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57 千年內奸三方拖

“居然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,發動這座大陣?!縱然你曾經無敵于天下,如今也已然身死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,也就罷了。如此逆天行事,天意昭昭,怎么讓你得逞?”
  監天塔主怒吼,再次結合天庭眾仙之力,發動監天塔的最強攻勢。
  “頂住!”早有預料的影宗諸仙,及時開動仙蠱屋,沖上高空。
  天地驟白。
  來自宿命的攻擊,根本無法防御。
  回過神來,方源大吐一口鮮血,滿臉金紫之色。
  他雖然乃是天外之魔,但也受制于這片天地,受到的傷害,只是比其他人少幾成而已。
  再定睛一看,方源發現,不壞鐵堡、血河車、噩耗陰宅這三座仙蠱屋,也徹底崩解,化為殘片碎塊,不斷地從高空墜落。
  方源的驚鴻亂斗臺,雖然是縮在仙僵十絕無生大陣之中,也受損頗重。上千只凡蠱消亡,兩只仙蠱重創瀕死,難堪再用。七個臺角中,也崩壞了三個。
  但方源心中卻在叫好。
  他希望天庭一方,繼續施威,打破這個十絕大陣。
  一有空隙,他就能逃之夭夭。
  情況越加明了,很顯然,天庭蠱仙是針對影宗來的。若此刻方源逃竄,恐怕天庭蠱仙也無暇出手。
  在方源的期盼之下,懸浮在最高空的監天塔,再次縈繞著乳白的光暈。
  光暈越積越厚,等到積攢到極限,就會再次爆發出宿命的強攻。到那時,十絕大陣必破無疑。
  呼——!
  一陣大風掀起,羽圣城向方源直接沖撞過來。
  “你不去對付天庭蠱仙,跑來對付我?”方源冷笑一聲,卻不和對方硬拼。
  他奸猾地駕馭驚鴻亂斗臺,四處躲閃,等待著天庭蠱仙的再次打擊。
  砰!
  忽然間,監天塔發生劇烈地顫抖,積累深厚的乳白光暈,陡然爆散,徹底消失。
  監天塔滿身傷痕,受創嚴重。
  塔內的天庭蠱仙們,更都隨之吐血,受到反噬的傷害。
  羽圣城中,傳出七星子仙僵的聲音:“監天塔主,你中計了。”
  此時,羽圣城中,有影宗蠱仙十多位,以七星子仙僵、薄青仙僵、影無邪為首。
  其余的六座仙蠱屋雖然損毀,但影宗的蠱仙們卻依賴某種宇道手段,成功脫離,都集中到了最后一座仙蠱屋羽圣城之中。
  畢竟有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影宗又籌謀已久,占據絕對的地利,能做到這點,并不出奇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方源看到這一幕,驚疑不定。
  監天塔中,天庭蠱仙們陸續反應過來。
  “監天塔乃是九轉仙蠱屋,怎會被如此重創?”
  “剛剛影宗并未出手,而是監天塔本身出現了問題!”
  “我們天庭有內奸!”監天塔主面沉如水,目光緊緊逼視著碧晨天和煉九生二人。
  劍仙薄青蘇醒之后,劍光縱橫中洲,曾經斬斷監天塔。
  為了防止劍氣侵蝕更多的蠱蟲,造成更大的創傷,監天塔主便和碧晨天、煉九生二人,一同修補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主自身當然是沒有問題的,那么出問題之人,肯定在碧晨天、煉九生二人身上。
  得到監天塔主的提示,其余的天庭蠱仙們也及時反應,迅速拉開自身和兩位嫌疑人的距離,將他們兩個團團包圍。
  “等等!我怎么可能會是影宗的內應?!”碧晨天目光驚怒,開口分辨,“要加入天庭,可是要經過那重重檢測和考驗。天庭自創建,三百萬年的時間,何曾出現過什么叛徒內應?這或許是影宗的手段,當務之急,還是要抓緊摧垮這座煉道大陣才是!我們不可中了影宗的挑撥拖延之計啊!!”
  碧晨天神情懇切,難掩焦急之情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一旁的煉九生卻忽然大笑,他目光陡然陰沉下來,掃視周圍,語氣森寒地道,“正是因為創建了足有三百萬年,再嚴密的考驗和檢測,都已經老舊了。要潛伏進天庭,又有何難?”
  “煉九生,你!”碧晨天低呼,驚退一步。
  “原來煉九生你就是內應!”
  “你到底是煉九生,還是他?”
  天庭蠱仙們如臨大敵,但誰也沒有輕舉妄動。
  “這個世間,從未有過什么煉九生。你們想阻止我?就是九轉仙蠱屋也不成!呵呵呵,先過了我這關再說吧。”
  說完這話,煉九生赫然死去!
  一股清新的綠風,從他的身上吹拂而出。
  大同風!
