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46 盜取薄青仙蠱

“這個是太古荒獸萬目大明牛?!”方源望著落天河中,一頭正在沉沒的牛頭將他的目光牢牢吸引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他連忙趕過去,施展手段,將這個牛頭打撈上來。
  太古荒獸,乃是可匹敵八轉蠱仙的強大生命。
  萬目大明牛,更是體格龐大。只是這個牛頭,就有小山般大小。
  并且非常沉重。
  方源也是拔過落魄谷的,然而單單這個牛頭,居然比落魄谷還要沉重。
  “這牛頭大部分的重量,都在牛角上。好家伙,這牛角已經被劍光劈斷了,只剩下一半,居然還這么重!”
  方源暗自咂舌。
  這牛角可是八轉級數的仙材,充斥金道、土道道痕。
  而這牛皮,也十分稀罕,水道道痕極其濃郁。可惜的是,方源只有牛頭部分的牛皮。若是牛身上的萬目斑紋牛皮,不僅有水道道痕,還有光道道痕,用來制作偵查仙蠱極佳!
  不過牛頭上的一對牛眼,卻是萬目大明牛的精華所在。
  這對牛眼,漆黑深邃,擁有極其豐富的暗道道痕。方源得手的時候,里面還寄托著好多暗道野生凡蠱,五轉居多,還沒有來得及逃竄。
  萬目大明牛的這雙眼睛,并不能目視。
  這雙眼睛原本就是瞎的。
  萬目大明牛真正的看東西的器官,是它渾身厚實牛皮上的眼瞳斑紋。
  這很奇妙。
  像這種八轉的生命,渾身的道痕已經形成奇妙的生命本能。
  又比如萬里口蚯,這也是太古荒獸,擁有極其強大的斷肢重生的能力。而賦予它這種能力的,真是它身上蘊含的奇妙道痕。唯有把這些道痕破壞,才能真正殺死萬里口蚯。
  不過萬里口蚯,是深藏在地溝或者地淵極深處的生命。落天河中并不存在。
  落天河中的生命,都以水道為主,其余土道、金道、風道、光道、暗道為輔。炎道數量很少。
  “嗯?這是上古荒獸冰瀑神猿的右臂。”
  “這是上古荒獸雪泥鱷的鱷尾。”
  “這個是什么?不管了先收起來再說。”
  方源早有準備,迅速搜刮。
  這些都是殘肢碎體,有些方源能認出名堂,有些則不能。
  上古荒獸、荒植數量居多,太古級別的比較少。但這種八轉仙材,哪怕體積很小,也是價值極為重大的。
  方源每一次的發現,心中都不由一陣歡喜。
  “好家伙!這個好像是生死鯤鵬啊!”方源驚嘆。
  當他快將河面上的漂浮的仙材,都收刮完畢之時,他發現了第十九個八轉仙材。
  這是一頭樓船大小的灰魚。
  它沒有魚鰭,而是在魚鰭部位,有著羽毛翅膀的道痕紋理。
  “生死鯤鵬是律道太古荒獸,它極其特別。它的身上充斥生、死道痕,有兩個生命形態。一個是魚,一個是鳥。它作為魚,生活八千年,死后化為飛鳥,再生活八千年,這才真正死亡。這頭生死鯤鵬,看來已經快要化鳥的樣子。恐怕已有七千多歲了。”方源感慨道。
  人雖然是萬物之靈,但壽元很短。尤其是太古荒獸、上古荒獸,動輒數千年,上萬年的生命。
  更別提那些草木了。
  這當中最著名的例子,就是北原的那座枯木山。
  其實不是山,而是一株地老木。
  這株大樹已經有一百多萬年的歷史,長得極其巨大,所以稱之為山!
  相比較它,就算壽元最長的元始仙尊,也不過兩萬五千歲。壽命最短的紅蓮魔尊,只有三千歲,連地老木樹齡的一個零頭都沒有!
  這頭生死鯤鵬,尸體相對保存完整,只有魚頭處,被劍光切去小半,整個魚身都還在。
  再加上它身具生死道痕,這種特殊的律道道痕,在整個天地間都很稀有。因此價值更大。
  “這頭生死鯤鵬,恐怕是我此行最大的收獲了。”將生死鯤鵬收入仙竅,方源不禁在心中感嘆。
  此時,落天河中血水沸騰。
  大量的猛獸,甚至一些太古級別的水草,都在爭搶這些殘尸碎肢。
  方源戰力不足,也只能憑著眼疾手快,收刮河面上漂浮而出的這些仙材。
  不過時不時的,還有一些仙材翻騰出來。
  這些仙材,大部分都被方源收取。有一些,攝于水中猛獸之威,方源明智的沒有和這些猛獸搶食。
  漸漸的,河面下,已經亂了套。
  這些殘肢碎肉,對于這些生物而言,也是絕佳的食糧。
  食糧漸少,它們之間也開始發生血腥的廝殺和爭斗。
  有時候,一些陣亡的上古荒獸的尸體,會翻到河面上。方源便趁機撈取便宜,還真叫他又發了一筆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方源的收獲越來越少,撿取仙材的風險也越來越大。
  他有些猶豫不絕,一方面想見好就收,就此退走,另一方面又想探探河底去。
  畢竟,星宿仙尊的詩詞第二句,似乎就是指的薄青仙僵。
  但是這一切,都只是他的猜測,他并不太肯定。
  就在這時,星宿仙尊的歌聲居然再次縈繞在他的耳畔。
  歌聲寥落,英雄落魄,難擋命途多舛。
  折劍沉沙,千古興亡,不盡天河滾蕩。
  憂愁……
  幽夜漫漫魂夢長,問何處安鄉?
