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56 水深似海情局危

方源擊退羽圣城,自然是不清楚那里面是仙僵薄青在操縱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趁此良機,方源駕馭驚鴻亂斗臺,在空中繞了一個圈,又掉頭朝義天山砸下。
  沿途中,災劫如傾盆暴雨,打在驚鴻亂斗臺上,啪啪作響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防御,足夠支撐此刻的災劫打擊,不管不顧地沖下去。
  此刻的義天山,已經倒塌,化為一片廢墟。義天山上的魔道蠱師們,自然是傷亡慘重得很。一眼望去,哀鴻遍野,慘不忍睹。
  方源瞥了一眼,就不去看這些螻蟻凡人。
  他雙眼閃爍著冷光,事情已至如此,他仍不可善罷甘休。
  剛剛鎮壓失敗,但方源還有機會。
  “大力真武仙僵,你必是我的!嗯?”驚鴻亂斗臺正要蠻橫俯沖下去,忽然第二座仙蠱屋攔截在方源行進的途中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,通體黝黑,散發著鐵般的光澤。
  它的外形,也是一座城堡。
  但不是羽圣城那種輝煌的圣城,而是鋼筋鐵骨般的戰爭堡壘。
  如果打個比方,羽圣城是風度翩翩的王侯公子,那么這座仙蠱屋就是身著重鎧的鐵血戰將。
  方源眼中厲芒激閃,咬著牙,徑直往上撞去。
  他必須分秒必爭。
  留給八轉大力真武仙僵的時間越多,他越能恢復到更佳的狀態。
  轟!
  巨響聲震耳欲聾,兩座仙蠱屋狠狠地撞擊在一起。
  一股磅礴的氣浪,猛地爆發,向著四面八法沖刷而去。
  氣浪卷席之間,山石滾蕩,夾雜著蠱師們的尸首殘軀。
  兩座仙蠱屋則陷入僵持當中。
  盡管驚鴻亂斗臺來勢洶洶,但這座鐵堡仙蠱屋還是勉強抵擋住了。
  雙方在較勁。
  鐵堡仙蠱屋在慢慢的后退,驚鴻亂斗臺漸漸乏力。
  “驚鴻亂斗臺是七轉仙蠱屋,眼前這座恐怕也是七轉,并且善于防御。”方源心中閃過一絲明悟。
  他嘆息一聲,心知良機已經稍縱即逝。
  他雖然想努力把握,但奈何敵方阻礙,最終沒有得逞。
  這段時間,已經足夠八轉大力真武仙僵,徹底擺脫方源的鎮壓余威,恢復過來。
  方源嘗試失敗,立即決定撤退,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  掉轉方向,驚鴻亂斗臺一飛沖天。
  方源并未直接飛上高空,而是向著東南方向兇狠撞去。
  第三座仙蠱屋、第四座仙蠱屋接連出現。
  這兩座仙蠱屋都體型小巧,一座血光漫漫,戰車形狀,另一座則是陰氣森森,灰瓦白墻的古宅。
  四座仙蠱屋,將方源駕馭的驚鴻亂斗臺圍困住。
  方源左沖右突,被四座仙蠱屋糾纏,發揮不出全力,沖不出仙僵十絕無生大陣。
  驚鴻亂斗臺內,方源面沉如水。
  他沒有料到,影宗居然會有如此巨大的手筆。
  一座仙蠱屋,已經是罕見之物。影宗居然一下子拿出四座仙蠱屋,不惜如此代價,影宗究竟意欲何為?
  情勢雖然對自己不利,但方源仍舊冷靜如冰。
  敵方雖然極其強大,但局勢還未到崩潰絕望的地步,因為還有一方沒有出手呢。
  方源時不時仰頭望天,他在等。
  影宗既然提前發動,天庭會測算不出來嗎?就算沒有算出來,按照這個時間,也應當到了罷。
  當天庭蠱仙出手,局勢就會被攪亂,方源也就有了可乘之機了。
  “但天庭蠱仙,為何還遲遲不出手?”方源心中念頭一轉,接下來卻是主動壓低驚鴻亂斗臺的威能。
  原本赤光噴發的仙蠱屋,像是從龍精虎猛的壯漢,漸漸變成了枯朽的老人。
  一時間,局勢變化。
  方源的驚鴻亂斗臺,被四座仙蠱屋壓著打。
  監天塔中,監天塔主眼中的絢爛白光,漸漸消散。
  他剛剛利用監天塔,推算了一次,此刻剛剛結束。
  他嘴角帶著冷笑:“底下駕馭驚鴻亂斗臺的,卻是一位天外之魔。姓古月,名方源,王庭福地毀滅,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竟就是此人干的!這個人似乎和幽魂魔尊,還有紅蓮魔尊,都有不清不楚的關系。別看他現在被壓著打,其實只是演戲罷了,好引動我們出手。”
  “哦?那這樣看來,這個方源和影宗方面,到底是敵是友?難道他們激戰,不過是一場戲?”煉九生疑惑問道。
  監天塔主擺擺手:“方源和影宗的關系,我并不感興趣,也一點都不重要。他既然想要引我們出手,那么我們就出手罷。底下的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乃是對方計劃的關鍵。我已算出,他們已經得到了最后的關鍵仙僵。諸君,隨我一道,催動監天塔,摧毀大陣,挫敗敵人的陰謀!”
