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45 薄青仙僵出世

方源的問題還有很多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咨詢了瑯琊地靈,并未帶給他想要的答案。
  對于鬼不覺,方源仍然沒有確切的線索。目前為止,他只知道鬼不覺是針對魂魄的。
  “神不知已經如此絕妙非凡,和它齊名的鬼不覺,應當也不差。”
  “其實,相對于鬼不覺,我更在意那股歌聲!”
  每每想到這里,方源就下意識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星宿仙尊在夢境中所唱的詩詞,十分古怪。
  按照道理來講,詩詞來源于夢境,應當和現實無關。但是方源在落魄谷中的經歷,卻表明這首詩詞,大有現實的意義,近乎于一首預言詩。
  “要說預言,這向來是智道大能的拿手好戲。就比如一言仙,預言三尊說。難道這個夢境,也是星宿仙尊留下的預言夢境不成?”方源猜測。
  星宿仙尊可是智道第一人,她死后留下手段,接連算計三位魔尊,保住天庭不失。
  這等耀眼得刺目的戰績,讓她的智道地位穩固如山,后人只能仰望。
  她的夢境特殊,有預言的作用,那也并不奇怪。
  況且,方源雖然有五百年前世,但那個時候,正是夢道迅猛發展,如火如荼之時,夢境層出不窮,遠未被人探索清楚。
  這等特殊的夢境,方源不清楚,也并不奇怪。
  “歌聲寥落,英雄落魄,難擋命途多舛……這夢中詩詞的第一句,說的應該就是落魄谷盜天真傳,還有鳳九歌了。那么接下來,第二句話呢?”
  “折劍沉沙,千古興亡,不盡天河滾蕩。”
  方源口中低喃。
  “天河……落天河?”
  “折劍沉沙……是說劍道第一人的薄青?”
  “他喪生在災劫之下,已經無數年,興起時五域矚目,風光無限。敗亡時尸骨無存,光輝消散。可稱得上千古興亡。”
  經過落魄谷之后,方源已經記得全詩。
  他推算之后,越發覺得,這首詩的第二句話和劍仙薄青有關。
  再結合前世記憶,方源探索落天河的決心,越發的堅定了。
  他本來就想去。
  雖然危險,但是落天河源頭的那些上古、太古級的荒獸、荒植的殘尸碎體,可都是上佳的仙材啊。
  雖然比不上方源在地溝中,收獲的那些八轉、準九轉的仙材。
  但這筆仙材的數量十分龐大,綜合來計算,總體價值還要高出方源在地溝中的收獲呢!
  盡管落天河底,陣亡了大量的蠱仙。但在探索初期,幾乎每個蠱仙都大撈一筆,很是發了橫財!
  “看來薄青仙僵出世的事件中,似乎大有價值可撈。只是此刻還非前往探索的良機。一來,劍光爆發時毫無規律,擦著就傷,挨著就死,太過危險。二來落天河底生活著無數上古、太古荒獸、荒植,暗流洶涌,漩渦遍布,危險重重。”
  方源雖有改良過的仙道殺招見面曾相識可用,但此招也有局限。
  方源目前,只能變作人形生命,不能變化猛獸等其他物種。
  原版的見面曾相識,倒是什么都能變化。
  為什么呢?
  因為,方源沒有煉成變形仙蠱。見面曾相識中,就有變形仙蠱這個核心。一旦有了變形仙蠱,方源才能化作其他物種,脫離只能人形態偽裝的桎梏。
  但就算有了變形仙蠱,添加進去,方源也不能進入落天河底。
  除了上古、太古荒獸荒植之外,落天河中還有無數險惡的天然陷阱,足以要了方源的小命。
  只有等到薄青的劍光爆發完畢,落天河中被劍光沖刷洗蕩,那些猛獸惡植都被暫時清空,天然陷阱也幾乎被全數破壞。這才是進入落天河底的最佳良機。
  短時間內,方源也只能等待,沒有更好的辦法。
  再說鳳仙太子。
  八轉蠱仙鳳仙太子,乃是北原蠱仙界的巔峰之一。但真實的身份,卻是靈緣齋安排多年的中洲間諜。他在蠱師階段,就潛入北原。一路升仙,成為貨真價實的北原蠱仙。
  一方面因為靈緣齋的背后支持,另一方面也是他自身的努力和才情,總之他達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。
  鳳仙太子對靈緣齋忠心耿耿。
  他清楚,鳳九歌對于現在的靈緣齋的戰略意義。
  鳳九歌失蹤的這段時間,他十分憂慮。等到他接到回風子的傳信,得知鳳九歌出現時,他十分歡喜。
  只是,他并不知道,這個消息當中的“鳳九歌”是方源假扮的。
  他等候幾天,卻不見鳳九歌來他這里。
  “我是靈緣齋在北原方面的首腦,鳳九歌既然已經脫身,為什么不來找我?難道他碰到了什么強敵或者麻煩?”
