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369 深深陰謀

又是一片較大的畫幕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“綠,快走吧!”黃死死拽著綠的手臂,將他往外拖。
  “不,我不走!還有救的,你看那個十尊仙胎蠱,還有氣息殘存!”綠大叫,掙扎不已,“放開我,那可是我畢生的心血啊!”
  “你以為這場爆炸,是純粹的意外嗎?你看這些殘留下來的八轉仙材,你好好看看!”黃怒喝道。
  綠渾身一震,眼中閃過清明之色,他認出來了,旋即滿頭冷汗,心有余悸地道:“這些仙材之中,竟然都充斥天意。好險,剛剛那一刻,我居然被天意影響了神智。就算布置了如此大陣,躲到了北原地溝之中,也被天意察覺了嗎?”
  “只有完整的天外之魔,才不會被天意察覺。我們被察覺,沒有什么好氣餒的。放棄吧,我們從頭再來。”黃寬慰道。
  綠無言,凝視著一片沙地,滿臉沉重地點頭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已經告訴過你了,你的推斷完全錯誤,紅蓮真傳的事情和我毫不相干。”蠱仙大荔無奈地道。
  對面的宙道蠱仙,面目都籠罩在一層霧中,看不分明。唯有額頭的紅蓮刻痕,鮮艷欲滴。
  他(她)冷笑一聲:“我以紅蓮真傳中的宙道手段推算,怎可能失誤?紅蓮魔尊的下一道真傳,就落在你的身上。”
  大荔沉默片刻,終究道:“那還有什么好說的,戰吧!”
  說完,反迎上去。
  “你終于不躲了!”神秘蠱仙同樣戰意昂揚。
  激戰良久。
  蠱仙大荔不敵對手,被仙蠱屋驚鴻亂斗臺鎮壓。
  ……
  萬劫太清空宇,終于結束。
  魔尊幽魂毫無抵抗,被萬千青鳥削得滿身傷痕,整個體型竟被削減了三分之一。
  與此同時,監天塔蠢蠢欲動,似乎也有掙脫虛化狀態出來的趨勢。
  彌漫周圍的灰色霧氣,不知不覺間,已經消散了大半。
  這表明:萬劫灰憶,也過了大半。
  但天空中的災劫,還在繼續!
  又一波萬劫,正在魔尊幽魂的頭頂上蓄勢。
  似乎只要魔尊幽魂不滅,天意就不會放過他!
  萬劫——陰油毒。
  從天空中,垂下一滴滴粘稠的劇毒油漿。
  這些油漿似乎滾燙無比,滴在魔尊幽魂的身上,立即嗤嗤有聲,冒出紫嫣的氣霧。
  油漿從之前的傷口中滲透、流入,魔尊幽魂上被油漿沾染侵蝕的地方,都發生了劇烈的腐爛現象。
  很快,這些劇毒油漿,從一滴滴變成一連串,一連串又變成無數縷,從高空中垂落下來,籠罩方圓數百里。
  魔尊幽魂龐大的身軀,沐浴在劇毒油漿之中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侵蝕腐爛,體格迅速萎縮下來。
  但他始終不見任何動作。
  底下的影無邪,滿臉焦躁之色。
  他想高喊,但奈何身中浩劫地陷。任何的動作,甚至是激動的想法,都會讓他越陷越深。
  “怎么搞的,你們兩個都成這樣子!”他低聲嘀咕,又瞥向身旁的仙僵薄青。
  從剛剛開始,仙僵薄青就沉默得仿佛一尊石像,一動不動,似乎哀莫大于心死,對外界的一切都無動于衷。
  所幸,他們在魔尊幽魂的腳下。
  被魔尊幽魂高聳入云的身軀遮擋,萬劫目前還沒有對影無邪、仙僵薄青造成什么危害。
  數十萬里之遙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相互扶助,極力奔逃。
  在他們身后,一群南疆蠱仙追殺著。
  五域蠱仙的本土意識,都相當強烈。就算是在最開明的東海,外來的蠱仙也并不好混,常常被東海蠱仙抱團欺壓、排擠。
  之前的交戰,在黑樓蘭差點打死一位南疆蠱仙之后,事情就變得越發不可收拾。
  南疆蠱仙大怒,你北原的外人居然如此囂張,欺人太甚,在南疆干架不說,還打傷我們的人。這是把我們南疆當做什么地方了?
