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21 總有敗身死道消

“就算我力仙蠱還在我手,七轉的戰力根本不夠看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當務之急,還是驚鴻亂斗臺。禁仙絕境外的南疆蠱仙們,已經無望收取這座仙蠱屋。但我卻還有機會!”
  “只有借助驚鴻亂斗臺,我才能有逃出生天的希望!否則的話,就只有動用春秋蟬了。”
  方源急速思索,明白眼前唯一的機會,就是成為驚鴻亂斗臺的新主人!
  他身上雖然有定仙游。
  但這只仙蠱,卻存放在仙竅當中。
  仙蠱氣息容易被察覺,只有存放在空竅、仙竅當中,才能萬無一失。
  然而,方源的仙竅已經被封印。
  方源若解開封印,身處禁仙絕境,第一時間就會被消滅。根本支撐不了三瞬的時間,催發定仙游。
  但是春秋蟬卻不是。
  春秋蟬是方源的第一本命蠱,一直封印在方源的第一空竅當中。
  經過這些時間,春秋蟬已經大致恢復,就算是被重重封印著,也給方源的第一空竅帶來巨大壓力。
  此行之前,方源也不是沒有想過,將定仙游或者其他仙蠱,封印起來,暫時存放在第一空竅當中,以做保險。
  但根本行不通。
  空竅可以存放一些凡蠱,但是第二只仙蠱卻萬萬不行了。
  “就算有定仙游,恐怕……”方源目光透過云層,望著十絕仙僵無生蠱陣,呼吸都有些困難。
  南疆蠱仙當中,也有宇道蠱仙,更有宇道仙級殺招。但他們都無一例外,被死死圍困。
  顯然,這座大陣兼顧宇道,防范極其嚴密,根本就沒有漏洞可鉆!
  越來越多的蠱仙,慘死在災劫之下。
  四位八轉蠱仙身上都有了傷勢,他們心知越拖下去,機會越渺茫,不得不聯手,一齊突圍。
  “爾等甕中之鱉,哪里走?”擋在他們面前的一位黑袍蠱仙冷笑,氣勢勃發,帽兜被吹拂下去。
  “北冥冰魄體!”彭世龍發出一聲驚呼。
  寒氣迅速彌漫,一道水晶冰墻,高達數十丈,橫亙在眾人眼前。
  四仙被阻擋,頭頂上一道雷光朝他們劈來!
  雪殤劫電!
  正常的雪殤劫電,已經是十大兇災之一。但眼下這道劫電,分出十幾道分叉,威力直接提升了數十倍!
  屋漏偏逢連夜雨,四仙不敢硬接。其中一位催動宙道殺招,將劫電緩了一緩,四仙得到時間,立即轉移。
  雪殤劫電沖勢不止,擊中北冥冰魄仙僵的水晶冰墻。
  冰墻破開一個大洞,北冥冰魄仙僵悶哼一聲,立受輕傷。
  “天意!”北冥冰魄仙僵目露兇光,狠狠地瞪向蒼穹。
  南疆四位八轉蠱仙,轉移方向,劃破長空,又撞向蠱陣的另一處。
  “此路不通。”位于此處陣眼的黑袍蠱仙呵呵笑道。
  轟!
  雙方狠狠地對拼一記,拼得半斤對八兩,不分上下。
  四仙受阻,沖勢頓止,黑袍蠱仙也不好受。
  “逍遙智心體!”
  又是一個十絕仙僵。
  “你……你是商家的商鬼才!”
  彭世龍雙眉緊皺,認出黑袍蠱仙的身份。
  “我和商家太上大長老交情深厚,你身為商家族人,居然加入邪魔組織,禍亂蒼生!浪子回頭金不換,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!否則釀成大禍,你的家族也會被你牽扯。”
  黑袍蠱仙不屑地冷笑一聲:“你懂什么?商鬼才不過是我魂穿的身份,區區商家算什么東西?如何與我的大計相提并論?!”
  轟!
  又一道劫雷轟下,打得南疆四仙搖搖欲墜。
  “不要和他拖延了,我們再換個方向!”
  “炎煌雷澤、北冥冰魄、逍遙智心……百年難得一出的十絕體,居然接連出現,恐怕不適巧合。”
  “這道蠱陣應當就是利用了十絕體,才能有如此巨大的威能!”
  “這么說來的話,那他就是唯一的漏洞!!”
  被逍遙智心仙僵阻擊之后,四仙閃電般地迅速交流,瞬間將目光對準青年蠱仙影無邪。
  在場的所有蠱仙當中,他最為特殊。
  因為他是個大活人,同時氣息流露,也表明他根本不是十絕體。
  四仙身負重傷,沖向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頓時心臟砰砰亂跳,大喊道:“怎么辦?怎么辦?他們沖過來了!”
  “別緊張,用你最擅長的手段。”他身旁的黑袍蠱仙立即提醒道。
  “我不緊張,我不緊張!”影無邪深呼吸一口氣,呼吸卻仍舊急促。
  眼看著四仙越發接近,影無邪此刻的腦海中卻是回想到了出生時的一幕。
  他從夢境中孕育而生。
  他睜開雙眼時,看到的第一個人,就是硯石老人。
  硯石老人淡淡而笑,一雙黑目盯著他上下打量,語氣中難掩欣賞之情:“好,好,好。純夢求真體,你是我參研夢道的最高成就!薄青既亡,你將替代他,成為我們最強的戰力,鎮壓大局。”
  “你誰啊,我又是誰?”影無邪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“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我是硯石老人,而你嘛……就叫做影無邪好了。”硯石老人呵呵一笑。
  接著,他長袖悠然一揮,無數念頭就灌入到影無邪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影無邪就感到一股信息,流淌到心底——時間有限,我只傳授你一記仙道殺招。它雖然沒有任何的殺傷之力,但卻是當今五域夢道的巔峰,時代的前列。就算是那些天庭的蠱仙,也被遠遠拋在后面。正所謂一招鮮,吃遍天!你要好好感悟,當你成為蠱仙的時候,我會給你完整的一套蠱蟲,到那時你要加緊練習!
