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297 兩方停戰

“好了,接下來該談談你的事情了,方源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”黎山仙子面向方源,笑容中有著冷意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凜。
  但焚天魔女卻道:“不著急,我還要等一個人。”
  “哦?什么人?”黎山仙子詫異。
  “是我。”一個突兀的聲音,陡然傳來。
  眾人瞳孔猛縮,閃電般轉身,面向來人。
  來者實力超凡脫俗,若非他親自開口,他們都還沒覺察出有人如此接近了自己。
  但是當看清楚來人模樣的時候,眾人心中又都覺得理所當然。
  “雪胡老祖!”黑樓蘭沉聲低喝。
  “大、大當家……”黎山仙子聲音干澀,神色意外。
  來者蒼老面龐,卻精神矍鑠,一把雪白的胡須十分茂密,一直拖到他的腳邊。
  此時他氣息收斂起來,分毫的威勢都不存在,仿佛是平凡的種田老農。
  但誰人都不將心提起來,十二分戒備。
  皆因他是當今北原的魔道第一仙,大雪山福地的掌控者,八轉大戰之后,更有人尊稱為“八轉蠱仙最強者”的雪胡老祖!
  面對雪胡老祖,唯有焚天魔女神態自如:“雪胡,這次的收獲不錯吧?”
  雪胡老祖點點頭,慢條斯理地道:“黑家雖然這些年勢弱,但到底是超級勢力,底蘊豐厚。這一次潛入鐵鷹福地,收獲良多。”
  原來,黑家四老駕馭上古戰陣青城縱橫,出來追捕黑城,造成了大本營的空虛。
  雪胡老祖為了收刮煉蠱仙材,就偷偷潛入鐵鷹福地,大肆搶掠。
  等到黑家四老急忙趕回去,他已經功成身退了。
  “大雪山和僵盟打得熱火朝天,紛爭不斷。但此次行動,焚天魔女居然和雪胡老祖聯合起來,對付黑家?”方源瞇起雙眼,不由地對焚天魔女刮目相看。
  焚天魔女強勢霸道,但真正厲害的還是她的心智。
  若非她讓雪胡老祖出手,黑家四老必定窮追不舍,焚天魔女絕不會如此輕松脫身。
  而雪胡老祖,戰力堪稱北原第一,卻甘心為焚天魔女所用。
  歸根結底,還是焚天魔女瞅準了雪胡老祖的軟肋。雪胡老祖急需煉蠱仙材,哪怕明知道被利用,也是樂得心甘情愿。
  “好了,這是炎煌雷澤仙僵,還有其他仙僵尸軀。我雖然動用了幾頭,但絕大多數都還留著。這些都還給你。”雪胡老祖一擺手,地上就出現了數十具仙僵軀殼,其中還有一個沉睡著的仙僵,正是那炎煌雷澤不假。
  雪胡老祖有些遺憾地看了炎煌雷澤體仙僵一眼。
  他知道炎煌雷澤手中,掌握著一些仙蠱。
  但這些天來,他雖然盡力施為,但終究無法抽取出這些仙蠱。
  這頭炎煌雷澤體仙僵,手段很多,不知用了什么仙道殺招,陷入了沉睡。雪胡老祖的動作稍微大了一點,炎黃雷澤仙僵就有自爆的跡象,他仙竅中的仙蠱也有自毀的趨勢。
  焚天魔女將這些仙僵都收起,鄭重其事地點頭:“雪胡老祖果是信人,那么依照約定,我承諾僵盟將停止對大雪山的全面戰爭,雙方停戰!”
  雪胡老祖眼冒精光,上下打量焚天魔女,笑道:“看來魔女你東海一行,大有斬獲,實力精進了許多。不過困擾你的宙道傷勢仍在,如今黑家四老重新坐鎮鐵鷹福地,經此一事,絕不會再輕易出動。魔女你想要獲得福地中黑凡的宙道傳承,來解決你身上的傷,恐怕是難上加難。將來你若是要攻打黑家大本營的話,老夫可以再出一份力。”
  焚天魔女大笑了一聲,撫掌道:“好!我也很期待,和老祖你再次合作。”
  雪胡老祖點點頭,身形漸漸消散,幾個呼吸之后,好像是霧氣在陽光下消弭,徹底消失在了原地。
  從始至終,雪胡老祖都未向地面上黑城的無頭尸體,投去一眼的目光。
  前段時間,焚天魔女、雪胡老祖還打得難解難分,這一刻雙方居然好得要談下一次合作了。
 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,說的就是這些八轉大能的手段。
  雪胡老祖堪稱北原第一蠱仙,戰力實要超出焚天魔女,但此行他居然主動認輸,將仙僵俘虜和尸軀都交還回來。
  身為第一強者的臉面,他似乎都不要了。
  不過,方源卻絲毫不感到意外。
  臉面實際上是很次要的東西,有一樣東西能夠打動世間幾乎所有的人。
  那就是——利益。
  蠱仙也是人,也講究利益。
  實際上,蠱仙之間相互妥協,是修行的常態。
  能修行到這一步,都不容易,拼死戰斗干什么?
