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2 如今邁步從頭越

南疆,一處無名的山峰頂端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方源左手一只劍遁仙蠱,右手一只飛劍仙蠱。
  他左右觀察。
  劍遁仙蠱形如金針蜜蜂,飛劍仙蠱則好像銀翅蜻蜓。
  兩者各有千秋。
  前者乃是移動仙蠱,移速之快,不遜色于七轉的氣遁仙蠱。后者則在歷史赫赫有名,是劍仙薄青生前最常用的攻防蠱蟲。
  七轉的氣息,四下洋溢。
  方源嘴角含笑,將兩只仙蠱收起來。
  經過義天山的這段時間,劍道仙蠱都已經在智慧光暈下,成功煉化,都成了方源之物。
  這兩只仙蠱自然也在其中,此時此刻能被方源隨時催動運用。
  有了這兩只仙蠱,方源心中都因而安定了許多。
  之前他有態度仙蠱、換魂仙蠱以及解謎仙蠱,嚴重缺乏攻伐、轉移的手段。現在這兩只仙蠱在手,立即填補了方源的短板,令他戰力暴漲!
  若再次面對火崆峒,方源都可以直接催動仙蠱,進行攻殺了。
  通天蠱已經停用。
  因為瑯琊地靈送來了劍遁、飛劍兩只七轉仙蠱,寶黃天中熱鬧無比,越來越多的蠱仙加入其中,都在瘋狂的議論此事。
  蠱仙界中,還是六轉蠱仙占據絕大多數的。
  六轉蠱仙當中,大部分人都沒有一只六轉仙蠱。
  因此,這筆關乎到兩只七轉仙蠱的交易,才引發如此的轟動。
  寶黃天只是一個市場,十分開放,無法保密。方源通過寶黃天輸送仙蠱,也是迫不得已之事。
  手中有了兩只劍道仙蠱后,他就立即停用了通天蠱,至于寶黃天,就讓它自己熱鬧去罷。
  通過推杯換盞蠱,他繼續和瑯琊地靈聯絡。
  “這一次,你一共耗費了三十的門派貢獻。”瑯琊地靈來信道。
  利用寶黃天輸送蠱蟲,不是無償的。
  每一筆交易,寶黃天都要收取酬勞。手續費用按照寶光裁定,寶光越高,手續費用越高。
  這些手續費用,都是瑯琊地靈負擔了去。轉而瑯琊派內,就是扣除方源的門派貢獻。
  于是,方源的門派貢獻,就很快縮水,剩下二百七十。
  當然,耗費的三十貢獻中,有一部分是方源采購蠱蟲的代價。
  “我想和你詳細談談,有關膽識蠱的貿易。”方源回信過去。
  這一場交談,耗費時間頗長。
  直至半夜三更,雙方才敲定了全部細節,徹底談妥。
  膽識蠱貿易!
  方源雙眼放光,臉上還殘留著興奮之色。
  夜風呼嘯,帶來寒意,但此刻卻撲滅不了他心頭的火熱。
  一直以來,方源的膽識蠱買賣,主要都受限于毛民奴隸的數量。
  因為膽識蠱需要氣囊蠱,才能裝載進去,離開蕩魂山,對外售賣。但氣囊蠱,一是需要黑樓蘭的力氣仙蠱催發力氣,充當主要的煉蠱材料;二則需要毛民奴隸來不斷煉制。
  現在,黑樓蘭失蹤,力氣仙蠱也不在方源身邊。
  不過這沒關系。很早之前,方源就利用智慧光暈,研究出了新的蠱方。只是一直按捺不發,是想維持和黑樓蘭的利益聯系。
  毛民奴隸的數量,才是制約此項貿易的主要因素。
  然而要增長毛民奴隸,卻是非常困難的。
  一來,毛民奴隸在寶黃天中,是所有異人奴隸里售價最高的。尤其是煉蠱好手,更加高昂。
  二者,煉蠱的過程中充滿了危險,毛民奴隸會在煉蠱的過程中喪命。所以即便方源陸續補充了不少毛民奴隸,但在狐仙福地中,他們的規模還是沒有增長。
  方源一度想要自己豢養毛民,但因缺乏毛民的豢養法門。這個想法無疾而終。
  但現在!
  方源投靠了瑯琊派。
  瑯琊福地的毛民,有多少?
  數量多到難以想象的地步。
  這塊福地,或許就是當今五域中,最大的一塊異人毛民的聚居地點了。
  將蕩魂山、落魄谷借給瑯琊派,方源自然是有他的圖謀。
  利用瑯琊福地中海量的毛民,為他煉制氣囊蠱。膽識蠱的貿易數量,將遠遠超過方源之前的規模,暴漲到一種無法估量的地步。
  “只要有寶黃天,就算中洲打壓,又算得了什么?膽識蠱的貿易,不會受到任何的阻礙。”
  “真是期待啊。按照剛剛商議的結果,就算瑯琊派分走一大半的收益,我每個月單純因為膽識蠱貿易,就能收獲到六千仙元石!”
