,陷入一片詭異的寂靜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