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22 再重生鬼臉紅蓮

傳說中,這個世界上有這么一條河流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它貫穿始和終,深藏因和果,流淌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,無處不在。
  有了它的澆灌,世界才得以正常的運轉,一切方能變化。
  這條河,就叫做光陰長河。
  這里是天地秘境,宙道的溫床,無數的宙道蠱蟲,在這里繁衍生息。
  億萬萬頃的河水,恣意流淌,從不間斷。
  河水澎湃浩蕩,潮起潮落,波濤翻滾。
  每一滴的光陰之水,都是蒼白無色。但億兆兆的光**滴,相互碰撞、交融,卻能迸發出世間最燦爛炫目的流光溢彩。
  這種光彩的多姿美妙,難以用語言來描述。方源一直都覺得,這是世間最動人的壯美景色之一。
  當九轉仙蠱屋監天塔,迸發出蓄勢已久的一擊,方源被殃及池魚,難以逃脫,避無可避。
  他僅剩下的唯一選擇,就是催動春秋蟬。
  然而,六轉的春秋蟬有著巨大的弊端。每一次催動都有失敗的可能!
  在青茅山上,方源成功催動過一次。
  在三叉山上,方源再次成功催動了一次。
  如果算上五百年前世,方源催動春秋蟬,已經成功了三次。
  如今,他終于碰到了失敗。
  催動春秋蟬失敗了。
  他的意志雖然進入了光陰長河,但就在啟程的那一刻,春秋蟬自爆開來,化為無數的碎片。
  方源的意志,仿佛就是失去小舟,而落水的嬰孩。
  波濤翻滾的光陰長河,能在瞬間將方源的這股意志,吞噬毀滅,徹底消融,連渣子都不剩。
  “終究,還是失敗了么……”
  死亡來臨的這一刻,方源僅剩下來的意志,反而出奇的平靜。
  沒有焦躁,沒有不甘,也沒有懊悔。
  當初選擇這條路,就已經預料到了可能發生的結局,此時的這個情況早就在方源的設想當中。
  沒有辦法了。
  已經拼盡了全力。
  “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仍舊會這樣活著吧。呵呵呵,那么就這樣吧,我的蠱仙冒險物語,就到這里終結吧。雖然沒有留下什么傳記和傳承,不過……也無所謂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意志迅速消沉。
  他很平靜,甚至感到一種幸福。
  如果他還有臉面,恐怕此時嘴角翹起,下意識的帶著微笑。
  死在自己追求的路上,還有什么好遺憾的呢?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嗯?”
  方源心中的笑聲戛然而止,異變就在此刻發生。
  蒼涼壯闊的光陰長河之中,忽然冒出一個鬼臉。
  鬼臉先是朝著方源的殘存意志,擠眉弄眼,似乎是在發出無聲的嘲笑。
  然后,漆黑的鬼臉臉頰鼓起,表情十分痛苦,好像是在嘔吐。
  一顆巨大的花骨朵兒,從鬼臉的嘴巴中**的冒出來。
  鬼臉的嘴巴幾乎要被撐爆,嘴邊夸張的咧開,竟然直接咧到耳根子處。
  吐出花骨朵后,鬼臉一下子輕松下來,又開始擠眉弄眼地望著方源,流露出滑稽古怪,卻又陰森恐怖的笑容。
  而那多花骨朵兒,破開河面,徐徐綻放。
  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停止。
  眨眼間,花骨朵兒盛放開來,竟化為一朵嬌艷的紅蓮!
  從蓮心中綻射出一股微薄的紅光,照住春秋蟬失事的地點,于是紅光之中的時間,開始回溯。
  與此同時,承載紅蓮的鬼臉在河水中徐徐下沉。
  就像是電影倒放一般,一切所發生的事情都在往回倒退。
  又仿佛是潑出去的水,自動地退回到了臉盆中來。
  方源的意志本來已經消散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點點分毫,可以直接忽略不計。但在紅光的照耀之下,他的意志迅速復原,并且無數的蠱蟲碎片也跟著出現。
  然后這些蠱蟲碎片,一齊拼湊到一起,化為完整的春秋蟬!
  春秋蟬載著方源完好的意志,重新開始啟程。
  紅光消散,紅蓮轉瞬間衰敗潰散,而那個鬼臉兒也旋即被滾滾不絕的光陰河水,沖滌得干干凈凈。
  仿佛一切都是幻覺。
  但春秋蟬卻已經被強行復原。
  它載著方源的意志,方源僅剩下來的希望,沖向河水當中。
  艱難的……逆流而上。
  回到過去!
