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85 野生仙蠱蠱陣痕跡

在混戰中,方源悄然脫身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重新回到夜叉章魚的聚居地,這里的夜叉章魚群還剩下一半。
  方源故技重施,又將剩下的夜叉章魚,努力勾引出去。
  “糟糕!又來了一頭上古級的夜叉章魚,還有十頭荒獸章魚。它們幾乎傾巢出動了!”夜叉龍帥陷落在混戰之中,看到夜叉章魚的援軍,簡直苦不堪言。
  這是什么仇,什么怨?
  其余仙僵亦大叫冤枉,這都什么事?!
  偏偏他們還必須先救出星象子才行。
  “堅持住!”夜叉龍帥高呼,再也不吝嗇仙元,瘋狂消耗。
  焚天魔女積威甚重,仙僵們都不敢違抗焚天魔女的命令,只能在混戰中咬牙堅持。
  讓他們慶幸的是,這頭口蚯居然沒有躲到重土帶下面去,反而十分瘋狂,龐大的身軀扭擺甩抽,掀起一陣陣的狂風氣浪。
  仙僵們不敢硬抗,只能遙遙攻擊,積少成多之下,很快打得口蚯皮開肉綻。
  原本這個局勢,是相當清晰的。
  口蚯雖然是上古荒獸,但也不是夜叉龍帥等人的對手。
  但夜叉章魚群過來攪局,就形成了三方混戰。
  你打我,我打你,相互牽制掣肘,場面一片混亂。
  夜叉章魚數目最多,將仙僵和口蚯,都包裹進去,形成一層極其厚實的包圍圈。
  “星象子,你可千萬要堅持住啊!”雷雨樓主大喊。
  他雖然對方源十分不滿,但一想到方源若隕落在此,他就渾身冒冷汗。
  方源的安危,讓眾仙僵牽腸掛肚。
  與此同時,當事人方源正施施然地,潛入夜叉章魚群的駐地。
  夜叉章魚群,往往生活在地溝兩旁的懸崖峭壁之上。
  在眼前的這塊峭壁上,有一塊巨大的凸起山巖。這群規模龐大的夜叉章魚,就在這塊山巖上打出一個個的洞穴,成為家園。
  方源潛藏行跡,鉆入一個較大的洞口。
  洞口很是寬大,畢竟要供夜叉章魚出入。荒獸級的夜叉章魚,體型就十分龐大了,更別論上古荒獸級的夜叉章魚王。
  方源一進入洞口,便有一股濃烈的油膩氣味,撲鼻而來。
  地洞延綿伸展向前,朝洞中瞧去,只有一片漆黑。
  不過方源偵查的手段,極為豐富,這點黑暗根本難不住他。
  他伸出手來,撫摸地洞四壁。
  洞壁上面,沾滿了黑油,十分粘稠滑膩。
  原本干燥的地洞,為何會有黑油?
  這個就要從夜叉章魚的習性說起。
  夜叉章魚,是一種喜歡在地溝黑油河中嬉戲捕食的猛獸。因此它們身上,常年沾滿了粘稠的黑油。
  出入這些地洞的時候,黑油就從它們的身上,蹭到四面上下的洞壁上了。
  方源之前聞到的油膩氣味,也正是這些黑油散發出來的。
  在黑油當中,還有許多奇特的雜草或者針刺腐木,它們扎根在洞壁之中,黑油賦予它們充足的營養。
  咕嘟,咕嘟。
  就在方源伸手撫摸,拉扯出一長串的黑油的時候,手邊不遠處,粘附在洞壁上的黑油表層,忽然冒起了氣泡。
  然后數十只,比小指頭還細微的小瓢蟲,接連從氣泡中飛出來。
  它們被方源的動作驚起,疾飛而出,旋即又落到遠處洞頂的黑油之中。
  這些黑油,像是膠體,粘性極大,死死地依附在地洞四壁。里面不僅有腐爛的草木,還有大量的蟲群。
  蟲群的規模如此龐大,必然會產生一些野生蠱蟲來。
  方源只是稍微一掃,就發現自己身邊,至少棲息著四只野生蠱蟲。分別兩只土道蠱蟲,一只暗道蠱蟲,一只水道蠱蟲。
  當然,這些都是凡蠱,方源一點收取的興趣都沒有。
  “夜叉龍帥能夠豢養大量的夜叉章魚,他的仙竅是否就仿造的這種結構?”方源思維發散,心中遐想。
  夜叉龍帥的修行秘密,也讓方源好奇。
  畢竟仙僵的仙竅是死的,充斥死氣,豢養活物,完全格格不入。
  夜叉龍帥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
  或許深入研究這里的環境,能夠窺探到夜叉龍帥的秘密一角,不過現在可不是深究的時候,方源拋開這些想法,繼續進發。
  半盞茶的時間后。
  嗷——!
