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72 太古荒獸一指流鯊

氣息澎湃浩大!
  眾人的目光,都被吸引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潮水隨著氣息的洶涌激蕩而起。
  無數的海流生成,像是無數條巨大龍蟒,結群成對在海底迅速穿行。
  一團團暗流漩渦同時形成,并且越來越多,數量暴漲!
  很快,險惡的暗流漩渦就成百上千,將附近的這片海域都布滿。
  “這是?”太白云生驚愕出聲。
  “太古荒獸!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閃,從口中吐出真相。
  普通野獸、百獸王、千獸王、萬獸王、獸皇、荒獸、上古荒獸、太古荒獸……
  其中太古荒獸,便是可以媲美八轉蠱仙的強大存在!
  鯊魔、蘇白曼夫妻目光灼灼,緊緊盯著氣息的中央——在那里,太古荒獸的身形,正在漸漸顯現。
  敵情不明,焚天魔女也不由暫緩攻勢。念頭一動,便將火焰小鳥又召回身邊。
  潮起潮落,波濤洶涌。
  海面上險風惡浪,海面下暗流湍行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神秘的太古荒獸終于徹底顯露真容。
  這頭強大的太古荒獸,體型居然出乎預料的小巧。
  小巧的程度,居然只有常人的一根手指大小。
  這是一頭鯊魚。
  十分小巧可愛。
  和成年人的一根食指差不多大。
  它渾身上下閃耀著銀色的光輝。這種光輝并不刺眼,而是溫潤如水,仿佛絲綢一般,輕柔地包裹著小鯊的全身。
  “如此強大的氣息,本體卻是如此的……”太白云生感慨,面色古怪。
  但對面的焚天魔女,卻是露出一絲凝重的表情。
  小鯊沒有管身后的方源、鯊魔等人,甫一出場,就將雙眼瞪著焚天魔女,顯露出濃郁的敵意。
  鯊魔這時才吐出一口濁氣,對方源、太白云生傳音道:“我的計策僥幸成功了……二位切不可小看這頭小鯊。它就是一指流鯊!”
  “這就是一指流鯊?”太白云生訝然,面色變化,目光中流露出明顯的驚愕。
  尋常蠱仙不了解一指流鯊,但身為宙道蠱仙的太白云生,卻是早已聞其大名。
  事實上,宙道蠱仙基本上都知道一個口訣——一指流鯊,剎那芳華。逝水清音,天意無情。
  一指流鯊,就占據口訣的榜首地位,說其大名鼎鼎,毫不為過。
  它是八轉宙道荒獸,身負極其豐厚的宙道道痕,因而可以肉身暢游光陰長河!
  “這頭一指流鯊平時都隱藏在光陰長河中,并不顯露真身。我們夫婦二人,也是因為一場意外,僥幸發現了它的蹤跡。后來,就像僵盟總部特意地將這片海域討要過來,最終營造出鯊海。”鯊魔繼續向方源、太白云生解釋道。
  焚天魔女忽的輕笑一聲:“原來如此,難怪你們夫婦二人,曾經不惜代價,從僵盟總部換取了奴道宗師百八十奴的仙道殺招——下克上。為的就是,利用下克上這種奴道手段,來收服這頭一指流鯊吧。”
  奴道,向來是以上奴下。
  譬如方源在北原時,以狼王常山陰的身份,參加王庭之爭。期間,他就是利用萬獸王、千獸王等,間接操縱狼群大軍。
  畢竟魂魄底蘊有限,奴道蠱師不可能將所有的野獸,都納入自己的直接管轄之中。
  獸群的規模越大,奴道蠱師的掌控力量,就越薄弱,魂魄負擔越大,越無法做到精妙操控。
  但這并不是絕對的。
  蠱是天地真精,人是萬物之靈。
  人的靈智,乃是毫無疑問、當之無愧的萬物魁首。
  在蠱修的漫漫歷史長河中,就曾經出現過這么一位奴道宗師。他早年經歷坎坷,乃是奴隸出生,身份低微,利用一次次的機會,一次次冒著風險,不斷成長,最終攀上人生的巔峰。
  他就是百八十奴。
  一代鬼才。
  尋常奴道,都是以上奴下。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以下御上。
  這并非毫無道理。
  舉個例子,皇帝是天下共主,生殺予奪,高高在上。但有時候,人民萬眾一心,皇帝也會被民意夾裹,不得不做出違背自己意愿的事情。
  面對焚天魔女的猜測,鯊魔點頭,坦言承認:“你猜得不錯,正是如此。我在這片海域,不斷經營鯊群,就是想利用群鯊,來收服一指流鯊。可惜的是,我奴道境界不足,也沒有組成下克上殺招的仙蠱,因此至今都沒有成功。”
  聽到這里,方源和太白云生不由對視一眼。
  鯊魔所圖極大,野心當真不小。
  他只是一個七轉仙僵,卻想收服一頭太古荒獸。
  能成就蠱仙的,果然沒有一個簡單的。
  若真是讓他成功,那么有了這樣的一個打手,鯊魔就相當于半個八轉蠱仙了。身份地位將水漲船高,威名、利益將滾滾而來。
  現階段,他雖然沒有成功,但也有成果。
  至少這頭一指流鯊出現后,看都不看鯊魔這邊,而是直接將仇恨和憤怒,對準了焚天魔女。
  鯊魔繼續道:“而且,這頭一指流鯊,還不僅僅只是太古荒獸,它的身上還寄生著數只宙道仙蠱!”
