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73 還不歸來

方源魂魄飛離純夢求真體,毅然飛入眼前的這只神秘的九轉仙蠱之中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剛剛接觸的一剎那,方源就感到一股無以倫比的吸攝之力。
  這只被魔尊幽魂命名為至尊仙胎的仙蠱,似乎早已經對魂魄迫不及待。
  方源魂魄進入之中,就仿佛落入到落天河底的暗流漩渦之中。
  一時間,魂魄被仙蠱牢牢吸攝住,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,迅速融化!
  方源不能思考,只感覺進入了一股深邃無比的黑暗之中。
  但這種黑暗,并不冰冷,反而帶著溫暖。
  仿佛是嬰孩回到了還在母體中的時光,在羊水中悠然徜徉。
  而在外面。
  方源魂魄進入九轉仙蠱之中后,天空頓時發出一聲悶雷,似乎憤怒至極,卻又無可奈何。
  至尊仙胎蠱開始綻射光輝。
  先是白色光輝,從透明的微白之色,到純白,再到濃郁乳白之色。
  然后,白光之中又透出一點紅。紅色迅速渲染,使得光芒先是成為微紅,隨后是粉紅,再后是大紅,如火一般。
  紅光之后,又轉變成橙光。橙光又化為黃芒……
  如此五顏六色不斷輪轉變化,終于變成黑色。
  黑色的光輝中,至尊仙胎蠱不斷碰撞,原先只是手指頭大小,此刻卻化為臉盆的規模。
  在這漆黑如墨的圓球之中,一個胎盤外散絢爛的華彩,若隱若現。
  一股生機正在其中醞釀,并且不斷壯大,高高升騰。
  白色的霧氣,靜悄悄地籠罩著它。
  周圍的溫度迅速境地,霧氣化為潔白的凝霜,覆蓋在圓球表面。
  隨后電光激閃,纏繞著圓球,結成一幅電網。
  電光相互碰撞,劃出火星。火星落到白霜之上,不僅沒有熄滅,反而燃燒起白霜。
  白霜化作一股股的氣,牢牢包裹圓球。
  綠色的花紋,漸漸在圓球的表面浮現而出。很快,就由虛轉實,生長成無數的枝椏和藤葉。
  枝椏枯黃,藤葉青翠欲滴。
  很快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藤葉之間開花結果。
  這些紫色的果實,散發出十分好聞的清香氣息。但果實的外表,卻十分丑陋,坑坑洼洼,仿佛腐朽很久的樣子。
  種種變化,匪夷所思。乍看起來,繚亂無章,但細細品味,卻似乎包含著一股天地至理。
  隨著外界的陸續變化,圓球中的胎盤,越發壯大。
  最終,經歷九九八十一種變化之后,圓球化土,里面的元胎徹底壯大到極限,化作一個嬰孩,四肢一振!
  頓時,包裹他的圓球被徹底震碎,嬰孩現世!
  只見這男嬰,天庭飽滿,雙眼如星辰璀璨,白嫩嫩的皮膚,藕節般的臂腿,臉頰帶著兩朵紅暈,粉嫩可愛,仙氣盎然。
  一股無形之力,包裹著他的全身,使得他免疫傷害,安然無恙。
  男嬰徐徐往地面降落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他迅速成長。
  從剛剛出生,到兩三歲,只用了一個呼吸的時間。
  四五歲、六七歲,十一二歲……待他雙腳落到地上,他已經成為一位十六歲的少年郎!
  他皮膚仍舊白皙,卻不是虛弱的蒼白,也不是嬌柔的粉白,而是干干凈凈,樸素的白。
  他的長發,又黑又亮,一直垂到腰際。
  身材有些瘦削,全身無一絲贅肉。
  他的鼻梁挺拔,最為吸引人的是他的一雙眼眸。星辰般的光芒,已經盡數內斂,化為一對深邃的碧潭。
  而他的雙唇,則有些豐厚,透著健康的紅潤。此時緊緊抿著,顯露出此人堅毅不拔的心智。
  這位少年,自然就是方源。
  此刻,他眨動雙眼,看著自己的少年身軀,心頭震驚:“一副全新的……身軀么?”
  由魔尊幽魂,還有影宗上下,苦心經營,數萬年的積累和心血,煉出這副身軀,自然不是表面這么簡單的。
  其中的奧妙之處,還有待方源的進一步挖掘。
  單單此時,方源的第一感覺,就是這副身軀無以倫比地切合他的魂魄。
  打個比方,他之前的仙僵之軀,就仿佛是一具枯朽樹葉所制的衣裳,那么這具身軀便如同柔軟貼身的絲綢。
  一切似乎都不一樣。
  方源覺得,他就好像是從陰暗的弄堂中,陡然走出來,見到藍天白云,心胸為之一闊。
  “這就是魔尊幽魂,苦心孤詣,煉出的至尊仙胎蠱的作用嗎?重生!并且一重生,就有六轉的修為。”
  方源一身蠱仙氣息,并不做假。
  他賭對了!
