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第九節策反黑樓蘭

方源面色古怪,他還是首次聽到狗屎運這種奇葩的仙蠱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現在這個情形,暴露春秋蟬,已經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了。
  反正天庭蠱仙已經知道,代表中洲十大古派也已經了解,幾乎是天下大白。
  瑯琊地靈繼續道:“可惜這春秋蟬只是六轉級數,若是曾經的九轉春秋蟬,你一定能大獲全勝。春秋蟬既已落入影無邪之手,你可不能任其發展!不過好在我這邊宙道方面的手段,也有不少。春秋蟬只是六轉,又知道是誰持有它,克制起來還是比較容易的。”
  “克制春秋蟬?”方源大感興趣,說實話,這正是他最大的憂慮。
  瑯琊地靈大大咧咧地道:“春秋蟬不過六轉,不知道誰拿了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,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。它雖然是曾經紅蓮魔尊的本命仙蠱,但那又能如何?世間只有無敵的蠱師,絕沒有無敵的蠱蟲。全天下,也不是宙道第一,而是各大流派百花齊放。不過若以宙道手段克制,更加有效就是了。”
  方源聞言,連連點頭,大覺瑯琊地靈說得有理。
  就譬如此次,他借助春秋蟬重生,就被影宗算到,甚至大肆利用。
  這就是典型的,以智道克制宙道。
  春秋蟬的確是有獨到之處,但它并非是無敵的存在。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。天地講究平衡,春秋蟬被其他手段克制,也是應有之理。
  “重生以來,我都是將春秋蟬當做自己的最大底牌。沒有想到,會有對付春秋蟬的一天。”方源感慨良多。
  就在他聯絡瑯琊地靈的同時,中洲。
  明堂谷。
  這座終年洋溢光輝的山谷,在中洲亦是頗為有名。
  它被中洲十大古派中的風云府、天蓮派聯合掌控,乃是中洲有名的產出光道蠱蟲的圣地。
  這處寶地,蘊含極其濃郁的光道道痕,幾乎每二十年間,就會產生光道的野生仙蠱。
  就在這明堂谷的深處,隱藏著一位魔道蠱仙。
  不動如山——公孫良。
  陡然間,他從沉睡中睜開雙眼。
  “嗯?有人喚我?”他輕輕的嘀咕一聲,臉上疑惑的神情一閃即逝,旋即轉為肅穆和凝重。
  心神沉入仙竅,他利用一種十分獨到的信道手段進行聯絡。
  “大先生,您是要借我的仙蠱?”
  另一邊,地淵的深處,影無邪答道:“是的。”
  公孫良此時完全睜開雙眼,一點睡意都沒有了。他十分猶豫,目光不停的閃爍。
  他是魔道蠱仙,一直受到中洲正道的追殺和打壓,尤其是十大古派。
  他亡命天涯,在一次險象叢生的絕命逃亡之中,墮落陷阱,生死一線。這個時候,遭到了神秘人的及時救援。
  公孫良不僅撿回一條命,而且在神秘人的引領下,他加入了一個神秘的組織。
  這個組織,只有一個名稱,就叫做——逆。
  組織的成員,都已數字代號,十分神秘。
  公孫良從這個組織中,獲得不少幫助。若非如此,他也絕不可能逃亡至今,仍舊未被十大古派追拿得手。
  時間長了,他越加看重這個組織,并且對這個組織成立的目的,也隱隱有了許多猜測。
  “這個組織的代號,往往代表著加入的時間,還有在組織中的地位。大先生,就是一號,乃是創建‘逆’組織的高人。他忽然要向我借蠱……”
  公孫良猶豫良久,最終一咬牙,點頭同意。
  中洲,鈞天劍派。
  兩位劍道蠱仙苗君、苗越正在商議劍派要務。
  這時,苗君忽然身軀微微一震,接到影無邪傳來的消息。
  面對影無邪的請求,苗君十分猶豫,對身旁的苗越道:“大先生聯系我,向我們討借仙蠱。”
  苗越頓時皺眉:“這大先生,身份極其神秘。我們加入逆的時間也不短了,還從未接到過大先生的消息。但這一上來,就向我們借仙蠱……”
  苗君點點頭:“我們加入逆,也是希望這個組織能給我們幫助。但之前脫離仙鶴門一事,逆對我等毫無助益。現在卻向我們借仙蠱,這大先生未免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。”
  數年前,鈞天劍派中有人升仙成功。
  于是,這個勢力就擁有了三位蠱仙。
  鈞天劍派原本依附于仙鶴門,擁有三位蠱仙之后,鈞天劍派便想擺脫仙鶴門附庸的身份。
  可惜,最終沒有成功,反而被仙鶴門挖墻腳,招攬去了第三位蠱仙。
  鈞天劍派經此一事后,被仙鶴門重點“關照”,苗君、苗越二仙日子過得越來越艱難。
  二人原本想借助“逆”的力量,但未能如愿以償,心中頗有芥蒂。
  因此,影無邪以大先生的身份向他們借蠱,遭到了失敗。
  啪!
