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15 義天山

劍光奇速無比,劃破長空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然而,天蓮派的所在地天池,卻仍舊在遙遠的天邊。
  “嗯?”劍光消散,露出仙僵薄青、余木蠢。
  依靠墨瑤殘魂操縱的薄青仙僵,此刻大皺眉頭,目綻劍芒,掃視周圍。
  劍光鋒銳無比,所到之處,空氣都蕩起漣漪,幻象被打破,真實的景象顯露出來。
  但一個呼吸之后,真實景象又被重重幻象掩蓋。
  “這是天蓮派的仙蠱屋幻景園,乃是幻道大成,由三百多年前的幻魔仙黃曉所創。”余木蠢立即解釋道。
  仙僵薄青點點頭,口中感慨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。我的本體隕滅之后,看來中洲涌現了不少奇才。”
  余木蠢又道:“幻魔仙早已死去,這座仙蠱屋能悄無聲息地困住我們,將我倆迷惑。直到現在我們才發覺,恐怕操縱之人,修為絕高!”
  正說著,監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煉九生浮現出來。
  “逃脫宿命,已經是罪孽深重。如今還想攻殺天庭下宗,真是罪無可恕!”一見面,監天塔主就嚴厲喝斥道。
  “聒噪!”仙僵薄青大怒,手臂一掃,一道恐怖劍光迅速斬下。
  監天塔主、碧晨天、煉九生,一齊怒喝,紛紛催起仙道殺招。
  劍光無可阻擋,將天庭三仙的殺招盡數破解,威勢衰竭大半,仍舊殺向三仙。
  三仙身影消失無蹤,躲過這一擊。
  “藏頭露尾之輩!”仙僵薄青冷哼一聲,十分不悅。
  余木蠢眼泛精芒,心中卻是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由天庭三仙,親自操縱仙蠱屋幻景園,結合三位八轉之力,終于是將仙僵薄青、余木蠢困在里面。
  時間流逝,數天后。
  南疆,無名山峰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三記爆響,光明綻放。
  蕭芒被擊飛出去,身體飛在空中之時,口中就狂噴鮮血,血液揮灑一路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悶響。
  他并沒有摔到地上,而是被身后的家老們艱難接住。
  敗了!
  蕭芒臉如金紙,瞪著雙眼,用充滿仇恨和憤怒的目光,死死地盯著山峰上的蕭山。
  在蕭山的身后,站立著兩位魔道蠱師,都是五轉強者,一高胖一矮瘦。
  數日前,蕭山踏足光明山后山禁地,觸犯了蕭家的族規,要被嚴懲。蕭芒趁機奪權,要置蕭山于死地。
  蕭山一路奔逃,蕭芒糾集家老,尾隨追殺。
  追到這座無名山峰之上,蕭山走投無路,面臨絕境,正要被蕭芒絕殺之時,兩位魔道蠱仙從天而降,解救了他。
  蕭芒功虧一簣,心中充滿了惱怒,他奮力掙脫家老們的攙扶,站起來,大吼道:“蕭山,你果然居心叵測!身為正道族長,卻暗中勾連魔道蠱師!!”
  蕭山仰頭大笑,笑聲中充滿了悲苦和郁憤:“我真是看錯你了,為了權力,你居然對我下毒手!你竟然如此狠心,可笑我一直以來,都當你是世間唯一的至親對待。你盡管顛倒黑白,但我相信天下人的眼光都是雪亮的。”
  “蕭芒大人,對方勢大,我們還是先撤為妙。”
  “不錯,來日方長。”
  “蕭山雖已經重傷瀕死,但他身后的兩位五轉魔道蠱師,卻是狀態良好。”
  身后的家老們,紛紛低聲勸道。
  “哼!”蕭芒又吐出一小口鮮血,口中不屑地道,“這兩人也是喪家之犬,修為雖高,但蠱蟲卻沒有多少,怕什么?”
