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50 提前加入義天山

南疆,義天山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方源赤著雙腳,大步前行。
  他的形態容貌,已然大變。渾身肌肉賁發,袒露胸膛,頭發、胡須、胸毛乃至腿腳上的毛發都分外濃密。
  這些毛發都是土黃之色,一身衣服近乎破衣爛衫。
  臉上顴骨凸出,手指頭、腳趾頭的關節處,骨節也超越常人的粗大。
  鼻梁又短又矮,兩個大鼻孔,向外沖著,里面的鼻毛同樣濃密,爭先恐后一般,從鼻孔內向外噴涌似的。
  別看這副尊榮土不拉幾,丑陋不堪,卻是方源結合前世記憶,精挑細選而來。
  方源上一世,這副尊榮的原主人,就在這個時候加入了義天山。
  但方源重生之后,就秘密動手,將這人悄然斬殺。
  方源頂替他,來到義天山。
  朝陽剛剛升起,微有薄霧。
  義天山還很清靜,山林間時不時地傳出鳥鳴之聲。
  這個時候的正魔大戰,連第一波交鋒都未開始。
  前世方源偽裝身份,加入義天山時,已經是正魔交鋒如火如荼的時候,連山腳下都有魔道的嘍啰把守。
  但這一世,方源提前了數月,就現身于此。
  這個時候,蕭山才剛剛被蕭家流放,他和周星星、孫胖虎二人一起,創建義天寨不久。
  方源走過山腳,都未見著什么人煙。
  攀越了半山腰之后,他終于透過郁郁蔥蔥的樹林間隙,目睹到義天寨的一絲景貌。
  義天寨還在建設當中,并未建成呢。
  “此人是誰?會是哪位蠱仙的棋子?”
  “好像不是純正的人族,似乎有毛民的血統。”
  “哼,這個雜種似的東西,恐怕不會有人來選作棋子吧?呵呵呵。”
  遠處,南疆的蠱仙們就方源相互議論著。
  方源安步當車,心底自信而又從容。
  前世,他動用見面曾相識,都未曾被這些南疆蠱仙們識破。今生,他是采用了以態度蠱為核心的仙道殺招——見面曾相識,這要是被識破,那就真見鬼了!
  他昂首闊步,朝山峰走去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接近義天寨的時候,終于被人攔下。
  來者是一位三轉魔道蠱師。但方源偽裝的這個人物,也是三轉蠱師,所以他不敢大意,凝聲問道:“你是何人?”
  方源便抱拳,粗魯地道:“俺就是黃沙,聽說了蕭大俠的事情,就來投奔你們了。”
  對面的三轉魔道蠱師,身軀一震。
  倒并非被“黃沙”的名頭震到了,而是方源的嗓門太大。
  “好了,低點聲,扯什么嗓子。既然你識得大頭領的名號,那就隨我去拜見大頭領罷。”三轉蠱師掏掏耳朵,轉身就走。
  方源嘿了一聲,埋頭趕上。
  他體格高于常人,步伐很大,三步并兩步,就趕超了前者。
  前面的魔道蠱師頓時不悅,伸出手來,將方源拉住:“你跑這么快干什么?你要加入義天寨,就要懂規矩。知道不?先來后到,我的排位可比你高!跟我后面走!”
  “哦,哦。”方源連忙點頭,一副體格粗大,腦子很小的樣子。
  “這處的建筑,一定要重點下功夫建設。將來若是有人攻打過來,我們就要依憑這里據守。至少要鋪設上百道的鐵蛇藤蠱。”蕭山手指著某處,關照身旁的蠱師。
  這時,聽到有人高喊:“大頭領,你的威名遍布四海,傳遍南疆!這不,又有一個好漢加入我們來了。”
  蕭山聞聲,心頭一喜,轉身看去,看到方源。
  心中的喜悅頓時消散了些,微微失望。不過同時,他的臉色卻浮現出明顯的欣喜的笑容。
  他快步地走上前去,拍拍方源的肩膀:“好個雄壯的漢子!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抱拳道:“你就是蕭大俠嗎?我是來投奔你的,你帶種!居然敢和那些正道對著干!”
  說著,方源對蕭山直接豎起大拇指,又道:“就憑這個,俺就服你,愿意跟你,但你每天三頓飯,都要管俺飽。”
  蕭山見方源粗魯不堪,心中的失望更盛。
  不過他表面上,絲毫不表現出來,夸獎方源幾句,然后當場安排他一個任務。
  方源走后,蕭山又招來周星星,問道:“這個黃沙,是什么來路?我卻不太清楚。”
  周星星想了想,笑道:“大哥你是什么層次的人物,平日里云來霧去,這種小人物如何入你的眼界?此人小弟恰巧知道,他父親是人,母親是毛民,出身時就是個沙山上采沙石的奴隸。結果在沙山上,意外得了一道傳承,成為蠱師。后來一段時間,和一位水道蠱師占據一段江面,并稱為‘白沙二將’。后來被鐵家蠱師擊敗,白將喪命,這個黃沙卻是逃出去,下落不明。沒想到他也仰慕大哥你的威名,趕來加入義天寨!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我記起來了,的確曾經有段時間,有過‘白沙二將’襲擊鐵家商船的消息。”蕭山點點頭,心里對方源的期待,降至谷底。
  連鐵家商船都敢動,可見這白沙二將,都是魯莽粗獷,不動腦子。
  再加上這個黃沙的身上,居然還有毛民的血統,更加讓蕭山看不起。
  諸如毛民、羽民、雪人這些異人,都是人族的奴隸,人族蠱師又豈會平等對待這些人?
