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36 離奇夢神秘歌

這里是第三層夢境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夜色溫柔,天空中繁星稀稀點點。
  湖水一片平靜,方源剛入夢境,就已經置身在湖心的亭中。
  他的目光,緊緊盯著亭中的女仙人,心中十分驚異。
  星宿仙尊!
  古往今來,十大尊者當中,只有紅蓮魔尊神秘莫測,容顏不可考證。其余諸人,卻是皆有音貌流傳。
  星宿仙尊乃是歷史上的第二位尊者,是元始仙尊的徒弟,更是天庭的第二代仙王。
  她的豐功偉績,她的音容相貌,自然流傳甚廣,所以方源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  星宿仙尊身材高挑,穿著一身藍色長裙,裙擺逶迤拖地。
  她有一頭烏黑如瀑的長發,一直垂到腰際。
  她的睫毛濃密且長,一雙眼眸宛若井中之月,平靜中透著含蓄的靈性和神秘。
  她冰肌玉骨,膚白似雪,此時幽幽地瞧著方源,一雙柔荑輕拂身前的古琴。
  “你終于來了。”她緩緩開口,聲音輕柔,宛如這美妙的夜色。
  “有趣。在這夢境當中,我是扮演的何人?”方源看看自己的穿著打扮,卻發現自己竟然是本來面貌!
  這讓方源頗為驚訝。
  按照常理,不該如此。
  之前的第一層夢境,方源在這夢中是一位落難的孩童。第二層夢境,是尋仙問道的凡人少年。怎么到了這第三層夢境當中,自己反而回歸本來的面目了?
  “我進入夢境之前,一直催動著仙道殺招見面曾相識。如今連這個殺招都失效了,莫非這個夢境之深,已經讓我不知不覺間魂魄沉迷了嗎?”
  方源心中念想至此,不由地加倍警惕。
  他剛剛探索前二層夢境時,心里十分清楚,這都是夢,不是真的。
  但若是魂魄徹底沉迷,就會喪失這個認知,覺得一切都是真的。就好像當初,黑樓蘭渡劫陷入夢境之中,隨著夢境不斷循環,而她自己卻始終無法自拔。
  “我在這夢中,發現自己本來面貌,這就是魂魄沉迷的一種征兆。看來這第三層夢境非同小可!”方源想到這里,更不敢大意,全神戒備。
  但面前的星宿仙尊,似乎看出了方源的心里想法,淺笑道:“你無須害怕,且聽我一曲道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她嫩如青蔥的十指頻動。
  琴弦在她的手法下,發出悠揚的美妙之音,悠緩如泉,娓娓動聽。
  隨后,她親啟檀口,以古韻古法悠然而歌。
  方源只聽她唱道:
  “歌聲寥落,英雄落魄,難擋命途多舛。”
  “折劍沉沙,千古興亡,不盡天河滾蕩。”
  “憂愁……”
  “幽夜漫漫魂夢長,問何處安鄉?”
  “物換心移幾春秋,唯天意蒼茫。”
  星宿仙尊在夜色中長歌,歌聲如清澈的山泉,流淌到方源內心最深處。
  方源大皺眉頭,乍然聽聞,只覺得此歌似乎是一種預言,大有深意,意有所指,短時間內還不可捉摸。
  星宿仙尊輕歌完畢,身影徐徐消散。她的嘴角始終掛著那一絲神秘的微笑。
  方源全神貫注,提起十二分精神,但下一刻夢境乍然消散!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片夢境怎么忽然消失了?!”夢境之外,正在養傷的鳳金煌陡然睜開雙眼,又驚又疑。
  方源及時的隱去身形,沒有露餡。
  他悄悄離開此地,心中亦是驚異非常:“怎么會這樣?第三層夢境我還未探索,居然就自動消散。究竟是什么夢,為何如此奇異?我即便是有五百年前世的經驗,也從未聽聞過有這樣的夢境!”
  方源眉頭緊鎖,他隱隱覺得,這片夢境極其特殊,對他而言似乎有著十分重大的意義。
  “在夢中,星宿仙尊究竟唱的什么,她想要告訴我什么?”
  方源努力回憶,卻什么都想不起來。
  就像是普通人做夢后蘇醒,盡管知道自己做夢,但夢里的細節就是回憶不出。
  方源苦思冥想,甚至調動智道手段,但如何也想不起星宿仙尊所唱的內容,只有那悠緩的琴聲,在他心頭回蕩。
  幾乎與此同時,在南疆。
  影宗的大本營——生死福地。
  生死福地中藏有生死門,而在這門前,也有一片夢境。
  硯石老人手持九只八轉仙蠱,安步當車,步入夢境。
  剛剛進去,硯石老人就感受到凜冽如寒冬的殺機!
  “殺殺殺!”一位男子,一身黑袍,雙目充血,披頭散發,向他撲來。
  一時間,硯石老人竟然不能動彈分毫!
  若是有外人在場,見到這位黑袍男子,一定會驚呼出聲:“幽魂魔尊!”