  猛獸臨死前,發出慘烈的嘶叫。
  但這個叫聲,只是在很小的范圍內回蕩,并且迅速消失。
  殺死它的兇手,正是方源。
  正是他催動蠱蟲,才限制了慘叫聲音的傳播。
  這里已經是夜叉章魚巢穴的深處,不僅洞壁表層的黑油,厚達七八寸,而且還有一些猛獸,在狹縫中,在角落里生存著。
  這些野獸,大多以腹黑犬為主。
  腹黑犬專門吞食腐爛的肉,還有骨頭。夜叉章魚們捕獵歸來,只食用新鮮的血肉,骨頭和腐肉是不會食用的。
  這些腹黑犬,就吃夜叉章魚們剩下來的食物垃圾。夜叉章魚們也樂得如此,正好有清潔工可以為他們清理巢穴。
  這是大自然奇妙的生物共存。
  方源第一次發覺腹黑犬和夜叉章魚的互存關系之后,就變作了腹黑犬,深入探索。
  可惜這些腹黑犬,各個劃分了底盤,領地意識比夜叉章魚還要強烈。
  方源遭到了腹黑犬的猛烈攻擊,反不如人形作戰來得干脆利索。
  如果將地洞巢穴,從上至下,分成兩半。那么方源此時的位置,已經跨越了上半部分,到達下半部分了。
  然而,關于遺藏的線索還未出現。
  地洞每隔一段距離,就有岔道口。夜叉章魚群的所有成員的住處,都通過地洞,相互聯通。在地底下,這樣的無數地洞,組合成一個四通八達的路線。
  方源繼續前行。
  他開始發現留守巢穴的夜叉章魚。
  這些章魚,雖然只是荒獸。方源爆發出真正戰力,一定可以拿下它們。
  但是方源都一一繞過,哪怕浪費時間,也不和夜叉章魚作戰。
  他打殺腹黑犬,可以借助凡蠱,就能遮掩動靜,神不知鬼不覺。但是對付荒獸,至少得有戰場殺招來掩蓋戰斗的波動。
  他將大多數的夜叉章魚,都引了出去。
  但這里還剩下一頭上古級的夜叉章魚王,數頭荒獸夜叉章魚。
  若是把夜叉章魚王驚動,可就糟糕了。
  時間悄然流逝,仍舊是一點線索都沒有,方源漸漸有些焦躁。
  錯過這一次機會,下次進來,可就要費一番周折了。
  雖然有定仙游,但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在陰流巨城中催動啊。畢竟,催動仙蠱的動靜,可是不小的。
  放在蠱仙的偵探范圍內,可不只是一些光影效果,仙蠱的氣息宛若黑夜中的火炬那般明顯。
  偏偏這段時間,方源還要留在陰流巨城煉蠱。焚天魔女是不會放任他,脫離自己的視線的。
  定仙游是萬萬不能暴露的。
  一旦暴露,牽一發而動全身,方源弄塌八十八角真陽樓的真相,恐怕旋即就要為人所知。
  方源此時還不知道中洲的調查隊伍已經撤走了。
  “實在不行,就只有放棄了。時間有限,萬一那邊戰場停歇下來,口蚯被分尸,夜叉龍帥等人見不到我的蹤影,可就難以解釋了。”
  方源暗自估算。
  時間是有限的,頂多只有一炷香的功夫。
  現在,他已經耗去了八成時光,仍舊毫無所得。
  方源不得不抓緊時間,提起速度。
  最終,他來到地洞巢穴的最深處。
  在這里,棲息著一頭夜叉章魚王。
  呼嚕聲如雷轟鳴——顯然,它正在沉睡。
