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64 屠親戮天

十萬年前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南疆,懸磁山。
  夜幕籠罩,一片漆黑。風雷滾蕩,時不時電光照亮一片戰場。
  懸磁山的山腰之處,十多位蠱師橫尸在地。
  大雨瓢潑,卻沖刷不盡這里的濃重血腥氣味。
  一場激戰已要徐徐落幕,戰場上只剩下兩人,勝負已經十分明顯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一個青年男子仰天大笑,雙眼通紅,充滿嗜血之色。他一步步向另外一位蠱師逼去。
  另一位蠱師老者,身受重傷,難以再戰。他倉惶后退,腳下卻被絆倒,跌在泥濘的地上。
  青年蠱師緩緩地踏出濃重的雨幕,站在老蠱師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俯視他,目光森寒冰冷,沒有一絲溫暖。
  但老蠱師的目光中,卻毫無恐懼,反而充滿了難以置信的憤恨!
  老者低吼道:“為什么?為什么!小幽,我是你的親爺爺,你是一手帶大的,你的本身也是我一手教導的。你能有今天的成就,也都是家族傾力培養!你為什么要突襲家族的高層,為什么要恩將仇報?為什么?為什么!”
  面對老者的強烈詰問,青年蠱師眼簾低垂下來,輕笑一聲:“為什么?這個我還真沒認真想過。嗯……如果真要說什么原因,可能是因為不爽吧。”
  “不爽?!”
  “是啊……說什么家族的實力沒有對方強,就得忍氣吞聲。說什么尊老愛幼,禮義廉恥,不要再頂撞前輩。說什么將來家族要靠我支撐,維護名譽,要為族人們著想,才能在將來當一個英明的族長……真是令人煩躁啊!從小就感到煩躁,原本以為自己能忍受,結果忍著忍著,終于還是忍不住了。”青年蠱師說著,嘴角咧開,漏出森白的利齒。
  “就因為這些?!”老蠱師憤怒無比,氣得猛地坐起。
  他怒目圓瞪,破口大罵:“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子?你腦袋里究竟在想什么?我真是瞎了眼,白白培養你這么多年!呵呵,我居然想把山寨交給你?!”
  老蠱師怒斥到最后,聲音帶出哭腔,居然直接哭嚎起來。
  “夠了!夠了!”青年蠱師面色猙獰,老者的哭嚎聲讓他變得極其煩躁。
  他高舉右手,猛地斬下。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,老蠱師被斬成左右兩截,鮮血噴涌,內臟掉落,死不瞑目。
  青年蠱師陡然平靜下來,一動不動。
  他身著黑袍,宛若石像,站在大雨之中。
  他低著頭,望著腳下的尸體,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往昔的記憶。
  童年時,爺爺帶著他騎竹馬,放風箏。被測出上等資質后,爺爺笑逐顏開的樣子。成為蠱師后,爺爺手把手教導的樣子。還有帶著他他處理家族事務,諄諄教導……
  良久。
  青年蠱師吐出一口濁氣,輕笑起來。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。”
  很快,笑聲飛揚,他猛地抬頭,望向天空,雙臂完全張開。
  他的淚水橫流,心中充滿了悲傷,但同時他的臉上,盡都是極其滿足的神色。
  他感到自己,就像是一個漸漸溺水的人,忽然之間,破開水面,掙扎上岸。
  他不由地大口呼吸,濃重的血腥氣味,似乎夾雜著族人的怨恨憤怒,向他撲鼻而來。
  但他卻感到這空氣,真他媽的清新啊!
  “雖然很傷心……但這就是自由嗎?哈哈哈。早知道如此,早該殺了。這些聒噪的東西,早該殺了啊。以后看不順眼的,都直接殺了!”
  青年蠱師在暴雨中高聲大喊,興奮之情溢于言表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一道驚雷閃過,照亮青年蠱師滿是喜悅的面龐。
  十萬年后。
  天雷滾滾,電龍激閃,同樣照亮了青年蠱師的臉龐。
  只是這時,他已經面目全非,化為高達千丈,三頭千臂的龐然怪物。
  “吵啊,轟隆隆的,真是夠了!”魔尊幽魂張口咆哮。
  轟!
  近千只手臂齊齊發力,魔氣滾蕩,充天徹地,一把將纏繞在身的龍卷風柱,盡數撕裂。
  嘯聲激蕩九萬里云天。
  蓋壓風雷!
  電光在這嘯聲當中,全數消弭。
  云散天明,萬劫風雷囚籠,被魔尊幽魂悍然打破!
  似乎連萬劫,都奈何不了他。
  魔尊之威,竟至于此!
  目睹這一幕的,方源等人、天庭蠱仙,盡皆駭然。
  “成功了嗎?”薄青、影無邪回首眺望,臉上喜色流露。
  但旋即,天空又再度陰沉下來,無邊的灰云積攢在魔尊幽魂的頭頂上方。
  第二波萬劫,正在醞釀!