  下一刻,硯石老人被殺退出來,魂魄受創,歸于肉身之后,當即就小吐了一口鮮血,滿臉青白之色。
  幽魂魔尊的這片夢境,比方源探索的星宿仙尊夢境,要更加艱深困難。
  硯石老人只是進入夢境中的第一層,就被迫扮演夢中的角色。
  而這個角色,就是被幽魂魔尊斬殺的敵人。
  硯石老人嘗試過無數次,都是剛剛入夢,就被幽魂魔尊殺掉,根本來不及反應。
  “不過已經將仙蠱留在夢中,接下里就是啟動殺招的時候了。”硯石老人不顧傷勢,枯朽如木的右手,顫巍巍地攤開來,露出掌心中的又一只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正是中洲余木蠢所煉,隸屬律道,名為成真。
  成真仙蠱被硯石老人用仙元催動,立即化作一道銀光,迅疾非常,飛射上空。
  它在空中,繞著夢境不斷飛舞,拖出來的銀色長尾,在半空中停留,并不消散。
  “起。”硯石老人心頭默念,無數蠱蟲飛出他的仙竅,包圍住幽魂夢境,在半空中結成陣勢。
  數以百千的凡蠱,盡皆五轉。它們以成真仙蠱,還有滯留在夢境中的九只仙蠱為核心,組成一個神秘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硯石老人面泛金紫之色,一生積累的仙元損耗七七八八,所有的蠱蟲,都損害殆盡。
  只剩下一個銀色的光繭,光繭十分巨大,將幽魂魔尊的這片夢境包裹得嚴嚴實實。
  硯石老人吐出一口濁氣,身軀一晃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  他疲憊萬分,又帶著欣慰之色,看著眼前的銀白光繭,喃喃自語:“接下來,就等著孕育功成了。”
  數天之后,狐仙福地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從地下石窟中走出來。
  他成功了。
  在狐仙福地中耗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,終于創出了一記仙道戰場殺招!
  此招名為星魂戰場,以凈魂、星痕、星芽、星光、星念為核心,爆發力雖然不強,但勝在綿綿不休,可消耗敵方極大的戰力。
  “智慧光暈果然厲害,若是要我單獨推算,恐怕三年時間都推不出來。”方源心中充滿了感慨。
  別看這記星痕戰場,連同仙蠱在內,只有六百多只蠱。
  但事實上,蠱蟲之間的相互配合,運轉的方法,簡直繁雜至極。
  因此,方源要鋪設這個星魂戰場,至少需要半盞茶的功夫。
  這個時間并不長,和其他戰場殺招比較起來,還在平均值之下。
  一般來講,戰場殺招的鋪設都很耗時間。前世,黎山仙子對戰黑家四老的青城縱橫,使出仙道戰場殺招山中梨園。也是在之前埋伏的時候,就開始準備了。
  “要論困敵之能,我的星魂戰場不敵山中梨園多矣。但戰場中消磨手段,堪稱無窮無盡,這方面遠比山中梨園要強。畢竟這個星魂戰場,主要還是參考的戰魂沙場。”
  有了星魂戰場,方源就想找個合適的對手試一試。
  他很快就想到了那頭一指流鯊。
  “一指流鯊是八轉戰力,身上又有三只宙道仙蠱,我的星魂戰場可困不住它。更何況對付一指流鯊,必定要同時對付鯊魔和蘇白曼。”
  方源旋即就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  他當然也可以聯合焚天魔女。
  按照這個時間段推算,黎山仙子已經和焚天魔女書信往來多次,初步達成了諒解和一些共識。
  方源此時仗著黑樓蘭的盟友身份,前去聯合焚天魔女,對付一指流鯊,大有可能。
  不過,方源不取此法。
  對付一指流鯊就算成功,在戰利品上,方源也爭不過焚天魔女,只能落到一小部分的利益。
  而聯合焚天魔女,斬殺鯊魔、蘇白曼,也不可能。
  雖然方源不是僵盟中人,但焚天魔女卻是。礙于僵盟盟約,焚天魔女頂多做到打壓鯊魔、蘇白曼,還不能取其性命。
  “不過,焚天魔女還是要找的。我若不找她,黑樓蘭、黎山仙子或許還會隱瞞焚天魔女的存在,將她當做奇兵來對付我。我主動找她,便絕了黑樓蘭她們的這一層指望,也對焚天魔女進行威懾!”
  方源便又回到東海。
  東海的鯊魔夫婦,早就對方源望眼欲穿了。
  今生他們攻略玉露福地,因為方源,進展大大提前。但最后一關按兵不動,卻難如登天。讓鯊魔等人無從下手,只能看著仙蠱在眼前飛舞干嘆氣。
  鯊魔對方源的渴望,可想而知。
  但方源卻不想理睬他。
  配合鯊魔,反不如幫助焚天魔女來侵吞玉露福地。
  焚天魔女和方源的關系,自然比鯊魔要緊密一些。方源能夠得到的利益,也會增多一些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