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65 灰憶

這浩劫地陷,根本就是蠻不講理!
  不僅將渡劫蠱仙,困在地上,而且還影響他們的念頭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沒有念頭調動蠱蟲,蠱仙如何施展手段?
  除非是有智道的手段,進行抗衡。
  但還有個前提,這種智道手段必須之前就已經布置妥當。否則的話,一旦優先中了地陷,那么蠱仙就算是有智道的后手,也無法施展了。
  先下手為強,后下手遭殃。
  失去了先手,基本上就完蛋了。
  由此可見,浩劫之強,更遑論之上的萬劫。
  “可惡!!”影無邪掙扎不休,卻毫無結果,反而越陷越深,氣得大叫。
  “不要掙扎,也不要多想。這些都會讓我們處境更糟,此時已不是我們能夠解決的了。”仙僵薄青卻很冷靜。
  準確的說,里面的墨瑤殘魂,十分冷靜。
  她有經驗。
  生前,她幫助愛郎薄青渡劫,見識過的浩劫,比這個還要恐怖!
  相比較而言,浩劫地陷反而顯得溫和無害。
  “看來只能寄希望于本體的搭救了。”影無邪嘆息一聲,凝望魔尊幽魂。
  只見魔尊幽魂同樣泥足深陷,一雙漆黑大腳,已經半數陷入地表之下。不僅如此,在他的左腳的前腳掌部分,還被緊緊的縫在地面上。
  這是之前,魔尊幽魂身中仙蠱屋繡樓攻擊的結果。
  管中窺豹,由這點可見,魔尊幽魂雖然強勢無比,但實際上已經用足全力,卻并未掌控全局。
  此刻,他的六只眼眸,有兩只瞪住監天塔,使其動彈不得,另外四只則緊緊注視著蒼空。
  在這蒼空之上,穹頂之中,灰色的哀云越發濃密,開始徐徐降下。
  第二場萬劫降臨。
  但是它卻和第一場的風雷囚籠不同,風雷囚籠之快,快到難以想象的地步,一眨眼間,風雷加身,已經身陷囹圄。
  而這場萬劫的速度卻極為緩慢。
  慢到似乎足以讓渡劫之人,做出無數的反擊。
  但魔尊幽魂卻沒有動彈。
  他靜靜地站立著,仿佛是一座沉默的山峰。
  “難道本體已經中了招嗎?”影無邪大叫,看得焦急無比,“這么好的機會,你倒是反擊啊!!”
  但直到灰色哀云將魔尊幽魂幾乎完全籠罩,后者都沒有絲毫動彈,只是一直盯著監天塔,將其牢牢控制。
  天庭蠱仙叫苦不迭。
  他們利用虛化的手段,讓監天塔躲避魔尊幽魂的攻擊。但沒想到,魔尊幽魂的虛道境界,遠超想象,絕對是大宗師級數。
  監天塔的虛化戰術,反而被魔尊幽魂利用,再無法返回實體。無法返實,如何能對戰,如何能騷擾?
  “萬劫來了!”影無邪咬牙切齒,死死等著灰色的哀云,慢悠悠地覆蓋下來。
  仙僵薄青也不由地瞇起雙眼,渾身肌肉緊緊繃住。
  浩劫地陷,就已然讓他們毫無還手之力,現在萬劫降臨,是否就是薄青和影無邪的末日?
  但灰云降下,卻似毫無傷害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難道有無害的萬劫?!”影無邪緊張半天,卻不見動靜,雙手四處亂摸自己的身體,驚疑不定地大叫道。
  仙僵薄青沒有回答他。
  倒是天庭蠱仙中有人認出了這個萬劫,但影無邪是無法獲知答案了。
  “這難道是灰憶?”那位認出來的天庭蠱仙叫道。
  “什么是灰憶?”
  天庭蠱仙陷入回憶之中:“我在年輕的時候,曾經繼承過一位八轉蠱仙的傳承。當年這位八轉蠱仙,就是遭遇萬劫灰憶而慘敗。彌留之際,勉強留下了傳承。這個萬劫,對肉身毫無傷害,卻直接勾出心底最深處的記憶。這些記憶,都是曾經帶給渡劫蠱仙重大的心里創傷,或者人生的陰影。”
  “你們千萬別小瞧了這個萬劫。那位八轉先賢,就是在這個萬劫之下,苦苦支撐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就斗志喪盡,灰心喪氣,再無一絲戰意,了無生趣。”
  “常言說的好,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。類似幽魂魔尊,無敵天下,那么他最大的敵人,不就是他自己嗎?人活在這個世間,就算是成為九轉尊者,也總有弱小的時候。也總是從弱小一步步修行,不斷變得強大的。幽魂魔尊屠戮天下,殺性之重,恐怖淋漓,后人都推測他是不是童年的時候,受到過什么刺激。”
  “誰能沒有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苦痛?誰能沒有一些難以啟齒的羞恥之事?誰能沒做過違背本性的抉擇呢?成長中,誰又能沒犯過錯?妙極,妙極!這場萬劫真是妙極!恐怕魔尊幽魂,是要栽在這里了。”
  萬劫——灰憶。
  正是因為認出了這個萬劫,魔尊幽魂才沒有動彈。
  他知道,什么樣的攻擊,都無法消解此劫。唯有投身其中,直面過去種種不堪、陰影、羞憤恥辱,才能渡劫。
  縈繞在他身邊的灰色云霧,忽然有了光彩,還散出聲音。
  呈現在眾仙面前的,是幽魂魔尊的童年一幕。
  “殺了她!殺了她!殺了她!”
