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第一節一切都是天意

“一切都結束了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”望著腳下的影無邪,方源口中喟嘆。
  明白自己被暗轉之后,影無邪心中充斥著絕望的冰冷,徹底放棄了。
  他知道:自己是徹底敗了,再無任何翻盤的希望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異變陡生!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微的爆響,影無邪魂魄還有方源的仙僵之身,在剎那間自爆。
  仙僵之軀,一身的道痕,還有影無邪的魂魄,都化為了養分,獻祭給了春秋蟬。
  春秋蟬發動!
  一縷碧光,在方源的眼中一閃即逝。
  春秋蟬再入光陰長河。
  方源大驚失色!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到底是怎么回事!春秋蟬中灌輸特意,怎么會被影無邪催動呢?”
  “不對!看他當時的神態表情,已經毫無反抗的斗志,怎么會催動我的春秋蟬?!難道他也是在演戲?”
  “春秋蟬是我之物,我也特意多加防范,怎么會被影無邪催使出來?”
  方源心中充滿了震驚,還有疑惑。
  種種疑問,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站在原地,方源一動不動,宛若石像。
  驚變來得太過于突然了。
  很快,他的額頭就滿是冷汗。
  “這可如何是好?該怎么面對?!”
  方源曾經靠著春秋蟬,翻盤多次,挽狂瀾于既倒,扶大廈于將傾。
  但現在,面對他人動用春秋蟬,他赫然發現,自己毫無應對的手段!
  他的宙道底蘊實在過于薄弱。
  沒有春秋蟬,他在這方面,幾乎毫無建樹。
  “是我漏算了嗎?到底還有什么,我沒有考慮到的?”方源瞇起雙眼,冷汗從額頭垂落,滴到他的眼角,又向下劃過他的臉龐。
  沒有思考出什么答案,方源搖頭嘆息。
  “沒有辦法,我已經做到極致了。”
  當時的情景,方源若不按照夢境中星宿仙尊的提點去換魂,他早就徹底失敗,無法翻身。根本就不能走到現在這一步。
  “難道說,我是因為沒有按照星宿仙尊的意思,去毀了至尊仙胎蠱,所以才有此異變嗎?”
  “春秋蟬還未恢復,此時催動,只有死路一條啊!”
  “不,不對!”
  方源陡然想起,影宗方面還有一個后手。
  那就是光陰長河中的鬼臉紅蓮。
  霎時間,寒意襲遍全身,他汗毛乍立。
  “凡事都要做最壞的打算。如果他重生成功,我這邊又會有如何的變化呢?”方源正想著,就感到視野中開始模糊起來。
  不,不是他的視野模糊。
  而是整個天地,都在宙道的力量下,變得模糊起來。
  因為影無邪的重生,一切都在改變!
  呼!
  猶如風聲灌耳,影無邪一個激靈,反應過來,不由地驚呼道:“這,這里怎么是光陰長河?怎么回事!春秋蟬是怎么催動的?我的意識怎么會替代方源,存在春秋蟬之中?”
  他的疑惑,不比方源少多少。
  雖然是當事人,但就這樣稀里糊涂地到了光陰長河之上。
  光陰長河,河水滔滔。
  一個大浪,朝著春秋蟬狠狠地拍擊而來。
  影無邪的這股意志,頓時紊亂起來,大呼死矣!春秋蟬羸弱不堪,若被這浪頭拍中,根本毫無幸存的可能性!
  “唉……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一聲嘆息,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響起。
  光陰長河之中,浮現出一個鬼臉。鬼臉神情苦澀,張口吐出一朵紅蓮。
  紅蓮綻開,擋住索命的巨浪。
  隨后一股無形的吸攝之力,將載著影無邪意志的春秋蟬,吸入紅蓮的蓮心之中。
  一瞬間,影無邪的意志進入到一片赤暗的空間里。
  而在這里,另一股意志凝成幽魂魔尊的形態,正盤坐在半空中,對他苦笑。
  “本體居然還在光陰長河中,留下你這個后手嗎?”影無邪意志楞了一下后,頓時喜出望外。
  幽魂魔尊的意志點點頭,又搖搖頭:“你也曾是本體的分魂,理應記得我。可惜因為純夢求真體,使得你記憶消散了。”
  “唉!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你當我愿意啊?”影無邪意志苦惱無比,“還有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還以為我落到方源手里,被他算計,已經死定了。為什么會出現在光陰長河之中。還有,我明明用不了春秋蟬,為什么春秋蟬會忽然發動?”