  鳳仙太子心知鳳九歌的戰力,但他也知道鳳九歌和秦百勝的激戰。
  鳳九歌被困這么久,才忽然出現。這個情報本身,就暗示著鳳九歌狼狽的狀態。
  “但鳳九歌既然已經脫身,為什么不第一時間來找我呢?如今其他中洲蠱仙已經回去,他想要回歸中洲,靠他一己之力,恐怕不成。必須得借助我的力量。難道他信不過我?”
  鳳仙太子正疑惑的時候,接到了來自靈緣齋本部的來信。
  信中表明,趙憐云在數日前,成功地收取了神不知,并且獲知鬼不覺,就是落魄谷中的那份盜天真傳。
  鳳仙太子既能成就八轉,自然也是心思通透之輩。
  接到這信之后,他恍然明悟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他長嘆一聲。
  有人的江湖,就有紛爭。再團結的組織,也存在內斗。
  鳳九歌的強勢太久了,定然引起了靈緣齋內部勢力的許多不滿。這種不滿,在鳳九歌失蹤的時候,爆發出來。
  單單看著趙憐云收取神不知的日期,鳳仙太子就知道,這里面是有人故意拖延了時間。
  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鳳九歌的打算:“看來鳳九歌是按捺不發,想要看清楚門派內部是有何人對他不利。亦或者,他早已經看清楚,只是找尋不到打壓的借口,想趁此良機,抓住他們的把柄,將這些人打入深淵!”
  “所以,鳳九歌他絕不會這么早,主動來我這里。因為他知道,他影響不了我,我會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,傳回給門派。”
  “但我這里最為安全,也是他回歸中洲必須依靠的力量。他不是無智之人,是有謀略的英雄豪杰!外有影宗,內有暗斗,很可能他身上還有傷。就算他不來我這里,也必定靠近我這里。一旦有意外發生,他就能及時向我求援。因此我若搜尋,應當先搜尋附近周圍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鳳仙太子眼中精芒陣陣閃爍,當即行動起來。
  八轉蠱仙全力搜索,自然效果不同凡響。
  很快,鳳仙太子就發現了鳳九歌。
  “哈哈哈,九歌老弟,你讓我一番好找啊。”他狀極開懷,拍拍鳳九歌的肩膀,大笑著。
  “還望太子賢兄勿怪才是。”鳳九歌臉色還是有些蒼白。
  “我懂的。”鳳仙太子連連點頭,“走!要養傷,還是我的洞天最為安全。”
  這位鳳九歌,自然不是方源假扮的貨色。
  兩人進入洞天,一談話,便知落魄谷之事,另有他手。
  鳳仙太子微怒:“回風子辦事不利,應當嚴懲。至于這收取落魄谷的蠱仙,恐怕來自影宗。”
  鳳九歌腦海中一閃方源的影像,他沉吟不語。
  鳳仙太子又道:“見到你時,我就傳信回去宗門了。你能活著回來,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!可不能讓弟妹,還有小侄女悲傷苦候了。等到你傷勢養好,我給你舉辦慶功宴,大慶七天七夜,方才會給你安排回歸中洲的事宜。到那時,我們哥倆必須得喝個痛快!”
  鳳九歌苦笑。
  他知道鳳仙太子的意思。
  對于鳳仙太子而言,他身在中洲,是半個局外人,考慮的是整個門派的興衰和利益。
  鳳九歌要打壓其他門中其他蠱仙,若程度過于激烈,勢必會形成門派內耗。鳳仙太子并不希望看到這點。
  但是一想到妻子和女兒,鳳九歌的心又變得柔軟下來。
  也罷!
  “還是太子賢兄,考慮得周到。”鳳九歌拱手,說的話也很含蓄。
  聽到這句回答,鳳仙太子笑聲更歡。
  消息傳到靈緣齋,整個高層一片歡騰。
  鳳九歌失蹤,帶給這些蠱仙很大的心理壓力。鳳九歌存在的時候,他們下意識有些忽略了他的作用。這一次,他失蹤不明,讓靈緣齋的蠱仙們認識到了鳳九歌對于整個靈緣齋的重要意義。
  鳳金煌破涕而笑,白晴仙子的面上也帶起微笑。
  幾家歡喜幾家愁。
  “鳳九歌沒有死?接下來的日子,我們倆恐怕不好過了。”徐浩和李君影心情沉重。
  他們故意拖延,隱瞞趙憐云的消息不報,此事雖不明顯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。
  即便鳳九歌抓不到什么把柄,但當他回來之后,肯定會對徐浩、李君影不滿,有所打壓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  鳳九歌的消息,提前傳回靈緣齋,自然就沒有了高層會議。也沒有白晴仙子調查薄青等事。
  不過,薄青仙僵出世的事件,仍舊無可阻擋地發生了。
  劍縱中洲!
  無數道劍光,震駭仙凡。
  等到劍光平息之后,無數蠱仙,開始趕往落天河源頭。
  不過在他們之前,方源已經率先來到事發地點。
  入眼處,血水已經將落天河源頭染成一片紅色。滿眼都是仙材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