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07 劍縱中洲

大地已陷入沉眠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月光朦朧,樹影婆娑。
  微風時而輕拂,山林中的鳥鳴,或者偶爾的野獸呼嘯,仿佛是這片連綿山巒的夢囈。
  山谷中的小屋,油燈燃燒著,光線暗淡。
  鳳金煌躺在床上,渾身虛弱無力,臉色慘白,沒有一絲血色。
  她望著坐在床邊的白晴仙子,低聲道歉道:“娘,我錯了,我下次不會……”
  白晴仙子一臉嚴肅:“煌兒,娘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。你這么拼命的修行,這數十天來,已經將自己傷了五六次。娘在你修行之初,就告誡過你,修行講究自然,講究張弛有度。你這樣下去,不僅欲速則不達,而且還會把自己搞垮,甚至有性命之憂!”
  鳳金煌垂下眼簾,聲音低弱:“娘,對不起。”
  “你身上已經被娘下了蠱,罰你七天七夜不得修行,活動范圍只能在這座山谷里。餓了你就去采摘野果,渴了你就去喝山泉。你好好想想罷。”白晴仙子沉聲道。
  “娘,不要!”鳳金煌大急。
  但白晴仙子輕拂長袖,袖口劃過鳳金煌的臉頰。
  頓時,一股猛烈的睡意,襲上心頭。
  眼皮子前所未有的沉重,無以倫比的疲憊之感,讓鳳金煌再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眨眼間,她便陷入了沉睡當中。
  看著女兒雖然熟睡,卻仍舊微微皺著眉頭,白晴仙子心中既悲憐又憂愁。
  鳳九歌的死訊,白晴仙子還沒有告知鳳金煌。
  一來,靈緣齋需要隱瞞死訊,盡量拖延時間,好做出部署。身為凡人的鳳金煌,還沒有資格知道。畢竟刺探凡人的情報,可比刺探蠱仙的情報,要容易許多。
  二來,白晴仙子不知道該如何去說。
  鳳金煌為什么會這么拼命地修行?她正是想努力提高自己,讓自己變得更強大,好去尋找父親,救援父親。
  但白晴仙子又如何能將真相,殘忍地告知鳳金煌呢?
  她不忍心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看著女兒的面龐,白晴仙子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。
  往日里她挺拔的身姿,高潔的白袍,此刻在昏暗的光線中,卻顯得瘦削虛弱,光澤黯啞。
  這些天,她真的很累。
  直到此刻,她才卸下偽裝,真實的情感外露出來。
  白晴仙子伸出手,輕柔地撫摸著鳳金煌的臉頰。她目光中的慈愛,能將鋼鐵融化。
  鳳金煌的容顏,汲取了鳳九歌和白晴仙子的優點。
  在她的臉上,白晴仙子依稀能看到鳳九歌的影子。
  鳳九歌已去,鳳金煌就成了她唯一的人生寄托。
  就這樣無聲地注視著,過了好一會兒,屋外天邊已經半亮。
  黎明的光,讓白晴仙子意識到時間的流逝,她必須啟程了。
  她慢慢地站起身,緩步走出屋外,將房門都小心關好。
  隨后,她深深地望了一眼山谷小屋,自言自語:“煌兒,等娘七天后回來,這個期間你要好好保重自己,好好平靜你的心。”
  白晴仙子并不擔心鳳金煌的安全。
  畢竟這里是靈緣齋的腹地。
  門派就算內斗,也有限度,不會對鳳金煌出手的。
  白晴仙子腳踏云霧,一路西北方向飛去。
  她此行的目標,直指落天河的源頭。
  為什么要去那里?
  原來,她接受門派任務,調查薄青這個線索。
  薄青本就是靈緣齋的蠱仙,門派中有大量資料,供白晴仙子查詢。
  調查中,白晴仙子發現薄青的經歷,其實和鳳九歌極為相似。更叫她感興趣的,是薄青的仙侶墨瑤。
  墨瑤是那一代靈緣齋的仙子,和歷代仙子不同,她是一名墨人,并非純粹的人族。
  但就是這樣,薄青和墨瑤卻是一見鐘情。
  “薄青雖然沒有進出北原,但墨瑤卻出入北原,甚至進入過王庭福地。難道說,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一案,和墨瑤有牽連?”
  白晴仙子知道,墨瑤之所以冒險進入王庭福地,是為了幫助夫君薄青渡劫。
  當年,八轉巔峰的薄青渡劫,沖擊九轉境界。這件大事,不僅是在中洲,更在其他四域,引起廣泛的關注。
  可惜最后,薄青身亡,隕落在恐怖的災劫之中。而墨瑤也伴隨著他,一同隕落。
  這個事情,其實中洲蠱仙都知道。
  白晴仙子早年也有多次耳聞。
  但現在,她回想起來,卻是別有滋味,大有同命相連之感。
  她甚至羨慕墨瑤,就算是死,也和自家的夫君一齊死。誰也沒有辜負了誰,可謂伉儷情深,死得其所。
  白晴仙子連續調查,殫精竭慮,進展并不大。她在門派中的典籍里發現了一些線索,都指向同一個地方——落天河源頭。
  在其他方面難有突破的時候,白晴仙子便毅然決定去落天河親自探索。
  落天河的源頭,就是當年薄青隕落之地。
  靈緣齋距離落天河源頭,有很長的一段距離。
  白晴仙子若是單憑自身手段,飛過去至少要數年光陰。
  她當然不會這么做,在臨行前她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。
  她一路疾飛,途中不斷利用靈緣齋的蠱陣,進行傳送,單一次傳送就跨越數十萬里的距離,大大節省了時間。
  她并沒有直取落天河源頭方向,而是先轉向萬龍塢。
  在萬龍塢勢力范圍中,她借用對方的傳送蠱陣進行趕路。這一點,她早就和萬龍塢的蠱仙溝通好了。雖然付出代價不小,但畢竟節省了大量的時間。
  一路順著落天河而上,過了萬龍塢的地盤,白晴仙子踏入戰仙宗的勢力范圍。
  同樣的,她借助傳送蠱陣,進行趕路。
  一天一夜之后,風塵仆仆的白晴仙子終于距離落天河源頭,只有千里之遙。
  舉目眺望,一道巨大的瀑布,從萬丈高空垂落而下。
  億萬頃的河水,勢大力沉地砸在地表的河面上。
  轟隆隆的水流聲響,宛若雷霆連綿。
  龐大的水汽,形成濃霧,籠罩方圓數百里。
  何謂落天河?