  若無特殊原因,蠱仙們都不會這么做。
  蠱仙們都想好好發展,因為他們的頭頂上始終懸著一柄利刃。
  這柄利刃,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落下來,斬在他們的脖頸上。
  若是挨不過,就身死道消。若是挨得過,也元氣大傷。
  這柄利刃,就是天劫地災。
  蠱仙修為越強,災劫就更加恐怖,挨過去的難度暴漲,希望更加渺茫。
  類似雪胡老祖、焚天魔女這種八轉級別,堪稱如履薄冰,危如累卵。稍有大意,就喪命在災劫之下。
  所以八轉蠱仙,都很謹慎。
  之前,藥皇、百足天君聯手,和雪胡老祖對戰,真的使出全力,用盡了所有底牌嗎?
  沒有。
  雙方都只是試探性的打斗。
  但結果是雪胡老祖勝過一籌。
  于是,藥皇、百足天君就主動罷手了。因為再打下去,戰斗升級,就會場面失控,危及自身。
  僵盟和大雪山福地的全面戰爭,打的雖然熱火朝天,但傷亡很小。
  雷聲大雨點小。
  因為不管是雪胡老祖、焚天魔女,心中都很有分寸。
  這一次,雙方合作,看似突兀,其實不然。
  不管是焚天魔女,還是雪胡老祖,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  前者解救了炎煌雷澤體仙僵,還有仙僵軀殼,完成了僵盟總部交代下來的任務,同時也維護住了僵盟的威名。
  后者妥協,但搶掠了黑家的大本營,收獲比失去的這些仙僵還大!
  唯一吃虧的,是超級勢力黑家。
  黑家損失極為慘重,但這誰會放在心上?
  可以說,黑家成了最冤枉的,為僵盟和大雪山兩方之戰買了單。
  但誰叫黑家四老遭了算計呢?
  這個世界,不管是蠱仙還是凡人,從不論誰更冤枉,只比誰更有力量,更有手腕。
  弱肉強食,多么殘酷,又多么美妙的游戲規則!
  在確定雪山老祖真的離開后,焚天魔女轉過頭來,終于面對方源。
  “現在談談你吧,方源。”
  她的臉上微微帶笑,直呼方源的名字,不再用星象子這個稱呼。
  無形中,方源心中壓力激增。
  方源卻是自信一笑:“三位有何高見,在下洗耳恭聽呢。”
  焚天魔女不禁眉頭一皺。
  她和黎山仙子、黑樓蘭密謀良久,布下這局,不僅是要為黑樓蘭報仇雪恨,打殺了黑城,而且算計了黑家,解決了僵盟和大雪山的戰爭,最后更是要逼迫方源,逼他讓步,讓自己的企圖得逞。
  但現在看來,方源面對如此強壓,卻不以為意似的。又好像是泥鰍一般,滑不留手。
  焚天魔女沒有說話,黎山仙子則沉聲道:“方源,我敬你是個人物,但也請你看清楚眼前的局面。今天你是死是活,全操之我手!”
  “那又如何?”方源聳聳肩,挑釁似的看著黎山仙子,“大不了一死而已。你覺得,我堂堂方源會是一個怕死的人嗎?”
  氣氛一凝。
  場面為之僵滯。
  自從焚天魔女和黎山仙子、黑樓蘭之間的關系暴露之后,方源心中就有很多疑惑。
  她們想要怎樣對付自己?
  焚天魔女既然知道星象子的真實身份,為什么又要資助方源,煉制星念仙蠱?
  依靠八轉戰力,想要打殺自己這個六轉墊底的仙僵并不困難。為什么還要設這個局?
  之后,方源冷靜觀察,豐富的人生閱歷,讓他看清楚了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、黑樓蘭之間的真正關系。
  表面上,看上去這三位女仙,是一家人,關系緊密無間。
  但事實上呢?
  呵呵呵,三方的關系真的有些微妙,并非鐵板一塊!
  當方源想明白這一點,先前的很多疑惑都迎刃而解了。
  所以,他這次有自信有些底氣,采取相對強硬的姿態,和焚天魔女等人談判。
  當然,他每時每刻都凝聚一份注意力,集中在春秋蟬上。
  若事有不諧,他就只好依靠最后這張不靠譜的底牌了。
  不過,每一次使用春秋蟬,都會有失敗的可能。方源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會動用它的。
  就目前而言,情況還未崩壞到必須使用春秋蟬的程度。
  沉默中,焚天魔女的眉頭越皺越緊。
  方源的態度,讓她感到頭疼。
  她明白,方源恐怕是知道了自己的真正目的。
  那就是我力仙蠱!
  焚天魔女底線很低,當初搶不到太古九天的碎片世界,直接炸了,誰也討不了好處。
  她怕的就是方源同樣光棍,把我力仙蠱給毀掉!
  我力仙蠱已經被方源煉化,只需要一個念頭,就會毀掉。
  仙蠱極難搶奪,要不然焚天魔女也不會辛辛苦苦,去布這些局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