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19 困眾仙災劫如雨

“咦,怎么回事?”這一刻,盤踞在義天山萬里之外的南疆蠱仙們,紛紛抬頭,望向天空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甚至就連義天山上的凡人蠱師們,也都感到了一股莫名的驚悸。
  隆隆隆隆……
  只聽從極高的天際,傳來隱約的轟鳴聲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這股轟鳴聲由小變大,仿佛有數百人在遠處擂鼓。
  方源自從登上義天山,就一直在爭分奪秒,埋頭苦練,積極轉化戰意,但此刻天上的動靜越來越大,他也不得不暫時停下手頭上的工作,昂首仰望。
  便見萬丈的高空,忽然亮起一連串的白色光點。
  這些光點數量極多,密密麻麻,正朝著義天山,浩浩蕩蕩,飛速墜落。
  “這是千珠光劫。”有蠱仙驚呼一聲。
  “不對,千珠光劫,只有千余光珠。但眼前這災劫,包含的光珠至少有十萬!”
  “怎么會有災劫產生?”很多蠱仙都感到莫名其妙。
  “難道說有人在渡劫?”大多數蠱仙都在第一時間,將目光投向義天山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跳,提起十二分戒備。
  很快,他就冷汗涔涔,感到一**凝如實質的偵測壓力,掃過自己全身。
  他雖然有見面似相識,但這個仙道殺招的核心仙蠱,只是六轉級數。能騙過六轉蠱仙,但是面對七轉、八轉的偵查,暴露的風險還是很大的。
  方源提心吊膽,結果讓他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沒有被蠱仙發現。
  “居然沒有找到?”蠱仙們詫異。
  他們搜索義天山附近,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渡劫的五轉蠱師。
  正當他們要繼續搜索,施展更強的偵查手段的時候,千珠光劫已落到眾仙頭上。
  “以防萬一,不要讓天劫影響了義天山!”
  “不錯,我們一齊出手,擋住天劫。”
  一些蠱仙心中猜測,這災劫是否因驚鴻亂斗臺而起?
  南疆蠱仙們很快,便達成了一致。
  按照賭約,若有威脅者出現,參與賭斗的蠱仙們都要一起抵抗,維護自己的利益。
  千珠光劫雖多,但占據這里的南疆蠱仙人多勢眾。其中包括四位八轉,九位七轉,十多位六轉。
  眾仙紛紛出手,很快就將千珠光劫消滅,沒有一顆光珠落到地上。
  甚至蠱仙中的有心者,還施展手段,牽引了重重云層,遮住義天山的上空,防止凡人蠱師們察覺到異象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八轉散仙彭世龍撫摸胡須,笑道,“不管是誰,能夠在這個節骨眼上渡劫升仙,很有想法。”
  “找到此人!在場的諸位,都是南疆蠱仙精英,還怕找不到一個渡劫的凡人嗎?”七轉蠱仙葉傾堂冷笑著,被別人當做擋箭牌,成其渡劫的工具,讓這位孤高的蠱仙十分不爽。
  “渡劫的凡人,是哪位的后人?直接說出來吧,免得找到了場面不好看。”蠱仙王凱呵呵冷笑道。
  眾仙面面相覷一陣子,卻沒有人站出來。
  八轉蠱仙任海洋的臉色陰沉下來,冷喝出聲:“不識好歹!現在還想隱瞞,把我們諸位當傻子耍嗎?”
  “注意了,又有災劫降下了。”忽然,一位蠱仙出聲提醒道。
  高空中一片黯淡無關,像是被巨人用筆,抹上一大塊的濃郁青黛。
  溫度陡降,寒氣四溢。
  咻咻咻!
  無數冰霜,宛若利刃,飛速盤旋,以傾盆之勢向下倒灌。
  葉傾堂聲音有些凝重,低喝道:“是玄陰飛霜。”
  “究竟是誰在渡劫,居然能引出十大兇災!”
  “不對勁,就算是十大兇災,這災劫的規模也未免太大了,遠超常規。”
  “來了!”
  “擋住!”
  轟隆隆,電芒激射,火焰翻飛,盡數抵消飛霜。
  玄陰飛霜可不是蓋的,列為十大兇災之一。
  此災過后,許多蠱仙蠱仙都受了傷。其中一位蠱仙瓜老,更是重傷,他不禁萌生退意。
  “奇怪!難道這是驚鴻亂斗臺要出世的緣故嗎?老天這才降下災劫來?不行了,老子手中可沒有仙蠱,不能在這里傻傻的硬挨災劫,先脫離此處險境再說!”
  念及于此,瓜老頓時化作一道華光,激射出去。
  “這家伙跑的到快!”葉傾堂冷笑,背負雙手,傲然懸浮在原處空中。玄陰飛霜雖強,但還不至于讓他難堪。
  但更多的六轉蠱仙,開始效仿瓜老。
  這些人大多都是底層蠱仙,沒有仙蠱傍身,基本上身上都帶著傷。
  然而下一刻,瓜老的身影,忽然出現在蠱仙人群中的最中央。
  他怔住了,自己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  旋即,更多的六轉蠱仙,也都被傳送回來,出現在瓜老的身邊。
  “有埋伏!外圍有人鋪設了一個巨型的宇道蠱陣!”很快,蠱仙中有人反應過來,驚呼出聲。
  八轉氣息爆發出來,彭世龍眼中射出丈許厲芒,四下掃射:“是誰,出來!”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”在硯石老人的陰笑聲中,十余位黑袍蠱仙,顯現身形,將南疆蠱仙們團團包圍。
  硯石老人居于后方,手指蒼穹:“給諸位一個忠告,第三波災劫已經來了。”
  眾人抬頭望去,只見空中飛來一片烏央央的獅群。
  荒獸氣宗獅!
