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7 搶煉定仙游

青光煌煌,赤芒似火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兩光相互交融,此盛彼熄,此弱彼強。
  光輝漸漸消散,整個大陣的中央,又再度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  黑樓蘭盤坐在半空,緩緩地睜開雙眼,眼底深處閃爍過一抹驚異欽佩之色。
  “影無邪隸屬影宗,是魔尊幽魂的下屬。我原本以為,他會動用魂道或者暗道手段,來剔除我身上的信道道痕,幫助我解除盟約。沒想到,居然是用的光道。可見幽魂魔尊、影宗的深不可測,小姨媽的信道造詣,已經是準大宗師級。影宗方面,布置出來的這個蠱陣,卻可以用光道破解之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心中,不禁又將對幽魂魔尊,還有影宗的評價,再度提高一層上去。
  眼前視野驟變,下一刻,黑樓蘭又回到了她之前身處的地下陋室之中。
  “你身上原有的道痕,已經被我盡數消除了。”影無邪站立一旁,語氣平淡地道。
  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后,影無邪最終決定保留下黑樓蘭的性命。
  畢竟,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,還并非是對付方源,而是盡快地收拾殘局,重建影宗,拯救魔尊幽魂的本體。
  方源只是次要目標。
  影無邪雖然對方源深恨至極,但他不會因為仇恨而喪失了理智。
  正因如此,他主次分明,所以猶豫了一番之后,決定將黑樓蘭納為己用。
  這個人才,可不一般。
  大力真武體,憑借影無邪的見識和眼界,稍加調教,就能成為麾下得力的干將打手。
  黑樓蘭檢查全身。
  他還未有觀察出自身道痕的手段,此番檢查,只是看看身上有無異處。當然重點更在于魂魄上。
  誰都知道,幽魂魔尊可是開創魂道的祖師爺!
  影無邪淡淡地笑了笑:“舊的盟約已經鏟除,你的身上已經有了新的盟約。從今以后,你就是我的麾下,必須聽從我的命令,不得違背,任何情況都不得隱瞞不報。”
  黑樓蘭冷哼一聲,沒有給影無邪什么好臉色看。
  既然影無邪有能力驅除舊有盟約,證明他的手段,比黎山仙子還要厲害。
  從今以后,黑樓蘭的自由就喪失殆盡,一舉一動都要聽從影無邪的命令。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對于黑樓蘭而言,也是不得不做出的無奈選擇。
  形勢比人強,她若頑抗到底,必然死于影無邪之手。
  至于背叛曾經的盟友方源,黑樓蘭根本毫無一絲的愧疚留戀之情。本來她和方源之間,就是相互算計,相互利用的人。
  甚至,她對方源還有仇恨!
  “下一步,你要我做什么?把方源哄騙引誘過來嗎?我這里有星門蠱,可以借助黑天穿梭五域。”黑樓蘭淡淡地道。
  沒有了盟約之后,她毫不留情地,就將方源給出賣了。
  但影無邪卻搖頭,遺憾地道:“不怕告訴你,我影宗在瑯琊福地還留有內應。我們也早知道星門蠱,此蠱雖然巧妙絕倫,但最多只能對那些六轉墊底的蠱仙有效,連一只仙蠱都傳輸不了。更遑論現在的方源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得到紅蓮真傳中的魔尊意志指點之后,知道了很多關于至尊仙胎蠱的秘密。
  他心中很清楚,方源的新肉身上,有著大量的道痕。炎道、水道、風道等等,堪稱應有盡有。并且每一道道痕,都不下百條。
  如此,這些道痕數量疊加起來,已經逾千。
  身懷這么多的道痕,方源根本無法再運用星門蠱了。
  “我下一步的計劃,是要煉出定仙游。”影無邪道。
  黑樓蘭眼中精芒一閃,點點頭。
  仙蠱定仙游她當然知道,此蠱相當實用,影無邪決定首先煉制此蠱,無疑十分明智。
  “定仙游才剛剛毀去不久,此時煉制自然把握很大。而要煉制定仙游,首先需要神游蠱。要得到神游蠱,就得有四種絕世美酒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還未說完,就被影無邪打斷,道:“神游蠱正在瑯琊地靈的手中。不過定仙游是仙蠱唯一,但仙蠱方卻不是這樣。一座城池,至少有東南西北四條大路通向,仙蠱也是如此。”
  黑樓蘭奇道:“這么說來,你有煉制定仙游的新蠱方?”
  “這是當然。”影無邪自得一笑。
  幽魂魔尊生前天下無敵,死后又建立影宗,積累和底蘊深厚無比。
  紅蓮真傳中的魔尊意志,根據定仙游這個仙蠱,為影無邪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安排。作為計劃的核心,定仙游自然不能有問題。所以影無邪的腦海中,還記著足足三張仙蠱方。
  都是能成功煉出定仙游的蠱方!
  南疆。
  方源在山林中漫布。
  他剛剛以一人之力,屠盡了倪家山寨,此刻一邊行走,一邊在回顧剛剛戰斗的得失。
  前事不忘,后事之師。
  唯有不斷地整理經驗,并且從經驗中汲取出精華,補給自身,日后行走方能更加穩妥。
  倪家全族的蠱師,不足為慮,方源只是動用了奴道的些許手段,就召來了萬獸,將山寨踏平。
  不管凡人蠱師有多少,至始至終,都未讓方源出手。
  而讓方源親自動手的,則是那頭后來出現的荒獸泥怪。
  就是這頭泥怪,讓方源頗費手腳,才收拾掉。
  從這一戰,方源察覺到自己許多的不足之處。
  “我雖然有七轉劍蠱,但對仙元的消耗實在太大!”
