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70 險勝

片刻后,有人站出來:“影宗能夠犧牲,我天庭又如何不能犧牲?我愿意留下來,驅使監天塔!”
  “老夫也愿意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”
  “舍此殘軀,能屠魔尊,有何不可?”
  越來越多的蠱仙站出來。
  當然,也有秉持其他意見的天庭蠱仙。
  “依老夫之見,當務之急,還是弄清楚魔尊幽魂到底煉制什么?”
  “事情還不到無可挽回的地步,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。”
  “當初,幽魂魔尊生前,都未攻上天庭。現在他已經死了,必然不如生前的力量,我偌大的天庭又有何懼?”
  監天塔主一揮手:“我意已決。決心留下的人,隨我一起催動監天塔。其余人等,我會將你們送上白天。不管勝敗如何,你們要盡量收攏仙蠱殘屋,帶回天庭。”
  如此,天庭一方終于達成一致。
  監天塔陡然綻射出沖天的豪光,一道光柱從高空垂下,籠罩監天塔。
  魔尊幽魂暗吃一驚,努力控制監天塔,不讓它從虛化中掙脫出來。
  監天塔卻沒有脫離虛化的打算,事實上,它的最后反擊手段,正需要它時刻保持虛化的狀態。
  監天塔主的聲音傳出,在天地之間回蕩:“幽魂魔尊,就讓你見識一下,監天塔最新更強的力量!”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中,方圓天地驟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
  萬劫荊虬,原本死死纏繞在魔尊幽魂的身上,但此時此刻,卻在監天塔的影響下,改變了攻擊目標,直接對準十絕大陣撲去。
  魔尊幽魂終于色變。
  監天塔的這一招,超出他的意料。哪怕他籌謀了數萬年,推算了無數次,耗盡了數代智道蠱仙的生命。整個大計推算了又推算,完善了又完善。
  但他仍然沒有算到:監天塔居然有手段,能夠操縱萬劫!
  這到底是何種手段?
  強烈的氣勢陡然爆發,魔尊幽魂再也不能無動于衷,他連忙施展手段,抵擋萬千藤蔓的撲擊。
  他經歷了數次萬劫,為了成全十絕大陣中的神秘仙蠱,他的戰力已經被削弱得十分嚴重。
  但此刻他全力動手,魔威仍舊滔天,威勢披靡天下。
  他滿身的魂道道痕,盡管已經喪失大半,但此刻紛紛亮起道痕之光,竟比漫天繁星還要稠密閃耀。
  難以想象的劇烈交鋒!
  一方駕馭萬劫進攻,另一方魂魄變化無形,抵御萬千藤蔓的撲射。
  盡管獨自一人,哪怕只剩下了魂魄,但魔尊幽魂展現出神乎奇跡般的戰斗技巧!
  他將來犯的藤蔓荊虬,都盡數遮擋。
  十絕大陣被他保護得嚴嚴實實,水潑不進。
  仍舊處在虛化狀態中的監天塔,卻在解體。
  并且解體的速度越來越快,組成監天塔的無數凡蠱,包括仙蠱,每一分每一秒,都在大量的破損毀滅。
  監天塔中,每隔幾個呼吸,就有一位八轉天庭蠱仙沒了氣息,當場犧牲。
  為了操縱萬劫,天庭一方付出了極其慘烈的代價!
  魔尊幽魂也同樣如此。
  他本身就已經傷勢沉重,抵御荊虬萬劫,他的魂魄魔身都在迅速削減,速度之快,像是破了大洞的氣球。
  原本充天徹地的氣息,虛弱下去。原先滔滔的魔威,仿佛從燎原大火,轉變成了座座火堆。
  “幽魂,你逆天行事,絕不會有好結果的!”臨死之前,監天塔主發出最后的詛咒。
  在他的身邊,天庭蠱仙們已經死的一個不剩。
  轟隆一聲。
  只剩下一小半的監天塔,徹底崩解,化為萬千碎片。
  碎片又還原成凡蠱、仙蠱,順著光柱,穿透天罡氣墻,向白天深處飛去。
  留守在白天之中的天庭蠱仙,紛紛出手,將這些仙蠱回收。重中之重,當然是宿命仙蠱。
  魔尊幽魂的體格,已經從千丈,一路削減到數百丈、數十丈,如今只有幾丈的高度。
  不僅如此,他的魂魄真身也不凝實,而是十分透明,隨風飄逸,氣息極為虛弱。
  浩劫地陷,也在這時,徹底消散。
  半空中亮起一道劍光,仙僵薄青已經飛到魔尊幽魂的面前。
  體內的墨瑤殘魂,冷喝道:“幽魂!把我的青郎,還給我!!”
  魔尊幽魂的目光,卻盯著十絕大陣。大陣的陰霧已經消失殆盡,十絕仙僵都已主動犧牲,只剩下一顆圓球,閃爍著九彩斑斕的動人光輝。
  仙僵薄青繼續逼近上去:“你答應過我,會將他復活!”
  魔尊幽魂緩緩地,將目光移到仙僵薄青的臉上:“造就薄青的分魂,早已經毀滅在浩劫之中。分魂既失,我怎么能復活他?”
