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16 瓜老借錢

蕭山擊退蕭家追兵,將此峰命名為義天山后,便開始廣邀魔道,招兵買馬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在他被家族逐出之前,他號稱“義薄云天”,人脈十分廣泛,正魔兩道上都吃得開。
  蕭山本身性格豪爽,恩怨分明,重情重義。
  另一方面則是蕭家勢弱,被武家等勢力打壓,必須左右逢源。要知道,有時候魔道蠱師也是得罪不起的,尤其是那些五轉、四轉的獨行俠。
  這些魔道強者,和正道強者不一樣。
  魔道強者孤家寡人,行事無所顧忌。正道強者卻有道德、家族、名聲等等羈絆手腳。
  蕭家這些年來,為了壯大家族,組建蕭家商隊。對這些浪跡天涯的魔道強者,比其他家族,還要更加小心對待。
  這些年來,蕭山面對這些魔道蠱師,能放就放,能拉攏就拉攏,必須打殺的就盡力盡快去做。有時候,他甚至救濟一些散修,或者魔道蠱師。因此他雖然是正道族長,但在魔道上,卻得到很多蠱師的認可。
  這一切,都造就了蕭山極強的號召力。
  當他決定創建山寨,消息傳出,立即得到了多方響應。
  數天之后,就有數位魔道強者,風塵仆仆,主動來投。
  再加上南疆蠱仙們在暗中推波助瀾,好將自己的棋子插入這個戰場。
  因此,越來越多的魔道蠱師、散修蠱師,都加入義天寨。
  只是過了六七天,義天寨的成員就已經有三十多位。這種增長的速度就連蕭山本人,都暗暗吃驚,大感意外。
  人員一多,就形成組織。
  任何的組織,都必須有地位之分。
  蠱師的世界里,向來強者為尊。
  在所有人中,蕭山不僅實力最強,而且聲威最高,被眾人公舉為義天寨寨主,穩坐第一交椅。
  其余兩人,孫胖虎、周星星分別坐第二,第三交椅。畢竟他們是五轉強者,實力最強。
  至于后來者,都是二轉、三轉居多,鮮少有四轉。依照修為、強弱,簡單安排了次序。
  一處山洞中,方源正在和一位蠱仙喝酒。
  這位魔道六轉蠱仙,身材矮小,但腦袋碩大,是個老頭兒,人稱瓜老。
  “來,盛鷹兄弟,喝喝看,我的瓜酒味道如何?”瓜老熱情勸酒道。
  方源心知瓜老的來意,不動聲色地喝了一口,點點頭,評價道:“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雖然嘴上說不錯,但方源神情平淡,一看就是敷衍。
  瓜老察言觀色,呵呵一笑,指向洞外:“不知道盛鷹兄弟,對此次南疆大賭,有什么看法?”
  方源平靜地道:“事關驚鴻亂斗臺的歸屬,誰都不會讓步。既然大家都參與了賭斗,訂下賭約,投入巨量賭資,應該不會有人鬧事破壞。”
  以往而言,向來都是正道壓過魔道一頭。
  不管是凡人蠱師,還是蠱仙界。
  但這一次,卻是個例外。
  仙蠱屋出世,讓南疆蠱仙界徹底動蕩起來。為了爭奪仙蠱屋,魔仙散仙們紛涌而出,結成大勢,正道一方不得不妥協,定下了這場超級賭約。
  賭約的內容,就是選擇凡人棋子,參加義天山正魔大戰,幫助幕后蠱仙煉化仙蠱屋。
  但要參加這場大賭,還必須要有前提要求。
  任何蠱仙,想要參加這場賭斗,都必須要下賭資。誰的賭資投下的越多,誰安排的棋子修為允許更高一些,加入賭局的時間就更早一些。
  最終,這場大賭結束,所有的賭資都要重新劃分。
  按照各個蠱仙,轉化仙蠱屋的戰意多寡,進行排位。誰在仙蠱屋中的戰意越多,獲得的賭資價值就越大。
  當然,煉化了超過五成戰意,能夠催動仙蠱屋的勝利者,獲得的賭資最多。
  但其他蠱仙,也能喝口肉湯。甚至還能以小博大,收獲一筆橫財。
  這項規定,堪稱神來妙筆!
