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33 智道宗師威能

東海,玉露福地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一如前世,方源和太白云生在一位景藍游仙僵沙南江的帶領下,穿越了玉露福地門戶,進入其中。
  “太白兄,咱們又見面了。哈哈哈!”鯊魔見到太白云生,表現得相當熱情。
  他主動上前迎接,親熱地拍拍太白云生的肩膀。
  太白云生在東海的時間雖然不久,但憑著人如故、江山如故兩只仙蠱,闖下不少名頭。
  之前,太白云生襄助鯊魔一行人攻略玉露福地,他的人如故仙蠱帶給眾人很大幫助。
  鯊魔打過招呼,又將目光轉移到方源的身上:“想必這位,便是太白兄在信中提及的至交好友智多星陳道?既然是太白兄的好友至交,那就是我鯊魔的好友!”
  “山野散修,愧不敢當。”方源點頭,含笑謙虛。
  他身姿挺拔,羽扇綸巾,豐神俊朗,一副俊美少年的模樣。
  他的皮膚十分白凈,鼻梁高挺,濃眉之下一雙眼睛宛若深潭,此時方源嘴角含笑,翩翩美少年,玉樹臨風,讓人賞心悅目。
  方源前世變作星象子,這一世卻化作智多星。
  見面曾相識的威能,遠比前世的見面似相識還要強大得多。鯊魔等人上一世都未瞧出方源的真正面目,這一世就更加不可能了。
  鯊魔夫人蘇白曼凝望了方源幾眼,開口道:“聽聞閣下主修智道,輔修星道,被太白先生力薦。不知可否在此一顯身手呢?”
  方源上一世裝作星象子,對外自稱:主修星道,輔修智道。但這一世,方源的智道境界已經達到了宗師級。盡管沒有智道仙蠱,底氣也足的很。所以干脆將主修、輔修的流派,相互倒換了一下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對鯊魔等人答道:“諸位考較陳某人的修為,也是應有之理。嗯……那在下便露一小手,給諸位點評。”
  上一世方源很謙虛,但這一世他嘴上說的很是客氣,神態表情卻表現得傲氣十足。
  鯊魔和蘇白曼對視一眼,不禁更加期待。
  太白云生心中藏著擔憂,不漏聲色。
  眾仙當中的卜單,則陰沉著臉。方源的到來,讓他在隊伍中的地位岌岌可危,利益更是被嚴重侵犯。
  一時間,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身上。
  方源嘴角含笑,一手背負在身后,一手持著羽扇,悠然地在胸前扇動。
  他舉目四望,看著周圍景象。
  此時,還是戰場殺招冰雨凍土。因此放眼望去,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。
  每隔一段時間,這里便會下磅礴的冰雨,形成無數的雪怪,給眾人帶來巨大麻煩。
  方源只是看了一小會兒,便道:“我算好了。”
  鯊魔等人大為驚訝,他們還以為方源正在醞釀什么仙級殺招,沒想到居然這么快就算好了!
  蘇白曼更加客氣地恭維道:“閣下果然修為了得,如此不動聲色的情況下,居然已經算出了這個戰場殺招的破綻,真是叫人贊嘆。”
  “非也,非也。”方源擺手笑道,“夫人言重了。要算出這個戰場殺招的破綻,我還得費一番周章。剛剛算的卻不是這個。”
  當即便有仙僵問道:“那閣下算出的是什么?”
  方源從容而答:“我算出了戰場殺招的一些跟腳。比如我們置身的這個戰場殺招,稱之為冰雨凍土。”
  聽到這個回答,眾仙都齊齊呆愣了一下。
  旋即,鯊魔皺起眉頭,眼中厲芒一閃。他本性兇惡,正要發作,卻被蘇白曼暗中攔下。
  蠱仙卜單嗤笑一聲,道:“陳道你這是戲耍我們嗎?誰不知道這個戰場殺招的名字,叫做冰雨凍土。想不到你本事低微,膽子卻竟然這么大,居然敢戲耍鯊魔和蘇白曼二位大人!”
  蘇白曼笑了一聲,緩和氛圍道:“卜單住嘴。想來陳兄只是開一個玩笑,他真正的手段正要施展呢。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夫人,我算的就是這個。”
  蘇白曼神情一僵,目光緩緩陰沉下來。
  “什么?!”鯊魔冷哼一聲,再也不耐,瞪著雙眼,兇狠地走上前來。
  這時,太白云生跨步向前,擋到方源的面前,攔住鯊魔。
  他向鯊魔拱手行禮,苦笑著招呼道:“鯊魔大人,是在下的錯。在下沒有明說,我這陳道兄弟就是這般性情,說話向來留一半,說一半,叫我苦惱已久。”
  “哦?”鯊魔臉色一緩,盯向方源。
  “哎喲,我的陳兄啊,你就把你算出來的全說了罷。”太白云生故作苦惱地道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諸位,我算的的確是戰場殺招的來歷。但卻不止冰雨凍土。在這冰雨凍土之下,依次是戰魂沙場、八門迷宮、按兵不動。”
  “戰魂沙場、八門迷宮,還有按兵不動……此言當真?”鯊魔頓時被方源的話所吸引,雙眼冒光,迫切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悠然地扇了下羽扇:“由我出手推算,怎能有假?”
