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96 恐懼最可怕

中洲,靈緣齋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山峰林立,云霧縹緲。竹林深處,一道瀑布宛若白絲綢一般,懸掛而下。
  鳳金煌靜靜地坐在一株松樹的枝椏上,默默地看著眼前的瀑布,淚水無聲落下。
  這段時間,中洲派遣去北原調查的蠱仙們,已經回來。
  但是鳳九歌,卻沒了音訊。
  對于鳳金煌而言,自己的親生父親音訊全無,陷落在外域,自然是兇多吉少。
  這些天來,鳳金煌茶不思飯不想,修行全無狀態,以淚抹面,日漸消瘦。
  生死。
  這個沉重的字眼,在出人意料的時節,狠狠地撞擊在鳳金煌脆弱的心扉之上。
  鳳金煌也不是沒親眼目睹過死亡。
  只是當自己的親人,面臨如此處境時,她失去了一切的淡然和所有的平靜。
  但她終究是堅強的。
  噩耗并沒有完全打垮她,只有在沒人的角落里,她才偷偷地抹眼淚。
  表面上,她一如既往的修行,但她全然不知自己最近修行的內容是什么。
  一道身影,仿佛水墨畫,由淡轉濃,悄無聲息地降臨到鳳金煌的身后。
  “女兒。”身后傳來熟悉的呼喚。
  鳳金煌轉過頭,看到來人,正是她的母親白晴仙子。
  “娘!”鳳金煌再忍不住,一頭扎進白晴仙子的懷抱當中,高聲抽泣起來。
  白晴仙子好一陣安慰,鳳金煌這才漸漸止住抽泣。
  “娘,爹那么厲害,一定沒有事的,對不對?”鳳金煌仰起臉,滿是希冀期盼地望著自己的母親。
  但白晴仙子卻沒有在此事上,直接安慰她,而是搖頭道:“就算再強的九轉蠱仙,都有滅亡的那一天。更何況你父親呢?人總歸是要死的,煌兒,別哭了,讓娘來給你講一段故事吧。”
  這是《人祖傳》上的故事。
  話說人祖想要依靠羽民的能力,去救援陷落在平凡深淵里的女兒。
  然而羽民的自由,是不會被束縛的。
  人祖想了計謀,施展失敗,羽民們寧愿死亡,也不愿違背了自由。
  人祖陷入迷茫之中。
  他找不到好的方法,來拯救自己的兒女。
  大兒子太日陽莽如此,女兒森海輪回也一樣。
  這時候,人祖心中的自己蠱開口道:“人啊,你想救你的兒子太日陽莽,我有方法。”
  人祖想能救一個是一個,連忙問道:“哦?什么方法?”
  自己蠱笑道:“天下萬物都會死亡,這是因為宿命蠱進入生死門,拜訪公平蠱而留下的軌跡。人吶,你進入生死門,重走生死路,只要你不走在宿命的軌跡上,踏出獨屬于自己的路來。當你走進生死門,再走出去,形成一條嶄新的路,這樣就算成功了一大半。”
  “然后,你只要將你的兒子太日陽莽,帶上你所走的道路,脫離生死門,就能回到人世間,太陽普照的地方。你的兒子太日陽莽就能脫離死亡,重獲新生了。”
  人祖聽了自己蠱說的方法,有些猶豫不決,但終究沒有更好的法子。
  于是,他便決定先讓森海輪回在平凡深淵里待一會兒,先按照自己蠱傳授的方法,去救大兒子太日陽莽。
  人祖向生死門進發,走著走著,有一天碰到一個獸人。
  這個獸人十分的強壯,身上的肌肉如塊塊石磊,嘴里的獠牙比刀劍還鋒利。他邁著巨大的步伐,在荒野里狂奔著,哀嚎著:“別過來,別過來!我怕!”
  人祖感到很奇怪,便問:“獸人啊,你怕什么?”
  獸人說:“我怕自己的影子,它始終跟著我,我怎么也甩不脫。我怕的只能四處亂跑,又累又渴又餓,我快要不行了!”
  人祖感到好笑:“獸人啊,你有如此強健的體魄,卻怕無害的影子,你生的是一顆膽怯之心嗎?這有什么好怕的?”
  這個時候,一只蠱蟲從獸人的心中,鉆了出來,朝著人祖大笑:“人啊,別大言不慚。你不感覺到害怕,是因為沒有碰到我恐懼蠱,嘎嘎嘎嘎嘎。”
  “恐懼蠱?”人祖后退一步,面色變化。
  恐懼蠱一出現,人祖的心中就滋生出恐懼的情緒。
  他感到了害怕。
  恐懼蠱更加囂張的笑起來,然后對獸人道:“暫且就放過你吧,小獸人,你這個可憐蟲。”
  獸人解脫了,立即癱倒在地上,喜極而泣。
  而恐懼蠱又轉過頭來,面對人祖:“人啊,你居然敢小看我恐懼蠱,現在我就要讓你飽受恐懼的折磨!”
