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12 薄青蘇醒

此時此刻,落天河源頭河底的蠱仙,不下三十位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眾仙目光炙熱,時而凝注在包裹著仙僵薄青的光團上,時而又隱晦掃視四周,對周圍的競爭者警惕萬分。
  這當中,實力最強的競爭者,必然是來自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。
  金烈陽、洪赤明、齊云天等等。
  而在這十大古派仙人之中,最讓人感到威脅的,還是白晴仙子。
  眼見局面堅持,齊云天徐徐道:“白晴仙子,現在這個狀況已經很明了了。薄青空有仙僵遺體,體內神魂應該已經遭劫而毀。不過,似乎他的腦海內還殘留著些許意志、情感,有自衛的本能。”
  “因此,每當我們一靠近,他就會催動仙蠱,爆發出凌厲無比的劍光,四處攻擊。要減弱他的敵意,就需要蘊含薄青氣息的物件,或者他生前煉化的蠱蟲,亦或者薄青留下的意志、情感。只要拿出這些,我們就能接近仙僵薄青,牢牢占據主動。”
  白晴仙子苦笑:“我哪里有這些東西,若是有,我早就出手了,不是嗎?”
  她的確沒有。
  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料到,居然會出現薄青的仙僵遺體。
  齊云天淡笑一聲:“白晴仙子何必哄騙我等?你是第一個到的,為什么獨身一人,秘密前來這里呢?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不成?”
  白晴仙子的笑容更加苦澀:“閣下說我秘密前來,這是錯的。我向萬龍塢、戰仙宗兩派借道,堂而皇之,光明正大。何來秘密一說?”
  她是因為鳳九歌的遺言,而來落天河源頭一探。
  但這個真相,她是不能說出口的。
  靈緣齋方面,要盡量拖延鳳九歌的死訊,為他們從容部署贏得時間。
  金烈陽皺起眉頭,聲音漸漸轉厲:“白晴仙子何必再隱瞞?眼下這個局勢,拖延下去就會引來更多的蠱仙。遲則生變啊!我們十大古派,應該聯合在一起,共同控制中洲局勢。若是讓那些散仙魔修,奪得薄青的劍道仙蠱,必將引起中洲的動蕩。難道貴派為了一己之私,要舍棄中洲大局于不顧嗎?”
  齊云天則態度保持溫和,繼續勸說道:“我們十大古派,畢竟是同一個源頭。我們聯手起來,先將仙僵薄青奪到手中。我可以代表風云府,與貴派簽訂盟約,必定確保貴派于此事上的利益。”
  白晴仙子沉默不語。
  她心中冷笑,這金烈陽和齊云天一個扮白臉,一個扮紅臉,她豈會看不出來。
  她心中暗暗焦急。
  事發突然,靈緣齋竟沒有派遣蠱仙來支援她。
  縱然她升上了七轉,面對眾仙,也是獨木難支。
  不管仙僵薄青究竟如何,回收他的遺體,還有他一身的劍道仙蠱,都對靈緣齋而言,至關重大。
  其他九大古派也看出這點。
  如今鳳九歌下落不明,兇多吉少,靈緣齋勢弱,再不可讓靈緣齋順利獲得這具薄青仙僵。
  萬一再培養出一個小薄青,和鳳九歌一樣的強勢,那九大古派找誰哭去?
  落天河底,局面復雜。
  仙僵薄青的劍光,犀利恐怖,飛射整個中洲。
  大量的魔修散仙,為此而來。他們渴望混亂,想撈一筆發橫財。
  而中洲十大古派眾仙,則想穩住局面,不給這些外人一丁點的機會。
  但同時,中洲十大古派仙人也不齊心,形成九大派默契抵制靈緣齋的格局。
  而白晴仙子被誤以為擁有關鍵手段,此刻騎虎難下。
  正當眾仙僵持之時,一股澎湃的八轉氣息,洋溢而來。
  “眾仙且退,此處由我天庭接管。”
  眾人嘩然,循聲望去,只見一位女仙悠然飛落而下。
  卻是八轉水道蠱仙白滄水到了。
  局勢立即顛覆!
  中洲,天庭。
  明光照耀著監天塔,它又重新完整,屹立在三仙面前。
  監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煉九生心中大石放下,都暗暗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自從這座監天塔,被突如其來的劍光劈斷之后,這些天來,他們可是沒有絲毫的休息。
  為了防止劍道道痕的侵蝕,毀掉更多的蠱蟲,他們夜以繼日,一刻都不停歇地展開修復,此刻終于大功告成。
  幸虧三仙救護即時,天庭庫存中又有充足的仙材,和替補的蠱蟲,導致被劍光摧毀的蠱蟲,都迅速得到了替代。
  還有重要的一點,監天塔到底是九轉仙蠱屋,本身防御就已卓絕。雖然被劍光劈成了兩半,但真正的損傷只是劍傷附近的蠱蟲,事實上監天塔并未得到真正的重創。
  凝望片刻后,監天塔主深吸一口氣,手持著宿命蠱,拄著拐杖,蹣跚地走向塔中。
  煉九生不由地勸道:“塔主不妨休息一兩天,何必急著去運轉監天塔?”
