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23 想想都有點小激動

雖然光陰長河中的異變,只發生短短的時間,但卻深深地印刻在方源的腦海中,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事關生死勝敗,印象不深刻也不行啊!
  現在回想起來,方源的心中充滿了疑惑。
  “鬼臉紅蓮,代表的是什么?為什么我之前幾次使用春秋蟬,都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?亦或者只有使用春秋蟬失敗,才會引發?還是……”
  緩緩搖頭,方源暫時不再思考這個神秘的難題。
  他一躍而起,脫離毒血,飛出龜殼。
  “身上的傷勢真的不輕,而且唯一的成功道痕,也因為煉蠱失敗而損毀了,真是可惜。”
  方源查看自身,很快就發現這次煉蠱失敗,而帶來的惡果。
  身軀中充斥裂紋,幾乎瀕臨崩潰。這一身的傷勢,必須修養數月,才能彌合。
  煉蠱本身就是一件風險不下于激斗的事情。
  更何況煉制仙蠱!
  方源這一次因為重生,導致煉蠱失敗,遭受重創也是常理。
  更讓方源遺憾的是,他辛辛苦苦參加煉蠱大會,好不容易擠進排名,得到的成功道痕,也因此毀掉了。
  這一點,讓方源隱有體悟。
  “我之前之所以煉制星念仙蠱失敗,不是因為我的手法問題,而是仙材之間本身的道痕相互交融,這個細微方面無法人為操縱。這也是所有仙蠱的成功率,如此低下的關鍵原因。”
  “成功道痕的最大作用,就是影響這個方面,讓仙材本身的道痕交融,全部達到煉蠱的標準。所以當我開始煉制變化仙蠱的時候,成功道痕就開始損耗了,作為一種特殊的仙材,一直在輔助。”
  “上一世我沒有出現什么意外,最終煉成了變化仙蠱,成功道痕居功至偉。但這一世,我因為重生,反而把這個十拿九穩的事情弄砸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也有點哭笑不得。
  不是說有了成功道痕,不管怎么煉蠱都能成功。
  蠱師要作死,故意用錯煉蠱手法,那鐵定失敗。
  成功道痕絕非萬能之物。
  上一世,為什么方源要特意選擇星象福地中煉制仙蠱?就是害怕被外力干擾,導致煉蠱失敗。
  煉蠱一失敗,仙材損耗、受傷還是小事,關鍵是成功道痕也會因此毀滅。
  方源重生回來,好死不死,就在煉制變形仙蠱的時間段,這就類似于“自己作死”了。
  沒有辦法,上一世煉制變形仙蠱是成功的,但這一世卻失敗了。
  “重生過來,雖有前知的優勢,但落實到具體事務上,也不是無往不利啊。”
  “不過我這一次重生,優勢很大。失去一個成功道痕,根本就不重要!”
  方源很快就收拾情懷,穩定心境。
  定仙游!
  方源催動仙蠱,回到狐仙福地。
  以前他很焦慮,但現在他知道了,距離中洲偵破八十八角真陽樓一案還有一段時間,他可以更加從容一點也無妨。
  雖有上一世的經驗,但方源向來謀定而后動。急躁之人,絕不會走到他今天這樣的程度。
  無數線索,蕪雜繁亂,如何才能利用自己手頭上現有的資源,做到利益的最大化?
  這是方源最需要考慮的主要問題。
  仙僵思維僵化,方源便蹭用智慧光暈,輔助思考。
  和上一世相比,他的智道境界已經達到宗師級!甚至,還設想了一套小蠱陣,可以更高效率地利用智慧光暈,節省大量時間。
  僅僅半天之后,方源思考完畢。
  仙僵不需要吃喝,雖然身上有傷,但方源要爭分奪秒。
  定仙游!
  他立即催動這只仙蠱,首先秘密回到南疆。
  利用手段,盡量將仙蠱的氣息消除大半,方源就悄悄接近義天山。
  義天山附近方圓萬里,都被方源所熟悉。
  沒辦法,上一世義天山曠世賭約,方源參加了。隨著時間,禁仙絕境的范圍在擴大,方源也隨著南疆蠱仙們,不斷往外遷移。因此對義天山附近的風景,相當熟悉。
  義天山!
  此時此刻,卻還只是一座無名山峰。
  方源來之前這里剛好下過一場雨,只見這座未來的義天山,高山秀麗,林麓幽深。彩虹散彩,日月搖光。
  方源遠遠眺望,小心潛行,滿懷著期待。
  如果要問重生之后,最令方源心動的是什么?
  那么無疑就是義天山下,地底深處的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以及被鎮壓的八轉大力真武體仙僵。
  后者的重要意義,對于方源而言,就不需要多說了。
  “雖然上一世,這位八轉大力真武仙僵居然自己蹦跶出來,擺脫了驚鴻亂斗臺的鎮壓。但是只要我成功煉化驚鴻亂斗臺,成為它的新主人,一樣可以繼續鎮壓他!”
  “如果我能得到驚鴻亂斗臺的話……”方源想到這里,不禁舔了舔嘴唇。
  仙蠱屋可是非同小可!