  不過話雖然這么說,蕭芒也知道今天這個情況,已經是無法斬殺親哥哥蕭山了。
  他眼中陰芒閃爍不定,心中暗暗思量:“如今我已經占據上風,得到大義。還是不要血拼了,回去光明山,就能繼承族長之位!到那時,我就以正道的身份,發布通緝令,懸賞通緝蕭山的人頭。蕭山孤家寡人,遭受正道通緝,只能亡命天涯,戰力肯定會下降。而我以逸待勞,將來再殺,更為明智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蕭芒不再逞強。
  “蕭山,你這個正道的叛徒,必定不得好死。今天就暫時放你一馬,你等著,將來我一定會收拾你!我們走!”
  拋下這句狠話,蕭芒便帶領一眾家老,小心翼翼地撤退。
  他雖然也受了傷,但戰力仍舊突出。
  兩位魔道蠱師,手中蠱蟲缺少,不敢盲目追擊,任由他們離去。
  “蕭大哥,我們又見面了!”高胖的五轉魔道蠱師,名為孫胖虎,見蕭芒離開,望著蕭山眼含熱淚。
  那矮瘦的五轉蠱師,人稱周星星,一只手搭在蕭山的肩頭,催動治療蠱蟲:“別忙著敘舊,快給蕭大哥療傷!”
  蕭山的沉重傷勢,在兩位蠱師的努力下,很快就穩定下來。
  蕭山一片灰敗之色,深深嘆息:“這一次多虧了兩位相助,否則蕭某就命喪于此了!不過我這弟弟心狠手辣,一定會卷土重來。他不殺掉我絕不會罷休,我的傷可以自己治,你們快走,我不想拖累你們倆!”
  “蕭大哥說哪里的話,當年我就是蕭大哥所救。我的這條命,本來就是蕭大哥你的!”
  “不錯!當初,我報仇雪恨,屠殺了仇敵一家,卻被蕭大哥捉住。蕭大哥你聽完我的故事,當天晚上就將我釋放。這份恩德,我一直都記在心頭。”
  孫胖虎、周星星接連道,語氣誠摯熱切。
  “我們倆是不會走的。”
  “蕭芒想來就來,老子我奉陪到底!”
  孫胖虎、周星星態度堅決無比。
  蕭山大為感動,眼角被熱淚打濕:“唉,這些年來我算是看透了。誰說魔道蠱師都是薄情寡義?反而正道中虛情假意的偽君子比比皆是。”
  “蕭大哥說的這話太對了!咱們魔道真性情的多,正道千方百計地打殺我們。大哥,既然正道容不下你,咱們今后就結伴而行,在魔道闖出一番天地!”孫胖虎豪氣干云地道。
  蕭山卻陷入沉默。
  他骨子里還是正道的思想,并不想入魔道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身上暗藏仙蠱,他還想重振蕭家。
  周星星察言觀色:“大哥,你可能還不了解。聽到你被家族驅逐,被陰險小人追殺的消息,道上的很多好漢,都趕來幫你了。大哥你這些年,仗義疏財,救人于水火之中,不計較正魔身份差別。大家都愿意救你,都愿意跟你干!”
  蕭山搖頭不語。
  這時,他的心底再次傳出聲音:“癡兒!何必拘泥于正魔分別?你既然繼承了我的仙蠱,就有能力自創蕭家,帶領家族走向輝煌!現在我給你一個考驗,你仔細聽好了……”
  蕭山心懷激動,暗暗傾聽。
  心底的聲音告訴他,只有通過了這個考驗,他才能真正的繼承仙蠱,得到成為蠱仙的方法。
  “就在這座山上,集結蠱師,創建山寨,和任何來犯的正道強敵對戰。只要撐過百日,我就能通過考驗,獲得仙蠱,成就蠱仙!”
  蕭山心中的激動難以描述,雙拳捏緊,兩眼放光。
  “好,那就讓我們大干一場!好好讓這些所謂的正道瞧瞧厲害!!”蕭山忽然開口,聲音振奮。
  孫胖虎、周星星大喜。
  又交談一陣,雙方情投意合,把酒言歡。
  蕭山見時機成熟,提議結成異姓兄弟。
  孫胖虎、周星星拍著大腿,叫此事甚妙!