  幽魂魔尊的這股意志,再次長嘆一聲:“我寄生在這朵紅蓮真傳之中,觀察了整個過程,也是在剛剛才明悟過來。你能進入這里,都是天意在幫你。春秋蟬也是天意催動的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這個答案讓影無邪意志差點震驚得當場崩潰。
  這太出乎意料了。
  若非眼前是貨真價實的幽魂意志,影無邪絕不會相信這個事實。
  “天意不是一直為難我們嗎?怎么忽然間,又反過來幫助我們呢?”影無邪問道。
  “你的記憶已經全消,已經沒有了原先的眼界。天意,從不是看我們不順眼,來為難我們。也從不會看我們可憐,來幫助我們。天道無情,天之道,在于損有余而補不足。所以萬物平衡,相互制約。所以猛獸幾乎都有天敵,高空云霧會凝結成雨水落下,哪怕是九轉尊者也會被壽命所限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幽魂魔尊的意志繼續道:“而人之道,損不足以奉有余,與天之道恰恰相反。一個強者,會想要變得更強。一個富有的人,會想要變得更加富有。一個美人,同樣會想要變得更美。尋得長生的人,想要更進一步,獲得永生。人的欲壑難填,永不滿足,和天意背道而馳。”
  “我有些明白了。天意傾向于我,是因為我失敗了。方源成為完整的天外之魔,已經超脫限制,放任他的話,會大大滴破壞天地的平衡。所以天意轉移了目標,想要借我之手,來對付他,不讓他的陰謀得逞。但為什么天意能驅使春秋蟬?這只仙蠱,明明已經被方源煉化了啊。”影無邪還處在懵懂的狀態。
  幽魂魔尊意志答道:“唉!這正是天意的手筆。我也是剛剛才領悟出來。方源當初得到春秋蟬,都是天意的安排。天意早就選中他為棋子,令其重生,破壞本體大計!”
  “依照白凝冰提供的情報,現在回想一下,方源表現出特別之處時,是在青茅山上。他雖然資質不良,但一路走來,卻是順風順水,每逢緊急時刻,他都能做出最明智的選擇,獲取最大的利益。青茅山、三王福地、王庭福地、義天山……這一路,顯然,他是用了春秋蟬不止一次的。”
  “春秋蟬不過六轉,有失敗的概率。他居然次次都成功。除了上一次,可能由我們助他之外,其余部分,他方源居然沒有失敗一次!要知道,春秋蟬可是會令他運氣衰敗的。這恐怕都是天意在暗中扶持相助,最終令他在短短數年之內,從一屆凡人成為蠱仙,并落入本體眼中,被本體當做應付天意的棋子。”
  影無邪意志聽的瞠目結舌:“等等,你是說……”
  魔尊幽魂的意志點點頭:“不錯!這一次本體失敗,主要還是因為方源。本體利用方源,將他當做棋子。但實際上,方源早就是天意的棋子。”
  “不管方源重生幾次,在他第一次重生之前,本體很有可能已經成功。不僅煉出至尊仙胎蠱,而且成長到了天地不容的地步!正因如此,天意才不惜借助方源,令其重生,前來破壞我本體大計。”
  “方源這個人很有意思。首先,他是天外之魔,所以才有資格重生,才有能力去改變過去。普通人就算再優秀,也脫離不了宿命的結果。然后,他卻又不是完整的天外之魔。所以,他還受到天意的影響和擺布。他自以為春秋蟬是其所煉,為其所用。但事實上,從來都不是這樣。春秋蟬這種大殺器,早就被天意侵蝕了。很顯然,這場布局從方源獲得春秋蟬時,就已經開始了。但他被天意蒙蔽,并未發現什么不妥之處。畢竟,借助春秋蟬重生,只能承載一部分的意志。而意志這種東西,連魂魄都不如,最容易被影響了。就好像現在,我很想將所有的記憶和所知,都灌輸給你,可惜你這股意志能夠承擔的很有限。”
  一時間,影無邪張大嘴巴,完全說不出話來!
  光陰長河,波濤不絕,拍打在紅蓮之上。
  一朵朵的蓮瓣,隨之消散。
  很快,就只剩下了內層的花心。
  “你的時間不多了。”魔尊幽魂的意志嘆息一聲,繼續道。
  “方源到底是天外之魔,天意盡管可以影響他,但最終他還是聽從內心的聲音,選擇奪取至尊仙胎蠱,而不是毀掉它。”
  “如此一來,他雖然還是棋子,但卻已經不受棋盤的拘束。天意當然不能容許這樣的存在,所以啟動春秋蟬,要借助你的手來對付方源。”
  “但天意又絕不會,讓你重生之后,奪回至尊仙胎蠱。所以,你重生之后,應當是沒有機會挽回大局的,你切不可心急氣躁,壞了這最后的機會。”
  影無邪便問:“那我該怎么做?”
  “如今,僵盟已滅,影宗也消散了,甚至本體都陷落險境。索性影宗諸仙,都或多或少留下了后續手段。你要利用這些,重建影宗。”
  “命難違,運可借!北原長生天的勢力,可以利用。中洲方面,也有隱藏勢力,和十大古派并不對付……”
  “你意志有限,知道這些已經是極限了。你借助這些,重建影宗,拯救本體。最關鍵的,你要將這個重要的情報,告知本體。因為當你重生之后,這份紅蓮真傳和我也會隨之改變,不會記得這些事情。到那時,你才是唯一的知情人!”
  “記住,木秀于林風必催之,堆出于岸流必湍之。之前,‘蟄伏暗蓄對付天意’的策略是對的。我們既然成功過一次,那么就能成功第二次!好自珍重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