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3 人禍

南疆,爛泥山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臨近正午,旭日在高空照耀,晴空萬里無云。
  爛泥山的后山林某處,一位小小少年正和一只大熊對峙。
  氣氛緊張。
  大熊高達九尺,膘肥體壯,渾身的皮毛呈現棕色,濃密而且油亮。此時熊口大張,露出尖銳的獸牙,赤紅的雙眼緊緊盯著眼前的少年,兇光畢露。
  和這大熊對峙的少年,恐怕只有十五六歲的年紀。
  他身高不過五尺,和大熊比起來,更顯得嬌小細嫩。
  少年濃眉大眼,目光炯炯有神,勇敢地和大熊對視,毫無退縮之意。
  吼!
  棕熊猛地大吼一聲,張開大口,向少年撲殺過去。
  別看棕熊外形笨重,但老獵人都知道,熊獸的爆發力都是極強的。
  棕熊由靜即動,速度猛地爆發,快得驚人!
  少年只感覺眼前腥風呼嘯,眨眼間棕熊就已經撲到他的眼前。
  少年卻面不改色,在間不容發之間,催動蠱蟲。
  移動蠱蟲讓他倏地挪移一段距離。
  棕熊撲了一個空,一頭撞在少年背后的大樹上。
  砰的一聲悶響,粗壯的樹干旋即被棕熊撞斷。
  吱呀聲接著響起,大樹轟然倒下,砸在地上,又發出一聲悶響。
  周圍大量的鳥雀,往高空慌亂飛逃。
  少年暗自倒吸一口冷氣,心想:幸虧自己躲避得及時。要不然被這熊獸直接撞到,就算是有防御蠱蟲,也得骨折重傷。
  不過,既然躲避了這一擊,場面就朝少年這一方大大的傾斜過來。
  少年眼中精芒綻放,低喝一聲:“大笨熊,看本少主的劍氣蠱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他伸出右手,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處,照準棕熊的背后遙遙一點。
  下一刻。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,從少年的手指間,射出一道淡白色,半透明的劍氣。
  劍氣迅速劃過半空,射中棕熊的后背。
  然而棕熊的身上,忽然揚起一股野蠱的氣息。棕熊的后背處,皮毛陡然間凝結起來,形成硬板似的模樣。
  劍氣射中硬板,發出一聲悶響,旋即劍氣消耗殆盡。
  棕熊抖擻全身肥膘,一點傷都沒有。
  它晃了晃腦袋,已經從剛剛的眩暈中清醒過來,再次掉頭對準少年。
  少年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有沒有搞錯?這頭大笨熊身上,居然有野生的防御蠱。這還讓本少主的劍氣蠱怎么打?爺爺啊,棕熊身上的野蠱,不會是你故意放上去的吧?”少年大叫。
  “呵呵呵,好孫兒,這頭棕熊可是爺爺我走了十多里山路,好不容易尋來的。對你來說,可是個好對手啊。”樹干上,傳下聲音來。
  原來,少年的爺爺一直就坐在高高的樹干上,看著自家孫兒和棕熊的這場戰斗。
  少年最大的手段,就是劍氣蠱。
  但此刻,對付棕熊,卻是成效極低。每一次劍氣,頂多只能削下點熊毛。
  沒辦法,少年只好四處躲避。
  棕熊來勢兇猛,但到底是野獸,智慧不足。
  少年雖然奈何不了棕熊,但靈性十足,過往的戰斗也不再少數。他利用經驗,四處躲閃,棕熊屢撲不中,反而撞倒了不少樹木。
  看到少年狼狽不堪的模樣,爺爺哈哈大笑:“臭小子,現在知道你劍氣蠱的弱點了吧?它是穿刺性的攻擊,一旦遭受克制,就會徒然耗真元,毫無效果。來,孫兒接蠱。”
  說著,爺爺手一揚,將一只蠱蟲拋給了少年。
  少年為了借助這只蠱蟲,差點被熊掌拍到,跌了個狗吃屎。
  幸虧他機敏,在地上連連翻滾,總算又兇險萬分地躲過了棕熊的一記啃咬。
  拉開距離后,他挺身一躍,又站了起來。
  “這是泥濘蠱!”
  少年輕喝一聲,認出手中的蠱蟲。
  這只蠱蟲,雖然不是他的,但是被他爺爺主動借予,少年催動起來,毫無關隘。
  真元灌注到泥地蠱中,蠱蟲綻放出蒙蒙灰芒。
  少年手掌輕輕一抖,蠱蟲身上的那團灰色光芒,就脫離而出,落到棕熊的腳下。
  咕嚕嚕……
  大量的氣泡,從棕熊腳下的泥土中冒出來。
  眨眼間,這片土地化為一灘軟泥。
  棕熊兩只腳,都陷入泥濘之中,被困住。
  它瘋狂掙扎,甩出無數爛泥。
  爛泥打在少年的身上、臉上,少年緊張得顧不得這些,連忙再催泥濘蠱。
  灰色光芒再中那灘爛泥。
  棕熊本來已經陷到泥坑底部,猛烈的掙扎中,已經快要爬出來。
  但再中灰光,泥坑旋即變深變大。
  棕熊四肢都陷入其中,它越是掙扎,就越陷得更深。
  棕熊人立起來,但泥濘之深,已經達到它的腰部。
  少年第三次催動泥濘蠱,徹底奠定勝局。
  棕熊再次陷下去,最終只露出一個腦袋,在不甘地大吼。
  “總算勝啦。”少年渾身疲軟,一屁股坐在地上,呼呼地喘著粗氣。
  他滿臉蒼白,一身的真元,已經消耗殆盡。
  一聲輕響,少年的爺爺從樹干上蹦下來,輕飄飄的一躍就是數丈距離,站到少年的面前。
  “臭小子,現在知道泥濘蠱的好處了吧?沒有這只蠱,你如何能戰勝這頭棕熊?”爺爺開口教訓道。
  少年并不答話,繼續喘息了幾下后,才冷哼一聲,昂首看著爺爺道:“爺爺你這是故意的。不就是想讓我放棄劍道,改修咱們倪家的土道嗎?”