  當即,斬雞頭,喝血酒,用信蠱發誓……
  結義完畢,蕭山的臉上也恢復了一點血色,站起身來,迎著山風,舉目眺望。
  他感嘆道:“昨日的正道蕭山已經死了,今天站在這里的是魔道蕭山。此處地方于我有緣,能讓我在此碰到二位賢弟,可見這是老天的安排!我想就在這個山頭,創建一起全新的山寨,歡迎任何魔道蠱師加入。咱們共商大計,團結一處,共抗正道家族!”
  孫胖虎激動得滿臉通紅,豎起大拇指,贊道:“大哥,你果然不愧是義薄云天蕭大俠,好大的手筆!”
  周星星吐出一口吐沫,臉上閃現陰沉的狠色:“他娘的,老子這些年四處被正道追捕,亡命天涯,早就不爽了。大哥,我絕對支持你,就這樣干!”
  “好兄弟!”蕭山伸出雙手,把住孫胖虎、周星星二人的手臂,沉吟一番后,道,“魔道多疑,要干成此番大事,就要我們放下成見和懷疑,相信他人,遵守義氣。我已經想好了。我們創建的山寨,就叫做義天寨!這座山,就叫做義天山!”
  遠處,方源目睹著這一切的發生,幽幽的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沒有錯,這座埋藏著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還有八轉大力真武仙僵的無名山峰,正是義天山。
  當他第一次見到這座山峰的時候,就已經認出來了。
  只是他沒有想到,原來前世的義天山大戰,真正的起因居然是這樣子的。
  “前世的層次太低,目光只能局限在凡塵。歷史的內幕一重又一重,前世仙蠱屋又給誰得到了呢?”
  方源對這一點,充滿了探知的**。
  他的目光,又掃射而下,穿透土壤,查看地底深處的仙蠱屋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鎮壓大力真武仙僵,牢不可破,禁仙絕境就是它的力量外溢。顯然,它具備食道的精髓,組成仙蠱屋的蠱蟲,都喂得飽飽的,狀態良好。
  而那位八轉仙僵,雖然是大力真武體,但卻主修的智道。
  他當然不甘心被鎮壓,運用某種殺招,企圖用戰意煉化仙蠱屋。
  他沒有成功。
  他的魂魄徹底消亡,只殘留一個空空的軀殼。
  但他也沒有徹底失敗。
  他在仙蠱屋中殘留著大量戰意,這些戰意已經被仙蠱屋的力量純化,成為無主的純凈戰意。
  當義天山上發生戰斗,蠱師的戰意和仙蠱屋的戰意相互呼應,純凈戰意就會逐漸轉化成該蠱師的個人戰意。
  如果有一個人,將這些仙蠱屋中的戰意,都轉化成自家的戰意。那么他就會完成當年八轉仙僵未完成的最后一步,也就是煉化仙蠱屋,成為仙蠱屋的真正主人!
  南疆蠱仙們相互約定的賭斗,就是圍繞這一點進行的。
  首先,禁仙絕境已經擴張到近萬里之遙。此中蠱仙無法親自出手,只能選定凡人作為代表。
  然后,要形成一個戰場,只有持續不斷的激戰,才能綿綿不絕地激發出凡人蠱師的戰意。
  再然后,在凡人蠱師的身上做一個簡單的智道手腳。
  最后,仙蠱屋中的純凈戰意被侵染后,成為的卻是蠱仙的個人戰意。
  總結下來,就是一句話:蠱仙選定某個凡人,將凡人作為一個工具,蠱仙間接地徐徐煉化驚鴻亂斗臺。
  蕭山就是蕭家太上長老選定的人物。
  他的身上,不僅有蕭家太上長老的仙蠱,還有仙元,蕭家太上長老的大量戰意。
  只是蕭山區區一介凡人,看到的也只是一個仙蠱的幻影,根本察覺不出來絲毫真相。
  當然,除了蕭山之外,蕭芒同樣是蕭家太上長老的棋子。
  要不是被蕭家太上長老安排,蕭芒怎么會恰巧撞破蕭山踏足禁地的事情呢?
  這兩個五轉蠱師,蠱師世界的巔峰,都被蒙在鼓里,被蕭家太上長老玩弄于鼓掌之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