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53 接管驚鴻亂斗臺

時間流逝,一個多月過去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在南疆,不管是蠱仙界,還是凡俗紅塵,都將主要的目光集中在一個地方。
  這個地點,便是義天山。
  在幕后蠱仙不斷的推波助瀾之下,無數正道、魔道的蠱師強征,先后加入兩方。
  第七次正魔交鋒,已然結束。
  魔道一方施展詭計,斷掉了正道的補給線。
  正道陷入危機之時,商家族長商燕飛親自帶隊,使用錦繡食盒蠱,犒賞三軍,挫敗魔道一方的詭計。
  南疆超級勢力翼家、羅家、姚家、夏家等,各位族長也都陸續現身,加入戰場。
  在這片戰場,三轉蠱師已經淪為醬油角色,平日里少見的四轉蠱師,比比皆是,而五轉蠱師才是最主要的戰力。
  生死福地。
  幽魂魔尊的夢境,已經徹底消散。
  七彩的華光,璀璨奪目,組成一個光繭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一陣陣的脆響聲,從光繭中不斷傳出。
  隨著時間流逝,光繭表面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裂紋。
  硯石老人一臉憔悴不堪的樣子,目光卻是欣喜無比地看著。
  在他殷切的期盼之下,光繭終于猛地炸碎,一個青年渾身不著寸縷,赤條條地出現在硯石老人的面前。
  他懸浮在半空之中,雙目緊閉,像是在沉眠。
  硯石老人趕忙幾步,走上前去,用手撫摸青年矯健的身軀,從大腿到胸膛,再到臉頰。
  硯石老人難掩激動之色,撫摸的手指都在不停的顫抖。
  他口中喃喃:“成功了!我真的成功了!我重現人祖的手段,利用夢境,制造出了一具嶄新的十絕體。”
  “這是開創歷史的時刻!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硯石老人大笑幾聲,便沉靜下來:“你從夢境誕生,乃是無中生有。又用律道成真仙蠱,不如就喚作‘純夢求真體’罷。”
  說著,硯石老人手掌一翻,取出一團魂魄。
  這團魂魄漆黑如墨,立即飛入到純夢求真體之中。
  硯石老人等了片刻,仍舊不見純夢求真體有什么動靜,他的眉頭越皺越緊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還不蘇醒?沒有道理啊?”
  他連忙著手檢查,片刻后,長嘆一聲:“看來這具純夢求真體果然是有缺陷。他身上的夢道道痕十分繁多,居然在體內形成一股力量。任何的魂魄進入其中,都會漸漸地陷入沉睡,并且不斷被消弭記憶。”
  “這可如何是好?”硯石老人四下踱步,心中焦慮,“純夢求真體的壽命,已經開始不斷縮減。時間有限,根本不允許我詳細研究,然后解決這個難題了。該怎么辦呢?”
  許久之后,純夢求真體終于緩緩地睜開雙眼,蘇醒過來。
  他懵懂無知,看著硯石老人,又四處掃視,雙眼瞪得溜圓,透出無比天真的神色。
  硯石老人心中遺憾,他費勁心機和手段,終于是喚醒了純夢求真體內的魂魄,解決了魂魄陷入沉睡的弊端。但魂魄中蘊藏的記憶,卻幾乎消失殆盡。
  “不過也無所謂了。純夢求真體本來就是消耗品,速成的九轉戰力,將是守護核心的最高王牌。只要此番大計功成,純夢求真體區區弊端,又算得了什么?”
  念及于此,硯石老人淡淡而笑,一雙黑目盯著他上下打量,語氣中難掩欣賞之情:“好,好,好。純夢求真體,你是我參研夢道的最高成就!薄青的仙蠱被人盜取了不少,戰力下降。你將替代他,成為我們最強的戰力,鎮壓大局!”
  “你誰啊,我又是誰?”影無邪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“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我是硯石老人,而你嘛……就叫做影無邪好了。”硯石老人呵呵一笑。
  接著,他長袖悠然一揮,無數念頭就灌入到影無邪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影無邪就感到一股信息,流淌到心底。
  硯石老人接著道:“記住,你只有九個時辰的壽命。每過一個時辰,你的修為就會提升一轉。時間有限,我只傳授你一記仙道殺招。它雖然沒有任何的殺傷之力,但卻是當今五域夢道的巔峰,時代的前列。就算是那些天庭的蠱仙,也被遠遠拋在后面。正所謂一招鮮,吃遍天!你要好好感悟,當你成為蠱仙的時候,我會給你完整的一套蠱蟲,到那時你要加緊練習!”
