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8-1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8-1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8-13)     

蠱真人282 創造機會入地溝

轟!
  一聲巨響,爆炸的威力倒是不大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漫天的星光如翩翩蝴蝶,在密室中悠揚飄飛。
  如此美景之下,方源的臉色卻是難看得很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。這一次煉制星念仙蠱,居然連三分之一的進度都沒有……”方源嘆了一口氣,長袖一拂,頓時云消雨散,星光驟然消失無蹤,偌大的密室又恢復了煉蠱前的平靜。
  這是北原僵盟分部的密室。
  在這里,方源得到充足的仙材供應,于是又嘗試煉蠱一次,然后再一次品嘗到了失敗的苦澀。
  “盡管每一次煉蠱前,都動用了時濟運仙道殺招,但效果真的不大。連運的話,又沒有合適的人物目標。也罷,表面功夫已經做足,還是嘗試看看深入地溝,拿了那份遺藏吧。”
  方源當然想越早拿到遺藏越好,但很多事**速則不達。
  若不煉制星念仙蠱,一心急著想要深入地溝,這未免也太露骨刻意了。
  會被人看穿的,所以當然是不行的。
  方源雖然混入了北原僵盟,但是現在的問題是,他并不自由,被兩位仙僵牢牢守衛,重重保護著。
  方源明白,這其中當然也有監視看管的意思。
  畢竟,方源煉制仙蠱失敗多次,已然欠下焚天魔女一大筆債。
  不監視看管起來,若是方源跑路了怎么辦?
  雖然這個協約在定下時,焚天魔女已經用了信道手段,仙級的殺招對雙方都進行了制約。
  但到了焚天魔女這一層次,所謂江湖越老膽子越小,見識多了,更加小心。誰知道方源有沒有破除的手段?
  方源還真有!
  五百年前世記憶,讓他知道不少可以破除仙級信道制約的手段。不過他沒有相應的仙蠱,當前是沒有能力破除這份協約的。
  他是真心想要煉制出星念仙蠱,所以才和焚天魔女合作。
  不過現在,他更想偷偷地拿了那份遺藏。
  在陰流巨城的這些天里,方源一邊嘗試煉制星念仙蠱,讓焚天魔女安心,另一方面則暗中收集情報,積極地為自己的行動做準備。
  和之前相比,陰流巨城已經打開城門,恢復了和外界的往來。仙僵們更是士氣漸盛,精神奕奕的樣子。
  原來,焚天魔女領袖群雄,對付雪胡老祖,采取了一個相當聰明的策略。
  她并不直接開打,而是抓住雪胡老祖的最大弱點,加以遏制。
  雪胡老祖的最大弱點是什么?
  北原的蠱仙幾乎都知道。
  那就是鴻運仙蠱!
  雪胡老祖要一門心思,想要煉成鴻運仙蠱,但他嚴重缺乏仙材,哪怕他已經有了馬鴻運這個主材,但關乎八轉仙蠱,又要準備多份材料,盡最大可能提高成功的可能性。所以他對仙材的需求,十分巨大。
  大雪山福地中的那些魔道蠱仙,已經被雪胡老祖折騰得苦不堪言。
  就連雪胡老祖都放下身段,親自潛入地溝中的仙僵墓地,行那偷雞摸狗之事。
  可見雪胡老祖對仙材的極度渴求程度。
  焚天魔女瞅準這一點,積極部署,頻頻調動,采取埋伏、暗算、破壞等等方式,專門和大雪山福地中的那些魔道蠱仙作對。
  這些魔道蠱仙采集仙材,本來就夠辛苦,又受著運道的反噬,仙僵們承運而行,因此每一次行動的成功率都很高。
  這樣的行動成功次數多了,大雪山福地一方士氣不免就低落下去,而僵盟一方則精神漸漸高漲,一掃之前的沉悶頹廢。
  方源帶著一臉的鐵青之色,打開密室的門。
  門口就站著兩位六轉仙僵。
  見到方源,其中一位仙僵號稱玄陰醫師的,立即施禮道:“先生,您出關了。不知這一次煉蠱……”
  方源悶哼一聲,煩躁地揮手道:“別來煩我!”
  說著,徑直走開。
  “哼,什么東西,在我們的地盤也敢這么囂張!”另一位仙僵雷雨樓主,望著方源的背影,雙眼閃爍厲芒,十分不滿。
  但那玄陰醫師碰了一鼻子灰,卻渾不在意,笑嘻嘻的趕上去,緊緊地跟在方源的身后,像是狗皮膏藥粘著。
  方源一路向前,左拐右轉,來到一處大殿。
  這是陰流巨城中,最大的一處仙材庫房,由一位仙僵親自看管。
  見到方源,還有身后的玄陰醫師、雷雨樓主到來,看管的仙僵熟稔地向他們點點頭,知道方源又來領取仙材,便笑著遞給方源一只信道蠱蟲。
  方源一邊接過蠱蟲,捏在手心,假意查看里面的仙材清單,一面在心中謀算。
  “焚天魔女、尸爆雷王還有樸萬刀,已經在三天前離開陰流巨城,狙擊大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蠱仙,至今都未回來。這是一個機會,不如就趁此時機……”
  正在這時,看管府庫的仙僵熱情地道:“星象子先生,你想要什么仙材,盡管提取。大頭領已經交代過,只要登記一下。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。”
  哪知這話剛一說完,方源就猛地抬起頭來,兇狠地盯著說話的仙僵:“我有什么負擔?我怎么會有心理負擔?我好得很!”
