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311 驚鴻亂斗臺

雙方激戰,打得天翻地覆,山河迸濺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即便是虛影變化,不干涉現實,也叫人動容不已。
  戰斗漸漸白熱化,八轉蠱仙壯漢占據上風,仰頭狂笑:“吾乃是八轉蠱仙,又是大力真武體,你區區七轉,居然癡心妄想,想要挑戰我的威名?!”
  那額頭繪有紅蓮的神秘蠱仙,呵呵一笑,發出中性的聲音:“武斗天王,今日你必敗無疑。接我這一招!”
  話音剛落,七轉神秘蠱仙就右手一揚,飛出一座高臺。
  下一刻,八轉蠱仙武斗天王臉上的輕蔑之色,蕩然無存,驚呼道:“這竟然是仙蠱屋!這是什么仙蠱屋?”
  七轉蠱仙傲然一笑:“好教你知,這便是我獨創的仙蠱屋——驚鴻亂斗臺!”
  “驚鴻亂斗臺?”白凝冰見此,皺起眉頭,就他所知,當下的南疆蠱仙界根本沒有這么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的威能,十分玄奇。
  不管武斗天王,發出何種攻勢,都盡數被驚鴻亂斗臺吸攝封印。
  這還不算完。
  這是攻勢被封印起來后,還能被七轉蠱仙利用,盡數打回去!
  武斗天王攻勢凌厲無比,結果大多數反而被他自己承受了去。
  影像不停變化,戰況愈演愈烈。
  最終在驚鴻亂斗臺的幫助下,七轉神秘蠱仙戰勝了武斗天王,完成了七轉勝八轉的曠世壯舉!
  但同時,七轉神秘蠱仙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  武斗天王最后反擊,不惜化為八轉仙僵,幾乎擁有了不死之身。七轉神秘蠱仙實在取不了他的性命,只好舍棄這座驚鴻亂斗臺,將武斗天王鎮壓在地底深處。
  為了戰勝武斗天王,七轉神秘蠱仙賠上了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戰罷,他望著埋藏在地底的仙蠱屋,嘆息一聲,一飛沖天而去。
  沒有了蠱仙的身影,但虛影幻象卻仍舊在變化不停。
  蠱仙交戰的戰場,重歸平靜。而后風調雨順,草木生長。又有電閃雷鳴,洪水襲來。或是流星隕落,大火焚燒。原本平坦的地勢,漸漸隆起,慢慢增高。先是土丘,隨后成為山峰。
  偶爾有人物闖進畫面,動作極快,不管是自然氣象,還是人物猛獸的動作,像是快進的電影。
  這山峰也在迅速變化,時而崩塌,又時而緩慢成形。最終在幻影中,這座山峰漸漸長成無名山峰的模樣。
  當幻影徹底消失,天地又恢復本來面貌。
  白凝冰眼冒奇光,他看出來了:硯石老人交給他的仙蠱,應當是宙道偵查仙蠱!
  它鉆破時間的縫隙,將光陰長河上游的某段“過去”情景,傳送到下游的“現在”來。
  曾經兩位蠱仙大戰的戰場,就是這座平凡得毫不起眼的山峰。
  “也就是說,這里埋藏著一座仙蠱屋!”白凝冰緊緊盯住山腳下,心潮澎湃。
  他當然知道仙蠱屋的價值。
  擁有蠱仙的勢力,才能算是超級勢力。但這些超級勢力當中,只有當中的強大者,才能擁有一座或多座仙蠱屋!
  “若我能掌控這座驚鴻亂斗臺,必將能帶給我巨大幫助,讓我更加從容地對付影宗,脫離影宗!糟糕,這仙蠱的氣息四溢散發,我催動仙蠱的動靜也不小,一定會惹來其他蠱仙的注意。時不我待,必須抓緊時間!”
  白凝冰剛想要飛下去,鉆破土地,深入地下,取得仙蠱屋,但他又猶豫了。
  他想到了硯石老人。
  他若下去,會不會就糟了硯石老人的算計呢?
  或許硯石老人早已經算到他白凝冰的反應,就想要他深入地下,探索地底深處,取得驚鴻亂斗臺。
  “若是這樣,他必有后手……螳螂捕蟬黃雀在后,我若盲目施為,只會做無用功,平白被人算計利用!”
  白凝冰目光深邃,他決定先查明周圍環境,再決定行動。
  然而讓他沒有預料的是,他才剛剛接近無名山峰一段距離,就感到一股強烈的虛弱感,他身上的蠱仙氣息迅速衰落下去,甚至念頭都開始調動不起來。
  白凝冰駭然后退,他腦海中閃現出硯石老人臨行前的交代。
  “你去那山峰頂上,催動此蠱。一旦成功,速速離開。此山將成為禁仙絕境,任何蠱仙進入此境,都會遭受致命殺機。”
  白凝冰皺眉思索,難道這就是禁仙絕境?
  若是這里真的成了禁仙絕境,那他該如何奪取驚鴻亂斗臺?
