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66 食道傳承

太白云生夾裹著方源,向外一路疾飛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黑樓蘭最后回望一眼漫天的灰霧,幽魂魔尊悲慘的童年,讓經歷相似的黑樓蘭心中充滿了感慨。
 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浩劫地陷沒有為難他們。
  太白云生、黑樓蘭死死把握住這個機會,驚喜交加,一路狂奔撤退。
  十絕大陣也進入關鍵時期,沒法禁錮周圍,太白云生、黑樓蘭逃出的過程,十分順利。
  很快,他們就將義天山戰場拋之腦后。
  半刻鐘后,他們已經看不到天邊的灰云了。
  “方源,方源,快醒醒!”黑樓蘭用力拍打方源的臉頰,但后者仍舊毫無反應,呼呼大睡。
  沒有方源的定仙游,他們是脫離不了南疆的。
  除非是跨越界壁。
  不過那樣做,損失太大。
  “北原的蠱仙?!”一道聲音,從高空傳來。
  旋即,就有三位南疆蠱仙降下。
  看到黑樓蘭、太白云生傷痕累累的狼狽模樣,為首的蠱仙訝然:“看你們的傷勢,難道是從義天山那里來的?說!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
  太白云生一臉戒備。
  黑樓蘭則冷笑道:“想要知道發生了什么,你們直接去看看好了。”
  三位南疆蠱仙冷哼一聲,他們修為都不高,結伴而行前來探查的原因,是各自家族的蠱仙強者,都在義天山附近,沒有了音訊傳來。
  不管是哪個超級勢力,都很關注驚鴻亂斗臺的歸屬。
  何況現在,黑樓蘭、太白云生氣息微弱,渾身是傷,狼狽不堪的虛弱樣子。
  “叫你們說,你們就乖乖地說出來。”
  “北原蠱仙,跑到南疆這邊來,態度還如此囂張!”
  “動手!!先拿下他們三個。”
  于是,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戰斗爆發了。
  而在義天山的戰場上,灰色云霧仍舊彌漫著。
  場面僵持。
  不管天庭蠱仙如何努力,都無法擺脫虛化的狀態。
  而影無邪、仙僵薄青二人,也因為地陷,困在地面上,無法動彈。
  一股股的灰霧,閃爍著迷離的光彩,不斷變化著畫面,圍繞著仙僵薄青。
  那是墨瑤早年的記憶,身為異人,遭受排擠的悲慘歷史。
  說來很奇怪,仙僵薄青的體內,居然是墨瑤的殘魂。當年薄青渡劫之時,發生了什么,已經不得而知。
  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,墨瑤殘魂也在灰霧中,呈現出內心最深處的種種傷悲。
  “哼。”仙僵薄青發出冷笑。
  面對過往的不堪和陰影,墨瑤殘魂表現出了堅定的一面。
  “奇怪。你怎么會不受灰霧的影響?”薄青望著身旁的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正直勾勾地看著薄青身邊的灰霧畫面。
  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影無邪撓頭,又手指向前,“不過你這個挺有意思啊。”
  薄青冷哼一聲:“看來你是剛剛出生,又只有九個時辰的壽命,所以根本來不及體驗這些東西吧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薄青滿臉擔憂之色。
  萬劫灰憶,對影無邪這種存在,毫無威脅。是因為影無邪年歲太輕,生命歷程并不沉重。
  但是對于幽魂魔尊而言,卻完全是兩個概念了!
