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08 威凌天地

中洲,蜈蚣峽谷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一場驚心動魄的追逐,正在峽谷中狹窄的山路中上演。
  “快跑,快跑啊!”一個小人,趴在洪易的腦袋上,焦急的大叫。
  “疼、疼、疼!你別揪我的頭發呀。”洪易疼的大叫。
  小人卻置若罔聞,一雙小手下意識地將洪易的頭發緊緊攥住,轉過頭往后一看。
  “媽呀!它已經追上來了,你快點啊,再不快點,我們都要被它吃了呀。”小人驚惶大叫。
  “我也想快啊……”洪易咬牙切齒,他已經竭盡全力催動移動蠱蟲了。可惜他的修為太低微,只有二轉高階。
  當然,這個修為放在洪易這個年齡,已經十分罕見。
  自從煉蠱大會之后,洪易也屢獲一些小巧機緣,所以修行速度遠超常人。
  但就現在這個生死危機而言,二轉高階的修為,面對身后追殺而來的五轉野生金角蜈蚣,卻是不夠看的。
  這頭蜈蚣,體型龐大,好似巨蟒。頭生有角,堅硬鋒銳。它行走在山道上,上百對的蜈足輪番踩踏,扭動身軀,行進速度非常的快。
  “完蛋了!它已經跟到你屁股后面了。”小人嚇得慘無人色,幾乎魂飛魄散。
  “拼了!!”洪易也感覺到,金角蜈蚣近在咫尺,他驚的寒毛炸立,無奈之下,只有催動唯一一個殺招。
  這個殺招,恰好是移動殺招。
  可是洪易得到手的時間,還不久,演練次數的還不多。
  催動的時候,失敗和成功的概率也是對半分。
  殺招,必須至少兩個蠱蟲才能組合形成。蠱蟲越多,運行步驟越復雜,催動殺招的難度就越高,但往往威能也越強。
  洪易得手的這個移動殺招,就是由近十只凡蠱組成的。
  不要拿蠱師和蠱仙相比,這個數量對于蠱師而言,已經是相當的多。
  殺招并不是那么容易訓練的。
  有時候催動殺招失敗,還會損傷自己或者蠱蟲。
  因此,平時的時候,洪易每一次練習這個殺招,都是很小心翼翼的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,他已經全然顧不得了。
  按照原來的速度,根本擺脫不了身后的金角蜈蚣,他絕對是死。
  眼前唯一的出路,也就只有去拼一下!
  “給我催動起來,一定要成功啊!”洪易在心頭吶喊。
  但愿望是美好的,事實卻是殘酷的。
  催動殺招需要專心致志,一些殺招,甚至需要特別安穩的環境,不能受到任何干擾。
  方源使用殺招,很容易就上手,那是因為他有前世五百年的經驗打底。而洪易卻絕對是新手。
  這個時候,他身處險境,一方面要看前面的路,山路上多是石頭,坑坑洼洼,他疾速奔跑,萬一跌倒下來,那就全完了。
  另一方面,洪易背后金角蜈蚣,緊隨其后。那巨大的動靜,始終縈繞耳畔,死亡的氣息幾乎要籠罩全身,洪易能不去在意嗎?
  這種情況下,還能夠不在意的,保持心中的絕對冷靜,都是久經沙場,置生死于不顧的老將。洪易以后能達到這個境界,但現在的他還太年輕。
  “追上來了,追上來了!”頭頂上的小人在大叫,驚恐地看著恐怖的金角蜈蚣,一路奔騰,氣勢洶洶地漸漸拉近距離。
  蜈蚣體型龐大厚重,數百對足肢踏地,虎虎生風,猙獰的口器大張,涎水四濺,照準洪易的后背,一口咬下去!