  所以追殺不輟,不僅如此,還呼朋引伴,又召來數位援手。
  黑樓蘭、太白云生本身就狀態不佳,身上有傷。他們且戰且退,在刻意的引導下,離義天山越來越遠。
  黑樓蘭野心再大,也不敢再靠近那里。
  那不是六轉蠱仙的舞臺。
  甚至七轉都不是,八轉也只能淪為配角。
  那是魔尊幽魂和天意的廝殺戰場!
  萬劫陰油毒已經結束,現在魔尊幽魂被另一種萬劫籠罩。
  這萬劫已經不為人所知,突破了歷史記載的極限。
  它無形無質,只有一股玄妙至極,不可捉摸的氣息。
  氣息纏身,所到之處,引發魔尊幽魂身上一次次的爆炸。魔尊幽魂乃是魂魄,但凝如實質,宛若魂獸。
  現在被氣息引炸,魁梧如山的身軀已然消失,只剩下骨架一般,大塊的魂魄已經被四下炸飛出去。
  灰霧中,又呈現一幕。
  硯石老人口吐鮮血,手握著天機蠱,口中呢喃:“原來方源的身上有著春秋蟬。難怪他能煉成定仙游,去往中洲的狐仙福地,奪取蕩魂山。而后又搗毀王庭福地,弄塌八十八角真陽樓!”
  “他既是天外之魔,又有春秋蟬,明顯逃脫了宿命……呵呵呵,這會是我對付天意的最佳棋子。也罷,就讓我來替你和太白云生遮掩,防止其他人推算出你來罷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秦百勝暗中窺視著太古墟蝠,還有天地間重重的災劫。
  這正是當時,東方長凡奪舍重生,從而渡劫時的一幕。
  “東方長凡,不過是奪舍重生,卻因為沾染了本體的氣息,被天意察覺,降下如此災禍。日后,本體要重生,恐怕災劫必會更大!”
  另一旁的炎煌雷澤仙僵點點頭:“咱們可以走了,這場對天意的試探,已經結束。只是楚融怎么還沒有回來?”
  這時,姜鈺仙子顯現身形,神色糟糕:“楚融已死,回收凡草屋的行動失敗!”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秦百勝微吃一驚,“楚融可是有炎道宗師的境界,七轉修為。”
  “是三茅魔仙的傳人。”姜鈺仙子道,“此人潛伏極深,手段狠辣,連我都差點無法回來。”
  “三茅魔仙么……哼,也罷。就放棄凡草屋吧。大計啟動在即,不能因為這座仙蠱屋,暴露了身份,惹來天意的提前打擊。”秦百勝沉思片刻,這才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落魄谷。
  影宗一行人,面對著中洲蠱仙,面色沉重。
  秦百勝目光緊緊盯著鳳九歌,嘆道:“天意的打擊已經來了。硯石為了保住方源這枚棋子,替他遮掩行蹤。中洲蠱仙調查方源,結果順藤摸瓜,反而調查到我們身上來了。”
  “這下怎么辦?”姜鈺仙子問道。
  “看來是非戰不可了。”秦百勝咬著牙關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咳咳咳……”硯石老人咳嗽不止,面色蒼白,虛弱疲憊得仿佛下一口氣,都有喘不過來的危險。
  “這一次用了天機蠱,損耗了上百載的壽元。不過倒也物超所值,算出春秋蟬狀態不佳,已是被用過。”
  “看方源提前來到義天山踩點,很顯然已經是知道義天山之戰了。如此推斷,本體已經失敗過一次,所以借助奪得的那道紅蓮真傳,讓方源重生,回到過去,改變未來。呵,幸虧只是六轉的春秋蟬,還不足為懼。”
  “這樣的話,方源無疑是一個極佳的標桿。看他接下來的表現,就能讓我推算出更多的東西。”
  “直接搜他的魂,會不會更直接干脆一點呢?會影響整個大局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按照我的部署,薄青、七星子等人,已經盡量拖延了天庭的腳步。這個結果應該比上一世,要好得多吧。”
  硯石老人作于涼亭之中,看著青山白霧,變幻莫測。
  “僵盟方面,也布置妥當,可以作為挽救局面的后手。當然能夠保留下來最好不過,唉,希望不會用到它吧。”
  “用了新得的壽蠱,我的壽元還有二十多年。是時候死了。分魂歸于本體,也是理所應當之事。不過在死之前,再為本體推算下逆天大計時的災劫罷。”
  半晌之后。
  “咳咳咳。我居然沒有死?這么說來,天地災劫已經被我算盡了?不,是每一代的影宗智囊,前仆后繼的推算,終于厚積薄發,達到了質變!”
