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98 當年的恩怨情仇

當年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焚天魔女身負宙道傷勢,打聽到黑凡的宙道傳承,寄希望于此。
  于是焚天魔女開始布局,控制蘇家,讓三妹化名蘇仙兒,故意接近黑城,然后順勢進入黑家。
  黑城、蘇仙兒相愛,雙雙成為蠱仙,蘇仙夜奔也成為一時美談。
  蘇仙兒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,探聽虛實和黑凡傳承的情報,在過程中逐漸暴露。黑家展開調查,結果查到黎山仙子的身上,誤以為是大雪山的陰謀。
  蘇仙兒卻真的愛上了黑城,沒有離開黑家。之后,黑城秘密殺死蘇仙兒,為自己延壽。
  得知三妹犧牲,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悲痛萬分。
  黎山仙子責怪焚天魔女,認為是她的原因,導致三妹犧牲。之后,黎山仙子便和焚天魔女徹底鬧翻臉。
  焚天魔女心懷愧疚悔恨,然而身受重傷,不能報復。又擔當北原僵盟首領,身不由己,只能遠走東海。
  她穿透界壁,幾乎九死一生。
  在東海,她順著在北原搜集到的一些線索,逐漸找到一些機緣。比如空絕老仙遺留下的一部分傳承,讓焚天魔女有了奪取他人仙竅的手段。
  這些機緣,也的確帶給焚天魔女不小的幫助,緩解了她身上的傷勢。
  很長一段時間,黎山仙子都沒有和焚天魔女聯系。
  但當黎山仙子接納了黑樓蘭,教導和支助她修行,看著黑樓蘭成長,黎山仙子才將心中的痛恨漸漸放下。
  她希望黑樓蘭能有更多更好的照顧。
  在最近,黎山仙子徹底冷靜下來,開始利用信道手段聯絡焚天魔女,雙方開始有通信往來。
  焚天魔女因此才得知星象子的身份,并開始謀算。
  方源正好要煉制星念仙蠱,焚天魔女便順勢和方源定下契約。
  當她借助僵盟之力,回到北原之后,她心中積蓄了無數年的愧疚悔恨之情,終于在黑樓蘭的身上得到了宣泄。
  她想要盡全力地補償黑樓蘭,想要彌補當年犯下的過錯!
  她設身處地為黑樓蘭著想,為黑樓蘭撐腰。
  對于黑樓蘭而言,什么比較重要?
  毫無疑問,是我力仙蠱。
  首先,黑樓蘭是大力真武體,走的是力道流派,我力仙蠱是力道仙蠱,最適合黑樓蘭。
  其次,我力仙蠱是蘇仙兒留給黑樓蘭的遺物,對于黑樓蘭而言,不僅僅只是一只六轉仙蠱那么簡單,有著極其重要的紀念意義!
  所以,焚天魔女想方設法,要為黑樓蘭奪回我力仙蠱。
  但她遇到了麻煩。
  從和黎山仙子的通信中,焚天魔女了解到了方源。
  她為方源的狡詐,感到心驚,同時又在方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  一方面,方源精于謀算,另一方面,方源能舍命冒險,不懼死亡。
  說的好聽點,是勇烈。說的難聽點,就是光棍兇蠻。我討不了好處,你也別想好過。該上就上,死有什么大不了的?
  這點性格,似乎和燒毀太古九天碎片世界的焚天魔女,如出一轍。
  所以,當初焚天魔女答應資助方源煉制仙蠱,并且和他定下約定——
  資助方源的仙材,都是方源虧欠焚天魔女的。不管方源最終煉成仙蠱還是失敗,方源都必須償還欠款。并且時間拖得越久,焚天魔女還要收利息。若方源煉成了仙蠱,卻不在一百年間將欠款償清,那么焚天魔女就要收取方源身上的任一仙蠱,進行補償。
  “任一仙蠱”是此中關鍵。
  焚天魔女謀算的,就是方源手中的我力仙蠱。
  此時,看到方源如此態度,焚天魔女眉頭一揚,索性直接坦白道:“不錯,我想要的就是你手中的我力仙蠱。你把仙蠱歸還給小蘭,這本來就是她的。”
  如果能直接搶奪,焚天魔女早就做了,絕不會如此麻煩。
  但她即便是炎道大宗師,也不能強搶仙蠱。
  蠱蟲已經被方源煉化,只需要他稍稍動一個念頭,就能令其瞬間自毀。
  就像雪胡老祖,冰道境界同樣不弱,但也絲毫不能取走炎煌雷澤仙僵體內的神秘仙蠱一樣。
  除非是有智道蠱仙出手,強行壓制方源,讓方源一個念頭都動不起來。或者是偷道大成。
  偷道就是盜天魔尊創下的流派。
  他的招牌仙道殺招無相手,讓無數蠱仙頭疼忌憚。
  焚天魔女、黎山仙子、黑樓蘭,都沒有智道手段,偷道一直是非主流,盡管是盜天魔尊所創,但除了他之外,其他的修行者一直都上不來臺面。
  焚天魔女等三仙,若是掌握偷道手段,能直接偷取方源竅中仙蠱,這種可能更小得很。
  尤其是方源本身就有智道造詣,更讓焚天魔女有些投鼠忌器之感。
  焚天魔女直接開口索要我力仙蠱,方源沉默不語。
  焚天魔女的理由,不是理由。
  方源獲得我力仙蠱的方式,十分恰當。若不是方源解救黑樓蘭,她早就被困在夢境中喪命了。
  可以說,方源是黑樓蘭的救命恩人。
  但這些理由,方源卻不想去說。
  多說無益,梟雄之間,還談什么恩情仁義?
