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30 收服羽民

轟轟轟!
  接連的炸響,如雷霆般響徹耳膜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每一次炸響,整個羽圣城都一陣劇烈的搖晃。
  方源站立在廢墟中,感受著整個羽圣城的震動,身形隱藏在滾滾的煙塵當中。
  “奴隸蠱仙,果然比奴役獸群要艱難千百倍!”方源細細體悟著魂魄方面的壓力。
  奴役其他的生命,會對蠱師本身的魂魄造成負擔。
  之前在北原,王庭之爭的時候,方源指揮萬千猛獸,也不是全都直接奴役。他是通過奴役萬獸王、千獸王、百獸王等,間接地掌控整個獸群大軍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野獸沒有多少智慧,所以方源奴役許多。
  但剛剛,方源奴隸周中,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周中深具智慧和靈性,奴隸他雖然沒有失敗,但卻給方源的魂魄造成了極其嚴重的負擔。
  畢竟周中可是一位蠱仙!
  六轉級別的奴隸仙蠱,只能奴隸六轉的蠱仙。
  “這還多虧了周中是羽民,不是純正的人類,靈性還是稍差一籌的。若是我奴隸一個純種人族蠱仙,說不定已經失敗了。”
  “我原先雖然修行魂道,魂魄有著底蘊。但這只是凡人的極限。對于蠱仙層次而言,卻是相當的淺薄。這一次奴隸的周中,我的魂魄已經徹底喪失了靈動。原先仿佛是健步如飛的青年,現在卻成了一個挑著重擔的老者。這一下戰力暴降,能發揮出原先的兩成,就不錯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十分感慨。
  但凡形成了蠱道流派,幾乎都可稱得上博大精深。
  奴道亦是如此。
  到了蠱仙層次,也有非凡之妙,外行人難以掌握。
  毫不客氣地講,方源就是個外行人。
  他根本不懂任何的奴道仙級殺招,若是有的話,配合奴隸仙蠱,說不定此時的情景不會如此糟糕。
  他只是很膚淺地,使用了一只奴隸仙蠱。
  但配合他的前世經驗,還有借助智慧光暈推算出來的行動計劃,他得到了巨大的成功。
  “主人,我接管了羽圣城。如今鄭靈已經趕往仙蠱屋城墻處,緊急支援太上大長老了。”周中的聲音,忽然悄悄地傳入方源的耳畔。
  方源興奮地舔了一下嘴唇,下意識地握緊了雙手。
  他低聲下達命令:“先給我殺了真正的羽飛。”
  他現在是羽飛模樣,真正的羽飛就是他最大的破綻。
  很快,周中的聲音又傳來:“羽飛已死,化為灰飛了。”
  如今,只有周中一人掌控羽圣城,做到這點比翻手掌還簡單。
  “很好,你要盡最大能力試著操縱仙蠱屋,脫離戰斗!”方源繼續下達命令。
  這次,過了好一會兒,才傳來周中虛弱無比的聲音:“對不起,主人,我辦不到。整座仙蠱屋已經被對方施展手段,鎖死在原地了。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眼中厲芒激閃。
  “果然還是這樣么。”他的心中,倒沒有太多的失望。
  上一世,他設計陷害,最終令羽民們自殺身亡,得到羽民蠱仙鄭靈的魂魄。
  鄭靈親身參加了羽圣城的攻防戰,又沒有過去多久,雖然記憶極其鮮明。
  他的魂魄,不像雪松子的被魂道大能動了手腳,方源很輕松地就通過搜魂,得到了他的所有記憶。
  正是這個記憶,讓方源宛若親身經歷了羽圣城的攻防戰。
  所以,他才能將時機掐得如此精準,冒險潛入仙蠱屋,趁著兩方激戰之際,成功奴隸了蠱仙周中。
  像這樣的機會并不少,但最好的機會只有這一次。
  周中正好被仙道殺招控制,動彈不得,這帶給方源極大的便利。
  從鄭靈魂魄中,方源也得知,這座仙蠱屋羽圣城被敵方鎖住,無法動彈。
  但方源這種人,若不是親自嘗試一下,是絕對不甘心的。
  嘗試之后,果然無法搶奪這座羽圣城。方源只好退而求其次,作壁上觀,讓事態繼續發展。
  和前世一樣,周中拖著重傷之軀,勉強接管仙蠱屋,解放了鄭靈這個戰力。
  鄭靈趕去支援太上大長老,生死激斗白海沙陀等人。
  這一場激戰,是整個羽圣城攻防戰中,最為關鍵的一戰。
  戰斗的結果,一如方源前世。
  白海沙陀等人被擊退,通過漏洞撤走。太上大長老重傷瀕死,被西漠蠱仙們合力針對,至于鄭靈的狀態,反而較好一些。
  此戰結束,仙蠱屋修復完成,再無漏洞,防御又變得完整無缺。
  但羽民太上大長老傷重不治,死在城中。
  喪失了最強戰力,兩位羽民蠱仙又支撐了一夜,見事不可為,決定壯士斷腕,舍棄仙蠱屋,撤離此地。
  他們將所有的羽民,都集中起來,催動仙道殺招天隨人愿。
  “我愿——我族羽民得生存!”