  雖然他不明白,這只仙蠱究竟怎么用。但親眼看到魔尊幽魂,飄向仙蠱,方源也就如法炮制。
  心思電轉之際,方源又將目光投向半空之中。
  在那里,魔尊幽魂仍舊處于夢境之中。這點早在方源意料之中,畢竟之前魔尊幽魂的狀態極差。
  而影無邪的肉身,沒有方源的魂魄主持,已經閉上雙眼,懸浮于空中,一動不動。
  方源呼喝一聲:“回來。”
  頓時,從影無邪的身上,飛出一大群的蠱蟲。
  之前,方源魂魄投入至尊仙胎蠱里面,攜帶的蠱蟲只能留在了純夢求真體內。
  現在,方源一聲呼喚,便將這些蠱蟲召回。
  態度仙蠱、解謎仙蠱、換魂仙蠱,還有其他魂道、夢道的不少凡蠱。
  “影無邪的身上,還有不少夢道仙蠱,如何取出來?”方源皺了皺眉頭,心中犯難。
  他之前換魂,通過態度蠱偽裝,催發了一次仙道殺招引魂入夢。雖然暗算魔尊幽魂成功,但這些夢道蠱蟲里面的意志,似乎都反應過來,再無法讓方源調動。
  “不僅是他體內的仙蠱,影無邪的身軀,也有極大的研究價值!嗯?”
  方源忽然回首,看到天邊一位仙僵,氣勢洶洶的疾飛而來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嘴角微微翹起,心道:“你終于來了。”
  來者正是他自己。
  不,更準確的說,是影無邪的魂魄駕馭著方源原先的仙僵之軀。
  此時,方源剛剛獲取新的身軀,還在適應期,身上的蠱蟲也比不上仙僵之軀。
  但方源卻一點都不緊張,反而翹首以待影無邪的到來。
  “你是?”影無邪遲疑,慢慢接近方源,上下打量。
  方源故作親切,背負雙手,偽裝道:“無邪,我已大功告成。區區方源,早已經魂飛魄散了。”
  “不對!你不是本體!若是本體,和我分魂之間,豈不會沒有感應?”影無邪眼中精芒暴射,反應過來,一口道破方源的真實身份。
  “哦,鬼不覺反而成了破綻。不過若是能催動見面曾相識,應該能騙得住吧。”方源摩挲著下巴,失笑一聲。
  他好整以暇,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彩,似乎掌控了全局。
  “你是方源!”影無邪旋即明白過來,一口鋼牙被他咬得嘎吱作響,氣得是五內俱焚!
  他的憤怒完全可以理解。
  自家一方辛辛苦苦這么久,奮斗了數萬年,好不容易得到成果。看這樣子,竟然是被方源得逞了。
  影無邪哇哇大叫,向方源撲殺過來,他恨不得將方源千刀萬剮!
  雙方距離百步之遙,方源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:“影無邪,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?定仙游是我的仙蠱,你怎么能用得了?”
  影無邪頓時神情一滯。
  當時他心急如焚,下意識就用了,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一層!
  現在被方源一提醒,他頓知不妙,氣勢受阻,一落千丈。
  “你能用定仙游,自然是我主動借你的。我就是要讓你趕過來啊,我大部分的積累,可都在原來的身上呢。”方源又道。
  既然他知道要和影無邪換魂,憑借他的心性和手段,又怎么不會去做些布置呢?
  首先,他在自家的腦海中,暗中潛藏了大量的方源假意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影無邪清醒之后,一門心思要趕回來,忽略了很多不妥之處。
  一如之前在王庭福地中,被墨瑤假意暗算的方源。
  其次,方源又向自己的蠱蟲中,都灌輸了特意。
  什么是特意?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中,巨陽仙尊留下的,就是海量的特意。他會在特定的條件下,采取特定的行動。
  就如同現在。
  方源看著影無邪逼近,嘴角的笑意更加濃郁。他張口高呼:“還不歸來?”
  嘩!
  一大群蠱蟲飛出,凡蠱居多,但也夾雜著仙蠱。
  乳燕歸巢一般,它們紛紛投入方源的懷抱。
  影無邪瞪大雙眼,無比震驚。
  剎那間,他成了孤家寡人,手無寸鐵。在他體內,只剩下春秋蟬,還無法催動。
  雙方情勢天翻地覆!
  方源當初的設定,便是如此。
  只要影無邪駕馭著方源的身軀,回到義天山一定范圍內。再聽到有人高呼“還不歸來”,這些蠱蟲就都會紛飛而出,投入高呼之人的手中。
  這些蠱蟲,本就是方源之物。如今回歸,隨意驅動,一如從前,如臂使指。
  方源當時,當然還并不知道至尊仙胎蠱的用法,也無法預知自己會重生,擁有另一具身軀。
  他擔心的是,自己運用影無邪的蠱蟲終究不妥,容易出現意外。他需要自己的蠱蟲,在緊要關頭增強戰力!
  當然,方源灌輸的特意,還不止如此。
  一旦超過時限,這些蠱蟲不論仙凡,都會自毀!
  敵人往往會是自己上佳的老師。方源在巨陽特意、墨瑤假意跟前吃了那么大的苦頭,他豈能不學習一二?
  一揮手,方源輕而易舉地將影無邪擊飛。
  “一切都結束了。”他走到影無邪的面前,看著眼中的“自己”,心情復雜的嘆息一聲。
  影無邪只感覺如墜冰窟,冰寒徹骨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