  地淵,密室之中,影無邪一巴掌將眼前的桌案拍碎。
  “哼!苗君、苗越……”影無邪咬牙切齒,目光陰沉。
  所謂的逆組織,正是影宗所建。
  中洲和其他四域不同,天庭高高在上,天庭下宗的十大古派,瓜分中洲絕大多數的修行資源,統攝天下。
  在十大古派之間,夾雜生存著無數勢力。
  人都想往高處走,誰不想更進一步?哪個勢力,不想自己的勢力范圍更廣大,擁有的修行資源更多一點?
  尤其是蠱仙,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渡劫。所以,這就要求蠱仙們實力必須進步,否則就會在災劫中犧牲。
  而要實力進步,卻并非那么容易。
 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首當其沖的,就是修行資源不足。
  但十大古派實力雄厚無比,霸占諸多修行資源。其余勢力,人心不齊,實力不行,無法撼動。
  有志之士察覺到這一點,便相互之間聯絡,結成大大小小的各種聯盟。
  但這些聯盟,都不長久。不是因為中洲十大古派的暗中破壞,就是聯盟之中的各個成員內斗內耗。
  當然,究其根源,還是實力不足,無法抗衡中洲十大古派。
  影宗方面,便在暗中建立逆組織,精挑細選里面的成員,逐步壯大。
  不過這一步,也只是閑棋。就算是當初組建逆組織的影宗成員,也未抱多大的期待。
  成員越多,組織就越臃腫,就越復雜,越難管理。
  況且這些成員,都不是天外之魔,就連逃脫宿命之人,也幾乎沒有。對抗天意,難堪一用。
  所以,當初魔尊幽魂的煉蠱大計,也未調動過這些人物。
  若是調動,且不說是否能調得動?就算能調動起來,恐怕也極可能反被天意利用,得不償失。
  但此時,影宗大計失敗,遭受慘烈重創。影無邪重生之后,不得不借助這個逆組織的力量。
  他借蠱并不順利。
  很多蠱仙成員都推三阻四。
  仙蠱極其珍貴,逆組織成員之間,身份保密,互不相識,結構相當松散。想要借蠱,談何容易?
  唯有類似不動如山公孫良這種魔道蠱仙,他孤家寡人,要逃脫中洲正道追捕,避免智道推算,只能借助逆組織的幫襯。
  他離不開逆組織,所以就算不愿意,也不得不冒著風險,將仙蠱借給影無邪。
  影無邪借蠱借了半天,方源的蠱蟲趁機接連自毀。
  最終,影無邪雖然成功鎮壓,止住了蠱蟲自毀的現象,但其損失也是相當的慘重。
  “好一個方源!壯士斷腕,果斷至此。”黑暗中,影無邪臉色鐵青,“不過,也只有你這樣的人物,才能奪了至尊仙胎蠱罷。”
  鎮壓住了方源的蠱蟲,影無邪接著又利用借來的幾只仙蠱,成功驅除了腦海中的方源假意。
  就在他準備再接再厲,利用仙蠱將方源的蠱蟲納為己用之時,忽然心中一動,察覺到了黑樓蘭的動靜。
  黑樓蘭盤坐在一張石床之上,緩緩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她眉頭輕輕皺起,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憂愁、凝重之色。
  房間中,黑暗的角落中,忽然傳來影無邪的聲音:“黑樓蘭你不必再試了。在這個地方,你想要通過通天蠱,聯絡寶黃天,是不會成功的。”
  黑樓蘭目光一閃,正要開口。
  這時,影無邪又道:“你不必偽裝,用一些話來敷衍我。我知道你已經猜疑我的身份,那我就直接告訴你好了。是的,我并非方源,而是影無邪。”
  黑樓蘭動容。
  她可不是太白云生,并不好糊弄。
  “方源”自蘇醒之后,表現古怪,黑樓蘭按捺不發,只是想首先借助定仙游脫離險境。
  但沒想到,影無邪帶她來到這里。
  這里布置了超級蠱陣,防衛森嚴,居然能夠屏蔽通天蠱,連溝通寶黃天都不能成功。
  黑樓蘭溝通寶黃天失敗之后,更加意識到影無邪的身份可疑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影無邪卻直接坦言相告,令黑樓蘭頗有措手不及之感。
  “我的身份,你也知道了。”影無邪的聲音,接著傳來,“我是幽魂魔尊的分魂之一,奪取了方源的肉身。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,一個是死,另一個是放棄方源,轉投我方。”
  對于影無邪而言,黑樓蘭乃是大力真武體,又是逃脫宿命之人,乃是上佳的棋子。
  不過若黑樓蘭不識時務,他也會斬殺了黑樓蘭,毫不姑息。正好可以利用黑樓蘭的尸軀,幫助他這副肉身重生。
  憑借此處大陣,影無邪有十足的把握,能夠對付得了黑樓蘭。
  ps:用了三只休息蠱,進行療傷,狀態好多了。最近這幾天,手頭上積攢了不少的關懷蠱,感謝大家了。在下個月,本人打算利用這些關懷蠱,還有欠更蠱,一起合煉出多更蠱,回報諸君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