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69 按兵不動

破開了戰場殺招八門迷宮之后,眾人眼前視野陡然開闊,見到玉露福地的真正景象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只見漫空的流光,宛若一匹匹的絲綢,又仿佛一道道的溪流,有的在緩緩流淌,有的泛起燦爛的漣漪。
  赤橙黃綠青藍紫……每一種流光,都有鮮艷的顏色。種種絢爛的光輝,映照在眾人的臉上。
  方源、鯊魔等一行人,都沒有開口說話,眼前奇妙的景象,讓他們都或多或少地流露出激動、驚異之色。
  這玉露福地,和正常的福地大不一樣!
  尋常福地,都有天空大地、草木山水、花鳥蟲魚。
  但這里,卻空無一物。
  玉露福地十分特殊,僅僅只是一片廣闊的空間,沒有天和地的概念,沒有生靈存活,也沒有積累蠱仙修行的常規資源。
  “或許,正是這樣特殊的玉露福地,才能布置出不同流派的戰場殺招。”方源心中隱有所悟。
  一般而言,戰場殺招和福地洞天之間,是很沖突的。很少有蠱仙,在洞天福地中布置戰場殺招。
  因為戰場殺招,就是利用蠱蟲,形成道痕,搭建出臨時的戰斗環境。
  而洞天福地的根本,也在于道痕。
  不同道痕之間,相互沖突。瑯琊福地被秦百勝等人攻打時,瑯琊地靈也沒有祭出戰場殺招來抵抗。就是因為在洞天福地中,搭建戰場殺招,本身就是一件自討苦吃的內耗行徑。
  但玉露福地,卻是違背了這個修行的常識。
  就方源而言,在他攻略玉露福地的過程當中,就先后經歷了冰雨凍土、戰魂沙場、八門迷宮這三大戰場殺招。
  這三者顯然是不同流派的仙道殺招,任何一個通常都不會被蠱仙拿了,用在仙竅當中。
  但在玉露福地中,這三者不僅用了,而且還和福地之間毫無沖突,三者之間更似乎有一些相輔相成的意味。
  “玉露仙子,乃是樂土仙尊的徒弟。她的仙竅福地有此異象,也并不奇怪。”蘇白曼凝視眼前,片刻后,輕吁了一口氣道。
  “雖然少了許多資源,但若是能夠參透玉露仙子的手法。讓我們也能在自家仙竅中,布置出戰場殺招,也是巨大收獲!”太白云生眼中光芒一閃即逝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位同行的蠱仙,忽然手指著某個方位,驚呼道:“你們快看,仙蠱!”
  眾人順著蠱仙手指的方向,連忙望去。
  果然有一只蠱蟲,形狀獨特。整個蟲身細細長長,宛若枝條。身上有無數黃金色的薄翅,在不斷飛舞。
  整個蠱蟲,就仿佛是一段修長的黃金柳葉枝條。
  這個蠱蟲,很快就鉆進一旁的流光溢彩中消失不見。
  但在這驚鴻一瞥之際,仙蠱的氣息已然確鑿無疑。
  眾人不禁目光灼熱,呼吸急促起來,但都沒有多少意外。
  玉露福地中,自然留有仙蠱。
  若沒有仙蠱的話,之前的那些戰場殺招,如何搭建呢?
  雖然玉露福地中沒有資源積累,但那么多的戰場殺招,必然有數目不小的仙蠱存在!
  鯊魔驀地仰頭大笑起來,笑聲打破沉默。
  他心中歡暢。
  雖然這里主要的收獲,還得上繳給僵盟總部。但他主持攻略,必然有最大的份額,可以從中獲取一兩只仙蠱。
  除此之外,攻略玉露福地成功,他對僵盟總部還有一筆龐大的貢獻積分。
  若是能發現適合自己的仙蠱,鯊魔必定會提前扣下來。
  這就是近水樓臺的好處。
  若是當中發現了什么奇妙仙蠱,能夠幫助鯊魔和蘇白曼解決仙僵的身份,重新變成活人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
  擺脫仙僵,重獲新生,這個期望不止是方源,鯊魔、蘇白曼同樣也在為之努力。
  見鯊魔大笑,身旁眾人紛紛開口恭喜。
  蘇白曼嘴角含笑,比較含蓄。
  鯊魔、蘇白曼接下攻略玉露福地的任務之后,前后投入非常巨大,幾乎耗盡了家底。
  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來,但實則鯊魔、蘇白曼二人心中,壓力巨大。
  如今,巨大的投入,終于見到了回報。
  只要收獲一只七轉仙蠱,整個的投入就基本都回來了。
  鯊魔、蘇白曼歡欣鼓舞,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下。
  “玉露福地攻陷,在場的諸位都會有酬勞,一個都不會少,按照貢獻,也都不會偏頗。”鯊魔笑罷,鄭重地道。
  眾人紛紛點頭,束手避嫌,請鯊魔、蘇白曼出手。
  重利當前,難保沒有蠱仙去做一些沖動的事情。鯊魔的話,既是寬慰,又是警告。
  話語含蓄,但眾人自然聽得分明。
  “好,諸位拭目以待即可。”鯊魔當仁不讓,直接出手。
  他念頭一動,身體變陡然化作一束激流。激流呲的一聲,擊穿空氣,飛射出去,方向直指剛剛冒頭的那只黃金柳枝似的仙蠱。
  眾人眼看著鯊魔向仙蠱迅速逼近,但忽然空間一陣漣漪震蕩,鯊魔消失不見。
  下一刻,他出現在眾人的身旁,一臉錯愕之色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蘇白曼驚疑問道。
  鯊魔緩緩搖頭,用不確定的語氣道:“似乎還有一道戰場殺招?”