  況且當初,方源救助黑樓蘭,也并非抱著善意去的。
  若談這些,還叫焚天魔女、黑樓蘭等看輕自己。
  “拳頭大,就是最好最強的理由。若我的實力高強起來,就不怕焚天魔女勒索。可惜我現在,連逃走都不可能。我的修為停滯不前,實力太低了!”
  方源很有自知之明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不交出我力仙蠱,是不可能了。
  現在這個局面,敵強我弱,人為刀俎我為魚肉。但自己手中并非沒有牌。
  “第一張牌,是之前的盟約。盟約規定,雙方不能謀害對方。但黎山仙子是信道蠱仙,之前搶奪東方福地的時候,就公然違約過。這張牌的牌面,比較小。”
  “第二張牌,是仙蠱不容易被搶奪。正是因為這點,焚天魔女她們才設局算計我。但這張牌牌面,只能算是中等,不能高估它的作用。焚天魔女大有生擒我的能力,若是撕破臉皮,她直接將我生擒活捉,我豈不是就像落到雪胡老祖手中的,那個炎煌雷澤仙僵一般?”
  “第三張牌,則是紫山真君。黑樓蘭等人,并不知道這不過是我的一個謊言。當初這個謊言,只是用來哄騙太白云生的。但沒想到,此時此刻,反而成為我手中最大的底牌。”
  方源料得一點都沒有錯。
  焚天魔女知曉了紫山真君的存在之后,很是放在心上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神秘,讓焚天魔女頗為忌憚。
  如果紫山真君是八轉蠱仙,擒拿他的愛徒,麻煩可不會小。焚天魔女剛剛找過雪胡老祖的麻煩,自己當然不想成為第二個雪胡老祖。
  就算紫山真君只是七轉,他還有徒弟,還有門派。方源自稱只是小徒弟,上面還有師兄。
  尤其是這個紫山真君神通廣大,能將愛徒安排到了仙鶴門中去。
  其實哪有什么紫山真君?
 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完全被蒙在鼓里,焚天魔女從她們那里獲知情報,也順帶被拐進了一個大坑里頭。
  方源的沉默,讓焚天魔女有些不耐,催促道:“方源,你有什么要求,都可以提出來,咱們慢慢談。”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他在心中已經計算清楚。
  但接下來,他沒有直接回答焚天魔女的問題,而是反問一句道:“你資助我煉制星念仙蠱,給我的那些煉蠱仙材,有沒有動過手腳?”
  焚天魔女笑了笑:“當然有。”
  她居然直接承認了!
  并且,臉上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都沒有。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:“說實話,我也不是沒有懷疑過這一點。但我每次煉蠱,都會細心檢查仙材,為什么每一次都沒有發現不妥之處?”
  焚天魔女答道:“那是因為你的炎道境界,沒有達到大宗師。我在每一個炎道仙材上,都添加了一絲炎道道痕。增加的這些道痕都很少。但每一件仙材積累下來,到煉蠱中途就會形成質變,破壞煉蠱。”
  焚天魔女當然要這么做。
  若方源煉蠱成功,她怎么去要挾方源?
  方源沒有糾纏這個話題,他點點頭,繼續道:“我可以歸還我力仙蠱,不過我有幾個條件。”
  聞言,黎山仙子、黑樓蘭俱都精神一振。
  焚天魔女目光微訝地看了方源一眼,撫掌道:“現在我有些明白,為什么二妹總想要打壓你了。說吧,有什么要求?”
  “首先,我要簽訂一份新的盟約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這份盟約,是他人身安全的保障。雖然黎山仙子是信道蠱仙,有著不為人知的違約手段,但要違約,總得要有準備。至少這段時間,方源可以安然脫身了。
  “這點是必須的。”焚天魔女一口答應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其次,你之前資助我的仙材欠款,咱們一筆勾銷。”
  “只要你歸還我力仙蠱,這點也沒有問題。”焚天魔女很干脆。
  “我要離開僵盟,解除僵盟盟約。”
  “可以。”
  “最后,我要得到力道仙僵的尸軀。你要答應我,竭盡你的所能,為我搞到盡可能多的力道仙僵的軀殼。”方源眼中精芒一閃。
  Ps:今天中午過400票,昨天已經加更一章,今天保底一更,還要加更三章。好吧……今晚就跟大家一起瘋狂一次。四更將陸續奉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