  這種獅子,身懷氣道道痕,天生能夠飛翔。
  氣宗獅的數量,竟多達六千余頭,六轉蠱仙們的臉色為之驟白。
  八轉蠱仙賈誼怒吼:“雕蟲小技!都給我滾!!”
  他一揮長袖,狂風呼嘯天地。
  一道道巨大的風鐮,成千上萬,朝著四面八法激射。
  獅群哀嚎,遭受風鐮重創,無數氣宗獅當即慘死。被風鐮碎尸萬段,天空中下起了一場磅礴的血雨,其中夾雜著無數的骨頭和碎肉。
  “風狂賈誼,果然是好威風!”硯石老人淡淡笑道,不吝贊賞。
  賈誼卻皺起眉頭。他發出的大部分的風鐮,都刮向硯石老人。但風鐮被蠱陣遮擋,全數消散,而蠱陣只是蕩起漣漪,沒有任何損毀,可見防御之強,超出想象。
  “這些人究竟是誰,意欲何為?”
  “暗算我等,簡直是膽大包天,不想活了。”
  “爾等竟然敢和整個南疆蠱仙界作對!”
  蠱仙們冷喝怒罵,或是心中猜疑。
  時間不容許他們等到影宗方面的回應,天劫又至!
  嗷——!
  恢弘的龍鳴聲,響徹天地。
  一道火燒云,覆蓋方圓萬里,至上而下,蓋壓過來。
  “四炎云蓋劫!”有人認出來,大喊一聲。
  “小心,這四炎云蓋劫我渡過,一共四層。一層比一層猛。”一位炎道蠱仙提醒道。
  “擋住它!”
  “還有龍吟之聲,這是龍吟劫、四炎云蓋劫,雙劫齊至!”
  “護住周圍蠱仙,保存有生力量!”
  蠱仙們紛紛怒喝,一齊聯手渡劫。
  “正常的四炎云蓋劫,最多只有方圓百里,怎么會有這么大的火燒云?”義天山上,方源也頗為震驚地望著。
  浮云能遮擋凡人蠱師的視野,但擋不住方源的目光。
  他感到十分不妙。
  “我好像步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當中。這些黑袍蠱仙,似乎和黑樓蘭所說的影宗蠱仙,十分相似。他們居然敢算計這么多的南疆蠱仙,究竟想干什么?!看來這天劫地災,不是有人渡劫,而是他們搞的鬼。”
  以硯石老人為首的影宗眾仙,搭建巨型蠱陣,將南疆蠱仙統統困住。
  南疆蠱仙們想要脫離此地,攻打蠱陣,不見成效,只能硬挨災劫轟擊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災劫的威力,越發恐怖,很快七轉蠱仙都感到支撐不住。
  又三波之后,八轉蠱仙應付起來,也變得十分吃力,各個臉色難看。
  他們不是沒有嘗試,但影宗蠱陣面前都鎩羽而歸。
  “你們擋住這一波天劫,讓我來!”彭世龍下定決心,催發壓箱底的殺招。
  氣勢恢宏,光波擴散,但影宗蠱陣只是震蕩了三番,便再次固定下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陣?!”南疆眾仙見此,心都沉入谷底,難以遮擋心中的憂慮情緒。
  天劫一**接連到來,彼此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。不同種類的災劫,紛至沓來,就像是傾盆暴雨,浩蕩不絕。
  蠱仙們漸漸攻少防多,喪失了主動。
  “頂住!”賈誼吶喊,“我們還有機會!災劫浩蕩綿綿,針對我們,也殃及周圍的蠱陣。”
  眾仙聞言,皆心頭一振。
  盡管已經有六轉蠱仙隕落,但剩下的仙人們都沒有放棄。
  他們在苦苦支撐,心中還保留希望。
  一旦蠱陣被災劫破壞,那么他們就能逃出生天。
  場中的局勢,都落在硯石老人的眼中,對種種變化,他都洞若觀火。
  “無邪。”他輕聲呼喚。
  在他身后,站著一位青年男子。
  他有一頭黑色的波浪長發,一直披到肩頭。他的眼瞳閃爍著無數光彩,五顏六色混雜在一起,形成漩渦,不斷緩緩旋轉。
  他的鼻梁高挺,嘴唇線條宛若刀刻,若是抿著,盡顯冷酷邪魅的風姿。但此刻他正專心地仰望高空,嘴角大大的咧開,笑容滿布臉面,露出白色的牙齒,竟顯得有些……傻。
  “無邪。”見身后沒有回應,硯石老人又叫一聲。
  “啊,你叫我啊,我在看煙花呢。”青年蠱仙反應過來,笑著回答道。
  硯石老人苦笑一聲:“這可不是簡單的煙花,這是災劫,雖然美麗,但蘊藏著致命的威脅。這些,都是天意的手筆,它企圖毀滅我等,是我們最大的敵人。”
  青年蠱仙臉上頓時流露出認真的神色:“哦,是這樣啊。那叫天意出來,讓我把他干翻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