  “你騙我?!”仙僵薄青雙拳捏緊,眼中閃現出危險的光。
  “我當然并未騙你。我即是薄青的本體,我即將復活,便包含著薄青復活。我將來君臨天下,也代表著薄青達到九轉境界。這不就是當初,你一直希望的嗎?”魔尊幽魂慢條斯理地道。
  “老匹夫!”仙僵薄青大怒,向魔尊幽魂殺去。
  但劍光剛剛亮起,又戛然而止。
  仙僵薄青懸浮在魔尊幽魂的面前,動彈不得。
  “你就是我最后的阻礙嗎?呵呵呵,真是可惜。若是沒有硯石的臨終提醒,說不定還真會讓你惹出些麻煩。不過現在……哼哼。你忘了你一身的劍道仙蠱,都是我的分魂意志,你更忘了,這些年是誰偷偷地喂養著它們。”
  魔尊幽魂語氣如冰,頓了一頓,繼續道:“現在,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。殺了他們,為你忤逆我的行為贖罪。”
  他們自然指的是白天深處的天庭蠱仙。
  “呸!”
  “哼,愚蠢的女人。”
  下一刻,墨瑤殘魂被硬生生地拉扯出來,然后被魔尊幽魂一口吞下。
  吞下這個殘魂之后,魔尊幽魂的身形頓時就凝實了一分。
  “無邪。你來護衛我,只需要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大功告成!”魔尊幽魂一邊說著,一邊漸漸縮小成孩童大小。
  “是。”影無邪飛升上來,站到魔尊幽魂的身邊,一臉警惕地盯著周圍。
  穿透天罡氣墻的光柱,已經消失。
  “沒有機會了。”天庭蠱仙們紛紛嘆息,將監天塔的殘留蠱蟲收好,陸續撤離。
  魔尊幽魂伸手撫摸著這只煉成的仙蠱,眼中充滿了感慨。
  “籌謀了數萬年,殫精極慮,苦心經營,終于在今天煉成了這只九轉至尊仙胎蠱。有了這只仙蠱,我就能超越歷史諸尊,成就半個天魔之身,達到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無上境界!歷代仙尊、魔尊,都不會是我的對手,哪怕是人祖復活,也要對我甘拜下風!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魔尊幽魂仰頭大笑。
  笑聲中有瘋狂,有釋懷,有得意,有驕傲,有發泄……
  一陣風吹來,魔尊幽魂便在風中搖曳。
  他幾乎耗盡了全力,若非吞食了墨瑤殘魂,此刻恐怕連基本的形體都維持不住。
  笑聲忽停。
  魔尊幽魂雙眼瞇起,陰芒爍爍:“不過越到最后關頭,我越不能大意。”
  他身上殘留的魂道道痕,此時亮起光輝。
  他以魂魄感應,偵查范圍極其廣闊。
  白天上,天庭蠱仙們留下不少偵查蠱蟲,自身都已撤走。
  魔尊幽魂冷笑一聲,魂光驟盛,張口朝著天空,噴吐了一口幽氣。
  這口幽氣一路往上,竟然直接穿透包裹白天的天罡氣墻,將天庭蠱仙們的偵查蠱蟲盡數摧毀,一個不留。
  魔尊幽魂又轉向四周。
  很快,他就“看”到了方源。
  此刻,太白云生、黑樓蘭護衛著他。
  方源躺在地上,睫毛微微顫抖,似乎要蘇醒過來。
  “他醒了,他快要醒了!”太白云生驚喜地叫道。
  黑樓蘭則眉頭緊鎖,看著天邊,頭也不回地道:“那你還不趕緊喚醒他!利用定仙游,咱們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。”
  魔尊幽魂微微皺起眉頭,不過旋即又舒展開來。
  此時雙方的距離,已經有數十萬里。且義天山方圓萬里之內,已經被萬劫覆蓋,毀得面目全非。若方源動用定仙游,只能瞬移到萬里之外。
  且不說他醒來之后,會不會選擇來這里冒險。就算他選擇來冒險,留給魔尊幽魂的時間,已經足夠!
  而且,之前一重重的浩劫、萬劫連續洗刷,這片天地分外“干凈”。
  蠱仙們陣亡,留下的仙竅,都也盡數被十絕大陣所煉。也有少部分,毀于萬劫之下。唯有生死福地,被刻意保留下來。
  “沒有后顧之憂了。嗯?不對。”魔尊幽魂陡然間目光投向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眨了眨眼睛,看著本體。
  “你還有多少壽命?”魔尊幽魂問道。
  影無邪便答:“還有一盞茶的時間哩。”
  “綽綽有余了。”魔尊幽魂終于放下心來。
  他再也支撐不住,身形散去,濃縮成一個魂球,臉盆大小,凝如實質,向圓球似的至尊仙胎蠱飄去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方源陡然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天意!”他大吼一聲,一下子坐起來,滿腔的憤怒和焦急。
  “方源,你終于醒了。”太白云生、黑樓蘭俱都大喜。
  轟!
  方源竟悍然出手,擊向身旁的兩個救命恩人。
  太白云生、黑樓蘭猝不及防,被擊飛出去。
  定仙游!
  下一刻,方源立即催動這只六轉仙蠱。
  噗。
  他大吐一口鮮血,身軀踉蹌一下,催動定仙游失敗了。
  “可惡!一定要趕上啊!!”他狠狠咬牙,再次催動定仙游。
  在太白云生、黑樓蘭趕來之前,他成功了!
  他來到了距離義天山萬里之外的地方。
  看著面目全非的戰場,他傻了眼,整個身心冰涼徹底。
  來不及了!
  正如魔尊幽魂所料的那樣,方源來不及趕到現場了。
  不過!
  就在魔尊幽魂要融入至尊仙胎蠱的時候,忽然一只手陡然伸出。
  影無邪伸手將魔尊幽魂扣住。
  魔尊幽魂已近油盡燈枯的狀態,還未反應過來,就聽見影無邪緩緩地道出四個字。
  “引魂入夢。”
  “什……”
  下一刻,魔尊幽魂陷入夢境之中。
  而方源的魂魄,從影無邪的體內飛騰而出!
  并且,迅速地融入眼前的九轉仙蠱之中!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