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67 最大贏家

星宿仙尊的夢境,再一次在方源的眼前展現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夜晚,沖天的篝火。
  圍繞著篝火,狂舞的獸人們,發出此起彼伏的野獸嘶吼。
  這是一場狂歡。
  狩獵之后的血腥慶典。
  方源平淡地掃視周圍。
  他再度化身成一位人族孩童,被五花大綁著。和他相同遭遇的,還有許多的男童、女童。
  “完蛋了,我們死定了!”
  “嗚嗚嗚……我不想被吃啊。”
  孩子們嚶嚶哭泣,臉色無不絕望蒼白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忽然站起身來,高喊:“我要風結草!”
  獸人族的慶典,正進行到熱烈的地步。
  方源的聲音,突兀地插進來。
  一時間,獸吼頓消,全部的獸人們都睜著血紅的雙眼,瞪過來。
  巨大的壓力,讓人族孩童們都噤若寒蟬,瑟瑟發抖,有的甚至當場尿了褲子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又高聲喊了一遍。
  獸人族的首領怒哼一聲,殺意澎湃地吩咐道:“給他!”
  “小崽子,我會盯著你的。只要你不小心破壞了一點點草莖,我就用鼻子把你嬌嫩的小身子,直接卷成肉醬骨渣。”一位象鼻獸人走了過來,將手中的風結草塞給方源,并且惡聲惡氣地威脅道。
  方源輕輕一笑,望著手中的風結草一眼后,抬頭道:“一個?這怎么夠?這里有人族的多少俘虜,就給我多少風結草。我要解開所有的風結草,把他們統統都救下來!”
  頓時,驚呼聲迭傳出來。
  無論是獸人們,還是方源身邊的孩童,都瞪大雙眼,神情各異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短暫的震動之后,獸人們開始哄笑。
  而剛剛涌起希冀振奮神色的孩童們,也都紛紛臉色委頓下來,換成擔憂、絕望。
  很快,所有的風結草都堆在方源的腳邊。
  整個風結草堆的高度,已然是方源此刻身高的數倍。
  要用一己之力,在極其有限的時間內,將這些風結草都解開,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  除了方源之外,沒有人相信他會成功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開始著手拆解風結草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解夢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個獨特的仙道殺招,是以智道仙蠱解謎為核心,許多夢道凡蠱為輔助。
  方源此時用來,收效極佳。
  但解謎仙蠱雖然可以重復利用,但其余的夢道凡蠱,卻會隨著不斷催用殺招而劇烈消耗。
  幸虧方源之前,一直都沒有懈怠。
  基本上每天都會擠出時間,來進行自我夢境的探索,辛辛苦苦的一只只地煉制出夢道凡蠱。
  這些夢道凡蠱積少成多,用在當下。正可謂:機遇都留給有準備的人。
  “終于進入夢境的第二幕了!”方源暗自振奮。
  這一次,他終于沒有被夢境甩出去,得償所愿地終于進入到了夢境第二幕之中。
  原來,要想通過第一幕夢境,就必須將所有的孩童都解救下來。
  方源雖然之前也嘗試過,但事實上已經晚了一步。
  在原有的夢境軌跡中,早就有一部分孩子被象鼻獸人殺死。
  象鼻獸人聽從獸人首領的吩咐,將這些孩童都帶上來。但他故意失誤,將樹干砸在地上。
  樹干順勢碾死了許多捆綁的孩童們,孩子們的血肉遭到獸人們的哄搶,被盡數吞食。
  這雖然不符合獸人族的傳統,但也算是打個擦邊球。
  象鼻獸人乃是獸人部落里的著名勇士,獸人首領等人也都容忍了他的這個舉動。
  方源在收服藏經黿、幽魂草的時候,想明白了這個關竅,將所有的人族孩童都救下,終于大功告成,進入了第二幕夢境。
  “通過了第一幕,我的智道境界恐怕要達到大師級了!”
  “之前頻繁催動解夢殺招,夢道凡蠱消耗甚多,接下來必須小心節省。”
  “可惜之前順著墨瑤意志得到的情報,去探訪那株春夢果樹。結果在半年前,這株樹剛被無知的凡人砍伐。否則依靠這株樹,我現在手中的夢道凡蠱數量至少還能多十倍!”
  “第一幕,應當是星宿仙尊童年時期的記憶,衍生出來的。也許在她一生中都是一個遺憾。我救下所有孩童,算是彌補了遺憾,所以成功通過了第一幕。”
  “那么,接下來的第二幕,又會是什么情形呢?”
  方源壓住翻騰的思緒,打量周圍夢境。
  這是一座山。
  寂寥的夜空中,閃爍著點點稀疏的星光。
  仿佛是夏天時節,暖風徐徐地吹拂,帶來山林中郁郁蔥蔥的林木清香。
  山溪潺潺的聲音,以及風過山林的沙沙響聲,還有夜鶯的歌唱聲,混雜在一起,組成大自然無須用任何言語去修飾的天籟。
  和之前第一幕的血腥、兇殘、險惡相比,第二幕夢境簡直是溫柔如水,和風細雨。
  “快走吧,你還楞著干什么?”