  蠱蟲有九轉,蠱師也有九轉,自古以來,蠱師修行都有一個共識,蠱蟲和蠱師之間的轉數應當一致。蠱蟲轉數低了,蠱師實力發揮不盡。蠱蟲轉數高了,蠱師的實力也發揮不出來。
  皆因蠱蟲轉數高逾蠱師,蠱仙就宛若嬰兒掄大錘,且不說掄錘傷人,本身提拿大錘的時候,對蠱師本身就是一種損傷。
  就好像不久前,方源動用七轉劍蠱,對付荒獸泥怪,就有一種力不從心之感。
  每一次催動劍蠱,消耗的青提仙元,就超越一百。
  方源就算是九五至尊仙竅,每天能產青提仙元十六顆,也經不住一次催動的。
  幸好他從瑯琊地靈那里,先行提取了不少仙元石,為自身補充了足夠多的仙元。否則倪家山寨中,對付那頭荒獸泥怪,還要出一大丑。
  “我原先還有一些猶豫。不過現在看來,將這些七轉劍道仙蠱逆煉,已是必行之事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嘆息。
  蠱蟲自然是轉數越高,越是稀罕,價值越高了。
  但方源為了自身實際情況,迫不得已,只能將這些七轉仙蠱逆煉,將它們的轉數從七轉降至六轉。
  如此一來,方能更加適合方源,由他隨意催動。
  “我煉道造詣,也就馬馬虎虎。逆煉仙蠱的事情,還是拜托瑯琊地靈出手最好。”
  “他雖然已經變化個性,但仍舊是長毛老祖的執念,只要我愿意耗費門派貢獻,不難請他親自出手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斷思量。
  逆煉仙蠱,雖然比正煉的成功率,要高一些。但失敗的可能性,仍舊很高。
  所以請瑯琊地靈出手的話,比方源自己動手,更有把握一些。
  “不知道我的這些七轉劍道仙蠱,統統逆煉之后,還能剩下幾只?”
  “就算全部剩下,光有這些劍道仙蠱,也不行。”
  方源又想起之前,他和荒獸泥怪的戰斗。
  雖然他催動了七轉劍道仙蠱,但是對手卻是泥怪。
  泥怪這種存在,和其他猛獸不同。尋常的荒獸,有血有肉,有皮有骨,有著明顯的致命弱點。
  但泥怪不一樣,它渾身上下都是爛泥。只是充斥土道道痕,才讓它與眾不同。
  方源的飛劍仙蠱,擅長致命打擊,催發出來,只是一道一尺長,幾指寬的銀劍。雖然鋒銳無當,穿透泥怪輕而易舉,但卻無法造成巨大傷害。
  所以那一戰,方源雖然一直占據上風,但卻憋屈得很。
  最后即便勝了,消耗的青提仙元,也大大超出了方源的底線。
  “飛劍仙蠱乃是薄青最常用的仙蠱,薄青以其為核心,創造出許多仙道殺招,專門應付各種情況。之前一戰,我若是有劍道殺招,能將飛劍仙蠱的力量分化無數,形成漫天劍雨,荒獸泥怪恐怕不是我一招之敵!”
  所以,方源接下來,不僅要逆煉劍道仙蠱,還要收集劍道殺招。
  至于他自己創造,那就別想了。
  智慧蠱他用不了,或者說還未找到應用的方法,劍道境界又是幾乎空白一片。
  若非有這些劍道仙蠱撐腰,方源早就走血道或者力道、宙道了。
  思緒甫定,方源便停下腳步,在一處青石上隨意坐下。
  聯系瑯琊地靈。
  現在的瑯琊地靈,對煉蠱的興趣缺缺,更大的**,是如何發揚光大毛民一族,將人族踩在腳下,讓毛民成為五域霸主。
  但是在方源愿意耗費門派貢獻,請地靈出手的情況下,瑯琊地靈慨然應允。
  至于劍道殺招,瑯琊福地中竟也有不少收錄。
  原來之前的瑯琊地靈,整日整夜鉆研蠱方,研究煉蠱。劍道蠱蟲自然也在其研究之列,而那些劍道殺招,也是瑯琊地靈可以借鑒的內容。
  看了一眼,方源也有些拿捏不定,該換些什么殺招。
  他話鋒一轉:“太上大長老,我愿意用最后一次機會,請你煉制一只仙蠱。”
  瑯琊地靈雖然變了,但盜天魔尊是和長毛老祖定下的約定,所以地靈仍舊要遵循。
  方源已經消耗了前兩次機緣,分別讓瑯琊地靈煉制出了星門蠱、第二空竅蠱。現在他終于下定決心,要將最后一次機會,也用掉。
  “哦?是什么仙蠱?”地靈問。
  方源的回答干脆利落——
  “定仙游!”
  ps:最近力不從心,更新速度一直上不來。我深入思考了一番,發現是大綱不明的問題。三百多萬字,書是越往后越難寫,很多前面的東西我也忘了不少。所以設計新情節的時候,顧慮重重,生怕出現什么bug。所以這些天,我都在加緊時間整理大綱。大綱整理出來之后,速度才會加快。這里先向諸君說明一下原因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