  監天塔主一呼百應,戰意昂揚。
  他身旁的天庭蠱仙們,神情肅穆,一齊動手。
  一道光柱爆發而出,直接轟向十絕大陣。
  “原本還想借著方源,麻痹一下天庭蠱仙,盡量拖延時間。看來,這種淺薄的計謀,蒙蔽不了天庭這些人。動手罷!”藍正使七星子仙僵,縱覽影宗全局,下令道。
  “好,天庭終于動手了。”方源剛要一喜,就看到又有三座仙蠱屋,浮現而出!
  一座涼亭,紅磚綠瓦。一座樓閣,白縷翻飛。一處地壇,金光搖曳。
  三座仙蠱屋合力,艱難擋下監天塔的一擊。
  “……”方源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  什么時候,仙蠱屋這么不值錢了?一個個地往外竄,這是要干什么?
  方源心中的不妙之感,越發濃重。
  他原本以為,義天山大戰,是一處深潭。但沒想到,這竟然是一處海洋!
  這里面的水太深了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時,五域亂戰時,如此規模的戰斗,也只有五指之數啊!
  “好好好。羽圣城、不壞鐵堡、血河車、噩耗陰宅、綠波亭、織繭閣、金霄壇……七座仙蠱屋,都被我一擊逼出來了。”監天塔內,傳出監天塔主的聲音。
  他一一道破影宗仙蠱屋的跟腳名號,聲音宛若雷霆,響徹方圓數萬里。
  “那么,現在,就讓你們看看監天塔的真正威能吧!”
  監天塔主長嘯一聲,震動九霄。
  九轉仙蠱屋監天塔,全力發動。
  沒有任何的預兆。
  天空驟白!
  世間驟白!
  就算是身在驚鴻亂斗臺中的方源,在這一瞬間,也只能看到一片空白。
  全是光。
  白色的光。
  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,宇宙寰宇,四野穹窿。
  這些光似乎毫無害處,方源心中甚至連一絲危險的感覺,都沒有產生。
  “這……究竟是什么攻擊……”待到白光驟然消散,方源恍惚間回過神來。
  定睛一看,他全身一震。
  天空中,正灑落著仙蠱屋的斷壁殘垣。
  這些碎磚片瓦,在下落的過程中,漸漸還原出無數的蠱蟲。
  沒有一只蠱蟲生還。
  這些蠱蟲的死尸,隨風飄揚,四下散落。
  最為奇特的是,從外表看去,這些死去的蠱蟲毫無傷痕,但偏偏都沒有了氣息。
  距離監天塔最近的三座仙蠱屋,綠波亭、織繭閣、金霄壇,已經分崩離析。而剩下的仙蠱屋,也都受創不清。
  不過總體而言,方源的驚鴻亂斗臺反而受創最小。
  “是天庭故意對我收手了嗎?”方源心中念頭一閃,旋即就自己否定了。
  “哼!天外之魔……”監天塔主看了驚鴻亂斗臺一眼,旋即就將目光轉移到十絕仙僵無生大陣之上。
  剛剛的那一擊,乃是催發了宿命仙蠱,形成的絕代攻勢。
  這是帶著宿命威能的攻擊。
  命中注定。
  命里無有,怎么努力也得不到,千萬別苦求。
  命里叫你敗,你就必須敗。
  這是無法抵擋的攻擊。
  本來是可以打壞十絕大陣的,但是被三座仙蠱屋不計犧牲,代為承受了下來。
  反觀十絕仙僵無生大陣之中,影無邪已經飛出來,他原本的位置被八轉大力真武仙僵頂替。
  “被鎮壓了這么多年,一脫身就是這么大的陣仗。哈哈哈哈,我喜歡!”這位八轉大力真武仙僵,仰頭大笑。
  忽又手指高空的監天塔,大喊道:“天庭的小崽子們,都來罷!為了我的重生來助興。”
  十成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徹底發動起來!
  陰云陡生,旋即覆蓋整個戰場,又迅速地蔓延出去,好似無窮無盡。
  十位十絕仙僵,隱沒在陰云濃霧之中,不見蹤影。
  無數的仙竅,像是一點點的星光,被大陣的玄妙力量,牽引而出。
  這些仙竅,都是南疆蠱仙們隕落之后,遺留下來的。
  仙竅投入陰云深處,凝聚在了一起。
  無數的蠱蟲,有仙蠱,有凡蠱,在陰云中翻滾飛騰。
  至此,方源終于看出一點門道:“原來這座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真正的本質,是一座煉道大陣!影宗究竟是想煉什么?居然將南疆蠱仙們的仙竅,都直接拿來充當蠱材?!”
  這種手段,簡直是駭人聽聞。
  高高在上的蠱仙,此刻都成了螻蟻,被隨意處死,然后拿來煉蠱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,有著五百年前前世的經歷,也從未見識過如此一幕。
  影宗,神秘的組織,隱藏在歷史的背后,它真正的目的,籌謀了無數年的大計,終于在此刻露出端倪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