  “呵呵呵,真是有點諷刺。以天機仙蠱為核心,形成的智道殺招,竟能推算出天地災劫的內容。然而這只仙蠱可是樂土所創。他生前千方百計地消除本體的影響,死后沒有想到,居然會幫了影宗這個大忙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見到這一幕,天庭蠱仙們大驚失色。
  原來,影宗竟然已經達到算出災劫的地步!這樣一來,魔尊幽魂在萬劫中一動不動,就相當可疑了。
  神秘萬劫已經漸漸終止,最后一場萬劫降臨。
  荊虬劫!
  無數青綠的藤蔓,長滿尖銳的倒刺,從天上,從地下,暴射而出,死死纏繞在魔尊幽魂的身上。
  很快,上百萬的藤蔓,將魔尊幽魂牢牢包裹,形成一個巨大的藤球。
  它們死死纏繞,越纏越緊,并且扎根在魔尊幽魂的身軀上,竟然將魔尊的魂魄當做養分吸攝!
  “不對勁!不對勁!”
  “他是故意的,你們快看那座十絕大陣!”
  天庭蠱仙目光轉移,頓時如夢初醒。
  原來,影宗早已算出災劫的內容,所以針對性的做了布置。
  魔尊幽魂故意不反抗,就是想借助萬劫的重重力量,將自身的魂道底蘊,都融入大陣之中,當做大陣的養料。
  “他究竟想煉出什么東西來?居然把自己的魔魂,都當做蠱材煉制!”
  “不只是這樣。萬劫加身,其實是在他的身上,刻印了宇道、毒道、氣道、木道種種道痕,破壞他的魂道道痕。之所以能重創魔尊幽魂,也是因為這些道痕,并不弱于他積累了十萬年的魂道底蘊啊!”
  嘶……
  察覺到這一點,天庭蠱仙們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。
  如此看來,魔尊幽魂不僅將自己煉了,還利用萬劫的力量,幫助自己達成圖謀。
  他究竟圖謀的是什么東西?
  十絕大陣,已經步入最后的關頭。陰霧中,那個光球已經越發圓亮。
  監天塔主的一顆心,頓時沉入谷底。
  他臉上充斥堅毅鐵血之色,沉聲道:“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我們必須破壞魔尊幽魂的圖謀!不管他煉制什么,必須盡快破壞了這道十絕大陣。”
  “可是我們已經陷入虛化的狀態。”
  “不,我們還有一次反擊的機會。這是只有歷代監天塔主,前仆后繼的鉆研成果。一直以來,都嚴格保守的秘密!”監天塔主道。
  天庭蠱仙們頓時又驚又喜:“那還不快快使用出來?”
  監天塔主苦笑一聲,將使用的代價說出來。
  天庭蠱仙們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