  “多謝關心,不妨事。”監天塔主笑了笑,回絕了這個建議。
  不知道為什么,劍光攻擊監天塔的那一剎那,他的心中就開始惴惴不安。
  隨著時間流逝,這種不安漸漸擴大。
  就連看到監天塔重組完畢,也沒有打消了監天塔主的這股不安之情。
  “去吧。”他心念一動,手中宿命蠱便化作一道奇光,鉆入塔頂,落入核心陣眼之中。
  監天塔主拖著老邁的身軀,緩緩踏上塔內的階梯。
  踏足一層階梯,就要耗費他一顆八轉仙元。
  塔壁上光彩爛漫,呈現出紛雜無序的亂象,根本沒有任何有益的提示。
  但監天塔主毫不意外。
  宿命仙蠱只能發揮五成威能,所以這一半的畫面都會一片模糊或是直接的黑暗。
  約走了六十步,壁畫陡然清晰起來。
  南疆的無名山峰,展現在監天塔主的眼前,栩栩如生。
  畫面上,武斗天王和七轉神秘蠱仙的戰斗幻影,也隨之映入監天塔主的眼簾。
  這位老人忍不住揚起眉頭。
  “八轉大力真武仙僵……仙蠱屋驚鴻亂斗臺……還有這個!”
  神秘七轉蠱仙的額頭上,蓮花印記是如此的鮮紅,是如此的刺眼。
  “一位紅蓮真傳的繼承者!”
  監天塔主眼中閃過一抹冷酷的厲色。
  紅蓮魔尊帶給天庭的苦痛,帶給宿命蠱的創傷,折磨了天庭一代代的蠱仙,已經超過一百多萬年!
  監天塔主停在這層階梯上,駐足思考。
  “紅蓮真傳,必須摧毀!一絲線索都不能留下!”
  “大力真武仙僵倒是其次……而那座驚鴻亂斗臺,最好能歸為天庭所有。盡管是在南疆,有著界壁的阻礙,這一次天庭也要盡力而為。”
  單單那座奇妙的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已經完全值得天庭的蠱仙出手。
  縱然八轉蠱仙穿梭五域界壁,非常麻煩,耗費代價極大。
  “如此景象不加遮掩,必定引發南疆蠱仙界動蕩,無數仙人爭搶。天庭要跨域爭奪,人選方面須得仔細斟酌,此行人數更要選擇恰當。”
  監天塔主越想越深,很快,他搖了搖頭,將這些煩雜的思緒先放置一邊。
  他繼續拾階而上。
  六十步、七十步、八十步……
  待他走到八十三步時,又有畫面產生。
  這次顯示的卻是中洲景象。
  落天河水中,仙僵薄青閉目懸浮,而天庭蠱仙白滄水領袖群雄,單憑一己之力,掌控全局。
  畫面中,白滄水含著笑,對白晴仙子說了幾句話。
  但白晴仙子回答之后,白滄水的臉上卻流露出失望之色。
  很快,她收斂起臉上神色,重新回復平靜。
  她手指掐動,布置蠱陣,打算先將這片地方封存起來。
  但就在此刻,一道星光飛射而來,洞穿還未布置妥當的蠱陣,直射仙僵薄青。
  星光照耀之下,仙僵薄青陡然睜開雙眼!
  剎那間,無匹的劍光暴射而出,天地皆白。
  就連監天塔主,也不由地閉了一下眼睛。
  下一刻,他連忙睜開雙眼。
  入目的是一片血紅。
  到處都是蠱仙的殘尸碎肢,天庭蠱仙白滄水的頭顱,隨波逐流。
  她雙眼睜大,死不瞑目!
  “怎會如此?”這一幕看得監天塔主睚眥欲裂。
  三道身影飛落而下。
  七星子在前,宋紫星、余木蠢隨之在后。
  “青,你終于蘇醒了。”七星子哈哈大笑,渾身上下竟是散發出八轉氣息。
  他走上前去,接近仙僵薄青。
  薄青眼中厲色一閃,劍光飛出。
  七星子驚駭欲絕,他從未料到薄青會向他出手!
  劍光犀利無雙,他整個人被劈成兩半,縱使是仙僵之軀,也是枉然。
  七星子的慘死,驚呆了宋紫星和余木蠢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青正使竟殺了藍副使!”
  “不對。他不是青正使,他的腦海已經被天意充斥,而且他的身上似乎還有一縷其他人的殘魂寄存!”
  一時間,宋紫星、余木蠢驚怒交加。
  仙僵薄青面無表情,轉過頭來,看向他們兩個。
  宋紫星、余木蠢心中瞬時冰涼徹骨,一片絕望。
  他們倆從仙僵薄青的目光中,看不到絲毫的殺意。
  只有天道的無情!
  他們倆都是逃脫宿命之人,是天道鏟除的對象。
  強烈的死亡氣息籠罩下來,面對名垂青史的亞仙尊,宋紫星、余木蠢逃不能逃,避不能避,似乎只能眼睜睜的等死。
  Ps:月票過千,加更一章,今晚兩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