  “這第二場萬劫,用心極為險惡!置身灰霧之中,不僅是過往陰影,一一呈現在外面,而且內心深處的感情,都會隨之起伏變化,讓人再次體會到當初自己的心情。我這些早年記憶,已經讓我心思沉哀。若是回憶到青郎的身上,恐怕……我尚且如此,幽魂魔尊年歲更長,經歷比我更加豐富。他又該如何面對?”想到這里,墨瑤殘魂催動仙僵肉身又再次仰頭凝望。
  灰霧之中,魔尊幽魂仿佛是鐵鑄的高山,巋然不動,沉默如死。
  而在他的周圍,灰霧翻滾,騰起無數的彩色煙浪。這些煙浪描繪出種種畫面,已經呈現到幽魂成就蠱仙的時候。
  地淵之中。
  “小子,就是你想要繼承我的傳承?”黑暗中兩只眼睛,大如燈籠,驟然亮起。
  “是。”蠱仙幽魂惜字如金。他一身黑袍,頭發隨意披散至肩頭,神色冷漠,唯有眼底不時地閃爍著一絲亮光。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黑暗中傳來張揚而又瘋狂的笑聲,繼而笑聲高揚,震耳欲聾。
  好一會兒,笑聲才漸漸止住。
  “看來你是有了決意了!那么就接受傳承的考驗吧。吼!”一聲巨吼,從黑暗中驀地踏出一頭怪獸。
  這個怪獸,四肢粗壯,渾身長滿堅厚的鱗甲,鱷魚頭顱。
  寬大的鱷口張得老大,銳利的牙齒,閃爍寒光,宛若只只匕首。
  而在頭頂上,還有兩只彎彎曲曲的龍角。
  而在他的身上,同樣洋溢著蠱仙的氣息。
  很明顯,這是一位獸人蠱仙。
  獸人是異人的一種,歷史上,在三大魔尊的時代,被打殺得最為慘重。沒想到,在幽魂成長的歷程,還能碰到一位獸人蠱仙。
  這位龍角鱷首的獸人蠱仙,張開血盆大口,咬向蠱仙幽魂。
  但蠱仙幽魂居然不閃不避。
  獸人狠狠地咬下去,一下子將幽魂的胳膊咬斷。
  鮮血噴涌而出。
  咔嚓咔嚓。
  獸人大口咀嚼,鋒利的牙齒咬合之下,幽魂的胳膊被絞碎成骨渣和肉糜,濃郁的血水順著齒縫,四溢流淌。
  咕咚一聲,獸人喉結滾動,將滿嘴的血肉,連同臂骨,都吞咽進去。
  “爽!好久沒有吃到這么新鮮的血食啦!”獸人蠱仙大吼一聲,再度撲上。
  幽魂毫不退縮,任其撕咬。
  獸人蠱仙很快將他的另一只胳膊,還有兩條腿,都撕咬吞食下去。
  劇烈的痛楚襲來,幽魂面無表情,眉頭都不皺一下。
  反倒是獸人蠱仙露出些許驚惶之色。
  “你和之前的那些人有些不同。”獸人蠱仙停下動作,上下深深打量幽魂,語氣中流露出贊許的意味,“你居然一點害怕的情緒都沒有。你知道的,我開創食道,對吃食大有研究。很多人想要繼承我的傳承,硬是讓我吞食,表面上很硬氣,不動聲色,實際上卻心中充滿了恐懼和痛楚。”
  “你別以為心中的情緒,可以內斂,讓人毫無察覺。其實這樣的血肉,充滿酸澀,一點都不好吃,我吃在嘴里,一清二楚得很。”
  “那么我的血肉好吃么?”幽魂淡然開口道。
  獸人蠱仙皺起眉頭,回味了一下:“說實在話,你的血肉寒冷若冰,骨骼強硬,并不好吃。像是我童年的時候,被你們人族追獵捕殺,在冰天雪地里四處逃竄,餓極了就吃的那些冰碴子冰刺。”
  “不過算了。哈哈哈,我被困在這里,很久都沒吃到新鮮的東西了。有了這些,我還不滿足嗎?何況接下來,是我最喜歡的餐點,那就是你們人族的心肝肺腎,還有油膩膩的大腸,我最喜歡了,啊哈哈。小子,你要繼承我的傳承,可要付出代價!別到最后關頭,支撐不住啊!”
  說著,獸人蠱仙伸抓一掏,破開幽魂的小腹,將他的大腸、小腸,都拖了出來。
  獸人蠱仙將其這些腸子拖出來。
  然后,當著幽魂的面,哧溜哧溜地吸入嘴中,大叫好吃。
  幽魂臉色蒼白,但神情仍舊淡漠,仿佛不是自己的腸子。
  獸人蠱仙的眼底深處,閃過慌亂之色。
  他桀桀大笑,摩挲著怪爪,伸到幽魂的胸膛中:“接下來,我要吃你的肺腑。你可要經受得住!”
  “有什么經受不住的?”幽魂反而冷笑一聲,“在這個特殊的環境里,我就算被吃得只剩下腦袋,也會生還。而達到這個標準,我就會繼承你的傳承。到那時,你就再無利用價值。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。”
  獸人蠱仙動作一滯,繼而大怒,雙眼似乎在噴火:“小子!大言不慚!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何時?”