  薄青、影無邪頓時臉色一沉。
  天庭蠱仙們則齊齊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魔尊幽魂的六只眼眸,露出沉思之色。
  忽然,他揚起數百只手臂,齊齊插入腰際的陰云當中。
  這陰云乃是十絕大陣所化,得到魔尊幽魂的幫助,立即波云翻滾,十分劇烈。
  “不好!他在加速大陣!”
  “雖然不知道他究竟要煉出什么來,但絕對不能讓他如愿!”
  “諸仙,隨我一起發力!!”
  在監天塔主的率領下,監天塔猛地虛幻起來,透過鬼手的重重包圍,順利飛出。
  下一刻,監天塔由虛轉實,轟隆一聲,擠爆空氣,兇猛無比地砸在魔尊幽魂的右邊頭顱上。
  頓時,魔尊幽魂的頭顱被打得猛扣下去,下巴狠狠地撞在鎖骨的位置上。
  魔尊幽魂怒吼一聲,上百只手臂向監天塔抓來。
  “再轉!”監天塔主大喝。
  身邊的六位天庭八轉蠱仙,專門負責此事。
  在間不容發之際,監天塔再次成功虛化,讓魔尊幽魂的反擊打了一個空。
  這種虛化的能力,也是監天塔的手段之一。只是要發動起來,很不容易,需要消耗大量的念頭和精力。就類同驚鴻亂斗臺吸納外來攻勢的手段。
  六位天庭蠱仙連續兩次虛化,已經都累的氣喘吁吁。
  監天塔虛化,漂浮在魔尊幽魂的頭頂上。而這時,魔尊幽魂的數百只粗壯的漆黑手臂,就像是嚴重縮水一般,變得干瘦細長。
  得到他的幫助,十絕仙僵無生大陣劇烈變化,彌漫開來的陰云,向中央迅速凝聚。
  在陰云的中央,隱約可見一顆圓球,緩緩自轉,散射著十四種絢彩之光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監天塔主大驚失色,連忙下令:“斬斷這些手臂!”
  監天塔宛若利梭,一路切下,在空中劃出一道刺眼的光虹。光虹沿途之處,魔尊幽魂的手臂盡皆而斷。
  “影無邪,你速去對付天庭蠱仙!”仙僵薄青連忙喝道。
  他們來對付方源等人,簡直是手到擒來。
  但因種種驚變,數次被打斷。
  影無邪咬咬牙,卻不甘心這樣走了:“且慢,先讓我睡了方源。”
  說著,他就催動八轉層級的仙道殺招——引魂入夢。
  方源無處躲閃,被攝入夢境之中。
  湖心涼亭,琴聲悠揚。
  方源再次見到星宿仙尊。
  解夢!
  解夢!
  解夢!
  解夢!
  解夢!
  解夢!
  方源連忙施展夢道殺招,夢境卻巋然不動,頂多是在他的視野中,蕩起一波透明的漣漪。
  他的解夢,雖然克制夢境,但畢竟只有六轉層數。反觀影無邪此時催動的殺招,卻已達到八轉。
  兩者之間相差太大,導致方源無法解開夢境。
  頓時,方源的一顆心沉入谷底。
  琴聲婉轉千回,星宿仙尊對方源淺淺微笑,張口低吟。
  方源卻一臉苦笑,心知自己此次已敗!
  虛化!
  監天塔再次躲過魔尊幽魂的抓擊。
  但魔尊幽魂的鬼手并未停下,順勢再次插入十絕大陣之中。
  監天塔意欲再攻,卻見魔尊幽魂其中一顆頭顱,忽然瞪大雙眼,目光射住監天塔身。
  監天塔竟無法從虛化的狀態,擺脫出來!
  “哈哈哈,這一次,你倒是給我掙脫出來看看啊?!”影無邪雙手叉腰,得意洋洋的大笑。
  “方源!”黑樓蘭、太白云生大叫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陷入沉睡,怎么喚也醒不來。
  薄青正欲對黑樓蘭、太白云生痛下殺手,忽然間從大地上傳來一股極強的吸引巨力。
  眾仙猝不及防,一個個被吸攝到大地上,雙腿深深地插進土地之中,一股恐怖的無形力量束縛住他們,讓他們難以行動。
  浩劫——地陷!
  薄青、影無邪大吃一驚,沒有料到除了萬劫當空針對魔尊幽魂,居然還有浩劫潛伏暗算他們。
  “他們怎么不受控制?!”很快,兩人又吃一驚。
  只見黑樓蘭、太白云生一落到地面上后,就恢復了自由,可以隨意行走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又驚又喜。
  后者連忙搶過沉睡中的方源,向后急退。
  更叫他們大喜過望的是,十絕大陣中孕育出神秘圓球,禁錮周圍的力量就消失無蹤。若是方源醒來,必定能催動定仙游,成功撤離了。
  可是,方源現在卻陷入沉睡之中。
  仙僵薄青的眼中,閃爍凌厲的殺機,正要催動劍道仙蠱,卻發現腦海中的念頭剛剛升騰起來,就被大地吸攝出去。
  顯然浩劫地陷的威能,涵蓋范圍相當廣泛。不僅能對付蠱仙肉身,而且連念頭、意志、情感等等都能影響。
  就這樣,薄青居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黑樓蘭等人,在他眼皮子下成功溜走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