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14 蕭山蕭芒

落天河底,仙僵薄青轉動雙眸,無情的目光淡淡地注視著宋紫星、余木蠢二人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這一刻,宋紫星、余木蠢心臟都要停跳,巨大的壓力,讓他們瞬間冷汗淋漓。
  薄青號稱亞仙尊,乃是當時五域公認的,九轉尊者之下的第一人!
  如今他雖然遭劫,轉為仙僵,仙竅徹底毀滅,但身上卻還留有充足的八轉仙元,尤其是一身劍道道痕,都未消損。
  因此這個戰力,就恐怖了。
  最關鍵的,就是道痕!
  蠱仙修為越高,身上的道痕就越多。使用同一只仙蠱,道痕增幅仙蠱威力,成效也因此截然不同。
  想那秦百勝,是魂道蠱仙,兼修金道,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劍道道痕,但是利用五指拳心劍,卻能和鳳九歌對撼,不落下風。
  如今薄青身上的仙蠱,都沒有殘損,搭配一身海量的劍道道痕,發揮出無以倫比的攻擊力,幾乎重現了他生前的絕世無雙的風采。
  所以,白滄水、七星子等等根本毫無反抗之力。
  更別提宋紫星、余木蠢二人了。
  蠱仙轉數越高,相互差距就越大,七轉、八轉之間,道痕差距好似天地云泥。七轉打六轉,個別情況還會打平。八轉打七轉,絕大多數都是碾壓。九轉打八轉,根本就像是成人踩死一只螞蟻那樣簡單。
  面對仙僵薄青,宋紫星、余木蠢根本毫無還手之力!
  “難道我今天,就要命喪于此嗎?”
  “怎么辦?怎么辦!”
  余木蠢、宋紫星手足冰涼,腦海中無數思緒紛雜翻騰,眼下的局面,他們倆似乎一點希望都沒有。
  薄青抬起一只手指,指向宋紫星。
  一道細微的劍光,一閃即逝。
  宋紫星連逃的動作都沒有,他帶著苦笑迎接死亡。
  因為他知道,在仙僵薄青面前,逃這個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。
  薄青又指向余木蠢。
  “不——!我不甘心,我絕不能死!”余木蠢大叫,生死存亡之際,他取出一只仙蠱,拿在手上。
  仙僵薄青動作頓止。
  他的臉上,很快就呈現出掙扎之色。
  余木蠢心如擂鼓,砰砰直跳,緊張無比地看著薄青的神情變化。
  仙僵薄青的臉色,時而淡漠無情,時而迷茫,時而凄苦,時而悲恨,像是走馬觀燈一般,迅速變化。
  最終,他的臉色生動起來,眼睛也有了神韻,就好像一個癡呆之人,忽然恢復了神智。
  他望了望自己的手,又掃視周圍凄慘血腥的河底,最后他望向余木蠢,遲疑地道:“你是……”
  余木蠢滿身都是冷汗,他像是虛脫了一般,有氣無力地答道:“你終于是蘇醒了,墨瑤。看來我賭對了。好險,好險。”
  原來,仙僵薄青身上的殘魂,居然是墨瑤的殘魂。
  余木蠢的仙蠱,喚醒了墨瑤殘魂,導致充斥仙僵腦海的天意,被驅逐了出去。
  沒有了天意的操縱,仙僵薄青自然就停手了。
  余木蠢大口喘息幾下,繼續道:“還記得當年的談話嗎,要想要讓薄青復活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薄青!”
  聽到自己深愛之人的名字,墨瑤殘魂為之一顫。
  她操縱仙僵之軀,點了點頭,打斷余木蠢還未說盡的話:“那我現在,該如何怎么做?”
  余木蠢看了看七星子和宋紫星的尸體,又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若是他們生還的話,結合余木蠢三仙之力,就能催動一記仙道殺招,讓眾仙都直接傳送到中洲東北部。
  在那里,就是天蓮派的掌控范圍。
  但現在,七星子、宋紫星身死,余木蠢只能退而求其次,放棄進攻天蓮派,轉而對付戰仙宗。
  “但愿能將他們都拖住!”余木蠢用隱晦的目光,望了望天庭的方向,心中十分擔憂。
  天庭,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主臉色鐵青,胸中充斥怒火。
  他看著壁畫上的余木蠢聯合仙僵薄青,殺向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戰仙宗,他再無法作壁上觀。
  他雖然是天蓮派出來的蠱仙,但戰仙宗同為天庭的下宗。
  此刻,仙僵薄青蘇醒,戰仙宗危在旦夕。唯有天庭蠱仙,才能施救!
  監天塔主飛出監天塔,重新召回煉九生,碧晨天:“落天河底驚變,白滄水已經陣亡,仙僵薄青復蘇,如今殺向戰仙宗。我們速速前往救援!”
  二仙分外震驚,監天塔主的一句話,包含的信息量實在太過巨大。
  “走!”