  他故意動作減慢,在幽魂的體內刻意摩挲,讓他充分感受到五臟六腑被人拿捏,骨骼被怪爪刮動時的森冷和恐慌。
  獸人蠱仙取出幽魂的內臟,一個個慢慢吞噬。并且在他的面前,故意時不時的張開大口,讓幽魂看到自家內臟被啃咬破碎之后的慘狀。
  幽魂平淡的目光,反而漸漸起了變化,便道饒有興趣起來。
  獸人蠱仙感受到這種目光,不由再次變色: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只是覺得很有趣。”
  “我吃你的血肉,食你的內臟,你居然覺得很有趣?”獸人蠱仙用不可思議的目光,死死地盯著幽魂。
  “當然。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但吃的另一面,就是殺。我們吃肉食,總得殺獵物。吃蔬菜,也得將這些植物拔根,也是殺了它們。就算是餐風喝水,也是其吞入肚中消化干凈。一言蔽之,吃就是殺。但殺卻不僅僅包含吃。所以你的食道,比不上我的殺道。”
  “我吃過很多東西,但從未被其他存在吃過。你現在吃我,就是正在殺我。同樣的,我殺過很多生命,但從未被某個生命這般慢慢磨殺。這讓我體會到了被殺,其實也是一種樂趣。殺人者,人恒殺之。一味的殺人,并不能徹底理解殺。謝謝你讓我又領悟到了殺的另一層深意。”
  獸人蠱仙聞言,鼓瞪雙眼,看著幽魂,像是見到了噩夢和鬼怪!
  他的頭上,不禁流下冷汗。
  眼前這個年輕人,讓它開始感覺食不下咽!
  他吞咽了一口吐沫,感覺咽喉都有些堵塞。
  “小子!我這就把你的上半身都吃了,我看你如何囂張!!”獸人蠱仙怒吼一聲,大口吞咽,雙眼赤紅,神色瘋狂。
  很快,蠱仙幽魂就被吃的只剩下一個腦袋。
  此時此景,讓觀看的天庭蠱仙,還有仙僵薄青、影無邪,都靜默無聲。
  哪怕只剩下一個腦袋,蠱仙幽魂仍舊態度從容,目光平淡。
  “這,這是何等的意志……”天庭蠱仙中有人失聲。
  之前那位對萬劫灰憶,十分自信的天庭蠱仙,見到這一幕,也臉色陰沉,沒有了信心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獸人蠱仙忽然哈哈狂笑起來。
  他笑得很瘋狂,很開心,眼淚水都從眼角滾落下來。
  充滿了嘲諷之意。
  “哈哈哈,你被騙了,不過你不用傷心,你是被騙的第兩百七十多個了。哈哈哈!”
  幽魂目光一閃:“難道這傳承是假的?”
  “當然是真的!當年我修到八轉,九烈狂人那老匹夫困住我,不殺我,妄圖得到我的食道,哼!我不敵他。但他想要我的東西,也不是那么好拿的。于是我和他達成協議,我會將食道傳給人族后輩,但不是他。但繼承者須得經受住我的吞食考驗。”
  “協議達成之后,我被困在這里,不少人族后輩來我這里,通過了考驗,獲得食道。不過,就算是九烈狂人,又豈會明白我的厲害?嘿嘿嘿,我滿身食道道痕,早已經達到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地步。我能吞食石子充饑,喝風喝飽肚子。我還能吞食蠱蟲,直接增添我身上的道痕。我用了千年之久,日日夜夜在這里啃噬道痕,早已經將當年的契約破除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!所以你明白嗎?接下來我要一口吞掉你的腦袋,讓你全身都化為我的養分,滋養我,讓我回復狀態。你放心,我會記得你的,你可算是我吞食掉的可憐人中,最特別的一個了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幽魂仍舊表情淡淡,十分冷靜。
  獸人蠱仙神色一滯,忽然掐住自己的喉嚨,滿臉驚惶地大叫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!”
  幽魂冷漠一笑:“我從不把自己的生死,寄托在別人的身上。更何況是千年前的仙人協約?你以為我的肉身,是那么好吃的么?你每吃下的一口血肉,都有我的部分魂魄。你在食道上可稱大能,恰巧,我在魂道上也頗有心得。”
  “魂道?什么時候,出現了這個流派?!而且魂魄分裂,你所受的痛楚,要比肉身撕扯還要痛苦萬倍啊!”
  “好教你知,我就是魂道祖師。至于些微的痛楚……仔細體會的話,這伴隨著殺的感覺,不是很美妙嗎?”幽魂話音剛落,獸人蠱仙滿臉青灰之色,僵硬不動。
  他死了。
  他死不瞑目。
  瞪大著雙眼,死死的盯著眼前的蠱仙幽魂。
  哪怕對方只剩下一顆頭顱。
  但獸人蠱仙的眼中,卻充滿了驚懼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