  小人啊的一聲慘叫,嚇得緊閉雙眼。
  他雖然背生雙翼,但都在此前折損,根本飛不起來。
  這一次進入山洞冒險,他成功地盜取五轉蠱材百花凝露。但這樣做的代價還有一個,就是被看守凝露的金角蜈蚣深深仇恨。因此小人根本逃不出去,只能和洪易在一起,借助他的速度茍延殘喘。
  然而,小人意料中的疼痛并沒有到來。
  他睜開雙眼,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  不知道為何,洪易居然逃脫了金角蜈蚣的撕咬。
  但下一刻,金角蜈蚣又追了上來。
  小人心驚肉跳,卻漸漸看明白。
  原來,金角蜈蚣每一次要咬洪易,下意識的都會有個昂首的動作。
  這個動作,讓它的腦袋離地至少八尺的高度,連帶著半丈的身軀,也都離開地面。然后再落下來。
  當蜈蚣昂首的時候,它的許多足肢都離地而起,速度驟降。
  而這個時候,洪易卻仍舊在奔跑,速度還不變。
  因此,金角蜈蚣的每一次吞咬,都被洪易擺脫。
  “這個笨蛋!”小人哈哈大笑,心中全是劫后余生的狂喜。
  人才是萬物之靈,野生蠱蟲智慧極其有限,一舉一動都遵循本能。
  “我好心帶你跑路,你居然還罵我笨蛋!”洪易卻不滿意了。
  “沒罵你,我說的是這頭金角蜈蚣,你這個笨蛋!”小人旋即大叫。
  洪易心中卻很有怨氣:“你才是笨蛋。都說了蜈蚣沉睡著呢,不要害怕,偷了百花凝露就走,你偏偏要嚎一嗓子!”
  小人臉頰鼓起,眼中的愧疚一閃即逝,臉上露出羞惱的神色。
  他張口想要反駁,但下一刻他鼓瞪雙眼,滿臉驚駭。
  原來,背后的金角蜈蚣見屢次都咬不中洪易,就換了另一種攻擊方式,那就是它頭上的金角。
  這當然不是它變得聰明了。
  而是在漫長的歲月里,金角蜈蚣總會遇到一些體型龐大,一口吞之不下的獵物。這種情況下,它一般都會采用額頭的金角,將獵物分割切碎。
  張口吞噬是金角蜈蚣的本能,頂頭上的金角也是本能。
  金角蜈蚣惡狠狠地撲來,頭低下,金角前突,很快就接近了洪易的……呃,屁股。
  沒辦法,就是這個高度。
  “笨蛋,快跑啊!”小人目睹了這個險情,嚇得哆哆嗦嗦,渾身顫抖,手中的頭發都有點抓不穩了。
  “你還罵我笨蛋——哦!”洪易大叫著,忽然聲調一揚,就好像是公雞,忽然被抓住了嗓子。那個驚慌失措,那個猝不及防,當然,還有痛徹心扉。
  金角已經刺入洪易的屁股當中。
  小人心中一片絕望,心想這次絕逼完蛋了啊!
  但就在這時,洪易的速度居然猛地提高了一大截。
  他一下子就竄了出去!
  原來,在他慘叫的時候,劇痛襲來,卻讓他福至心靈,一下子就將殺招完整地使了出來。
  洪易因此脫離了險境。
  “流血了,流血了。”小人看著洪易背后,惶急大叫。
  原來蜈蚣的金角,是本來插在洪易的屁股上的。但現在洪易哧溜一下,竄了出去,雙方分離開來。
  就好像是一柄匕首從洪易的屁股上拔了出來,傷口沒了阻礙,自然向外流血了。
  “屁股好疼!哎喲喲,疼死我了!!”這一刻,洪易的腦海中充斥著類似的強烈念頭。
  他下意識地捂住屁股,捂住傷口。
  然后,自然而然的,他因為傷口的疼痛,導致心神分散。
  剛剛催起來的移動殺招崩解,速度又驟降下來。
  可他背后的金角蜈蚣,還在追趕。
  又一記金角,刺中洪易的另一半屁股。
  “哦——!”洪易又一聲驚嚎。
  然后,相同的一幕又發生了。
  慘烈的攻擊,突然起來的劇痛,讓洪易注意力在一剎那間高度集中,再次使出了殺招。
  他又奔跑出去。
  “噴血了,噴血了!”小人急得大叫。
  沒辦法,兩個傷口都很深,加上洪易又在劇烈運動,血不噴涌才怪呢!
  洪易捂住屁股飛奔,背后金角蜈蚣緊追不舍,如此情形讓他騎虎難下。
  “糟糕,真元不足了!”忽然間,洪易的臉色慘白一片。
  蠱師的真元本來就稀少,很不耐用。而殺招同時催動許多蠱蟲,消耗又大。奔跑這么長時間,洪易已經到達了極限。
  死亡來臨,洪易被逼上了絕路,沒有半分生機。
  “我們要死了嗎?我們要死了嗎?蜈蚣大爺,別吃我啊,我身子這么小,肉也少,你吃他,你吃這個笨蛋。”小人嚇得癱軟在洪易的頭發中,口中念念叨叨。
  這個時候,洪易心中也空空蕩蕩,完全已經沒有閑情向小人計較。
  然后,就在這時,一道驚天動地的劍光射來!