  二仙的震動,只是一瞬。
  旋即,他們就反應過來,三仙聯袂走入天庭的傳送蠱陣,下一刻,就來到戰仙宗的大本營。
  遠看西北方位,只見一片晴空,一道恢弘劍光,遙遙飛射而來。
  一場八轉級數的超級大戰,近在眼前。
  南疆,光明山。
  光明山高達八百丈,山上盛產光道蠱蟲,在整個南疆范圍,都是聞名遐邇。
  這座大山,自千年來,就被一個勢力掌管。
  蕭家。
  據說南疆的蕭家,和西漠的蕭家同出一源。千年以前,西漠蕭家內斗,失敗的一支,落魄流浪到南疆落戶。
  南疆蕭家,曾經是超級勢力。但最后一位蠱仙,蕭家的太上長老,已經上百年未現身,使得蕭家從超級勢力,淪落為一流勢力。
  蕭家當代族長蕭山,此刻站在一處山坡上,凝望著半山腰下的蕭家主寨,眼中流露出失落、悲恨的光。
  一道身影,從山道上飛速奔馳而來,落到蕭山的身旁,旋即拜倒在地:“蕭自封,拜見族長大人。”
  “那個武灰,還在鬧嗎?”蕭山低聲問詢道。
  家老蕭自封低頭道:“啟稟族長,武灰仍舊在大堂中咆哮,直言要我方交出殺害他兒子的兇手。其他幾位家老已在主持局面,族長還請放心。”
  蕭山冷哼一聲,雙拳握緊:“明明武灰之子懷有惡意,要對蕭吹兒不軌,我女兒不過是正當防衛。這武灰居然仗著武家,跑來我蕭家的議事大堂鬧事!”
  “家主,忍一時風平浪靜啊。武灰一人,不足為懼,但武家勢大,遠不是我們能夠抵抗的。”蕭自封連忙勸道。
  蕭山的拳頭捏緊了又松下來,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滿臉的疲憊和苦澀。
  他向蕭自封揮手:“也罷,我就在這片后山中再躲躲吧。”
  蕭自封告退,身影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  蕭山再次仰天長嘆,心中的郁悶和悲怒,難以紓解。
  就在這時,他忽然聽到一個聲音,在他的心底呼喚。
  “來這里,我的子孫后代!”
  “是誰?”蕭山驚疑不定。
  這個聲音又再出傳來——來這里,我的子孫后代!
  這股聲音,讓蕭山感到分外的親切。他順著聲音的指引,慢慢深入后山,直達蕭家的禁地。
  “這里是蕭家禁地,就算我是蕭家的族長,也無權進入!”蕭山停下腳步,為難至極。
  那個聲音又在他心底響起:“我的子孫,你身上傳承著我的血脈。是什么讓你如此膽小?我是蕭家的老祖,是蕭家的蠱仙,快來這里得到我的傳承,振興家族的重任,就交到你的身上了。”
  蕭山雙眼驟亮,激動得雄軀劇顫。
  蠱仙!
  蕭家老祖!
  “難道這傳聞是真的?我蕭家祖上真的出過蠱仙?這股聲音,讓我覺得是如此的親切。我是五轉巔峰的蠱師,這世間除了蠱仙,還有什么能夠從我心底傳音?”
  “可是這里是家族禁地啊。任何族人踏足此地,都要被逐出家族,就算我是族長,也不例外!”蕭山想到這里,又捏緊雙拳。
  他心中一陣天人交戰。
  “不,我一定要取得先祖的傳承!武灰這么鬧下去,令我蕭家顏面大失,一旦武家出聲支持武灰,我還能保住我的女兒嗎?武家之所以如此強盛,根據傳聞,就是因為他們的身后,站著武家的蠱仙!我若能接受傳承,成為蠱仙,必定能重振蕭家聲威,改變這一切!”
  蕭山的臉上,涌現出堅定的神色。
  他再不猶豫,走近后山禁地。
  在聲音的指引下,他來到一個山洞,在洞中他看到了一只仙蠱。
  仙蠱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,就化作一道奇光,融入到他的體內。
  “這只蠱蟲的氣息,壓迫得我幾乎動彈不得。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仙蠱?”蕭山又驚又喜。
  但是當他詳查自身,卻絲毫不見仙蠱的蹤影。
  怎么找,也找不到。
  并且在這個時候,他心中的聲音,也不再傳來。
  蕭山懷著忐忑和疑惑的心情,走出后山禁地。
  “大哥,現在武家家老來鬧事,你身為族長,竟然違反族規,偷偷潛入我族禁地!你不配擔當族長的重任!”蕭芒忽然出現,身后帶著一大批的蕭家家老。
  蕭山大叫不妙。
  他早就知道,自己這個胞弟野心巨大,一直在圖謀他的族長之位。
  “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!”蕭山想要解釋,但又解釋不清。
  事關蠱仙傳承,他不敢隨意說出口,害怕被其他勢力、強者搶奪。
  “你的解釋就是掩飾!按照族規,你再不是蕭家族人!族長之位,由我擔當!”蕭芒大喊,臉色猙獰憤怒,眼底深處隱藏著興奮和野望。
  ps:這一段真的很難寫,思緒萬千。今天花了大量的時間,重讀之前的章節,必須要前后呼應,前面的坑,都要填起來。我的腦袋快要炸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