  這便是落天河,一道從天上落下的巨河。
  和這道空中的巨河相比,白晴仙子渺小如蟻。
  白晴仙子早年時候,和鳳九歌結伴游歷,也見過落天河。
  這一次望著這條巨河,不免就想起了鳳九歌,心生酸楚。
  她還記得,當時鳳九歌和她的談話。
  是關于落天河的形成原因。
  鳳九歌侃侃而談地告訴白晴仙子,這里面有兩種說法。
  一說是落天河本就是災劫本身,二說是薄青抵擋災劫,劍光犀利至極,一下子用力過猛,洞穿了白天和黑天。
  而當時,薄青渡劫是在白日里。
  所以這道劍光,將白天洞穿了一個大洞。而又貫穿黑天后,只在黑天底部形成一個小洞。
  正好這兩個洞上,是浩瀚的天河。
  天河便順著這兩個洞口,一齊灌下,砸在中洲的土地上,形成一片內陸海洋,同時河水奔騰開道,一路形成橫貫中洲大陸的第一長河。
  白晴仙子便問,這兩種說法誰更靠譜一點?
  鳳九歌笑著答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不過第二種說法,卻能解釋水流的變化。在白天時候,落天河水勢強大,八轉蠱仙都無法抵御。而在黑夜,落天河水流緩慢下來,七轉蠱仙可以勉強抵擋。”
  自然之威,浩蕩絕倫。就算是蠱仙,與之相比,也多顯得人力渺小。
  收拾情懷,白晴仙子目光一定。
  她此行,已經借來不少水道仙蠱,都是為了幫助她進入落天河。
  但白天顯然是不可能的,白晴仙子是七轉蠱仙,唯一的機會就是在黑夜里,進入落天河探尋線索。
  此時還是白天,落天河近在咫尺,白晴仙子便放緩速度,慢慢接近。
  她打算等到夜幕降臨,再深入河底。
  時間流逝,太陽逐漸西下,天邊火燒云層層疊疊,晚霞的光輝照耀在白晴仙子的臉上。
  忽然,她猛地睜開雙眼,驚疑不定地盯著遠處落天河。
  吼!
  一聲咆哮,水流噴發,一頭巨大的猛獸,探出腦袋,在河面上露出冰山一角。
  這是一顆巨大的牛頭,牛角彎彎繞繞。
  “太古荒獸萬目大明牛!”白晴仙子認出這頭猛獸的跟腳,不禁臉色一白。
  落天河中并不安全。
  除了水勢磅礴之外,里面還生存著大量的上古荒獸,乃至太古荒獸都有。
  萬目大明牛,就是太古荒獸,生活在落天河河底的霸主之一。
  “它通常不是在河底,腳踏泥沙,四處巡視地盤的嗎?怎么會突然跑到水面上來?”白晴仙子心中疑惑,同時身形飛退,和這頭萬目大明牛保持距離。
  太古荒獸,是八轉戰力。
  白晴仙子可打不過這頭巨牛。
  況且她來此的主要目的,也不是為了狩獵。
  白晴仙子滿臉的謹慎,哀嘆運氣不好。萬目大明牛的出現,讓她的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  就在她要繼續拉開和萬目大明牛的距離時,一道劍光陡然從落天河底飛出。
  宛若一道霹靂雷光,貫穿萬目大明牛。
  這頭皮糙肉厚的太古荒獸,在剎那間,被劍光斬成兩半。
  無數的鮮血、內臟,隨著噴涌而出,將附近一片河面都染成血紅之色。
  嗖!
  還不待白晴仙子反應過來,又是一道劍光,飛射出來,斬在河邊的堤岸上。
  下一刻,堅硬的大地就像是脆弱的豆腐,被一刀劈開長長的口子。大量的河水爭先恐地涌入進去。
  河水漫溢出來,將方圓一里之地,都籠罩住,一片汪澤。
  白晴仙子駭然不已。
  怎么回事?
  這到底是什么情況?
  劍光如此威能,簡直恐怖到了極點。太古荒獸在劍光面前,簡直是比砍瓜切菜還容易。
  嗖嗖嗖!
  無數的劍光,從落天河的河底暴射而出。
  像是放煙火一般,劍光四處散射,脫離落天河,然后速度極快地消失在白晴仙子的視野盡頭。
  劍縱中洲!
  Ps:來不及了,啊啊啊啊,今天本來要兩更,但妻子不在家,我要帶小孩。所以只能一更了。拖欠的一更,明天補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