  “仙蠱氣息!”方源心頭微微一震。
  他在這頭夜叉章魚王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野生仙蠱的氣息。
  原來,這片巢穴存在已久,而這頭夜叉章魚王的年齡也是最大的。天長日久的積累,它身上的寄生蠱蟲中,衍生出了一頭野生仙蠱。
  心頭的喜悅剛剛消散,方源便感到一陣慶幸。
  幸虧他之前搗亂時,沒有勾引出這頭夜叉章魚王。
  若是這頭夜叉章魚王出現,那群仙僵必定激動得要瘋狂。捕捉野生仙蠱的**,能讓他們殺紅雙眼,奮不顧身。
  但仙蠱只有一只,不管捕捉的成果如何,他們必定還會前來巢穴探索。
  “或許,這就是前世北原僵盟,發現了這附近遺藏的緣由?”方源忽然靈光一閃。
  猶豫了一下,方源決定賭一賭。
  他變成一頭腹黑犬,小心翼翼地接近夜叉章魚王。
  若是這頭夜叉章魚王身上的野生仙蠱,剛巧能偵破方源的身份,那就糟糕了。
  不過這個可能并不大。
  方源決定一賭。
  “巢穴廣闊,地洞無數,但這里是巢穴的最深處,最有可能的地方,也就是這里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夜叉章魚王相互纏繞著的觸角,忽然解開,夜叉章魚王的眼簾睜開一條縫隙,琥珀色的瞳眸中,正映著方源變化成的腹黑犬的影子。
  方源卻似毫無察覺,徑直繞過夜叉章魚王的身軀,朝它身后走去,自然無比。
  在夜叉章魚王的身后,是一堆白骨,白色巨骨上還有殘留著的腐肉。
  章魚王又閉上雙眼,繼續沉眠。
  方源精神抖振:“是這里了!這里道痕外泄,是蠱陣埋設的跡象……”
  仙竅中無數蠱蟲被催動起來,仙元瘋狂消耗,破解這座蠱陣。
  很快,方源就發現,這是一座超巨型的宇道蠱陣,因為年久失修,才露出了蛛絲馬跡。
  “很有可能,我苦苦尋求的寶藏,就在這個巨型蠱陣之中。但要破解這個蠱陣,非得催動蠱蟲,動靜很大。看來只有冒險了……”
  方源下定決心,隨意叼起一塊骨頭,遠離夜叉章魚王。
  他迅速返程,到了某處停下,催動仙蠱,直接向附近的一頭荒獸夜叉章魚殺去。
  激烈的戰斗,像是捅了馬蜂窩,留守家園的夜叉章魚們蜂擁而來。
  方源且戰且退,快要到出口的時候,尋到機會,動用定仙游。
  三息時間,他瞬移到巢穴最深處。
  此時的夜叉章魚王,仍在地洞出口處。方源爭分奪秒,破解這座宇道蠱陣。
  夜叉章魚們在戰場流連一番,見不到敵人,躁動漸漸平復,開始往還。
  它們在洞中穿梭的速度很快,方源時間極其有限。
  更不妙的是,真正著手破解的時候,方源越發感覺到這座龐大蠱陣的繁雜和精妙。
  要完全破解,至少得要數月光陰!
  ps:之前答應過讀者朋友們要爆照,答應過大家的話,不能不算數。就在微信公眾號上爆吧。玩微信的,搜索蠱真人公眾號,添加即可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