  方源之前,加上其他的經營項目,每個月也不過畢竟兩千仙元石的收益。
  現在投靠了瑯琊派,單純膽識蠱貿易一項,他就能分到六千仙元石。
  這是很多六轉蠱仙,都難以想象的一個數字!
  方源此次重生,決定加入瑯琊派,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慎重考慮。
  第一,當方源有朝一日面對全天下的追殺時,還有什么能比瑯琊派更可靠呢?別人覬覦方源手中的巨陽真傳,但也同樣覬覦瑯琊福地。瑯琊地靈改變之后,一心想要光大毛民一族,是方源的天然盟友。
  第二,瑯琊福地本身實力極強,五百年前世抵御了整整七波攻勢。
  第三,瑯琊地靈無法說謊,一旦有異心,方源就能輕松察覺。
  綜上三點,方源才決心加入瑯琊派。
  果然,在重獲新生的第一晚,就嘗到了巨大的甜頭。
  方源不僅利用瑯琊地靈,幫助自己平定了后方危機,而且還借助瑯琊福地的底蘊,極大地增長了自己的財源。
  “重獲新生的虛弱期,已經基本渡過。接下來,就是好好檢測一下我的這個九五至尊仙竅了。”
  今夜夜空無星,寒風呼嘯。
  方源鉆入屋蠱之中,飽餐一頓后,開始著手深入詳實地查探仙竅。
  有了一干凡蠱的幫助,自然效率更佳。
  一夜無眠。
  凌晨時分,方源鉆出三星洞蠱,正好看到日出一幕。
  南疆本是多山多霧,旭日冉冉升起,將重巒疊嶂的山的那邊,燃燒起漫天的火云。
  一**日,將天邊拉開一角,起先只是現出一道金紅的弧邊。
  隨后,大日噴薄而出,攜帶赤紅的熱量,宛若從鐵爐中流淌出來的金鐵。
  大日冉冉上升,山間的云濤波瀾壯闊,被陽光映照得色彩斑斕,朝霞萬頃。
  方源心中,不禁涌起壯志豪情。
  “雄山漫道真如鐵,如今邁步從頭越。險就一身乾坤精,我心依舊望蒼天。”
  低聲吟罷,方源張開雙臂,宛若一只大鵬鳥,跳下山峰,扶搖直上。好似踩踏著漫天云霧,朝著東南方向而去。
  這一夜過去,他對至尊仙竅知道的更多。
  仙竅空間廣闊,超越五億畝。不僅如此,宙道資源也十分豐富,外界一天,至尊仙竅中就過了兩個月。
  黑樓蘭的大力真武仙竅,和外界的時間流速比,也不過一比三十八。
  方源的至尊仙竅,是一比六十,大大超越了黑樓蘭。
  不過和仙竅空間的差距,比較起來,宙道方面并不出奇。
  但這反而讓方源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仙竅當中的時間流速過快,會使得災劫來得極其頻繁,會讓方源疲于招架。
  或許魔尊幽魂在當初煉蠱的時候,就已經考慮到了這個問題。一比六十這種程度,超越了特等福地,但也并不夸張,讓方源能勉強接受。
  除了宙道資源之外,方源還從至尊仙竅中,發現了十六顆青提仙元。
  仙竅鮮活,自然不比死竅,可以自產仙元。
  一天就能產出十六顆仙元,一個月就是四百八十顆仙元,遠超凡俗,更把方源前世甩到幾條街開外去了。
  方源還發現,自己的這副肉身上,蘊含大量道痕。
  這些道痕,什么流派都有。炎道、水道、木道、光道、暗道……甚至毒道、運道等等,都囊括其中。
  更叫方源感到驚奇的是,這些道痕種類繁多不說,規模也很龐大。
  他只能模糊地估算,平均下來,每一流派的道痕約有百條。
  一百條道痕,就能增幅相應的蠱蟲一成的效果。
  難怪方源之前,運用炎道的火焰披風蠱、飛煙蠱等,效果出類拔萃了。
  但這個發現,并未讓方源有多開心,反而心頭有些沉重。
  蠱仙道痕向來追求單一。
  因為道痕可以增幅蠱蟲的效果,同樣的,也會抑制和削弱。
  比如精修水道的蠱仙,滿身水道道痕,使用炎道凡蠱,反而不如凡人蠱師。
  蠱仙就算兼修,也向來是一道為主。
  這是蠱仙界的修行常識。
  “但奇怪的是,我運用各種流派的凡蠱,并未受到其他流派道痕的抑制和削弱。反而呈現單方面的增幅作用,這顯然違背了修行常識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還有一點。歷來蠱師升仙,都有本命蠱。但我這至尊仙竅,卻是沒有。這又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對至尊仙竅的奧妙,挖掘得越深,方源釋疑的同時,也泛起更多的問題。
  “昨晚的查探,已經用盡了我的手段。看來想要盡數了解至尊仙竅的奧妙,還得從魔尊幽魂、影宗、影無邪方面著手。”
  “但義天山方面,變化太大,夢境籠罩,將來定會被南疆蠱仙們層層封鎖,成為禁地。而影無邪又不知去向。”
  “罷了,當務之急,還是先找到南疆這一代的泥相!”
  ps:第二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