  ……
  回憶戛然而止,四仙已近在眼前。其中,狂風賈誼更是一馬當先!
  影無邪眼中陡然暴射出寸許的精芒。
  他緩緩開口,朗誦一般地道:“仙道殺招——引、魂、入、夢!”
  四仙速度驟降,如臨大敵,十二分戒備。
  但幾個呼吸過后,卻不見絲毫動靜。
  “小子,你竟然敢耍我們!”彭世龍大怒,正要出手攻擊。
  這時,八轉蠱仙賈誼卻開始往下墜落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正當彭世龍等人驚疑不定之時,十絕仙僵無生蠱陣發動起來,攻勢凌厲無比,打向賈誼。
  賈誼毫無動靜,渾身上下,一層層嚴密的防御竟然開始緩緩消散。
  剩余三仙連忙施救,擋下蠱陣的攻勢。
  賈誼還在墜落。
  呼嚕嚕……呼嚕嚕……
  他居然在這一刻,睡著了!
  “是那個小子搞的鬼!!”任海洋滿臉猙獰之色,驚恐交加。
  對付只是七轉蠱仙,催發的仙道殺招,居然讓賈誼毫無反抗,就一下子中招了。
  尤其是他包裹全身的,一重重的防御,都沒有效果!
  這到底是什么殺招?!
  “小心!”彭世龍驚呼。
  災劫降臨,無數的墮星雷堪比光速,剛剛迸發,已貼到南疆蠱仙們的頭頂。
  這一波天災下去,絕大多數的南疆蠱仙,都失去了生命。
  就連八轉蠱仙,狂風之名,流轉數百年之久的賈誼,都被墮星雷轟擊成無數碎渣。
  彭世龍等人,自顧不暇,根本來不及救援。
  “完了!”這一刻,三位八轉蠱仙幾乎絕望。
  影無邪的確是大陣中的漏洞,但他本身的戰力之強,超出三仙的想象。
  前所未有的夢道殺招,直接讓賈誼陷入沉睡,無法驚醒。
  賈誼一死,剩下的三仙,沖勢頓時下降一截,突圍逃生的希望旋即變得渺茫起來。
  “要堅持住啊!”義天山上,始終注視著戰場的方源,也不由地心生焦慮。
  就算他成為驚鴻亂斗臺的主人,單靠方源一人之力,也難以催動龐大的仙蠱屋。就好像是一個人,操縱一艘樓船巨艦一般,力不從心,十分困難。
  所以,聯合南疆蠱仙是必須的。
  只有進入仙蠱屋內的蠱仙越多,消耗的仙元越是巨量,仙蠱屋迸發出來的力量才越強。單靠方源一人,很難讓仙蠱屋強大到突破蠱陣的程度。
  時間無情的流逝,三位八轉蠱仙疲于奔命,僅剩下的數位七轉蠱仙,更是在災劫中抱頭鼠竄。
  當任海洋因為災劫隕落之后,剩下的兩位八轉已經徹底絕望。
  “大勢已去!”方源不禁在心中痛呼,“唉,如今之計,只能繼續偽裝身份,期盼不被人發現了……”
  不過就在七轉、六轉蠱仙統統死絕,只剩下兩位八轉蠱仙的時候,義天山忽然開始震蕩起來。
  很快,震動的幅度迅速增大。
  地動山搖!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震蕩吸引了兩位八轉蠱仙的目光。
  “難道是驚鴻亂斗臺被你收取了嗎?”兩位八轉蠱仙異口同聲地對彼此叫喊。
  然后,他們同時愣住,都意識到不是對方的原因。
  方源也是身軀一震,他當然還未有煉化了仙蠱屋,那么到底是誰?
  轟!
  山石崩裂,大地破開一個巨洞,從洞中躍出一個身影。
  大力真武仙僵!
  他居然擺脫了仙蠱屋的鎮壓,一飛沖天,重見天日了!
  然而,還未等方源徹底反應過來,一聲冷哼響徹天地:“在我等面前,還想逃脫宿命?給我死!”
  一道光柱從極天之上,垂直轟射下來。
  九轉仙蠱屋——監天塔!
  天庭眾仙,早已來到。
  純白的光柱威力恐怖絕倫,摧枯拉朽地破開十絕大陣,兩位南疆八轉瞬間灰飛煙滅。
  “可惡!”八轉大力真武仙僵躲避不及,只能萬分不甘地怒吼一聲,然后就被光柱打成齏粉。
  光柱余勢不減,射向義天山。
  “要死了么……”方源仰頭咬牙,渾身肌肉繃緊。
  九轉仙蠱屋的全力一擊,他根本無法阻擋。
  只剩下最后一張底牌——春秋蟬!
  下一刻,方源自爆。
  失敗了!
  春秋蟬載著方源的意志,剛剛進入光陰長河,就猛地崩潰,炸成了無數細微碎片。
  方源身死道消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