  ……
  星象福地。
  魔霧繚繞,毒血蒸騰,已經將三層蠱陣都腐蝕破壞,周圍地表都化為了一層淺淺的毒泥爛沼。
  方源滿臉鄭重之色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最難處理的仙材地極天罡了。”
  他取出一份仙材,拿在手中。
  這份煉蠱材料十分奇特,是由泥和氣組成。泥氣自發地拘束成一團。
  上面是淡青色的罡氣,下面是黑色的泥土。
  罡氣是九天之上的天氣。太古九天之外,都有一層厚實的罡氣墻。蠱仙要進入九天中探索,往往就得突破罡氣墻。
  而黑泥,則是十地之下的濃郁地氣凝聚成的精華。
  天地二氣本身就難以共存,但是在此刻,這地極天罡中兩者卻達成和諧的統一。不僅和平共存,而且相互之間不斷轉化。不斷有黑泥化為罡氣,又不斷有罡氣化為黑泥。
  方源手掌搖晃一下,這團地極天罡迅速渾濁,黑泥罡氣混淆一塊,形成一團灰霧繚繞。
  但不搖晃,靜置十幾個呼吸之后,黑泥就會沉淀下來,罡氣則在上。又出現黑白分明,相互微微循環的奇象。
  “處理這種仙材,最是麻煩。尋常的煉道殺招,都不能完美處理。唯有用公認最強的,處理仙材的四大仙道殺招——靜眠電蟒,映雪,悶雷石鼓,風磨,方可一蹴而就。可惜這四種殺招我都沒有。要處理地極天罡,只有賣力氣,下苦功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念頭一閃,腳下一蹬,雄軀頓時拔空,輕輕一躍,整個人便跳進了龜殼之中,毒血之內。
  噌!
  方源亮出尖銳的指甲,分別在六只怪臂上切出傷口。又在自己的胸膛,后背等處,戳出傷口。
  血煉殺招——血絲游。
  從這些傷口中,游出一絲絲的血跡。
  血跡很快就融入深紫色的毒血當中,旋即龜殼大鍋中的這些毒血,仿佛被牽引一樣,開始從方源的傷口里鉆進去。
  劇痛傳來,方源悶哼一聲。
  仙僵是沒有痛覺的,方源能感受痛楚,自然是用了蠱蟲手段。他需要通過感知痛楚,來明白仙材處理到了什么程度。
  方源的血液和龜殼大鍋里的毒血,不斷交融,形成循環,在方源的身體內進出不斷。
  這個過程變得穩定之后,方源將早就取出來的地極天罡,一口吞下。
  咕咚一聲,地極天罡被他吞入腹中。
  這是他前世的獨創,血道煉蠱的詭譎法門。他將這個命名為肉身血煉法。
  地極天罡進入他的身體內,不斷地被血液沖刷,微微溶解在血液中。
  這些血液,又透過方源渾身上下的傷口,從體內流出去,匯入龜殼大鍋之中,沉入鍋底。
  同時,大鍋內的其他毒血,則通過傷口,流入方源的體內,再沖刷地極天罡。
  時間緩緩流逝,三天兩夜過去。
  方源渾身是傷,臉上痛得猙獰扭曲,八根怪臂都插入毒血之中,獠牙外齜,雙眼赤紅一片,喘息如牛。
  “還,還剩下一個晚上,我就能將體內的地極天罡,徹底處理好了……只要撐過這一步,煉制變形仙蠱的過程中,最艱難的一步就算渡過去……呃!”
  忽然間,方源痛苦的神情僵住。
  緊皺的眉頭下,炯炯發光的碧綠眼眸,忽然變得一片迷茫,喪失了幾乎所有的神光。
  煉制仙蠱的過程當中,必須時刻保持高度的注意力,怎么容得他這般分神?
  噗——!
  他頓時仰頭,猛地吐出一大口的毒血。
  隨即,他轟然倒下,摔倒在巨大龜殼中的毒血中,濺起一蓬猩仇無比的血浪。
  血浪沖出龜殼的邊緣,飛濺到草地上,很快一大片綠油油的青草,被腐蝕成一股股的暗紅煙氣。
  “主人!”星象地靈大喊一聲,滿臉擔憂之色,撲進龜殼當中。
  忽然,血泊中冒出方源的腦袋。
  他撲騰了兩下,旋即重新站起身來。
  他滿臉的迷茫迅速消退,雙目重新變得神采奕奕,口中喃喃:“這是……這是?”
  聽到方源這般自言自語,星象地靈心中不由更加擔憂了:“主人不會因為煉仙蠱失敗,直接變傻了吧?”
  方源先是望著自己的雙手,然后目光又掃視龜殼和血泊,最后目光的焦點,停留在星象地靈的身上。
  “現在是什么時候?”方源問道。
  星象地靈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但仍舊答道:“從主人你開始煉制仙蠱,已經過去好多天了啊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方源仰頭大笑。
  星象地靈心中一片冰涼:“完了,主人真傻了!煉制仙蠱失敗,身受重傷,他連具體時間都不記得了,還笑得這么開心!”
  方源心中的喜悅,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  “又重生了!”
  “盡管催動春秋蟬是失敗了,但是因為一場異變,讓我起死回生,由敗轉勝,意志再次回到了過去。”
  “我還在煉制變形仙蠱……是一年多前么。時間居然這么短!”
  “依照我的底蘊,那么多的仙蠱在身上,至少得有數百年啊。只回到一年多以前,是因為催動春秋蟬失敗的原因嗎?”
  “還有,那個鬼臉、紅蓮,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