  方源不修邊幅,披頭散發,一副煩躁不堪的樣子。
  一看到他這樣子,看管仙僵便立即知道,一定是方源煉蠱失敗了。
  這位仙僵楞了一下,心道:“我真是活該,這么多嘴干什么。他煉成還是失敗,關我什么鳥事。”
  當即息事寧人,默默無聲。
  但方源卻不善罷甘休。
  他一把將手中的信道蠱蟲碾碎,背負雙手,埋頭踱步。
  同時,他的嘴里在嘟囔:“他娘的,為什么還不行,為什么總是失敗!已經失敗了四次了,為什么會這樣,為什么……”
  玄陰醫師、雷雨樓主相覷一眼,都識相地不去碰方源的霉頭。
  方源卻是越來越焦躁,他捏緊雙拳,口中時而狠狠咒罵,語言粗俗不堪,時而口中喃喃,不知道說的什么東西。
  玄陰醫師努力分辨,只聽得清一些斷斷續續的內容。
  “難道真要動用那個方法?”
  “不行,代價太大了……”
  “可恨啊,這該死的仙蠱,怎么就是煉不成?!”
  方源顯露出猶豫不絕的神情,似乎陷入重大的艱難抉擇。
  他此時雙眼通紅,像極了一個賭徒,已經輸了大部分的身家,卻決定孤注一擲,力求翻本。
  “他娘的,老子拼了!”
  “這一次一定能煉成,一定可以的。”
  “不錯,一定能成功!”
  三位仙僵冷眼旁觀,看著方源焦躁不安的樣子,心中不屑、厭惡之情消散了一些,反而漸生出一絲憐憫之意。
  很多蠱仙都有這樣的處境。
  為了煉制出一只仙蠱,付出巨大的代價,但仍舊毫無所獲,甚至傾家蕩產。
  就像是踏上了一條不歸路,看著積累了數十年,乃至幾百年的資源,打了水漂,不免就輸紅了眼睛,然后一門心思追求成功,結果無法回頭,在失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。
  方源忽然停下腳步,猛地轉過頭來,目光如電地盯住玄陰醫師、雷雨樓主二人。
  “我決定了,你們倆收拾一下,跟我進地溝!”
  方源的話,讓在場的三位仙僵都大吃一驚。
  “進地溝?”玄陰醫師臉色一變。
  地溝乃是兇險之地,里面猛獸橫行,地勢險惡,埋葬了不知道多少的生命。
  焚天魔女叫他們兩個看管方源,自然也有保護的意思。聽方源忽然說要下地溝,玄陰醫師怎么可能會同意?
  雷雨樓主也不同意,硬邦邦地道:“需要什么仙材,我們來收集,先生你就不必以身犯險。”
  “你懂什么東西?”方源聲調一揚,目光一瞥,露出高傲之色。
  “我們倆是受了大頭領只命,來保護先生安全的。若先生深入地溝,出了什么意外,讓我們倆怎么向大頭領交代呢?還請先生不要讓下屬難做。”玄陰醫師苦笑道,神情懇切。
  方源哪管他懇切不懇切,振臂高呼:“你們難辦,關我什么吊事。我只關心我煉蠱,我只知道我需要地殼蝸牛的星夜黏涎!”
  “地殼蝸牛的星夜黏涎?先生稍安勿躁,我來查查。”玄陰醫師立即道。
  他手中也有信道蠱蟲,涵蓋了僵盟大部分的仙材記錄。
  很快,玄陰醫師的臉上閃過一抹喜色,他抽回心神,對方源道:“地殼蝸牛的黏涎,乃是荒獸地殼蝸牛,緩慢爬行的土地上,殘留下來的蝸牛體液。有的,有的。目前在六號庫中有三兩的存貨,三兩夠嗎?不夠的話,我們就立即發布任務,召集仙僵下去采集。”
  方源怒吼起來,指著玄陰醫師的鼻子罵道:“你耳朵聾了,還是腦袋有坑?沒聽懂我之前說的話嗎?!地殼蝸牛的星夜黏涎,星夜黏涎!不是普通黏涎,你明白嗎?!”
  繼而又語氣急促地喊道:“地殼蝸牛黏涎,需要在十息之內,就要采集封存起來,否則過了這個時間,粘液就會風干失效。星夜黏涎是當場,對普通粘液進行處理,必須用我的獨門手段!處理的過程,需要耗費七息時間。就算處理成星夜黏涎,也有復雜的封存手法,需要在最多三息時間內處理完成。所以我才要深入地溝,沒有我你們行嗎?你們要行,我把名字倒過來念!”
  “呃……”一時間,玄陰醫師等人嗆聲,被方源噴的狗血淋頭,無法反駁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