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61 巨手

“一切都結束了。塵?緣?文?學?網”監天塔主昂然站立在監天塔中,俯瞰整個戰場。
  在他的視野中,影宗的羽圣城,已經化為一片廢墟,仙僵薄青、仙僵七星子等人,橫尸地上。驚鴻亂斗臺也成破爛,里面蠱仙的尸首,都已經碎爛不堪。
  陰霧消散,一道道光柱,從天空綻射而下,金碧輝煌,光明大放。
  “這就是違逆天意的下場!哈哈哈……”監天塔主仰天大笑。
  但笑了幾聲之后,他皺起眉頭,感到了疑惑和不妥:“不對啊,監天塔已經被算計,再不能催發出帶有宿命威能的最強攻勢,為什么之前卻明明再次爆發?”
  “還有……剛剛我情不自禁的大笑,并不是我平日的性情和表現,怎么回事?”
  就在這時,監天塔主隱約地從天邊,聽到一些縹緲的呼喚之聲。
  “監天塔主,醒來……”
  “速速醒來!”
  “醒?我難道現在不是清醒著么?”監天塔主大感意外,心中疑云重生。
  忽然,他雄軀一震,陡然明白了真相。
  “糟糕!我被暗算了,剛剛的一切,都不是現實。我現在是身在夢境之中!”
  他這么一想,頓時感覺到更多的不妥之處。
  對方敗亡的,也過于輕易。尤其是影宗,畢竟它的背后,可是那一位!
  還有,其他的天庭蠱仙也都消失不見,整個監天塔中,只有他一個人。
  “確定了,我就是在夢境之中!可是,我如何脫離這里?”監天塔主心中滿是焦急,盡管明白自己身處于夢中,但他卻沒有方源的解夢手段,因此,深陷夢境卻根本無法自拔。
  監天塔主陷入沉睡之中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他打著響亮的呼嚕,躺倒在地磚上,周圍圍著一圈的天庭蠱仙。
  監天塔主不僅老邁,而且很疲憊。
  先前是為了修復宿命仙蠱,而連續煉蠱,而后又加緊時間,修復監天塔,再后來又保衛天蓮派,和薄青等人激烈大戰,最后發現影宗的內幕黑手,驚得調集天庭蠱仙,開動監天塔,進入白天,不眠不休,一路兼程,趕往南疆義天山。
  并且在這里,還操縱監天塔,進行連番大戰。
  因此,他一旦陷入了夢境,整個肉身都放松下來,呼嚕打得尤為響亮,睡眠極其深重。
  天庭蠱仙將監天塔主包圍在中央,用水澆,用火燒,喊破了嗓門,動用了各種手段,都未喚醒監天塔主。
  這是夢道的力量。
  領先了一個時代,一招鮮吃遍天。
  縱然是這群八轉天庭蠱仙,也頗有束手無策之感。
  場面頗具喜感。
  監天塔外,打得熱火朝天,天昏地暗,浩劫滾滾蕩蕩。
  監天塔懸浮于半空之中,停滯不動。
  塔內,天庭眾仙急得不行,監天塔主的魂魄深陷夢中,根本沒有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  頂多是利用一些智道手段,傳音入心,讓監天塔主自己覺醒。
  影宗一方,氣氛一掃之前的凝重,變得輕松很多。
  “影無邪,干得好!”
  “這就是夢道的威能嗎?真是厲害!”
  “呼……支撐這么久,總算是等到你的修為提升到八轉了。”
  影宗蠱仙們圍繞著影無邪。有的放松下來,畢竟之前的情況實在太驚險了。有的為夢道的威能,感嘆無限。有的拍著影無邪的肩膀,口中連連夸贊。
  戰斗進行了這么久,純夢求真體的影無邪,修為質變,成為八轉夢道蠱仙。
  因此,他可以運用八轉層次的仙道殺招——引魂入夢。
  嘗試兩次失敗之后,他第三次催動這個殺招,終于成功,將監天塔主置入夢中。
  此舉效果立竿見影,監天塔停滯不動,影宗壓力驟減大半。
  七星子詢問:“監天塔主會被困多久?”
  影無邪答道:“他畢竟是渡過了一次萬劫的八轉蠱仙,夢境只能再困他半盞茶的功夫。不過就算他出來,我也能在用殺招,將他引魂入夢!”
  “很好。不枉費硯石將你創出來啊。”七星子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時,監天塔又徐徐開動起來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影宗諸仙為之一驚。
  有人望向影無邪:“難道監天塔主也出來了?”
  之前,影無邪攻擊方源未果,被方源進進出出,搞的影宗蠱仙都沒有自信。
  但這一次影無邪搖頭,肯定地道:“監天塔主還在夢中。看來是其他天庭蠱仙,代為操縱!”
  沒有錯,天庭蠱仙見換不醒監天塔主,便主動接手監天塔。
  雖然監天塔主沉睡,但整個監天塔,卻并非屬于塔主一人。自從星宿仙尊隕落之后,這座監天塔就成了天庭的公共財產。
  如今監天塔主呼呼大睡,不省人事,其余天庭蠱仙自然有權利,駕馭驅使這座監天塔。
  但很快,監天塔又再次停下不動。
  這樣的一幕,落到方源等人的眼中。
  黑樓蘭、黎山仙子都流露出疑惑和惱怒之色:“天庭一方,到底在搞什么鬼?!”