  一干蠱師,死死包圍著一家三口,雙目赤紅,滿臉猙獰地怒吼。
  “爹!你不能殺娘啊!!”一位男孩護住身后重傷的母親,嘶聲力竭地呼喊著。
  “哼,魔道中人,人人得爾誅之!大義滅親,方是正道所為!!有什么不能殺的?不僅能殺,而且必須殺。只有殺了她,才能洗清我族的恥辱!!”為首的蠱師老者,義正言辭,張口怒喝,正是男孩的爺爺,家族的族長。
  族長的話,得到了眾多家老,還有精英蠱師的響應。
  他們振臂高呼。
  “殺!殺!殺!”
  “殺!殺!殺!”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,鮮紅的血液噴濺。
  男孩連忙轉身,下一刻,他瞪大雙眼,眼眸卻縮成針尖大小。
  只見他的父親,已在瞬間越過自己。他滿臉通紅,緊要牙關,虎目含淚,心中激烈的情緒難以壓抑。而他手握著的利刃,則已經深深地插在自己愛妻的心口。
  男孩張口想要呼喚。
  但卻終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。
  從那一天起,他開始變得沉默寡言。
  很顯然,這個小男孩正是童年時期的幽魂魔尊。
  在萬劫灰憶的影響下,他童年的陰影,不再只埋藏在當事人的心中,而是展現在了眾人的面前。
  灰霧一變,又呈現另一出畫面。
  大約是幾年之后。
  男孩已經長大稍許,拘謹地站立在爺爺的面前。
  身為族長的爺爺,喝了一口茶,悠悠地問道:“我讓你飽讀咱們家族的歷史典籍,這些天你有什么收獲嗎?來,告訴爺爺。”
  “爺爺。”男孩先行了一禮,這才道,“孫兒這些天來收獲很多,頗有心得體會。”
  “哦?說給爺爺聽聽。”老人饒有興趣地道。
  “孫兒縱觀歷史,發現世間有一條最大的道理,那就是——殺。”男孩平靜地道。
  “殺?”老人頓時皺起眉頭,語氣微沉,“解釋給爺爺聽聽。”
  “是。”男孩繼續道,“我們肚子餓了,要食物喂飽肚子,就要殺獵物果腹。我們有敵人,就要殺掉他們,解除威脅。世間太平了,就要殺掉功臣,掌控權利……”男孩侃侃而談,卻沒有注意到老人越皺越緊的眉頭。
  男孩又繼續道:“縱觀歷史,就是你殺我,我殺你。什么是英雄?就是殺的敵人很多很多。什么是失敗者?就是殺不過對方,被人殺了。”
  “其實,殺雖然只是一個字,但里面也有很深學問。如何殺,是用蠱蟲親自動手,還是雇傭蠱師替自己出手?有時候,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殺,明殺的話,會惹大麻煩,那就選擇暗殺。暗殺又有很多種分別呢,比如說……”
  “夠了!”老人猛地怒吼,氣極之下,將手中的杯盞砸在地上。
  碎片濺射到男孩的臉頰上,頓時劃出一道口子,血液慢慢流下。
  老人騰的一下,站起身來,手指著男孩,十分生氣地吼道:“我讓你飽讀史書,是要讓你瞻仰我族先賢的功績,知道我族輝煌的歷史。是要讓你明白禮義廉恥,讓你清楚正道榮耀。你居然給我悟出個殺?這是哪門子的邪理?!你,你,你,給我禁足一個月,待在屋子里好好反省你的過錯!!”
  “是,爺爺。”男孩領命,語氣低微,但眼底深處卻閃著倔強的光。
  灰霧中,畫面再變。
  幾年后,男孩已經成為一轉蠱師少年。
  “呵呵呵,今天我總有煉成了匿息蠱,躲在書房,讓爺爺大吃一驚!”少年悄悄地潛入書房。
  “嗯?不對。我只是一轉蠱師,爺爺卻是四轉。他要發現我,易如反掌。不如先躲到密門之后,藏在暗道里,然后再出來嚇爺爺一跳。”少年又改變主意,開啟密門,躲藏了進去。
  不久后,他就聽到動靜。
  他不敢開啟密門,只能傾聽聲音。
  兩個人進了書房。
  他的爺爺腳步沉重急促,顯得怒氣沖沖。
  “這個逆子!他真的要謀反?要害他的親爹?!”老族長勃然大怒,手掌拍在桌案上,發出砰的一聲巨響。
  “族長,證據確鑿!族長你獲得八十年壽蠱的情報,已經泄露出去了。少族長謀害之心,確定無疑。”
  一個沙啞的聲音。
  少年瞬間聽出來,這是家族的一個家老,族長的心腹。
  “哼!這個逆子,想要從我手中奪權,可能嗎?!”族長大喊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少族長身邊,可也有不少高層呢。”只聽那沙啞的聲音又道。
  沉默了片刻。
  少年爺爺的聲音,這才低沉的響起:“逆子的勢力,的確不容小覷。若是公然打殺,不僅有損正道名譽,也會釀成家族內斗,損耗族力。嗯……那就好好準備一下,先下手為強,找個機會,將他悄悄的暗殺了。人死燈滅,只要殺了這逆子,其他家老自然要離散的。”
  “族長英明!”
  密門后的暗道中,少年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,渾身上下都在顫抖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