  鯊魔和蘇白曼立即暗中傳音。
  鯊魔喜道:“夫人,若這智多星算的準確,那么他的智道造詣可就厲害了!”
  蘇白曼大為贊同:“不錯!之前我們請過幾位智道蠱仙,要推算出戰場殺招難度是很高的。不想此人不聲不響,如此迅捷地給出了答案。”
  鯊魔沉吟起來:“這還要再看。興許他只是信口開河、故作玄虛呢?算不對,有什么用?”
  蘇白曼思考了一下,否決道:“我覺得可能性不大。一來,太白云生性情穩重,他盛贊此人,若此人真的有智道宗師境界,算出戰場殺招也可以理解。二來,我們可以驗證此事。隨著一步步攻略下去,就可證明他的答案。他若是想騙我們,不會如此不智,給出一個如此輕易就可判斷對錯的內容。”
  “嗯,夫人所言在理啊。”
  正當鯊魔、蘇白曼暗中交流的時候,卜單已經等待不及,對方源冷笑:“陳道,你好生精明,算的好內容!只要一日冰雨凍土不破,我們怎么知道你算的就是對的?”
  方源心中暗嘆一聲,這卜單他前世就踩過,陷害過,這一世看來也不可避免了。
  方源并不想節外生枝,但奈何卜單主動蹦跶到他的面前來,實在沒有辦法。
  這時,鯊魔笑道:“陳先生,卜單無理,還望勿怪。”
  “雖然無理,但說的也是事實。我推算出來的東西,的確需要一段時間之后,才能驗證。”方源點點頭,坦然承認。
  蘇白曼輕聲一笑:“不曉得為什么,先生和我雖然是第一次見面,但總覺得似乎早已見過先生,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親切和信任之感。所以盡管暫時無法驗證,我還是相信先生的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很多人都這么說過。”方源大言不慚,毫不謙虛。
  不過的確不需要謙虛。
  見面曾相識的效果,就是如此。
  鯊魔又道:“陳先生,我等困于冰雨凍土之中,還請先生出手相助。早一日破解了此招,也能早一日見識到下面的一層,幫助先生驗證推算的內容,為先生正名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鯊魔大人,此言差矣。我剛剛推算,自信十足,對于我自己而言,根本不需要什么驗證。只是諸位不信任陳某,需要驗證而已。”
  緩了一緩,方源又道:“既然要我出手相助,那么報酬就該先談一談,不是嗎?”
  鯊魔皺起眉頭,方源的態度讓他心中甚是不悅。
  畢竟方源只是六轉,而他已是七轉,六轉對七轉如此態度,已經算是一種冒犯了。
  方源前世巴結鯊魔,想要加入東海僵盟總部,所以對他客客氣氣。但這一世,方源已經獲得了地溝傳承,哪里還需要加入什么僵盟呢?
  鯊魔攻略玉露福地,是有求于方源,方源自然要拿捏身份,如此才能獲取更多利益。
  一番商討之后,鯊魔開出高價。
  方源欣然接受,開始動手。
  他雖然沒有星念仙蠱,但是和前世不同,此時的他已經是智道宗師境界。就算是利用凡蠱,也能玩出無數花樣來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個戰場殺招他前世就曾經破解過。
  所以,動起手來,自然效果立竿見影,還不時地引發眾人的驚呼和贊嘆之聲。
  前世,方源只顧著破解冰雨凍土這個戰場殺招。但這一世,方源處理起來,游刃有余,將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學習之上。
  不管是前世,還是今生,方源手中都沒有一個戰場殺招。
  他對任何一個戰場殺招,都有濃重的興趣。
  隨著時間流逝,方源對冰雨凍土這個戰場殺招的了解越來越多,越發深入。
  冰雨凍土的核心仙蠱是什么,有多少只,輔助凡蠱又有多少,方源都逐漸了解。
  唯有這些蠱蟲如何搭配運轉,運轉的方式又有多少種,方源短時間之內還探查不全。
  每隔一段時間,就有冰雨、雪怪來襲,但鯊魔等人都主動出手,為方源維護住安穩的環境。
  方源沒有犯前世的錯誤,讓冰雨凍土的威力增高。反而因為屢屢正確的破解,導致戰場殺招威能減弱。
  至于卜單,已經灰心喪氣地龜縮一旁,不敢與方源爭鋒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來的智道造詣,比前世深厚了許多倍。上一世卜單還心有不忿,但這世他看出了自己和方源之間的巨大差距,斗志淪喪,心灰意冷。
  最終,當方源幾乎耗盡囤積的星念凡蠱之后,他才緩緩停手。
  冰雨凍土殺招,已經被拆解了六成,只剩下四成而已。
  “陳兄何故停手?”鯊魔急問。
  方源笑道:“欲速則不達。我也有些累了,今天就到這兒吧。”
  鯊魔心中憤怒,但有求于方源,拿捏不得,只得臉上堆笑:“先生說的是啊,是要好好休息一番。這樣,先生遠來是客,就請到我的鯊海作客如何?本人的釣鯊宴,可是在東海也算是獨樹一幟的。”
  其余蠱仙不免驚呼,向方源投來羨慕嫉妒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神色平靜:“那就有勞鯊魔大人招待一二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