  身份曝光,煉九生竟然直接自殺,銷毀仙竅,形成大同風。
  如此絕然壯烈,一如之前的秦百勝。
  大同風能同化一切,自然非同小可。但好在這里是九轉仙蠱屋監天塔的內部,大同風又并未形成規模,監天塔主等人一陣手忙腳亂,將大同風平息。
  但煉九生的死,并不是僅僅這股大同風那么單純。
  既然天庭當中,有了敵方的內應,那么是不是就只有煉九生一人?會不會還有其他人?
  原本團結一致的天庭蠱仙們,已經出現了信任的危機。
  “天庭的檢查手段,的確已經很多年沒有改良過了。依憑那位的手段,要混入天庭,也并非是絕無可能的事情。”一位天庭蠱仙沉聲道。
  “監天塔受創嚴重嗎?”更多的人關心這個問題。
  監天塔主緩緩搖頭:“監天塔,已經損毀了四成。之前的攻勢,再不可能發動。若強行發動,只會讓監天塔先行崩潰!”
  監天塔主說完,不由地長嘆一聲。
  若非宿命蠱狀態不完整,影宗此舉絕不可能得逞。
  不得不說,影宗安插的這個內應,可謂絕了。
  煉九生潛伏了上千年,誰都沒有懷疑過他,一朝發動,就將監天塔的最強手段暫時抹除。
  當然,追根溯源,影宗還是利用了紅蓮魔尊的戰果。
  若是宿命仙蠱完好,監天塔的最強攻勢便能放能收,絕不會反噬自身。
  “諸位,內奸已經暴露,你們還圍著我干什么?”碧晨天不耐,開口道。
  場中諸仙這才反應過來,紛紛開口告罪一聲,散了包圍。
  但天庭諸仙并未對碧晨天散去戒心,甚至瞟向其他蠱仙的目光中,都帶著隱隱的猜忌。
  監天塔主目睹此景,悚然一驚,連忙維護局面道:“諸位!且聽我一言,不可內忌猜疑。煉九生不過夸夸其詞而已,若他真能繼續潛伏,何必主動暴露?若天庭內應很多,早就將監天塔徹底摧毀了,怎么只做到這一步?”
  眾仙精神一振,都反應過來。
  “好險,差點中了那位的挑撥。”
  “塔主所言無差。做到如此地步,已經是影宗的極限!”
  “若煉九生真能對抗我天庭的偵測手段,又怎么會主動暴露,施展自殺攻勢呢?他是沒有信心。可見我方手段還是有效的。”
  “煉九生如何潛伏進天庭的,我們暫且不去考慮。當務之急,還是下面的大陣。如今監天塔雖然喪失了最強攻手,但我們還大有希望。只要我們精誠合作,九轉仙蠱屋的威能爆發出來,一樣能摧垮了對方的圖謀!”
  眾仙也都是久經沙場之人,合議之后,再次眾志成城,士氣昂揚起來。
  監天塔被眾仙催起,像是一顆流星,直接砸落。
  影宗沒有硬擋,大陣開了一個口子,主動將監天塔放進陣內。
  方源想要出去,卻被羽圣城攔截。
  于是,大陣之內,三座仙蠱屋陷入混戰。
  九轉監天塔就算重創,也是當之無愧的霸主,沖撞橫掃,勢不可擋。
  影宗蠱仙借助羽圣城,以及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勉強和監天塔周旋。
  而方源則駕馭著驚鴻亂斗臺,始終以躲閃為主。
  相比較之前,方源的處境,要好得多。
  因為影宗、天庭兩方,都是損失慘重。方源因為天外之魔的身份,反而在這三者當中,受創最小。
  “不著急,影宗和天庭之間,矛盾不可調和,還會激烈對拼。等到他們相互削弱,就是我的機會。此時,還是以保存自身戰力為首要任務。”方源心中思量。
  “無須焦躁。只要我們在這大陣當中,對方就需要將主要力量集中在監天塔上。時間拖得越久,災劫越是強大,我們就越有勝機。”監天塔主縱覽全局,對天庭眾仙道。
  “拖!”羽圣城中,仙僵薄青低喝一聲。
  七星子附和出聲:“不錯,我們有影無邪。時間拖得越久,他的修為增長起來,使用出夢道殺招,威能也就越發恐怖。夢道超越這個時代,就算是監天塔都沒有防護之力。面對夢道攻勢,幾乎等若不設防。”
  “你們說我啊?”影無邪瞪大雙眼,手指著自己。
  七星子點點頭:“縱然是監天塔主,也絕不會算到你的真實情況。唯一可慮的是,你修為越高,就可以使出更高端的引魂入夢。只是這個仙道殺招,威力越強,需求的蠱蟲也就越多,催動的過程也就更加復雜。你要好好運用,不能出差錯。”
  影無邪深呼吸一口氣,有些提心吊膽地擺手道:“僵尸大叔,你這么一說,我都有點緊張了。”
  不約而同的,影宗、天庭、方源三方,竟都打起了拖延時間的主意。但究竟誰才能笑到最后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