  一剎那間,天地驟白,萬物失音!
  異變沒有讓洪易停下奔跑,他又跑一段后,終于意識到不妥。
  回頭一望,他驚呆了。
  五轉金角蜈蚣蠱,已經沒了,徹底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和它一起消失的,還有大半個蜈蚣峽谷!
  呈現在眼前的是,一條巨大的深溝。深溝邊緣,光滑平坦,像是鏡面一樣。
  “這,這是怎么回事?”洪易手足無措,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一道,一道劍光……”小人已被嚇傻。
  中洲東海岸。
  水浪波濤,翻騰不休。寒氣四溢,籠罩八方。
  “孩子們,我們到了。這就是玄冰島,飛霜閣的門派駐地,也是你們今后生活,出人投地,改變命運的地方。”領頭蠱師手指著遠處的冰島,滿懷驕傲地介紹道。
  少年們紛紛仰起小臉,向往地看過去。
  有的雙眼熠熠生輝,有的神色激動無比。
  飛霜閣,雖然沒有蠱仙坐鎮,不是超級勢力。但是在這方圓數千里范圍,卻是土霸王,唯一能和其媲美的,只有五德門。
  前不久,中洲煉蠱大會的第二場比試,飛霜閣就是其中之一的舉辦點。
  這場舉報,也讓飛霜閣的威名更加遠播四方八面。
  “這一次,帶來的好苗子,可能是十年來資質最高的一批了。這都是門派的未來啊,好好培養,一定能壯大門派。”領頭蠱師看著這些孩子,內心也很澎湃。
  領頭蠱師開口,高聲地道:“孩子們,你們能成為飛霜閣的弟子,是你們的幸運。現在我來給你們講一講……”
  刷!
  就在這時,劍光閃過,讓眾人眼前一花,下意識地閉眼。
  等到他們睜開雙眼時,所有都呆立住,嘴巴張得老大,一動不動,一個個仿佛表情夸張的石像。
  壯闊的玄冰島已經不翼而飛,一道修長巨大的溝壑,橫霸在視野當中。
  就連海水都被劈開!
  海面上一道五六里路的中空地帶,殘留的劍道道痕橫霸于此,隔絕了水道道痕,以至于兩邊的海水都無法倒灌進去。
  一時間,形成一幅詭異霸絕的奇景!
  天庭。
  監天塔主手拄著拐杖,顫顫巍巍地站在監天塔下。
  他另一手則拿捏著宿命蠱,枯槁的老手慢慢地撫摸著宿命蠱。
  這一次,修復宿命蠱大獲成功,監天塔主的心中滿是激動和喜悅。
  和他一道修復的白滄水、煉九生,碧晨天三人,都離開了天庭,下凡去了。
  天庭中的蠱仙,幾乎都是采用的沉眠延壽法。好不容易醒來一次,自然要爭分奪秒,下去各自門派,處理一些私事,照看一下門派或者血脈后裔。
  天庭管轄著中洲十大古派,但同時天庭的蠱仙,也大多從中洲十大古派中抽選而來。
  若用門派的結構來看,天庭就相當于上宗,而十大古派就相當于下宗。
  不是所有的蠱仙,都有機會進入天庭。
  除了流派造詣深厚,戰力強大,修為至少要達到八轉之外,要進入天庭,還有一個重要的標準。
  那就是價值觀!
  天庭。
  何謂天庭?
  星宿仙尊在三百萬年前,就已經明確地闡述過,那就是——
  順應天意,替天行道!
  “這一次修復,宿命蠱能有五成威能。再用監天塔,就能發現更多的逃脫宿命之人。將這些人鏟除,就更能幫助宿命蠱復原。一切都將踏入良性循環,這樣下去,天庭將重振往昔的輝煌!”
  監天塔主心潮澎湃,正要舉足,再入監天塔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道劍光,霹靂一般,飛射而來。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劃過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主張大嘴巴,瞳孔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他渾身僵硬無比,親眼目睹著監天塔的上半部分的一小截,慢慢傾斜,然后轟隆倒地,砸在白玉磚石之上。
  “監天塔!!”愣了一愣后,監天塔主驚吼出聲。
  Ps:這章4000字,今天兩更,其中是補上昨天欠下來的800月票加更。剛剛看來一眼月票,突破900,所以明天還是兩更。感謝大家的支持!這一大卷也正式進入了末尾,**將臨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