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66 境界暴漲

“我來幫你們!”方源解開手中的風結草后,主動走到最近的一位孩童面前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“嘿嘿,小崽子,你還想救其他人?可以!但是你……”獸人首領冷笑。
  但他話還未說完,就被方源打斷。
  “知道了。救不了他們,我也不會走的,你們就吃了我吧!”方源揮揮手,很隨意地道。
  “呃……”獸人首領一噎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周圍的孩子們,則用看待英雄的目光,希冀且又崇拜地仰視方源。
  “小崽子,你能救出所有人,我這個首領就不當了!”獸人首領陰笑連連。
  但不一會兒,他笑不下去了。
  方源根本不按套路出牌,解夢不斷催動,速度驚人!
  一個個被俘虜的孩子,都相繼獲救。
  若讓他僅憑自己拆解風結草,那連自救都達不到。
  但運用解夢之后,難度便暴降到極點。
  打個比方,就好像是玩麻將,別人都是一張張抓牌碰牌,方源是直接把牌變成自己想要的。
  但這種**裸的作弊行徑,落在周圍人的眼中,卻是方源手指如飛,不管是怎么樣的風結草,在他手中轉幾圈之后,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呼呼削減,最終直達內心,種子被順利地取出來。
  易如反掌。
  輕而易舉。
  這就是夢道殺招解夢的厲害之處!
  孩童們雙目閃爍著淚光,望著方源的身影,充斥著無盡的感激和崇拜。
  獸人們張開大嘴,看得瞠目結舌,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全部得救了,我成功了。”方源語氣平淡,對獸人首領說道。
  半晌,孩童們才如夢方醒,爆發出沖天的歡呼聲,有的喜極而泣,有的活蹦亂跳。
  獸人首領無話可說,充血的雙眼死死地瞪著方源。周圍的獸人們或是低吼,或是張開獠牙,蠢蠢欲動。
  方源卻不擔心獸人反悔。
  一般而言,這種原始部族對于信仰,對于風俗和傳統,遵守得都相當嚴格。
  當然,凡事不能一概而論。
  現實中,也存在著獸人族反悔的可能。
  但是在這里,卻是特殊的夢境。
  并非現實!
  果然,正像方源預料的那樣,獸人們就算再憤怒和不甘,也只有看著到了嘴邊的可口食物悠然離開。
  穿越幽暗的叢林,方源帶領著一群頗具規模的孩童們,將獸人部落,將沖天的篝火都甩在身后。
  孩子們簇擁著方源,一齊行走,漸漸悄無聲息。
  黑暗中,那一縷光明不斷放大,最終再次充斥視野。
  方源魂魄歸體,睜開雙眼。
  定睛一瞧,方源的臉上浮現出詫異的神色。
  他驚愕地看向身后的外顯夢境,心中充滿了疑惑:“怎么可能?我已經將所有的孩童都救了下來,已經做到極致。但是怎么還是被夢境甩了出來,沒有進入第二幕呢?”
  方源深深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難道說,我之前的猜想有誤?解開風結草,救下這些孩子,并非是通過夢境第一幕的正確法門?”
  “還有什么我遺落的線索呢?”
  方源凝神思索,絞盡腦汁。
  夢境的探索,便是這般艱難。就算是方源擁有前世經驗,有著領先這個時代的優勢,但探索夢境時,也不好把握。
  每一個夢境,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  探索夢境的方法,也幾乎個個不同,很難將經驗總結起來。
  方源現在,只能不斷猜想,然后一個個的去嘗試。只有堅持不懈、不厭其煩,才有將夢境打通的可能。
  當然,方源前世也有大把的例子,諸如有人探索夢境,數十年而不得成效。
  方源想得腦袋都有些生疼,新的猜想有一些,但連他自己都沒有太多的信心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還是先去他處,將藏經黿先收服了。”
  方源在這處夢境上面碰壁,也不執著。
  這處星宿仙尊的夢境,雖然是他的主要目的,但是龍魚、藏經黿以及那株荒植,都是此行必得之物。
  念頭一轉,方源索性暫時離開這里,前往他處。
  一個時辰之后,鳳金煌蒼白的臉色,終于轉為往昔的紅潤。
  她睜開雙眼。
  清澈的眼眸中,透射出絲絲精芒。
  “膽識蠱對魂魄方面的傷勢治療,幫助太大了,見效真快。”她心中一陣慶幸。
  見到她安然無恙,同行的靈緣齋四位蠱師,紛紛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她們此行,就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。若鳳金煌有個三長兩短,她們回門派去,日子必定不會好過。
  鳳金煌看到方源留下的荒獸魚翅狼,目光微凝,又問了同行蠱師,得知自己療傷期間,沒有任何蠱師接近這里,心神微松。
  最后,她檢查一遍狀況,確認已經徹底痊愈后,便站起身來,再次面對夢境。
  “之前我用夢翼仙蠱逞能,收獲煉道境界。但這一次面對的是仙尊夢境,難度天差地別,之前的錯誤,不能再犯了。咦?怎么夢境好像縮減了一些?”
