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5 怨氣泥人

“啊?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每隔一段時間,或長或短,倪家蠱師中的某人,會發生一種血脈凝聚的現象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熬過去了,便會在體內陸續形成仙蠱。”
  戚災將目光望向前方的漫漫云濤,繼續道:“倪仁此舉,是想幫助倪家后代產出蠱仙。他的確才華非凡,煉化到后輩血脈中的仙蠱,旁人都無法取出。就算重練,也必然失敗。而且這些仙蠱,都是他特別挑選,無須仙元催動,凡人都能運用,只是代價頗為高昂。”
  戚荷連連眨眼,也對倪仁心生佩服之情:“我若是能有仙蠱幫助,說不定也能獨自挨過災劫。”
  戚災忽然陰笑幾聲,森冷氣息逸散而出:“倪仁一番苦心,可惜數千年,倪家卻從未出現過一位蠱仙。他挑選的這些仙蠱,使用代價太大。凡人掌握仙蠱,就算這只仙蠱不能被旁人所奪,也好比嬰兒懷抱珍寶,怎能平安無事?”
  “倪家中人,一旦體內有仙蠱產生,我們便將其稱為當代泥相。泥相體內,產生的第一只仙蠱,乃是一只信道仙蠱,名為‘說是道非’。此蠱能得知天地間的訊息,令蠱師脫口而出答案,但只能說是、非二字。每答出一個疑問,便要耗費蠱師五十載的壽元。”
  戚荷眉頭輕蹙:“五十載的壽命?這代價竟然如此巨大!那這位當代的泥相,豈會心甘情愿?”
  戚災笑而不答。
  戚荷忽然身軀微震。
  她有六十多年的生命經歷,人情世故也見得不少,此時終于領悟過來,戚災對自己這番話的背后含義。
  “回答一次,當代泥相就要消耗五十年壽命,怎會同意情愿?但七爺爺是蠱仙,當代泥相不過是一介凡人而已。他情愿不情愿,有什么關系呢?”
  “倪家如此落魄,恐怕也有戚家先輩們的算計吧。”
  “還有我戚家一族,處境不佳,難道先輩蠱仙們真的沒有辦法幫襯嗎?”
  一時間,戚荷心中寒意頓生。
  之后的旅途,戚荷沉默下來,鮮有開口。
  戚災嘴唇閉合,他本就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人。
  但此次說了那么多,也是教育后輩戚荷。既然她已經成仙,那就是戚家蠱仙一員。
  戚家行事,并非正派。若包含理念不合的蠱仙,對戚家內部必然是一種損耗。
  戚災說話含蓄,但戚荷顯然已經領悟了他的意思。
  “爛泥山已經不遠了。這一次奔赴倪家,不如就讓戚荷動手。就算犧牲了這一支倪家族人,也無不可啊。”想到這里,戚災眼中閃過一絲寒芒。
  戚災心念一動,坐下氣宗獅便緩緩降落下去。
  視野中,盡是白茫茫的云霧。
  很快,氣宗獅穿透云層,戚荷眼前為之一闊,見到萬里河山,青山綠水,在自己腳下匍匐。這是她身為凡人,還從未見過的壯闊和雄奇,不免神為之奪。
  而在這群山環繞之中,有一座漆黑高山,如鶴立雞群,分外顯眼。
  就算是山上的林木,也以棕黑色為主。
  “嗯?”離得近了,戚災眼神一凝。
  很快,戚荷也發現了不妥之處。
  在山的東面,向陽的地方,坐落著一座山寨。
  但此時,這座山寨已經化為一片廢墟。血流滿地,橫尸遍野。
  不僅是有人族的尸體,而且還有各種猛獸的軀殼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戚荷驚呼。
  氣宗獅緩緩降落在這片血地上,戚家二仙漫布這片戰場。
  濃烈的血腥氣味,撲鼻而來。入目的慘狀,讓戚荷不忍卒視。
  戚災則是滿臉冷漠,喃喃地道:“爛泥山這里土壤特殊,血還未徹底干涸,顯然倪家被屠殺,只是一兩天前的事情。”
  “有古怪。這里的野獸種類極多,并非是尋常的獸潮。倪家運氣真的不好,居然碰上這種獸潮。”戚荷也開口道。
  戚災用陰寒的目光一掃:“哼,什么獸潮,分明就是**!爛泥山這里的獸潮,只有一種,那就是泥怪獸潮。”
  戚荷吃了一驚:“什么?究竟是誰,這么殘忍,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!”
  旋即,她又沉思道:“此人能掌控萬獸,手段極高,南疆什么時候出了這么一位奴道蠱師?”
