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35 驚現星宿仙尊

數天后,方源出現在中洲的一座無名山谷當中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繁星洞天的某個碎塊世界,就掉在這里,暫時還是很穩定的。
  中洲十大古派都派遣了蠱仙,駐守這處山谷。
  見到鶴風揚帶著方源來到這里,他們的臉色都不好看。
  這一次,要多虧了方源六轉墊底的修為,否則也撈不到這樣的大便宜。
  這里的碎片世界,剛好能讓六轉墊底的蠱仙勉強進入。但中洲十大古派當中,哪里會有像方源這般低下修為的蠱仙呢?
  所以,方源反而成了香餑餑,獨一份。
  被仙鶴門充分地利用了此次十大古派相互競爭的規矩,引進洞天碎片世界。
  和前世一樣,白晴仙子關照方源,對鳳金煌照顧一二。
  方源點頭答應下來,心中卻在琢磨,是不是就此殺掉鳳金煌呢?
  由于靈緣齋秘不發喪,掩蓋了鳳九歌死亡的消息,所以按照方源的情報,他是知道鳳九歌在北原失蹤的。
  但轉念一想,方源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  “就算前世鳳九歌死了,今生百日大戰還未落幕,一切皆有可能。況且前世鳳九歌的生死,還未真正確定。”
  “最關鍵的是,我之所以要謀害鳳金煌,是因為想要搶奪她的夢翼仙蠱。可惜即便她是凡人,一個念頭仍舊能令仙蠱自毀。我即便是蠱仙,沒有特定的手段,也無法搶奪。現在對付她,鳳九歌還如日中天,一定會遭到靈緣齋等超級勢力的猛烈打擊。這是自找死路!”
  “進去吧。其他人已經進入,而你修為最高,被安排為最后一位。”鶴風揚沉聲道。
  沒有辦法,若是方源提前進去,其他九派都是凡人蠱師,根本競爭不過方源。
  當然,從這點也可看出仙鶴門的弱勢。
  若是仙鶴門能夠有靈緣齋這般強大,方源被安排在第一順位,也并非什么難事。
  繁星洞天的碎片世界,就在方源的眼前。
  一片海藍色的湖水風光,宛若撕裂開來的半幅畫,突兀地插在這座灌木叢生的小山谷之中。
  這不是完整的洞天福地,方源直接跨步進去。
  下一刻,他就置身在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之中了。回頭望一眼,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們都停留在山谷中,已經和方源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
  這些蠱仙的目光,或是陰沉,或是嫉妒羨慕。
  沒辦法,他們的修為太高,一身道痕無數,若是強擠進去,能直接撐破了這片脆弱的碎片世界。
  “這片湖泊范圍廣大,我記得上一世的荒獸龍魚,就藏在湖中央的小島附近,被人利用仙蠱影響,變得十分瘋狂暴躁。我現在失去了我力仙蠱,不能催動力道大手印。今生捕捉起來,倒不如前世方便了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回憶,一邊飛射出去。
  與前世差不多,天妒樓中的一些精英蠱師,仍舊被困在湖中小島之上。
  小島周圍,湖水險惡兇激,乃是那頭荒獸龍魚作祟,掀起驚濤駭浪。
  方源從天而降,施展仙道手段,費了一些功夫,順利地將龍魚捉拿。
  除了荒獸龍魚之外,還有六十多萬頭的普通龍魚群。
  留下震驚得不能動彈的天妒樓蠱師之后,方源便直朝夢境所在的地方趕過去。
  來到夢境處,鳳金煌早已經率領著靈緣齋的四位蠱師,將這片夢境圈住霸占。
  “方源,我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。”鳳金煌微笑著,她眉目如畫,膚若白雪,從容而自信。
  方源也笑道:“此行之前,你母親拜托我關照你一二。我也不尋你麻煩,盡量給你方便,但是關照你也是有代價的。你能付出什么呢?”
