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6 三方之難

戚災冷哼一聲,手指一掐,頓時爛泥再度翻涌匯聚,形成泥球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泥球表面,浮現著無數怨恨的人臉。雖然靜默無聲,但此情此景,仍舊叫戚荷心生濃郁的寒意。
  戚災長袖輕輕一拂,泥球形變,再度化為一位泥漿怪人。
  戚災卻輕咦一聲,心道:“這居然是剛剛的那股怨氣。這怨氣已經被我打散一次,居然還能凌駕于其他怨氣,顯現而出,凝成形體。可見這股怨氣的主人,生前是多么的怨憤憎恨了。”
  戚災再度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“倪健。”
  這一次,戚災卻是聽清了。
  于是,他又問:“你多大年紀了?”
  “十五。”
  戚災繼續問,泥漿怪人則斷斷續續的回答。
  戚災的問題,由淺入深,由易到難。
  時間流逝,半晌之后,戚災終于弄清了倪家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  一位神秘的蠱仙,駕馭萬獸,突然攻擊倪家寨,目的居然和戚災一樣,是為了尋找當代泥相。
  但和戚災不同的是,他并不知道當代泥相究竟是何人。
  于是,他就用全寨中人的性命威脅,逼迫當代泥相站出來。
  逼不得已,倪家族長挺身而出。
  原來,他正是身蘊說是道非仙蠱的當代泥相。
  來犯蠱仙大喜,強逼倪家族長動用說是道非蠱,為他解惑。并且約定,只要他得到滿意的答案,他就放過倪家上下。
  倪家族長為了全族人的性命著想,選擇相信來犯的蠱仙,犧牲了自己。
  神秘蠱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卻言而無信,指揮萬獸撲殺全寨。
  倪家族人怒恨交加,拼命抵抗,但獸群勢大,節節敗退,損失慘重。
  存亡關頭,戚災收服的荒獸泥怪,趕來救場。
  原來分散在南疆各處的倪家分支,都是被戚家蠱仙故意豢養。戚災負責的就是爛泥山,每隔一段時間,檢查一次,知道當代泥相就是倪家寨主。
  他在爛泥山的山中污泥潭里,收服了一頭荒獸泥怪,并留下一股意志,操縱泥怪,保護倪家,以防不測。
  不測發生,泥怪趕到戰場,保護倪家族人。
  但神秘蠱仙卻很強悍,親自出手,多番攻擊,將這泥怪殺死。
  泥怪一死,倪家僅剩下的族人,旋即被獸群淹沒,沒有一個人逃出生天。
  原本安靜祥和的倪家山寨,也被碾成廢墟,橫尸遍野,凄慘無比。
  幾天后,戚災和戚荷趕到這里,才發現此事。
  而這位倪健,正是山寨的少族長,倪家族長的親孫子,自幼便喪失雙親,被爺爺一手帶大,又傾心栽培,關系緊密。
  爺爺被仇人逼死,仇人還言而無信,殺死倪家全族,包括他自己。
  他死后,魂魄都被收走,只留下一股十分濃重的怨氣,盤桓不去。
  戚災一步步詳細詢問,倪健對方源的印象極其深刻,知無不言言無不盡。
  根據他的回答,戚災一步步地還原出方源的相貌。
  這是一個身材矮小,卻又敦實的老人,胡須黑白摻雜,剛勁得宛若鐵絲。黃皮膚,小眼睛,一口牙齒參差不齊。
  “這是何人?”戚災暗暗對比記憶,發現并不認識此人。
  他當然不是認識了。
  方源生性謹慎,就是面對毫無威脅的凡人蠱師,也會偽裝身份,變換容顏身材。
  其實,就算戚災親臨現場,看到方源,也不會識破他的偽裝。
  因為方源不久之前,就已經通過瑯琊地靈,籌集到齊備的蠱蟲,可以再度使出仙道殺招見面似相識了。
  “這位蠱仙恐怕是南疆的隱修……唉,多事之秋!”戚災暗自嘆息。
  自從義天山賭斗,南疆蠱仙莫名其妙地折損了一大批。
  而這些隕落的南疆蠱仙們,生前大多霸占南疆一隅,掌握著無數修行資源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形成了利益的真空。
  很多潛修的蠱仙,平時很少見到,此時卻都開始踴躍而出。
  “此人對付荒獸泥怪,還要多番出手,戰力并不出色,恐怕只是一位六轉蠱仙。他居然知道當代泥相,這個隱秘就算是武家、商家蠱仙,都不清楚。他是否會是其他三相的后輩?”
  戚災猶豫了一下,便決定追查下去。
  巡天五相數千年的賭約,戚家已經勝利在望。眼看著最后的期限將至,卻出現意料之外的神秘蠱仙。此事關系重大,甚至比戚家先輩折損之事還要重大,他戚災必須搞清楚!
