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09 風云滾蕩

“終于停止了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”白晴仙子望著平靜下來的落天河面,臉上殘留著一抹蒼白,心中猶有余悸。
  劍光縱橫飛射時,她是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蠱仙,親眼目睹了這一驚天動地的景象。
  此時此刻,落天河上滿是尸體。
  大量的上古荒獸,太古荒獸,殘缺不全的身體部分,在河水中載沉載浮。
  原本滾滾浩白的天河水,已經被染成了血紅。
  落天河雖是從天上而來,但河水中充滿了生機。無數猛獸潛伏繁衍,大量的水生植物生長其中,還有無數暗流、漩渦等等天然陷阱,就算是蠱仙陷入這些陷阱當中,也會有致命危險。
  白晴仙子又守候片刻,再沒有劍光發出。
  她趕忙跑到河中,撿起水中的猛獸尸軀,或者是上古荒植、太古荒植的枝葉根系。
  這讓她著實大發了一筆橫財!
  財富之巨,就算是她白晴仙子也不禁大喜。
  不過好景不長,許多上古荒獸開始露頭,白晴仙子甚至還隱約透過河水,見到一些太古荒獸的朦朧影子。
  這些猛獸都被濃郁的血水激發起了兇性。
  被劍光四分五裂的血肉,對于這些猛獸而言,都是上佳的血食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猛獸,被血肉勾引過來,開始了一場激烈的爭奪。
  它們在河面上瘋狂撕咬,相互搶食,激起滔天的水花浪潮,氣勢好不駭人。
  白晴仙子不得不撤退,她看著剩下大半的血肉,心中充滿了遺憾。這些可都是上佳的煉蠱仙材啊!
  “劍光忽然噴射,落天河中到底發生了什么?我究竟該不該下去探明真相呢?”
  白晴仙子心中牽掛著鳳金煌,這讓她有些猶豫。
  但在她心中,始終有一種感覺,在告訴她,薄青的線索應當就在這落天河底。
  白晴仙子咬咬牙,身形化作一道白虹,一下子扎進落天河水當中。
  從落天河的源頭,四下飛射出來的無匹劍光,打擊范圍覆蓋了整個中洲。
  不管是中洲中部的蜈蚣峽谷,還是中洲東邊的飛霜閣,甚至是高高在上的天庭,都被劍光驚擾。
  一時間,中洲為之震動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監天塔主滿臉鐵青之色,他手中動作毫不停歇,反應過來后,他就開始積極地修復監天塔。
  碧晨天、白滄水、煉九生,已經被他傳訊,緊急召回。
  此刻,他們都正在緊急趕回的路上。
  劍光造成的創傷,非常麻煩,劍道道痕似乎有侵蝕性。剩下的監天塔雖然屹立不倒,但是卻難以持久。
  若是任由劍道道痕侵襲下去,勢必會釀造成更為慘重的損失。
  “雖然這一次修復宿命仙蠱大獲成功,但臨到使用的關口,監天塔卻被斬斷了。這是一個巧合嗎?還是……”
  監天塔主心中有一股不妙的預感。
  片刻之后,碧晨天首先趕回來,隨后是白滄水,最后才是煉九生。
  煉九生中途耽擱了一下,但也因此帶來了具體情報:“查出來了,劍光來自于落天河的源頭。現在整個中洲都鬧翻了。”
  “落天河源頭,那不是薄青隕落的地方嗎?”白滄水驚呼一聲。
  提起薄青,天庭四仙心情都有些復雜。
  當年他們不是沒有招攬過薄青,但可惜薄青和他們的理念不合,連天庭的大門都沒有通過去。
  “薄青……”監天塔主目光深沉,“調查,必須要調查清楚。滄水仙子,你擅長水道,就勞煩你跑一趟吧。我們三位則留在這里,全力修復監天塔。不知道為什么,我心中總有一股不安之感。”
  其余三仙均神色一凜,其中碧晨天道:“監天塔主你掌握監天塔和宿命蠱,這份不安不容小覷,我們速度行動!”
  中洲,戰仙宗。
  “落天河源頭驚變,疑似薄青的劍道傳承出世!金烈陽,你便去探明真相。六轉蠱仙的名額給你兩個,隨你挑選。”戰仙宗太上大長老的意志,漂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蠱仙金烈陽正置身火焰之中,他身材魁梧,一頭金發,火焰瞳眸,七轉氣息強勢無比。
  聽到這話后,他卻冷哼一聲,絲毫不買太上大長老的臉面:“這事情應該去找石磊去,他可是仙猴王,鳳九歌已經不在了,他已經是中洲七轉第一人了!”
  太上大長老的意志微微一笑:“金烈陽,石磊雖強,但偌大的戰仙宗,也不是他一個人的。他這一次探索繁星洞天,功勞已經足夠多了,難道你還想讓他再立大功嗎?”