  正因如此,使得所有參與賭斗的蠱仙們,不管是正道、魔道還是散修,不管是有仇還是有怨,都下意識地聯合起來,維護這場曠世賭斗。
  誰若在途中有小動作或者賴皮,投注下去的賭資就徹底充公。
  后來的蠱仙也可以加入,但必須參加這個賭斗。
  而隨著賭斗的進行,蠱仙們要繼續加注,也是當然可以的。
  而方源面前的魔仙瓜老,就是一位想要繼續加注的人。
  但他手頭上卻沒有資金。
  這些天,他四處借貸,為人所知。這一次,就特意找上方源。
  方源表現得冷淡,瓜老不得不主動提及這場賭斗。
  方源只是隨意地評價了一下,瓜老瞇起雙眼,豎起大拇指,對方源夸張地笑道:“盛鷹兄弟,你說的好,太對了,可謂一針見血啊。這場賭斗,規矩比天還大。任何一人若壞了規矩,就等于和整個南疆的蠱仙界為敵!所以要想撈一筆,就必須老老實實地參加賭斗。”
  “你看眼下,雖然賭局才剛剛開始,但蕭家太上長老卻是獨占鰲頭。蕭山就是他的棋子,之前蕭山和蕭芒一戰,就已經讓蕭家太上長老成了第一個,在仙蠱屋中轉化了戰意的人。只要蕭山不死,他的優勢會越來越大。”
  方源瞥了瓜老一眼:“蕭山是五轉蠱師,又第一個進入賭場,蕭家太上長老當然優勢巨大。不過,他也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。他雖然只是七轉蠱仙,但投入下去的賭資卻是最多的。就連其他的八轉都比不了。”
  瓜老連連點頭,咧開嘴,露出一口黃牙,笑道:“是啊,越早將棋子投入義天山,就越有利。當然棋子的修為得有所保證,至少得是四轉吧,不然戰死在里面,就虧老本了。盛鷹兄弟,不瞞你說,我恨不得把自己都當做賭資投下去!但我現在偏偏手頭緊,盛鷹老弟,你能不能暫時借我一些仙材。等到事成之后,我必定雙倍還你!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可以。”
  瓜老立即喜形于色,正要感謝,方源卻道:“不過要定下契約。”
  “這個是自然的,也是必須的。”瓜老連忙點頭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還要拿仙蠱當做抵押。”
  瓜老臉上的喜色猛地僵住:“盛鷹兄弟,你這是開的哪門子玩笑?我若有仙蠱在手,何必來圖謀這座仙蠱屋?”
  方源也立即變色,滿臉的冰冷,眼中暴射厲芒,沉聲道:“瓜老你連一只仙蠱都沒有,居然還想要圖謀一座仙蠱屋?你不覺得自己太過異想天開,胃口太大了嗎?!”
  “盛鷹,你……”瓜老正要發作,但忽然間他感受到方源身上不再遮掩的仙蠱氣息。
  “他居然有仙蠱!”瓜老心中頓時一沉。
  很多六轉蠱仙手中,都是沒有一只仙蠱的。
  但方源卻有。
  這一點,出乎瓜老的意料之外。在他想來,但凡有仙蠱的蠱仙,都多多少少有一些名氣的。
  而盛鷹顯然沒有。
  他把方源當做一個落魄的散仙,只在犄角旮旯里悶頭苦修。
  但方源有仙蠱,這讓瓜老心生忌憚。
  一有仙蠱,戰力就往往提升一大截了。擁有仙蠱的盛鷹,不是瓜老所能拿捏的。
  所以他發作不得,最終干笑一聲,對方源抱拳道:“是我唐突冒昧了,盛鷹兄勿怪!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  “這就走,這就走,告辭!”瓜老滿臉堆笑,后退幾步,然后轉身便走,再不敢糾纏下去。
  當他走出山洞外,他的臉上笑容消失了,流露出惱羞成怒的神色。
  他目光冰寒,在心中咆哮:“哼!有仙蠱果然是了不起!今天這個恥辱,我記住了。等到我有仙蠱的那一天,我一定會將今天所得,都還給你的!!”
  山洞內,方源若有所思。
  瓜老這件事,讓他察覺到了許多底層蠱仙們的參賭心理。
  這些人手中大多是沒有仙蠱的,所以對仙蠱屋無比渴望。誰都知道一口吃不成胖子,但落到自己身上,誰不想一步登天,一夜暴富?
  眼下的賭局,給了這些蠱仙十分良好的競爭環境。
  換做通常情況,比如發現野生仙蠱,蠱仙們進行爭奪。沒有仙蠱的這些底層蠱仙,戰力低下,怎么可能是其他蠱仙的對手呢?
  但這場賭斗,考較的卻非是蠱仙本身的戰力,而是其他方面。
  這一切,都讓底層蠱仙們有了爭奪勝利的希望。
  瓜老這樣的例子,并不在少數。
  方源又想到蕭家的太上長老。
  據悉,這位七轉正道蠱仙,正面臨巨大的麻煩。他的上一次災劫,只是驚險渡過,實力至今還未恢復。而下一次災劫,威力更大,已經近在眼前。
  而蕭家只剩下他一位蠱仙,沒有家族蠱仙的支援,他獨木難支,幾乎必死無疑。
  但這一次賭斗,讓他看到了生存的希望。
  若是有仙蠱屋在手,他就能有相當大的把握,挨過這場災劫。
  所以,他這一次掏空老底子,孤注一擲地投下了最多的賭注。這些賭注讓他有資格,選擇兩個棋子。
  并且兩個棋子的修為,都高達五轉。其中的蕭山,第一個投放賭場。另外一個蕭芒,卻還要等一段時間,才能上場。
  蕭山是魔道,蕭芒是正道,不管正魔大戰結果如何,過程怎樣,蕭家太上長老兩頭準備,十分妥當。兩個五轉的棋子,死亡的可能很小,隨著時間流逝,蕭家太上長老的優勢會越來越大。
  “這一次,我故意泄露出一只仙蠱的氣息,足以讓其他蠱仙忌憚,不會認為我是軟弱可期的。”
  “這一場賭斗,我要好好參加。賭斗中泄露出來的情報,十分寶貴,是我近距離接觸南疆蠱仙界,了解南疆蠱仙勢力格局的上佳機會!”
  “至于這場賭局,或許我可以親自出馬……”想到這里,方源眼中精芒一閃即逝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