  鳳金煌早已經有所準備,正要說話。
  方源卻將她打斷:“如果你還想以仙僵恢復人身的法門,來當做談判的籌碼,那就免了吧。我已經尋找到了合適的方法,當然,不是你之前告訴我的十絕體升仙法。”
  鳳金煌楞了一下,有些猝不及防。
  她沒有料到方源這么快,就已經找到了適合自己的仙僵轉生法。
  “這樣吧,我知道靈緣齋對夢境的研究,走在其余九大古派的前面。我只需要一只夢道凡蠱的蠱方,就讓你駐守在這片夢境,任由你探索一段時間,如何?你身負夢翼仙蠱,別告訴你不知道一些夢道凡蠱的蠱方。”方源提議道。
  按照十大派定好了的規矩,靈緣齋的代表鳳金煌要徹底占據這片地方,就要面對任何一派的挑戰。只有三局兩勝之后,才能剝除對手占據這里的權利。
  鳳金煌的身上,雖然有白晴仙子交給她的仙蠱,還有意志、仙元,但她終究是凡人,打不過方源這位仙僵。
  鳳金煌滿臉苦澀地道:“方源你提的這個要求,未免太過強人所難。我有夢翼仙蠱,可謂眾所周知。但夢道凡蠱的蠱方價值,有多大,恐怕你還嚴重低估了。我的確曾經使用過一些夢道凡蠱,那都是極為秘密的試演。計劃和自身夢翼,搭配成仙道殺招。可惜都失敗了。而這些夢蠱,也都是門派給我的。我根本不知道任何一個夢道凡蠱的蠱方。你換個要求罷。比如力道凡蠱的蠱方。”
  這個時間,夢境還未大規模出現,夢道還只在探索之中,并未成形。
  夢道的蠱蟲雖然出現了,但數量極其有限。
  真的要形成夢道這個成熟的流派,光靠夢翼仙蠱、入夢游等等,是不行的。
  唯有大眾都能修行的流派,才能稱之為流派。
  夢道才剛剛發展,初顯端倪。五域當中,也只是超級勢力才有余力研究。因此,夢道凡蠱的蠱方,價值極大。
  方源也不糾纏。
  他知道:就算鳳金煌知道夢道凡蠱的蠱方,也絕不會交給自己。
  之所以提這個要求,也只是為接下來真正的目的。
  方源道:“那么這樣,我需要劍仙薄青的資料。你也許不了解,但此人卻是你靈緣齋中的傳奇人物。你將他的資料交給我,別拿市面上的那些糊弄我。”
  鳳金煌心想:“這方源小瞧我!我雖是凡人蠱師,但從小到大就接觸蠱仙的世界。薄青之名,我又豈會不知?不過,他方源索求薄青的情報干什么?”
  又轉念一想:“薄青早已經亡故,我答應他又何妨呢?母親要取出這些情報,輕而易舉。就算涉及到靈緣齋的機密,但我也有分寸,不會傻乎乎地將全部資料,都交給方源。”
  思考完畢,鳳金煌便點頭答應下來。
  但方源緊接著又道:“這處夢境,是仙鶴門必得之物。你能探索的時間有多長,就看你給我的資料有豐厚了。你現在就可以傳信出去,讓你母親準備。中洲時間一個時辰之后,我就要看到貨。然后再依照這些情報的成色,給你更多的時間。”
  鳳金煌心頭微微一沉,她就知道方源沒有這么好糊弄。
  她是父母雙親心中的寶貝,身上自然有仙蠱寄托,還有大量信道凡蠱,可以讓白晴仙子即時地探知到鳳金煌的狀態。
  又花了片刻功夫,雙方終于談妥。
  方源十分干脆,直接離開夢境。此次進入福地,他雖是收了荒獸龍魚,但還有一頭荒獸藏經黿、一株荒植幽冥草需要收刮。
  中洲時間一個時辰之后,繁星洞天碎片世界中,已經過去了數天。
  方源收服了藏經黿、幽冥草,又如同前世的策略,放出掌握的一些石人,代替他四處探索,搜刮其他有價值的蠱蟲或者蠱材。
  他回到夢境所在的地方,鳳金煌難掩喪氣煩躁的心情,交給他第一筆資料。
  方源稍稍閱覽,就連連點頭,這筆資料十分詳實,不愧是靈緣齋中的內部資料。
  “想來上一世,中洲落天河驚變,很多蠱仙都撈到好處,我卻難以插手。今生帶著前世的經驗和心得,不需要大量推演,節省了許多的時間和精力。或許可以到落天河一探究竟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一邊想著,嘴上一邊評價道:“這份資料雖說詳實,但并未涉及多少隱秘。按照之前的約定,我便給你三天時間。當然,這個時間指的就是碎片世界的時間。”
  鳳金煌點點頭,心中嘆氣。
  她高估了自己,低估了這片夢境的難度。至今為止,她雖有夢翼仙蠱,但也難以打通第一層夢境。
  她原本以為,六七天的功夫,就能將這夢境探索完畢,獲得巨大提升。
  但殘酷的現實,給了她一個響亮的巴掌。
  “早知道當初約定時,就要死死咬住價格。現在這份資料,卻只換來三天時間……這個時間,都不夠我將傷勢全部養好的。唉!”
  鳳金煌再次深深嘆息一聲。
  方源對她的狀態心知肚明,但裝作不知,再度離開。
  但悄悄的,他折返到夢境的另一邊,悄然潛入夢境。
  有著上一世的經驗,他熟稔至極,再加上他這一次充分準備,有著大量的夢道凡蠱,可以使用更多次的解夢殺招。
  第一層獸人風結草夢境,第二層山頂星盤棋局夢境,都被方源攻破。
  他終于來到第三層夢境。
  這是他前世都不曾來過的夢境。
  楊柳岸,湖面如鏡。
  湖心亭中,一位女仙輕柔撫琴。
  “你終于來了。”她望著方源,雙眼星芒燦爛,嘴角泛起神秘的微笑。
  方源身軀猛地一震。
  星宿仙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