  鳳金煌忽然神色一凝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懷疑。
  夢境一旦被成功探索,就會徹底消失。
  方源雖然沒有競全功,但也的確收獲了許多,智道境界暴漲。
  俗語曰:有得必有失。
  方源這邊得了,夢境這邊自然有失。
  表現外在,就是夢境體積縮減。
  “的確是縮減了一些,怎么會這樣?”鳳金煌再三確認之后,心中越發驚疑,“難道這就是仙尊夢境的特殊地方?會隨著時間,而不斷縮減?”
  鳳金煌沒有猜測懷疑其他方面。
  在這個時代,人們對于夢境的認知,還處于極其原始愚昧的時候。
  而且鳳金煌的心中,也深信著自己獨有夢翼仙蠱,在夢道方面的先期優勢。
  盡管心中驚疑,鳳金煌也無法進行驗證。
  最終她微微搖頭,不管心中的疑惑和淡淡的不妥之感,重新進入夢境。
  就在鳳金煌進入夢境不久之后,方源通過鶴風揚留給他的情報,趕到藏經黿的地點。
  這頭智道荒獸,體型巨大,宛若一座山巒。
  此刻的藏經黿,四肢、首尾都縮在殼內,大半的身軀都隱藏在山石中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,身形如鷹,迅猛撲下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劇烈的轟鳴,接連不斷,宛若一陣陣的悶雷炸響。
  方源和藏經黿展開戰斗。
  一時間,土石翻飛,煙塵四起。
  藏經黿起初還嘗試反擊,但它身無仙蠱,本身又只是荒獸,不是上古荒獸,豈是七轉戰力的方源的對手?
  幾輪回合之后,藏經黿就只能龜縮在殼內,被動挨打。
  “這烏龜殼倒是厚實……”方源攻打一陣之后,見一時間竟然奈何不了藏經黿,不禁發出無奈的笑聲。
  他當然沒有盡全力,甚至連仙蠱都很少動用。
  萬我大手印,他在不少地方用過,能不暴露就不暴露。誰知道其他門派,會不會準備偵察仙蠱,帶在身上?
  方源需要盡可能的遮掩實力。
  所以,藏經黿縮頭之后,方源一時間也不焦急。
  他分心二用,一邊故意將戰斗打得轟轟烈烈,一邊則品味夢境收獲。
  他這一細心品味,頓時有無數靈感,在心頭涌現。
  就像是眼前忽然被打開了一扇窗戶,看到了屋外的遼闊風光。
  這種感覺妙不可言,令方源沉醉。
  “原先我的智道境界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畢竟我在不久前才嘗試智道修行。但現在,我的智道境界已經達到了準大師的地步。星宿仙尊的夢境,真的是了不得!”
  這種進步程度,若是按照正常的修行,非得有數十年的點滴積累。
  夢境雖然兇險,但一旦探索成功,哪怕是部分成功,收獲也十分巨大,堪稱一蹴而就,省去了方源大量的功夫。
  “怎么打雷了?”
  方源和藏經黿的激戰,陸續吸引了一批批的蠱師隊伍前來偵察。
  “方源?他怎么能夠如此厲害?!”
  “難怪門中長老千叮嚀萬囑咐,要我們規避方源這個怪物!”
  “這簡直最作弊。對我們太不公平了,這種怪物怎么斗得過?”
  最終,方源耗費一天一夜的時間,將藏經黿打服,收入仙竅。期間不少蠱師被吸引過來,偵察一陣后,盡皆倉惶退走。
  “第三十六次失敗了……”
  鳳金煌疲憊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她自從受重創之后,便小心謹慎。可惜她沒有解夢,風結草之前也從未接觸過,整整三十六次,連一次成功拆解都沒有。
  成功自救,是探索夢境成功的最低標準。
  拆解風結草失敗,無法自救,那就是探索失敗。
  所以鳳金煌每一次探索夢境,失敗后魂魄的損傷,都遠遠超過方源。
  她必須花大量的時間,進行休整和療傷。
  所以,過了兩天一夜,她僅僅只是探索了三十六次。
  “仙尊的夢境,竟然如此艱難。我有夢翼仙蠱,尚且如此。更別提其他人了!”鳳金煌看著眼前的夢境,滿臉都是苦澀。
  她心中充斥著深深的挫敗感,現在只要她一想到風結草的樣子,這位天之驕女,就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沖動!
  此刻,方源秘密接近夢境。
  他已經將藏經黿、幽冥草都收入囊中,剩下是時間和精力,都將投入到仙尊夢境當中。
  這一陣時間的苦思冥想,讓方源有了新的猜想。
  在鳳金煌苦悶喪氣的時候,方源帶著自信的微笑,再次悄悄地投身夢境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