  “只要我們在星盤棋局上,走過六步,我們就能得到仙尊大人的親傳!”
  “成為仙尊大人的弟子,我們就能學會本領,成為強者!到那時,我們要為親人們報仇,殺光那些該死的獸人。”
  周圍的孩童,見方源停下,一個個催促道。
  方源頓時了然,有些明悟第二幕的通過條件。
  “歷史傳聞中,也有記載。人族歷史上的第一位九轉蠱仙,號稱元始仙尊。他洞悉部族制度的弊端,為了開創門派制度,以身作則,曾在多處地點布設星盤。只要在星盤棋局上,連走六步,就能成為他的親傳弟子。”
  方源回憶著,隨著周圍同伴,一起攀登到峰巔之處。
  在那里,他看到了著名的星盤棋局。
  星盤棋局被刻在一塊巨大的,表面平坦的巨石上。
  石面上,一道道線路,或是橫切,或是縱劈,或是斜插。
  每當微風吹過時,這些線條上就會閃現一絲絲的湛藍星芒。
  待方源稍稍靠近,這些星線就直接透過他的雙眸,在他的腦海中浮現而出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的魂魄消耗程度,驟然劇烈了數十倍!
  不少同伴,都停滯不前,有的甚至當場昏倒。
  方源屏氣凝神,終于走近巨石,緩緩地伸出手掌,貼在石面上。
  轟的一聲。
  他雙耳嗡鳴,幻覺大盛。
  那絲絲星線,陡然擴張成一條條街道。而方源周身綻射星芒,已經成了一顆星棋子,正停頓在這些星路交織的網中。
  星盤棋!
  方源觀察片刻,滿頭冷汗。
  他考慮半天,猶豫地踏出一步。
  下一刻,他的魂魄被甩出夢境,歸于肉身。
  魂魄重傷!
  一步踏錯,滿盤皆失。
  方源身軀搖晃,直欲栽倒。這一次魂魄受創,比之前鳳金煌那次都要嚴重,幾乎掉了他半條命!
  “第二幕夢境,比第一幕要兇險百倍!”
  方源的臉上閃過一抹震驚之色,旋即又平復下來。
  “不過,我已經打通第一幕,收獲極大。智道境界,果然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別。”
  “時間還充裕,不急。先用膽識蠱休養,再徐徐探索。”
  就在方源盤坐療傷時,隔著外顯夢境的對面,鳳金煌剛剛結束療傷,睜眼站立,意圖再做嘗試。
  “咦,怎么夢境又縮減了?”
  “而且這次縮減了好多,將近三分之一了!”
  鳳金煌鳳目瞪圓。
  方源通過了第一幕,收獲巨大,外顯夢境的第一幕因此永久消失了。
  這一部分的夢境,已經盡數化為養分,滋養了方源。
  “難道說有人捷足先登,探索成功了?”鳳金煌念頭一轉,自己先輕笑起來,“怎么可能?母親借助門派之力,已經推算過,確認中洲中只有我擁有唯一的夢道仙蠱。看來這處夢境,真的很特別,會隨著時間逐漸消融。”
  “我得盡快了!”鳳金煌瞇起雙眼,催動夢翼仙蠱。
  夢翼扇動,帶著她的魂魄,深入夢境。
  一進來,鳳金煌便大喜過望。
  “這顯然是更深一層的夢境,太好了,我終于不用面對那該死的風結草了!”這一刻,鳳金煌在夢境中雀躍歡跳,開心極了。
  然而片刻之后,鳳金煌慘敗而歸。
  殘破的魂魄歸體,她面如金紙。
  “風結草沒了,但卻有更復雜的星盤棋……”她恨恨地看著眼前的夢境,外顯成實體,散射著七彩絢麗的光彩,華貴且神秘。
  憋屈和憤怒,充斥心胸,卻無處發泄。
  鳳金煌曾經在夢境中收獲許多好處,夢翼仙蠱在手,更讓她生出一種“夢境也不過如此”的輕敵想法。
  有史以來,她還從未栽過這么大的跟頭。
  面對這片夢境,她已經花費數天的時間,期間大大小小受傷數十次,結果一丁點的斬獲都沒有!
  “星宿仙尊,我記住你了……”鳳金煌咬牙切齒,隨后雙眼一翻,終于撐不住傷勢,當場昏迷過去。
  時間匆匆一晃,已是到了約定的時限。
  所有進入碎片世界的蠱師,都走出來,回歸到各自門派的蠱仙身邊,進行匯報。
  很快,眾仙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和鶴風揚的身上。
  這一場競爭,無疑是仙鶴門獨占魁首,不僅吃了肉,甚至就連點肉湯都沒有留給其他人。
  這樣的情形,方源自然不愿久留。
  當場和鶴風揚完成交接之后,就帶著龍魚,離開了這處山谷。
  方源悶聲發財,他深知自己才是此行最大的贏家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