  說著,恐懼蠱就嗖的一下,直接鉆進了人祖的心中。
  人祖感到無邊的恐懼。
  害怕這個,又害怕那個。
  恐懼蠱讓他害怕風,每一次風掛起來,人祖就驚惶大叫。
  恐懼蠱又讓他害怕陽光,人祖只好在夜里趕路,經常迷路,白天的時候就鉆進山洞中,或者濃密的樹蔭下潛藏。
  恐懼蠱還讓人祖害怕樹葉,于是人祖遠離了叢林,任何一棵樹,都能讓他尖叫。
  恐懼蠱又讓人祖害怕蛇,結果人祖連自己編織的草繩,都丟棄不用了。
  之后,恐懼蠱讓人祖害怕雨。
  每當下雨的時候,人祖只能龜縮起來,膽怯地望著天空綿綿雨滴,害怕驚恐至極。
  人祖原本想要去往生死門,卻身中恐懼蠱之后,舉步維艱,根本走不遠。
  當恐懼蠱了解到人祖的目的時,它又讓人祖害怕死亡。
  人祖不敢再向生死門進發了。
  因為進入生死門,就是從生走向死。
  人祖害怕自己會死,只能停留在原地。
  自己蠱嘆息道:“人啊,其實死亡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你心中的恐懼啊。”
  “沒錯!”恐懼蠱聽了這話,驕傲地道,“只有我恐懼本身,才是最值得害怕的!”
  白晴仙子說完這個故事,懷里的鳳金煌久久無聲。
  白晴仙子憐愛地看著懷中的女兒,又道:“煌兒,不管結果如何,請你堅強起來,直面死亡!死并不可怕,每個人都會死,就是是九轉蠱仙也不能免除。你的父親也許死了,也許沒有死。總有一天,我會死,你也會直面死亡。千萬,不要被你的心中的恐懼擊倒。”
  鳳金煌嬌軀一顫。
  她輕輕一掙,從母親溫暖的懷抱中掙脫出來。
  她的眼中還噙著淚花,此時此刻卻閃現著堅強之色。
  她看著白晴仙子,微微咬牙:“娘,我明白了!我要去修行,我心中不再有恐懼,不管爹如何,我都不再懼怕,我要面對它,面對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。我是鳳金煌,怎么可以給爹娘丟臉?”
  “呵呵呵,真是好孩子。”白晴仙子掩藏住眼里的憂愁,臉上則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  其實她心里也慌張。
  鳳九歌的失蹤,影響非常之大。
  靈緣齋招攬了鳳九歌,成為這一代中洲十大派中的魁首。其余九派,都或多或少遭受著打壓。
  這就是個人修行力量體系社會的特色。
  將個人的影響力,擴張至最大。
  如今鳳九歌不在,靈緣齋威勢一落千丈,其余九派紛紛昂首,蠢蠢欲動,中洲暗流洶涌,將來必定會產生劇烈的動蕩。
  門派之外,是如此。
  門派之內,白晴仙子的日子同樣不好過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  有門派,就有內斗。
  鳳九歌的消失,讓常年被打壓在最底層的那一伙勢力,陡然抬起頭來。
  鳳九歌真的太強勢了,以至于白晴仙子都快忘了,門派中反對自己的大有人在。
  這些天來,這些人齊齊發力,四處排擠白晴仙子。
  白晴仙子深愛著鳳九歌,當然想動身北原,前往救援。但她苦苦忍耐,按捺住這一股強烈的沖動。
  她有孩子,鳳九歌如此強大,都音訊全無,她更不能輕舉妄動。
  一旦她自己也去了,鳳金煌怎么辦?
  “她還只是個孩子!”這是白晴仙子的心聲。
  幾乎每一個父母眼中,自己的孩子永遠是孩子。
  北原。
  黑城的無頭尸體,還躺在爛泥地上。
  他的魂魄哀嚎著,在黑樓蘭的手上掙脫不得。
  黑樓蘭殺了黑城,踩爆了自己親生父親的腦袋,還不過癮。現下,黑城的魂魄也被拘拿,將來必定會飽受黑樓蘭的折磨和拷問。
  而焚天魔女則蹲到地上,催起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一只火紅的小手,憑空出現,抓向黑城的腹部。
  火紅小手十分輕易地融進黑城的尸體當中,搗鼓了一陣之后,再飛出來時,手中已經拿捏著一顆珠子。
  “這是黑城的仙竅,我將它暫時取出來。小蘭,給你。它只能維持七天七夜的時間,時限一到,我的仙道殺招就會崩解,仙竅就會融入天地,形成福地。只是可惜仙竅中的蠱蟲,不論仙凡,都已經全數毀去了。”
  焚天魔女說著,將這顆火焰珠子交到了黑樓蘭的手中。
  黑樓蘭沉默地接過。
  方源、黎山仙子都為焚天魔女的手段暗暗吃驚。
  焚天魔女笑道:“你們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。呵呵呵,這種取竅之法,并非是我的本事。而是我在東海時,意外發現了空絕老仙的傳承,學得了他的取竅法門,然后創出了這個炎道仙級殺招。”
  焚天魔女是極其罕見的大宗師。
  到了這個境界,很容易就觸類旁通,手段極其全面、豐富。
  “好了,接下來該談談你的事情了,方源。”黎山仙子面向方源,笑容中有著冷意。
  Ps:大家國慶快樂!感謝大家的月票支持,截止今天中午,月票超百,所以加更一張。今天雙更,都在晚8點。是這樣的,計算加更,都看當天中午12點時的月票數。這樣我就有個明確的答案,如果看晚上的月票,可能會有浮動。總之不會欠更的,敬請放心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