  方源臉色沉重:“看來是影宗方面,動用了夢道手段。就如同之前對付我一般,對付天庭蠱仙去了。可是……為什么他們之前不直接針對天庭蠱仙呢?”
  “現在還考慮這些干什么?我們已經沒有仙蠱屋護身,影宗也失去了羽圣城。只有天庭還保留監天塔在手。可是他們也被影宗阻止,我們的處境岌岌可危!方源,你再試著催動定仙游看看?”太白云生滿臉的憂愁。
  “沒有用。”方源搖頭,發出深深的嘆息。
  “看來這次,是要交代在這里了。”黑樓蘭苦笑一聲,眼中卻是閃著厲光,拳頭緊握,“可恨黑城未死,娘親之仇,我至死都未能報!”
  方源瞥了她一眼,沒有說話。
  第三次浩劫之后,驚鴻亂斗臺、羽圣城都已瓦解,只剩下監天塔。
  天庭是方源一方的希望,但現在希望已經破滅。
  不要說第四場浩劫,就算是十絕大陣發動起來,也不是方源等人受得起的。
  “真正窮途末路了嗎?”方源檢查春秋蟬,時間太短,它還未恢復多少,根本無法催動第二次。
  這時,蒼穹高處,傳來悠揚的琴聲。
  此刻明明是白晝,但天中卻忽然亮起無數的星光。
  琴聲直接傳至陣內,深入蠱仙們的心中。
  “不妙!十絕大陣也兼顧音道,但此等琴聲連大陣都阻擋不住。這是第四場浩劫——琴心劫!”
  “還有這高空的星光,哪怕是在白晝,也如此璀璨。這是第五場浩劫——星流劫!”
  “怎會如此兇險?!第四場、第五場浩劫,居然齊至!!”
  見到這一幕,影宗蠱仙們紛紛驚呼,天庭、方源兩方,一時都被拋之腦后。
  監天塔中,天庭蠱仙們也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。
  浩劫的威能,隨著次數而暴漲。
  第四場浩劫琴心劫,論威能,要超出前三場浩劫的總和。而第五場星流劫,更要高過琴心劫、絕刺雨、太古光鹿成災,以及舍利金剛劫的四者疊加。
  “影宗到底在煉制什么東西?居然引起蒼天如此的憤怒,降下如此恐怖的災難!”天庭蠱仙、方源等人,都在心中疑問。
  兩場浩劫還未降下,正在醞釀。
  影宗蠱仙們臉色凝重如黑鐵,前三場浩劫,他們是勉強撐過來的。到現在,第四場、第五場浩劫齊至。任憑是誰,都能感到上蒼的深深惡意,根本不想留給影宗任何活路。
  如何是好?
  一時間,影宗蠱仙們也茫然失措。
  他們的仙蠱屋已經損毀,十絕大陣也在第三場浩劫中,被打擊不輕。就算犧牲全部蠱仙,恐怕也擋不住這兩場浩劫。
  “看來我們最后,是要死在浩劫之下啊。”黑樓蘭長嘆。
  方源瞇著雙眼,心中卻不這么想。
  不管影宗究竟想要煉制出什么東西,他們先是組成十絕仙僵無生大陣,而后將南疆蠱仙們殺死,仙竅、仙軀用作煉蠱材料,再后把僵盟成員都盡數犧牲,化為養料。
  當然,還要算上損失的七座仙蠱屋!
  影宗付出的代價,簡直是駭人聽聞,若非方源親眼所見,恐怕就是聽說了,也不敢相信!
  既然是如此代價,影宗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  琴音忽然大起,繚繞人心。
  諸仙色變,頓感天旋地轉,一些人甚至一頭栽倒下去。
  琴心浩劫已經徐徐發動!
  高空中,星光噴涌而下,仿佛是一場蔚藍的海嘯,覆蓋十萬里,重重壓下。
  星流浩劫!
  影宗眾仙都表現出視死如歸的堅毅之色,相互扶持,紛紛向上沖去。只留下影無邪一人,對付監天塔。
  方源等人則落到地上,各個臉色蒼白,難以抵擋琴心浩劫的威能。
  監天塔到底是九轉仙蠱屋,仍舊懸浮于高空之中。
  “沒有仙蠱屋,就憑他們,如何擋住兩場浩劫?呵呵呵,葬身在這天地之威下,也比老死床榻的結果,要輝煌一些吧。”黎山仙子雙目凄迷,望著高空,七竅緩緩流出鮮血。
  她已經放棄抵抗琴心劫了。
  其余等人,卻仍舊苦苦支撐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股浩大無比,絕世絕強的氣息,忽的從義天山的廢墟中,升騰而起!
  一座仙竅門戶洞開。
  這正是影宗福地。
  之前,白凝冰尋覓不得的影宗大本營,居然早就被影宗布置在了這里!
  感受到這樣的氣息,在場的所有蠱仙,俱都身心大震。
  哪怕是天庭的一干八轉,亦都臉色蒼白,目光驚懼起來。
  影宗諸仙卻紛紛流露出大喜過望的神色。
  “本體……出動了!”
  轟!
  一只巨大猙獰的鬼手,猛地探出仙竅門扉。
  九轉氣息隨之暴漲!
  無形的氣浪,席卷四面八方。
  土石翻飛,煙塵滾蕩。
  “這是?這是!”黑樓蘭、太白云生等人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幽魂魔尊!”監天塔里,監天塔主終于蘇醒,心中壓力如山,一口道破鬼手的身份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