  北原,瑯琊福地。
  噗。
  一盆冰涼的冷水,澆到古月方正的臉上。
  昏迷中的方正,打了個冷顫,頓時被驚醒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哪里?”他睜開雙眼,竟然發現自己身陷牢籠之中,淪為階下囚。
  而在他的身旁,站著兩位毛民,身著鎧甲。
  其中一人,手里還提著一個空盆,盆中還殘留水漬。
  另一位捏著皮鞭,則望著他冷笑。
  “你們是誰?這是哪里?”方正猛烈掙扎,奈何渾身都被五花大綁,動彈不得。
  “臭小子,你終于醒了?還挺歡的嘛。”毛民獄卒說著,忽然揚起手中的皮鞭,猛地抽下。
  啪的一聲。
  皮鞭狠狠地抽中方正的胸膛,頓時劇烈的疼痛,襲上方正的心頭。
  胸口的薄衣被抽爛,一道血淋淋的傷口,橫亙在他的胸口。
  方正倒抽一口冷氣,滿臉扭曲,痛得他大喊一聲。
  “叫什么叫?!”毛民獄卒兇神惡煞,又再抽一鞭。
  這一鞭抽到方正的臉上,直接將他毀容。
  方正痛得再次大叫。
  毛民獄卒更加興奮,手中皮鞭接連抽甩,口中吐沫飛濺:“狗屎人族,我讓你叫,讓你喊!”
  方正被嚴刑拷打,痛不欲生,慘受欺凌。
  強烈的痛楚一**地襲來,他終于回憶出來:他自己原本被哥哥方源關押在狐仙福地的地牢之中,結果某一天,忽然來了許多毛民,將他帶走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一切究竟是發生了什么?”方正心中疑惑至極。
  但是他沒有疑惑多久,劇痛很快讓他眩暈過去,不省人事。
  “他暈過去了。這小子真不經揍。”
  “嘿嘿,再澆盆冷水,讓他醒過來!”
  兩位毛民陰陰冷笑。
  冰冷得刺骨的水,驟然間淋遍方正的全身。
  方正渾身抽搐,緩緩睜開雙眼。
  神智漸漸清醒,渾身上下的痛楚,也隨之清晰,變得更加深刻。
  那位抽打方正的毛民,向前跨出一大步,站到方正的面前。
  然后,他猛地伸出長滿長毛的粗手,狠狠地捏住方正的兩邊臉頰,咬著牙道:“臭小子,落到我們的手中,你就別想活了。更別想有人來救你!狐仙福地已經被我偉大的毛民蠱仙們攻占,你的哥哥也已經戰死了。”
  “你乖乖地配合我們,我們就給你一個痛快,讓你死得不那么難受。說,你對狐仙福地知道多少?你對你哥的秘密又知道多少?”
  方正聞言,只覺得腦海轟的一下。
  他雙眼發怔,震驚地望著眼前的毛民,失聲叫道:“什么?方源死了?!”
  “哼,被我毛民蠱仙大人們圍攻,他區區一個仙僵,怎么可能不死?早已經被碎尸萬段了,哈哈哈。”
  “我們毛民可不是好欺負的。總有一天,我們毛民會反攻回去,將你們全部的人類都踩在腳下!”
  兩位毛民獄卒哈哈大笑地道。
  方正對蠱仙之事,向來所知甚少,一時間真的被眼前兩位哄住。
  他目光呆滯,失神落魄。
  中洲,地淵深處。
  黑暗的陋室,黑樓蘭閉目盤坐。
  石門緩緩打開,影無邪就站在門外。
  黑樓蘭慢慢睜開雙眼,并不說話,只是看著對方。
  坦白來講,義天山大戰的結果,出乎黑樓蘭的意料之外。望著眼前這位熟悉的“方源”,黑樓蘭的目光難掩復雜心情。
  “我已經決定了。”影無邪開口,率先打破沉默。
  “哦?愿聞其詳。”黑樓蘭道。
  她明白,決定她生死的時刻到了。
  若影無邪不愿意幫助她消除盟約,那她必死無疑。很顯然,影無邪既然暴露了身份,是絕對不會任由方源的絕對盟友,存在于他的身邊的。
  若影無邪決心消除盟約,招攬黑樓蘭,黑樓蘭方有一線生機。
  影無邪其實也猶豫了很久。
  他很想借助黑樓蘭的身份,單方面解除她身上的盟約,來對付方源。但黎山仙子信道造詣著實深厚,方源滴水不漏的規定,讓影無邪的這個計劃,還未施行,就已然失敗。
  黑樓蘭的利用價值,就大大下降了。
  別忘了,黑樓蘭和影宗可是還有著血仇大恨的。
  解除黑樓蘭身上的信道盟約,就等若解放了另一方的方源。然后用新的盟約,制約黑樓蘭。
  如果放棄,那就殺死黑樓蘭。雖然不會得到對方的蠱蟲,但仙竅卻會存留下來,還有一副大力真武體的肉身。這樣一來,方源身上仍舊有盟約的枷鎖。今后對付他時,或許可以利用。
  孰輕孰重,在影無邪心中,已有定奪。
  他緩緩張口。
  毫無疑問。
  下一刻,他說的話,將決定黑樓蘭的生死!
  Ps:今天只有一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