  他說這話,是想讓焚天魔女知難而退。
  這也不算暴露情報。
  一指流鯊身上,洋溢著仙蠱的氣息,不加掩蓋,哪怕是方源、太白云生都清晰地感知到,更遑論八轉仙僵焚天魔女了。
  “據說,光陰長河當中,生存著無數的宙道蠱蟲。一指流鯊能在光陰長河中自由穿梭,如今身懷仙蠱,也不奇怪。”太白云生在方源耳邊,輕聲喃喃。
  方源則想到了紅蓮魔尊的遺藏。
  要取得紅蓮魔尊的遺藏,就得深入光陰長河。或許可以依靠一指流鯊的能力?
  一指流鯊,十分稀少,相信就算是在光陰長河中,也并不多見。
  一句話,這是一個可遇而不可求的偌大機緣。
  難怪鯊魔、蘇白曼,不惜代價,耗費無數時間精力,也要得到一指流鯊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鯊魔的一番話,讓焚天魔女大笑,“聽你這么一說,老娘我動手的**,更加強烈了。鯊魔!你想靠外力,就讓我退走?不戰而勝?呵呵,癡心妄想!”
  話音剛落,焚天魔女便手指一指。
  她肩頭棲息著的火焰小鳥,陡然發動,照準鯊魔方位,撲殺而下。
  “來了!”鯊魔、方源四人,無不心頭凜然,渾身緊張,全神戒備。
  火焰小鳥看似無害,實則威能浩蕩非凡。
  然而,說時遲,那時快。
  一指流鯊忽然動身,化作一道銀色流螢,反撲上去。
  兩者的速度都是極快,眨眼之間,就已經在海水中相撞!
  沒有聲音,也沒有爆炸。在撞擊的那一刻,奇異的事情發生了。
  極速飛射的兩方,陡然靜止下來。由極速變成極靜,在那一剎那間,一指流鯊、火焰小鳥都像是變成了圖案上的畫。
  如此轉變,讓觀戰者大感突兀。
  隨后,方源等人便看到,一指流鯊緩緩移動,小巧的鼻尖在火焰小鳥的身上,輕輕一點。
  然后,一指流鯊做出一個十分優雅的飛躍動作,整個身體跨過火焰小鳥,繼續朝著前方飛去。
  一眨眼的功夫之后,靜止的效果蕩然無存。
  一指流鯊、火焰小鳥的速度,紛紛恢復從前。
  但是前者已經跨越了火焰小鳥,直朝焚天魔女殺去。
  火焰小鳥背著一指流鯊,向鯊魔等人撲來。
  鯊魔、蘇白曼早已戒備多時,見到小鳥接近,屏息咬牙,就要抗衡。
  方源幾乎要拔腿就撤,就在這時,火焰小鳥猛然振翅,劃過一道弧線,轉變方向,掉過頭來,又朝著一指流鯊追去。
  “如此靈活!”鯊魔避免了這一次的對抗,卻是震驚失色。
  “這火焰小鳥,簡直是如臂使指,隨念頭而動,看來并非簡單的炎道殺招,必然摻雜了智道的手段。”方源腦海中閃電般分析。
  “剛剛那一幕,應當是一指流鯊身上的某只宙道仙蠱發動了。仙蠱讓一定范圍內的時間流速,變得極為緩慢。看似兩者從極快轉為幾乎靜止,實則速度一直都沒有改變。”太白云生迅速地道。
  蘇白曼旋即點頭附和:“還不僅如此。之后一指流鯊用鼻尖點了點火焰小鳥的身軀,那一刻仙蠱的氣息改變了,應當是第二只宙道仙蠱發動,只是效果不明。”
  話剛說完,效果就出現了。
  焚天魔女臉色忽變,因為在一指流鯊后面奮力追趕的火焰小鳥,陡然間發生了爆炸。
  轟!
  雷霆般的炸響,響徹天地。
  火焰伴隨澎湃的氣浪,猛地向四周噴涌。
  一瞬間,萬頃海水被蒸發,無數生靈命喪當場。
  整個海面,被炸出一道半球形的深坑。
  火焰小鳥爆炸的時候,已經快要飛出海面。但形成的深坑底部,居然堪堪觸及到深海海底的沙泥。
  隨后,四周的海水填補進來,深坑不再空白。
  嘩!
  浪潮翻涌,海面上激起沖天的巨浪。海底則泥沙翻滾,視野變得極差,面目全非。
  方源等人也是頗為狼狽,不得已,都從海底飛出,懸停在遠處高空,繼續觀戰。
  就看到一指流鯊,像是一支銀色飛箭,直朝焚天魔女的臉面射去。
  焚天魔女臉色微凝,哪里敢硬接?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這句話不假,但論力量、恢復、速度等等,人在萬物當中,并不出眾。
  哪怕成就了蠱仙,也往往比不得荒獸。
  別看一指流鯊體型小巧,卻是太古荒獸,小小的身軀中蘊藏著無比驚人的蠻力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