  南疆,義天山。
  在病床上養傷的方源,忽然身軀一震,陡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他的眼中,驚喜之光一閃即逝,隨即又變得波瀾不驚。
  掃視周圍一眼,病床上不少傷員,正在聊天。一些治療蠱師,穿梭在傷員之間,有的在出手治療,有的則查看傷口有無惡化的跡象。
  空氣中,充斥著一股血腥氣味,縈繞在鼻腔中久久不散。
  第七次正魔交鋒之后,義天寨中的病區里,就充斥著傷員。現在雙方罷戰,正魔兩方都在舔舐傷口,休養生息。
  所以,病區里的傷員,就越來越少了。
  他們當中大多數,都是傷勢恢復,自己走出去的。也有一部分,傷重難返,死在這里面。
  人們向來喜生厭死,這片病區就成了魔道蠱師們避之不及的地方。
  不過,方源倒是甘之若飴。
  他是故意受傷的,傷勢也偽裝得很重的樣子。見面曾相識,連八轉蠱仙都能蒙騙,更何況義天山上的這些凡人蠱師。
  這里是方源發現的,最佳的轉化仙蠱屋中純凈戰意的風水寶地了。
  也只有在這里,他才能堂而皇之地躺著,平心靜氣,幾乎時刻不歇的轉化戰意。
  盡管周圍人來人往,但卻無法威脅到身為蠱仙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這個策略,在剛剛那一刻,見到了成效。
  “費了這么久的時間,驚鴻亂斗臺中的戰意,終于被我轉化盡了。接下來,就是掃除其他蠱仙的戰意,唯我獨尊!”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沒有猶豫,立即動手。
  仙蠱屋中,隸屬于他的戰意,仿佛掀起了滔天的海嘯,瞬間就淹沒了其他戰意。
  這些南疆蠱仙轉化過來的戰意,各自為戰,根本都來不及反應,就被方源的戰意吞沒消滅。
  一下子,方源捅了馬蜂窩。
  南疆蠱仙們驚怒交加,有的喊叫起來,有的飛出洞外,有的愣住,不敢相信這是真的!
  他們一溝通,頓時明白,是有人根本就沒有參加賭約,暗中大肆轉化戰意,將所有的南疆蠱仙都蒙騙住了。
  南疆蠱仙們心中的憤怒和仇恨之火,簡直滔盡三江之水,也無法熄滅。
  之前各自的努力,都打了水漂。
  算計他人的陰謀,現在看來,就像是一個笑話!
  “到底是誰?敢這樣耍弄我等!”
  “找出他來,殺掉他!他這是在公然挑戰我們整個南疆蠱仙界!!”
  “不僅是殺了他那么簡單,我還要把他抽筋扒皮,把他的魂魄抽取出來,不斷燒烤折磨一千年啊!”
  南疆蠱仙們氣勢洶洶,齊刷刷地包圍義天山。
  他們已經顧不得隱藏行跡了,無數道滔天的氣息迅速飆升,籠罩整個義天山。
  正魔兩道的蠱師們都傻眼了。
  “這,這,這,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“仙人,難道他們是仙人嗎?!”
  “如此強大的氣息,正是傳說中的蠱仙。沒有想到,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,親眼目睹啊。”
  “這么多的仙人,會不會是正(魔)道的陰謀詭計?”
  兩方蠱師都陷入大亂之中,各自的營盤中,人聲鼎沸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。這里有禁仙絕境,你們又沒有仙竅的封印法門,如何能進得來?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不過表面上,他滿臉驚惶之色,表現得和周圍人無意。
  這個關鍵時刻,方源是萬萬不會大意的。
  禁仙絕境雖然能將蠱仙拒之門外,但本身只針對仙竅,并不妨礙仙蠱。這也就意味著,蠱仙可以遠攻義天山。
  “是誰?給我出來!”
  “有膽量侵吞我們的東西,沒膽子承認嗎?”
  蠱仙們氣急敗壞,各自的吼聲,宛若雷霆,響徹天地。
  就連義天山,都在這吼聲中微微顫抖著,更遑論那些凡人蠱師了。包括五轉蠱師在內,很多人都是臉色蒼白,瑟瑟發抖。
  方源偽裝自己,沒有露出絲毫破綻。
  剿除了其他戰意之后,他立即率領戰意大軍,開始全面地接管驚鴻亂斗臺。
  這個過程,需要一點時間。
  不過,方源并不擔心,南疆蠱仙們會二話不說,直接強攻。
  對于正道蠱仙而言,他們要維護名譽,不會做出這種屠戮之舉。魔道蠱仙中,有些人將仙蠱都放在棋子身上了,就如同蕭家老祖在蕭山身上,留下了仙蠱。
  仙蠱本身是很脆弱的,方源的春秋蟬,一個兒童都能將其捏碎。
  若是不顧一切,強攻義天山,這些仙蠱就會被摧毀。
  至于月下老人這類的散仙,愛徒陸鉆風就陷在義天山上,他又怎么會輕易出手?
  越來越多的蠱蟲,被方源掌握。
  仙蠱屋驚鴻亂斗臺的秘密,展露在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“原來這座仙蠱屋,乃是宙道的仙蠱屋,能夠利用宙道的力量,將外界的任何打擊都封印起來,隨后自己再用出去!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,好生巧妙的構思!”
  方源心中,不禁驚嘆連連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