  接下來,眾人輪番嘗試,都無突破,驗證了鯊魔的猜測。
  “這是宇道戰場殺招,雖無攻擊威能,但玄妙程度絕對要遠遠高于之前的戰場殺招。”
  “你們發現沒有,我們每一次被傳送回來,都在原來站立的地點。一絲一毫的位置,都沒有改變過。”
  “如此情景,恐怕就是傳說中的按兵不動了。”
  蠱仙們相互討論,漸漸達成共識。
  戰場殺招——按兵不動,這是最后一道戰場殺招,阻擋住眾人前進的腳步。
  這記戰場殺招,來頭極大,乃是樂土仙尊親自創作。
  仙尊的手筆,自然非同小可。
  樂土仙尊性情敦厚溫和,和其他九位九轉蠱仙大不相同。
  他生性仁慈,從小到大皆不喜殺戮,常常以德服人,不戰而屈人之兵。
  戰場殺招——按兵不動,一旦有人入了這個陣,但凡心中有戰意,有惡念,有**,就會停步不前,無法移動分毫。
  當年樂土仙尊還未成為九轉蠱仙,就依靠此招,降服了歷史上著名的七轉音道蠱仙高鳴。那一戰,樂土仙尊站著不動,只施展了戰場殺招按兵不動,高鳴施展所有手段,費盡力氣,也為接近樂土仙尊半步。
  此戰結果讓心高氣傲的高鳴,徹底沒了脾氣。之后便一直跟隨樂土仙尊,做了他的護衛。
  “既然是和意念有關,不妨先封閉腦海,做到暫時的無思無想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做到無思無想,并不困難。
  蠱仙們都或多或少有些智道手段,方源此時偽裝的身份星象子,更是智道蠱仙。
  但接下來眾人的嘗試,仍舊以失敗告終。
  一些蠱仙的智道手段,并不出色。在前行的過程中,就被勾起心中欲念和情感,打破無思無想的狀態。
  只有個別蠱仙,包括方源在內,做到了暫時的無思無想。
  但關鍵的問題來了!
  既然無思無想了,那干嘛要去捕捉蠱蟲呢?
  身體上的行動,都是由腦海中的每一個念頭,每一道思想促成。
  沒有了這些思想,身體就直接靜止在了原處。這種情況就等若,根本不需要戰場殺招發動,蠱仙自己就讓自己原地不動了。
  “唉!難怪當初,蠱仙高鳴都要灰心喪氣,甘心為還是七轉的樂土仙尊,充當護衛。”
  “要想突破如此關卡,難、難、難!”
  “偏偏玉露福地就顯現在我們面前,毫無疑問,這應當就是最后一道防線。可惜我們卻只能止步于此,看得見,撈不著!”
  “或許這就是玉露仙子的布置用意。故意讓我們看到希望,勾引出我們心中的思想和欲念,增大我們攻克戰場殺招的難度。”
  “實在不行,這一次就只能暫退,請求援助了。”蘇白曼皺眉建議道。
  鯊魔駐足前望,沉吟不語。
  之前他邀請過智道蠱仙,但卻被坑了一只仙蠱,因此對這個提議印象并不好。
  關鍵時候,還是自己人靠得住。
  鯊魔便又見目光投向方源,方源如今加入了東海僵盟,算得上正兒八經的自己人。
  鯊魔問道:“星象子,你還有什么辦法嗎?若有法子,直接使出來。你放心,酬勞絕少不了你。”
  方源輕輕一笑:“要破這道戰場殺招,說難也難,說容易也容易。”
  “哦?此話何解?”
  方源環視一圈,見成功地吸引了眾人目光,便又慢條斯理地道:“諸位莫要被按兵不動的名頭嚇倒。當初高鳴敗北,是因為戰場殺招由樂土仙尊主持著。現在我們面前的這道按兵不動,卻是無人主持。攻克難度,好比天地差別。”
  “此言有理。”
  “的確如此。有蠱仙主持的戰場殺招,可以不斷變陣,不斷彌補。但沒有蠱仙主持的戰場殺招,就等若一個死物。”
  眾人被方源三言兩語,挑起希望和喜色。
  但接下來方源的話,卻又像是一盆冷水澆了下來:“攻克無人主持的戰場殺招,相對容易。但對于我而言,要破解眼前這個,卻是千難萬苦,幾乎沒有成功的希望。”
  眾人臉色頓垮,更有些不善的目光投向方源。
  其中一位蠱仙,煩躁地道:“星象子你說了一通廢話,無能為力就直說好了。偏偏饒了那么多,是想拿我們尋開心嗎?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看向鯊魔。
  鯊魔臉上沒有表情,不過可以猜測,他的心情肯定不好。
  方源忽然止住笑容,對鯊魔一禮,鄭重地道:“在下豈敢尋諸位開心?在下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若能煉出一只智道仙蠱,那么攻破戰場殺招按兵不動,就是十足把握,手到擒來。”
  Ps:久違的更新獻給大家!最近好累,小孩睡覺少,晚上鬧,本人的休息時間著實不夠。等到小孩漸漸大了,情況就會好轉了罷。鯊魔臉上沒有表情,不過可以猜測,他的心情肯定不好。
  方源忽然止住笑容,對鯊魔一禮,鄭重地道:“在下豈敢尋諸位開心?在下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若能煉出一只智道仙蠱,那么攻破戰場殺招按兵不動,就是十足把握,手到擒來。”
  Ps:久違的更新獻給大家!最近好累,小孩睡覺少,晚上鬧,本人的休息時間著實不夠。等到小孩漸漸大了,情況就會好轉了罷。
  另外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