  爺爺曲起手指,一敲少年的腦袋,又愛又恨地道:“小子,你這聰明勁,要是能放到土道的修行上,該有多好啊。”
  少年雙手捂住腦袋,叫道:“可是我就是喜歡劍道啊。劍氣一發,多么瀟灑帥氣啊。土道土不拉幾,爺爺,你看看我身上,都是泥點啊。一場戰斗下來,什么風度都沒了。”
  爺爺聞言,立馬瞪起雙眼,正要訓話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忽然聽到前山傳來鐺鐺鐺鐺的鐘響。
  爺孫兩個頓時動容。
  少年騰的一下,從地上站起來,眺望前山,口中急道:“啊!這是族中的警鐘蠱。警鐘這么急促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?”
  “走!”爺爺更加干脆,大手伸出,提住少年的衣領,雙腳連踏,向山前飛奔而去。
  少年只感覺耳邊呼呼風響,眼前一根根的樹影,迅速從他身邊退去。
  他心中震驚:“這就是五轉蠱師的真正實力嗎?好快的速度……”
  十幾個呼吸之后,少年眼前一定,被他爺爺放在地上。
  他云里霧里,速度陡降,讓他一陣難受,胃里劇烈翻涌,差點吐出來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。”
  “見過族長大人。”
  少年旋即聽到家族一干家老的熟悉聲音。
  他勉強站穩身體,驚異地發現,他居然已經站在倪家山寨的寨墻上。
  少年的爺爺正是倪家族長,五轉蠱師,倪坤。
  倪坤微皺眉頭,肅容問道:“發生了何事?要連連敲響族中的警鐘蠱?”
  “族長,情況緊急,請看!”
  一位家老催動家族蠱陣,這是偵查蠱陣,作用在倪坤的身上。
  倪坤雙眼閃爍著各種畫面,在此刻,他已經看到距離山寨一百里外的景象。
  他呼吸一頓,眉頭緊皺起來,臉上又露出疑惑之色:“竟然是獸潮!奇怪,這獸潮一年多前,咱們已經渡過。山寨周圍的獸群規模,還根本不足以構成獸潮啊。”
  “是啊,我們也在奇怪。”
  “事出反常必有妖!我建議派遣精銳蠱師,一定要偵查出原因來。”
  “還是以防御為主吧。此次獸潮,規模空前,能不能守住山寨,還是個問題。”
  倪坤臉色如鐵。
  危機如此突然,又如此嚴重。
  他的孫子倪健更是有些恍惚。明明之前是風和日麗,寧靜祥和,但轉眼間就要面臨家破人亡的危機。
  “獸群來勢洶洶,此等規模,更是數十年都未見的恐怖。倪家寨已經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。將三重防御蠱陣,都催動起來!二長老,三長老,你二人速速下去,率領兩堂精英,主持天火蠱陣!六長老,你統率藥堂,以做后援。七長老,命你檢查傳送蠱陣。一旦事有不諧,就將山寨中的種子,都傳送走……”倪坤連連下令。
  眾家老亦都明白局勢危急,領命動身,盡顯精悍之氣。
  獸群如驚濤駭浪,浩蕩翻滾而來。
  所到之處,煙塵四起,山林樹木被撞斷無數。
  少年倪健站在寨墻上看到這一幕,心驚不已,臉色越發蒼白。
  他從未見過,有這樣的兇猛獸潮。
  一般而言,獸潮都是以單一獸類為主,比如狼災、虎災等等。但眼前的這股獸潮,包含無數野獸,狼虎豹牛、鹿狐雀蛇等等,都夾雜其中。
  “古怪!這些野獸怎么不自相殘殺,居然統一行徑,來攻打我族山寨?!”爺爺倪坤沉吟道。
  下一刻,倪坤身軀一震,身旁的倪家蠱師也都雙眼鼓瞪起來。
  龐大恐怖的獸潮,速度陡降,隨后竟都停步不前。
  難以計數的龐雜獸群,相距寨墻萬步之遙,蠢蠢欲動,虎視眈眈。
  倪家蠱師們相互對視,俱都驚疑不定。
  一頭丘虎越眾而出。
  丘虎乃是異獸,體型龐大,遠超尋常,宛若一座小丘。
  方源半躺在丘虎背上,半瞇著雙眼,看著倪家眾人。
  見到方源,倪家蠱師們紛紛驚呼。
  倪健瞪大雙眼,他這才驚覺過來——此次獸潮竟不是天災,而是**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