  這時,山峰上幻象虛影又再度成形,化為先前的一幕幕。
  白凝冰耐心細看,不免猜測:難道說這里的幻影變化中,就藏有收取仙蠱屋的線索不成?
  然而幻象虛影變化完畢,又重新消弭,白凝冰看不出來任何的線索。
  之后他發現:原來每隔一個時辰,就會重新出現這個幻象虛影。
  每一次光影變幻,都是呈現的相同的內容,別無二致。
  他還發現:所謂的禁仙絕境正在擴張。
  起先,他還能接近無名山峰三里之外。現在,他在距離無名山峰的十里的地方,就感到渾身疲憊,虛弱不堪。一股冥冥中的強烈直覺告訴他,若是他強硬闖進去,一定會身死道消,不會有第二個結果。
  眼看著巨大的機緣要與自己失之交臂,越來越遠,白凝冰心中當然焦急。
  他在這里呆了三天,期間試著掩蓋這股不斷出現的變幻光影。
  他已經盡量清理了仙蠱的氣息,但這些卻難以遮蓋這些幻象。
  硯石老人雖然助他升仙,但卻沒有給與任何仙蠱。
  這現象是之前的宙道偵查仙蠱造成的,白凝冰動用凡蠱,當然遮蓋不住。
  當然,他若是有優秀的凡道殺招,也還有暫時遮掩的可能性。但他的底蘊很淺薄,絕沒有如此手段。
  “如果方源在這里,他會怎么做?”白凝冰苦惱之際,心頭閃過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盡管不在意方源了,但不可否認方源的狠辣和狡詐,帶給他深刻的印象,潛移默化的影響了他。
  想著想著,白凝冰悚然一驚。
  他猛地意識到:這仙蠱是硯石老人給的,這應當是影宗方面的計劃。
  影宗要干什么?
  不秘密地奪取驚鴻亂斗臺,悶聲發大財,而將這個宣揚出來,唯恐全天下不知道的樣子……
  “涉及上古大戰,涉及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恐怕整個南疆都要震動。不管是正道蠱仙,還是魔道,或者散仙,都要為之瘋狂。為了爭奪仙蠱屋,他們不會退讓,必定會攪蕩風云,掀起血雨腥風。難道影宗的目的,就是在南疆人為地發動一場浩劫嗎?但這對他們而言,又有什么利益呢?”
  白凝冰猛地一拍額頭,神色懊惱,目光重現清明。
  “我這些天是怎么回事?!居然會被貪婪蒙蔽了心智。這不是我可以得到手的東西,這座無名的山峰,也會在不久之后,成為整個南疆的漩渦中心,將幾乎整個南疆的蠱仙都吸攝進來。我不過是個六轉蠱仙,手段缺乏。此地不可久留,還是先走為妙。對,回去試探硯石老人,問問他究竟想干什么。難道說他想靠此,將方源吸引過來?”
  白凝冰趕了回去,但石亭中硯石老人早已經不在。
  他前往影宗福地,卻喚不開福地的門戶,動用信道凡蠱也聯絡不上,似乎一下子整個影宗,包括硯石老人都徹底消失了。
  白凝冰心中的疑云,越加濃重,一種被拋棄的感覺,讓他隱隱覺得很不妙。
  中洲,落天河。
  此刻,落天河的源頭河底,充斥著光明。
  來自中洲的無數蠱仙,凝望著河底唯一的光源,心中都是一片火熱。
  在這光明之中,有一具仙僵閉目懸浮。他的相貌還一如生前,似乎充滿生機,劍眉高鼻,一頭碧綠長發,脊椎挺拔如劍,正是薄青!
  “想不到薄青,轉化成仙僵。”
  “當年和他一起渡劫的還有靈緣齋仙子墨瑤。但此時此地,只見薄青,不見墨瑤,看來墨瑤已經煙消云散。”
  “根據門派中的記載,那一場天劫震撼中洲,恐怖絕倫。薄青實力如此強大,竟然還能保留,真是叫人不可思議,他究竟是有多強?”
  眾仙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尸骸保存這么完整,不知道在其中隱藏了許多秘密。只要得到它,就能破悉薄青當年修行的奧秘。就算不留下一份劍道真傳,單單這個研究,也能夠大有斬獲。說不定能再為門派增加一項真傳呢。”
  這個想法,大多來自十大古派的蠱仙。他們目光長遠,考慮門派大局。
  而類似劍一生這樣的散仙魔修,則把主要注意力放在仙僵薄青攜帶的仙蠱上。
  “他的身上,還有許多仙蠱的氣息。難以想象,居然都保存下來了!這都是亞仙尊的劍道仙蠱啊,只要得到一只,我就滿足了!”
  中洲正道榮昌,魔修都被狠狠打壓,處境是五域中最凄慘的。
  這些魔修、散修,都不敢打仙僵薄青的主意,只想撈一筆,快速閃人。
  其實在此之前,眾仙深入落天河的過程中,多多少少都有些收獲。
  劍光斬殺的碎尸殘肉,不在少數。只要細心,就能有發現。
  但現在薄青的遺產,實在是太讓人動心了。
 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既然親眼見到了,誰想現在就走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