  若方源的修為,有個四轉、五轉,說不定蕭山還能打破成見,重視方源。但方源偽裝的這個黃沙,只是三轉。
  雖然三轉的地位,已經高于一般的蠱師了。
  但在這個義天寨中,卻并不起眼。
  所以蕭山很快,就將這個黃沙拋之腦后了。
  方源在工地里干活。
  “如今,我已經加入了義天山。又被蕭山打發過來,建設義天寨,可見此人并未將我放在眼里。很好,這正是我想要達到的目的。目前為止,一切都很順利。”
  方源若是修為更高,被蕭山重視,接下來的正魔大戰,就必定有重任纏身。不去執行,肯定不行,會露出破綻。去執行的話,又浪費時間。
  若是修為低一點,則會被淪為炮灰,被安排在前線,吸引火力,浪費敵人的真元。幾次正魔交鋒之后,就會犧牲了。
  唯有三轉修為,高不高,低不低,算是小頭目。
  不會被委以重任,戰場上活下來,也不會叫人感到奇怪。
  義天山上的禁仙絕境,只是針對仙竅,并不針對仙蠱。
  前世這個時候,方源還在推演法門,如何封印仙竅。但今生,他直接掌握了此法,提前數月,加入義天寨。
  他雖然仙竅被封印,但身軀還是仙僵。
  白天,在工地上,方源干些體力活,輕輕松松。晚上,其他人都呼呼大睡,他仍舊精神矍鑠,就暗中煉化山底下的驚鴻亂斗臺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鎮壓著大力真武仙僵,牢不可破。
  這頭八轉大力真武仙僵,毫無魂魄的波動。看樣子,就像是魂魄徹底消亡了。
  但方源結合前世記憶,卻不敢絲毫大意。
  他沒有對大力真武仙僵有任何試探之舉,而是一門心思,轉化戰意。
  參與這場曠世賭斗的南疆蠱仙們,要將這些戰意轉為自己所有,須得借助這些凡人蠱師棋子,讓他們不斷生死激戰,才能以戰意呼應戰意。將仙蠱屋中的純凈戰意,逐漸轉化成該蠱師的個人戰意。
  但方源親身降臨,又是智道宗師,就無需如此了。
  他就算不去激斗,也可以激增腦海中的戰意,將仙蠱屋中的戰意不斷轉化,效率是尋常蠱仙的數倍。
  只要方源將這些仙蠱屋中的戰意,都轉化成自家的戰意。那么他就會完成當年八轉仙僵未完成的最后一步,也就是煉化仙蠱屋,成為仙蠱屋的真正主人!
  所以,方源要在這些南疆蠱仙的虎口中,成功奪取驚鴻亂斗臺,還有一個關隘。
  就是到了最后關頭,仙蠱屋中的純凈戰意,都被眾人瓜分轉化。
  但成功者只有一人。
  所以這些戰意之間,還要相互角逐,進行一場慘烈的激斗。
  這場激斗,任何的失敗者,都會煙消云散,成功者有也只會有唯一的一位。
  “我是智道宗師,戰意的比拼,我有巨大優勢。況且接下來,我必定會一馬當先,以超出其他人數倍的速度轉化戰意。戰意轉化越多,將來戰意決戰,我就越有優勢。只要按照計劃,我奪得仙蠱屋,已是毫無懸念!就怕出什么意外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思量的同時,其余的南疆蠱仙們也是各懷心思。
  蕭家的太上家老,時刻保持著對義天山戰場的高度關注。
  他上一次渡劫,勉強生還。而下場災劫已經逼近,本來他已經毫無希望,但仙蠱屋驚鴻亂斗臺的出現,卻讓這位蠱仙在黑暗中看到一絲光明。
  所以,這一次曠世的賭斗,他孤注一擲。
  幾乎將所有的身家,都押了進去。
  他的賭注位居眾仙之首,按照賭斗的規矩,他選擇的棋子之一——蕭山,就成了第一個登上義天山的蠱師。
  蕭家太上大長老,也成了南疆蠱仙當中,最先轉化仙蠱屋中戰意的第一人。
  “這一次仙蠱屋的爭奪,我必須成功,不能失敗!”
  “若是沒有仙蠱屋,接下來的這場災劫,我萬無幸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