  “哼!此人絕非蠱師,而是蠱仙。”戚災走到山寨中央。
  山寨廢墟的中央,布滿了一層厚厚的黑色泥漿,和周圍鮮紅的血地,涇渭分明。
  “這支倪家族人手中,掌握著一頭荒獸泥怪。但現在這頭泥怪,已經滅亡崩解。奴道蠱師再強,單憑獸潮,也是奈何不了這頭荒獸泥怪。只有可能是蠱仙出手!”戚災沉聲道。
  “蠱仙?”戚荷沒有料到,居然是蠱仙。
  她心中升騰起異樣之感:自己生活了數十年,都未見過蠱仙身影。沒想到近來渡劫,見到自家七爺爺,現在又得知另外一位蠱仙的蹤跡。
  “我現在是六轉蠱仙,層次不同,所以接觸的事物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了。”戚荷心中暗嘆。
  戚災的臉色,越加冰冷。
  他此行,是來找當代的泥相。但現在倪家山寨被屠殺一空,他的計劃成功的希望已經微乎其微。
  “哼!殺了倪家全族,一走了之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
  戚災冷哼一聲,流露出重重冰寒殺意:“你以為做成這樣,我就無可奈何了么。氣相先祖流傳來的手段,其實能用常理來估量的?”
  戚災說著,猛地伸出右手。
  右手兩指曲起,只伸出拇指、食指和中指。
  三指按壓虛空,輕飄飄的動作,戚荷本不以為意,但沒想到此舉造成的動靜,就是巨大無比。
  轟的一聲巨響。
  整個爛泥山都震動了一下,大氣隨之猛烈的震蕩,山寨廢墟的磚瓦斷木,像是被颶風刮風,四處飛砸。
  戚荷忍不住后退一步,被這巨大的響動,驚得瞠目結舌。
  嗚嗚嗚……
  一股股的慘綠氣息,從戰場各處猛地升騰而出。
  起先只是數十道,但很快,一道道的慘綠氣息數目瘋漲,成百上千道,在半空中飛繞盤旋。一時間,整片戰場都被籠罩著一層綠光,蔚為壯觀。
  “來。”戚災輕喝一聲,三根手指猛地內扣,形成剛勁有力的鷹爪。
  他遙遙對準漫空飛舞的慘綠氣息,猛地一抓。
  這些氣息頓時受到一股極其強力的吸攝力量,仿佛百川入海,紛紛飛射到戚災的鷹爪爪心。
  幾十個呼吸的時間,原本鋪天蓋地似的慘綠氣息,已經消散全無,盡皆融合到戚災的鷹爪之中。
  戚災的鷹爪,已經毫無正常膚色,變成詭異的碧綠。
  “七爺爺,你的手!”戚荷只看了一眼,就覺得身心俱寒,一股驚天的怨氣充斥自家心扉。
  “你剛剛升仙,還是大半個凡人,不要過多接近。”戚災囑咐道,他的話語仍舊一如既往的平緩低沉。
  戚荷點頭,連忙后退幾步,轉過目光。
  旋即,她又聽到戚災的話:“這些慘綠氣息,就是漫布在戰場各個角落里的怨恨之氣。那蠱仙屠戮倪家全寨,男女老幼統統沒有放過,心狠手辣至極。倪家上下沒有一個活口,自然對命運,對仇敵充斥驚人的怨恨。這些氣息,不僅殘留在戰場上,還有多半纏繞在兇手的身上。”
  “進去!”戚災陡然斷喝。
  同時,他的鷹爪放開,碧綠的右掌照準腳下的黑色爛泥,猛地一拍。
  剎那間,所有的怨恨之氣都隨著戚災的這個動作,被拍進爛泥之中。
  這并非普通爛泥,而是充斥土道道痕的荒獸泥怪的尸體。
  “氣道的歷史悠久,小荷,你看好了,這是咱們戚家得力的手段之一。”戚災語氣難掩一股傲意。
  嘩啦一聲。
  泥漿在戚災的手段下,陡然翻涌而起,形成一個巨大的泥球。
  厚重的泥球懸浮于空,緩緩自轉。
  而在泥球的表面,浮現出無數人臉。
  這些人臉的神情,都充滿了憤怒、仇恨。
  “咄!”戚災張口一噴,噴出一口玄妙氣息。
  氣息融進泥球,后者迅速形變,化為一個由泥漿組成的怪人。
  泥漿怪人開口大聲咆哮:“殺!我要殺了你!”
  戚荷啊了一聲:“難道是倪家的人活了?”
  戚災的手段,在她看來,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。
  “自從宿命蠱被打壞,世間復活的手段就多了。”戚災解釋了一句,旋即又對眼前瘋狂咆哮的泥人怪物問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啊啊啊……”泥漿怪人卻還在咆哮,四肢瘋狂亂舞,出離了憤怒。
  戚災皺了下眉頭,再問。
  泥漿怪人充耳不聞,憤怒咒罵:“兇手!逼死我爺爺,我要把你碎尸萬段!”
  戚災冷哼一聲,念頭頻動。
  泥漿怪人是他一手造出,自然要歸于他的控制。
  “你是何人?你也是兇手!我也要把你……”泥漿怪人身軀猛顫,像是被雷電擊中,渾身上下抖落下無數泥點。
  怒罵聲頓止,泥漿怪人平靜下來,用空洞的眼眶看著戚災和戚荷。
  戚災吐出一口濁氣,他知道:這泥漿怪人心智極其簡單,只是怨氣生成。要詢問問題,不僅一次只能一問,而且要循序漸進,不能過難。
 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倪健!”泥漿怪人再度咆哮。
  戚災卻聽成“你賤”,眼中厲芒一閃,冷哼一手,長袖一掃。
  啪的一聲,泥漿怪人被完全打散,化為一灘爛泥,落到地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