  仙蠱屋、上古戰陣,都是陣道流派的最高成就。
  其中上古戰陣,已經被時代的浪潮漸漸淘汰,仙蠱屋已經成為主流。
  不論是南疆、北原,還是東海、西漠,亦或者中洲,但凡強大的超級勢力,都至少有一座仙蠱屋鎮壓底蘊。就像黑家一樣,黑牢就是黑家強盛的象征,也是極為強大的底牌!
  方源上一世,黑牢失去之后,為了奪回黑牢,就連黑家四大太上長老,都冒險出動,追捕黑城。
  黑牢還只是六轉的仙蠱屋,黑家都要急忙追尋。
  仙蠱屋的重要性,可見一斑。
  而義天山地底深處的驚鴻亂斗臺,不僅比黑牢還要更高一轉,達到七轉級別,并且歷史上一位神秘七轉蠱仙,甚至借助它的戰力,硬生生地越階戰斗,成功鎮壓了一位八轉強敵,還是大力真武體!
  驚鴻亂斗臺的價值,比黑牢還要高出許多倍!
  “想那上一世中,鯊魔、蘇白曼夫婦玄冰屋,這還是殘破的仙蠱屋,便能屢次沖破戰場殺招的阻隔,順利脫身。這座驚鴻亂斗臺,我若能得之,即便達不到縱橫天下的程度。也能在將來,真相暴露,遭受中洲、北原等等追殺的時候,保存自身,震懾諸仙!”
  一座仙蠱屋,就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戰爭堡壘。它沒有短板,兼顧攻防、轉移、治療乃至修煉,等各個方面。
  它結構穩定,易于操縱。
  一座七轉仙蠱屋,六轉蠱仙也能駕馭起來。
  它有兩個大缺陷,一個是喂養,第二個是仙元。
  仙蠱屋是由許多仙蠱,還有海量的凡蠱組成的,喂養這些蠱蟲,必然十分麻煩,而且是巨大負擔。
  但方源知道驚鴻亂斗臺,似乎兼顧食道精髓,喂養的難題可以忽略不計。
  剩下來的,只是仙元問題。
  要催動一座仙蠱屋,消耗的仙元將是一個龐大的數字。僅憑方源個人能力,擔負不起。
  上一世,鯊魔不得已催動玄冰殘屋,眾仙僵參與其中,分擔仙元消耗,事后各個都肉痛不已。
  催動仙蠱屋的代價很大。
  因為消耗的仙元太多。
  方源現在一窮二白,他本來是孤注一擲,耗盡家底,勉強收集到了一次煉制變化仙蠱的仙材。
  而現在,他煉蠱失敗,損失了大半的仙材,手頭正緊。
  就算他有許多盈利的項目,比如膽識蠱貿易,月入上千的仙元石。但積攢個半年,也不夠仙蠱屋消耗半分鐘的。
  但這一切完全沒有關系!
  方源自身的青提仙元很少,但他手中有大量的巨陽仙元!
  這筆收獲,還要追溯到王庭福地。
  巨陽仙尊是九轉級數,他留下來的仙元,乃是九轉尊者才有的黃杏仙元。這種仙元的質量,要把青提仙元甩出數百條大街去,兩者之間的差距,好比天和地。
  這筆巨陽仙元,方源自身利用不了,但仙蠱屋可以吸收啊。
  仙蠱屋可以吸收異種仙元,要不然鯊魔等仙僵,如何一齊出力,催動玄冰殘屋的?
  這是仙蠱屋的基本特性——集合眾仙之力為一體!
  方源上一世,也想到這點。
  對他而言,巨陽仙元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,用了多少,就損失多少,再也無法補充。
  所以更加經濟實惠的方法,就是糾集更多的蠱仙,充當推動仙蠱屋的勞力。
  可惜南疆的那些蠱仙,死的太快了。
  或者說,方源沒有來得及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還未被任何一人煉化,卻被大力真武仙僵提前破出。
  這是一個巨大的遺憾。
  “若是我有驚鴻亂斗臺在手,就算是那道取我性命的光柱,也能擋下!”方源心懷自信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當然不是監天塔的對手,但是監天塔本身狀態不佳,那道光柱經過十絕仙僵無生大陣的削減,威力也并不充沛。
  有了驚鴻亂斗臺,雖然談不上“一屋在手,天下我有”。但也足以稱得上“一屋在手,進退自如,縱橫自由”了。
  “一屋在手,天下我有”,八轉的八十八角真陽樓可以稱得上這一點,它擅長搜刮蠱蟲,甚至仙蠱。八轉的煉爐當然也能算得上。
  對比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什么我力仙蠱、全力以赴仙蠱、星念仙蠱,都顯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  只要掌握仙蠱屋,又有巨陽仙元,方源就能以六轉墊底的修為,苦逼的仙僵身份,強戰八轉,直接走上人生巔峰!
  “想想都有點小激動呢。”方源小心探查,發現周圍沒有人煙,立即鉆破地面,深入地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