  物換心移幾春秋,唯天意蒼茫。
  歌聲漸消,第二股神秘信息,再度流淌在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“劍仙薄青、墨瑤殘魂!”方源震驚,眼中精芒一陣爆閃。
  “冒一次險又何妨?只有我得到劍仙薄青的劍道仙蠱,就算無法發揮真正威能,也可算是得到一座準仙蠱屋了。”
  方源十分果斷,他立即離開這片河面,選擇遠處,鉆入河水當中。
  因為劍光沖刷過一遍,又因為幾乎全部的兇猛生命,都集中在那段河域爭搶,因此方源潛水下去時,十分順利。
  甚至,他還撿到了不少天然仙材。
  諸如雪泥,難化水,麒麟冰等等。
  來到神秘信息指點他的地方,方源在河水中緩緩停住身形。
  他將墨瑤假意提取出來。
  “方源,你想干什……”墨瑤假意起先大怒,但很快就被方源的手段弄得疲軟,毫無防備,任憑方源施為。
  “明明當中,似乎自有天意。墨瑤,你這段假意害我弄塌了八十八角真陽樓,今天我就要在這里如數討回。”
  墨瑤假意被方源拘于手中,緩緩消散,濃烈的氣息散發出來。
  感應到這股氣息,一道光柱乍然出現,無以倫比的劍氣沖天而起。
  方源驚得差點爆退,但劍氣并未波及他,只是肅清周圍,反而對他很溫和。
  在光柱之中,劍仙薄青的仙僵尸軀,緩緩浮現。
  方源不由地屏住呼吸,雙目緊盯著薄青仙僵。
  后者沒有睜開雙眼,仍舊雙目緊閉。這表明尸軀里面的墨瑤殘魂,還在迷糊的狀態當中。
  這股殘魂只是感應到自己熟悉的氣息,被方源的手段勾引,提前現身而已。
  他的周身,都被劍光籠罩,方源只能接近到三步之遠。
  這個距離,已經就是極限了。
  再近的話,方源就遮掩不住。畢竟他此時所依賴的,只是墨瑤當年殘存的一股假意罷了。
  并且這股假意,已經被方源多次折磨削弱。
  “基本上,現在其他的手段都不能動用。唯有利用墨瑤意志,偽裝氣息,將仙僵薄青身上的仙蠱給主動吸引出來。”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施為,唯恐動作稍大,驚醒了對方。
  其實,最釜底抽薪的手段,是將仙僵薄青身上的八轉仙元,統統收起來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算他仙蠱再多,再厲害,也是無本之源。
  不過,也不排除有夢翼仙蠱這等特殊的存在。
  仙僵薄青已經死了很久很久,他的仙竅死地已經徹底消散了。若非緊緊包裹全身的凝重劍光,方源甚至可以將其活捉。
  但現實并不如方源所愿。
  厚重的劍光,保護著仙僵薄青,稍有冒犯,就是雷霆般摧枯拉朽的劍光轟擊。
  按照心中流轉的神秘信息,方源依法施為,很快就收到成效,釣出一只仙蠱。
  這只仙蠱,像一只鵝蛋,蛋殼半透明,從外面望去,可見里面氤氳的碧綠光氣。離得近了,方源還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意,從這只仙蠱中散發出來。
  方源心中大喜。
  他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仙蠱,有什么作用,但仙蠱強盛的氣息,告訴他這是一只七轉仙蠱!
  薄青當年是怎樣的人物?就算再歷史上,也可稱之為尊者之下戰力第一。他雖然達不到無敵天下的程度,但蓋壓中洲,還是輕輕松松的。
  他所用的仙蠱,恐怕都沒有六轉的。最少是七轉,核心劍道仙蠱必定是八轉級數。若非如此,他不會達到歷史記載中的恐怖戰力。
  方源用墨瑤氣息很是謹慎地包裹著這只仙蠱,然后動用智道手段,將其一層層封印。
  這些封印,其實很脆弱,只有欺騙作用。
  就是欺騙這只仙蠱中的意識,讓仙蠱中的意識認為:它還在主人的手中,沒有落入他人之手。
  這只仙蠱,方源暫時還不能動,先收入仙竅。
  隨即,他如法炮制,又針對薄青,施展手段。
  這一次,過了好一會兒,第二只仙蠱也被方源吸引出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