  金烈陽腦筋一轉,陡然間想通了。
  他從炙熱的火中一躍而出,抱拳拱手道:“嘿!太上大長老這話說的是。本來我還想先身上的炎道道痕,增長十七八條再說。既然如此,我即刻動身!”
  太上大長老的意志點點頭,叮囑道:“速去速回。”
  風云府。
  “大師兄,你出關了?”蠱仙洪赤明看到眼前一人,十分欣喜,連忙行禮。
  這人一身白袍,腰系玉帶,身材修長,文質彬彬,此刻含笑點頭:“我是因落天河的變故而出關。師弟,你參加過百日大戰,親眼目睹過五指拳心劍。這一次為兄受命,前往調查落天河真相,還請你出手相助。”
  洪赤明深吸一口氣,誠摯地道:“大師兄,你這話太見外了。當年若不是大師兄你出手相助,怎有赤明今日呢?洪赤明愿效犬馬之勞!”
  靈緣齋,議事堂。
  “落天河源頭驚變,我們該派遣何人前去調查?”太上大長老不在,由太上二長老親自主持。
  “二長老有所不知,白晴仙子已經于前些日子,獨生前往落天河源頭探索去了。”李君影的意志便道。
  “哦?難不成她發現了什么線索?”有蠱仙不免聯想起來。
  太上二長老則皺起眉頭:“白晴仙子只有六轉巔峰修為,不足以應付這個局面。而門派卻正是戰力吃緊的時候,這個時候該派遣誰去支援白晴呢?”
  徐浩意志哈哈一笑:“啟稟太上二長老,白晴仙子的修為實則已經晉升七轉,只是她偷偷隱瞞,并未上報。”
  “哦?竟有此事?我記得她距離七轉的第一災劫,還有一段時間的呀。”
  徐浩從容答道:“此事確鑿無疑。鳳九歌前往北原之前,就借用宙道仙蠱,秘密幫助白晴仙子提升了修為。”
  “竟是這樣。”太上二長老沉吟一番,才道,“白晴仙子成為七轉蠱仙,是我靈緣齋之幸事。待她此次回來,就將無量峰賞賜給她。另外開啟庫藏,允許她從中選取一只七轉仙蠱。至于這次落天河之事,就不再派遣援兵,只傳訊于她,說明門派的意思。”
  “是,謹遵太上二長老之命。”
  天梯山。
  “如此的劍光,薄青,薄青……劍劈五洲亞仙尊,為情所系幸蒼生……說不定這就是他的劍道真傳出世了!”
  劍道蠱師劍一生,抬頭眺望天際,臉上盡是激動和神往之色。
  “這一次大變,落天河源頭肯定是蠱仙集結,或許能有渾水摸魚的機會啊。中洲十大古派雖強,但他們吃肉,我喝口湯總是可以的吧?”
  念及于此,劍一生終于下定決心,飛出天梯山,投向西北的天邊。
  不管是以中洲十大古派為首的正道,還是魔道,或者類似劍一生的散仙,都各有舉動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,隔空眺望,紛紛集中在了落天河的源頭處。
  薄青,亞仙尊,古往今來尊者之下第一人,這些名頭,這些塵封已久的記憶,又鮮活起來。
  無數道肆虐整個中洲的劍光,提醒世人,薄青的強大。
  一道流言不知道地從什么地方傳出來的,卻是越傳越廣,牽動眾人的神經。
  “這一次劍光散射,是薄青隕落前留下的后手。他是想提醒世人,他的劍道真傳出世,他雖然身隕,但也不想真傳所托非人吶。他要借此良機,擇選出最適合的繼承人!”
  于是因為劍光之威的震驚,漸漸轉化成貪婪的欲火。
  中洲蠱仙界震蕩!
  無數的蠱仙,甚至是隱姓埋名上百年的老怪,都開始趕往落天河。
  中洲風云動蕩,一場囊括整個中洲的巨大紛爭,就要在落天河源頭展開。
  而在南疆,卻是風平浪靜。
  青山蔥蘢,松濤陣陣。
  山峰處,一座石亭。
  硯石老人坐在亭中,正著手下棋。
  他面前擺著一塊巨石,平坦的石面上星道道痕縱橫,或是橫切,或是縱劈,或是斜插,組成一團令人眼花繚亂的線圖。
  硯石老人在下的,赫然便是名垂青史的星盤棋局。
  一道身影,從天而降,霎時間石亭中寒氣四溢。
  “你找我?”白凝冰冷漠地盯著硯石老人的后背。
  硯石老人慢慢地轉過身子,面向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繼續冷聲道:“你雖然助我成仙,但我可不是你輕易呼來喚去的手下。”
  硯石老人微微一笑,輕聲道:“你知道嗎?方源就要回來了。”
  方源!
  白凝冰眼光驟亮,旋即雙眼微微瞇起,遮掩住眼中的厲芒。
  他冷哼一聲:“請你把話說明白一些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