  “我愿——我族羽民保自由!”
  “我愿——我族羽民有天地!”
  西漠蠱仙則坐視不管,任由羽民們離去。羽民一離開,他們就能得到完整的仙蠱屋羽圣城了。
  方源還是第一次,親身經歷天隨人愿。
  他感到一股磅礴強大的白光,將他連同羽民們盡數席卷,送入一個充斥白光的通道。
  而他本身,就像是一個掉進急速漩渦之中的木頭,不斷旋轉。
  等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周圍的白光驟然消失,方源再次腳踩實地。
  他整個人暈乎乎的,差點倒在地上。
  周圍的凡人羽民,已經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了。
  只有兩位羽民蠱仙,鄭靈和周中,一臉警惕地站立著。
  方源暗自搖頭:“看來我奴隸周中后,本體的戰力已經不值得任何期待了。”
  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”羽民蠱仙周中掃視周圍。
  羽民蠱仙鄭靈的神色驟變,忽道:“糟糕!這里是某個人族蠱仙的仙竅福地!我們被當做地災,降臨此處了。”
  太白云生為首,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分列左右,向眾羽民緩緩飛來。
  前世,方源幫助太白云生渡劫,沒有邀請她們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要借助這才地災,敲打她們,所以把她們請來助拳。
  太白云生面無表情,心中卻又驚又喜,心想:“當初方源找我,說他能預測出這場劫難,叫我如何如何行事,我還不敢相信。現在看來,一切都如他所料啊。這場災劫我一定能夠渡過去了!”
 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則暗暗震驚。
  羽民成災,本就稀罕奇特。
  而方源居然能準確地預測出來,這是什么概念?!
  天劫地災之所以難以渡過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,就是難以預測。
  方源現在有這個本事,簡直是渡劫的神兵利器!只要在渡劫前,進行針對性的準備,必然可以將渡劫的成功可能,提高到一個恐怖的程度!
  羽民蠱仙鄭靈的一顆心,已經沉入谷底。
  前世,當他看到方源和太白云生時,他還心生輕視之情。
  但這一世,七轉黎山仙子、大力真武體黑樓蘭、太白云生聯袂而至,尤其是他們三者毫不掩飾地流露出身上的仙蠱氣息,不禁帶給鄭靈巨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接下來,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。
  在太白云生展示了江山如故仙蠱之后,羽民蠱仙針對太白云生仙竅的威脅,顯得蒼白無比。
  前世,單靠方源、太白云生二人之力,就將羽民們耍得團團轉。
  這一次,不僅增加了黑樓蘭、黎山仙子這樣的強大援手,而且周中、羽飛,都是內奸。
  一場賭斗之后,鄭靈再次被消滅,但太白云生等人沒有強逼羽民。
  這是方源上一世犯的錯誤。
  今生不會再犯了。
  這些羽民,和市面上的羽民性情不同。他們生活在太古綠天碎片小世界之中,幾乎與世隔絕地傳承下來,具備古代羽民的秉性,寧愿自殺,也絕不會喪失自由。
  所以太白云生沒有約束他們,而是假惺惺地和他們商討。
  在周中和“羽飛”的領導下,羽民們盡數轉移到了星象福地之中。
  有了這些羽民,方源的西漠發展,將走上一個新的臺階,前途一片光明。
  這不是他唯一的收獲。
  事后,黑樓蘭向他旁敲側擊推算災劫的事情。
  方源故意苦笑,反問一句:“你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嗎?你可別忘了,紫山真君是我的師傅,同樣,太白云生也是他的徒弟呢。”
  黑樓蘭心想:果然如此,這個能力太過強大,不是方源能擁有的,原來是紫山真君出手。
  不由地,黑樓蘭、黎山仙子對紫山真君更加忌憚。
  方源敲打了她們倆,這對將來控制焚天魔女,也有巨大好處。
  只是他奴隸了周中之后,魂魄負擔很重,連煉制夢道凡蠱,都大有拖累。
  這讓方源對落魄谷的渴望,更加強烈起來。
  落魄谷、蕩魂山若能盡歸他手,那么就算他是魂道的外行人,魂魄底蘊也會飛速增長!
  但是現在,卻不是前往落魄谷的時機。
  上一世,黑城魂魄落到黑樓蘭手中,通過搜魂,獲得的情報,也有許多共享給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知道,現在的落魄谷被影宗改造成秘密據點,鋪設了海量的蠱陣,防御極其森嚴。
  就算是上一世,鳳九歌為首的中洲蠱仙進攻,落魄谷空無一人,單憑這些蠱陣,也撐到了秦百勝等人的回援。
  現在的落魄谷,影宗蠱仙幾乎都在,比龍潭虎穴還要可怕。
  方源還得等待時機的成熟。
  ps:今天第二更,月票1300的加更,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