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8 暗歧殺

“定仙游?”瑯琊地靈詫異,語氣遲疑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方源知道他的顧慮是什么,無非是仙蠱唯一。
  他淡定地回應地靈道:“放心,我有七成的把握,可以肯定定仙游已經不存于這個世上了。”
  他找上泥相,問的問題,就是關于定仙游等等仙蠱。
  方源問:定仙游、春秋蟬……仙蠱,是否之前都毀過一次。
  當代泥相答:非。
  于是,方源立即確定了兩個消息。
  第一個消息,定仙游等等仙蠱,有存留下來的,也有毀去的。
  第二個消息,影無邪極可能已經識破了他在原來肉身上的布置。
  當代泥相已經年過半百,催動一次說是道非仙蠱,就要耗費五十年壽命。因此回答了方源一個問題之后,倪家老族長便當場衰老至死。
  但他的回答,已經幫助方源良多。
  “若做最壞的打算,影無邪既然識破了我的布置,那么就必然隱藏得極好,不會讓我找到他的。說不定,他甚至已經不在南疆。”
  “黑樓蘭、太白云生二人,我一直聯絡不上,這兩人不是被策反,就是被害死了。”
  “我原來身上的仙蠱,不知道具體毀掉的是哪些?但定仙游毀掉的可能性最大,因為我布置的特意,是讓它第一個毀掉。”
  方源當初之所以這樣布置,一是顧忌定仙游的威能,二是以防奪回原本肉身之后,來不及一下子將特意收回,所以才令蠱蟲陸續自毀。
  “最大的可能是,定仙游毀掉之后,影無邪發現不妙,采取措施,將其他的仙蠱暫時封印住。”
  “我和他之間,是魂魄互換。他比我的情況更糟糕,沒有蠱蟲可以自由操縱。居然能封印住我的其他仙蠱,這樣一來,他要么是哄騙了黑樓蘭、太白云生,要么是借助了影宗的殘余勢力。”
  影宗既然是幽魂魔尊所建,又苦心經營了數萬年,有殘留勢力理所應當。這一點,方源早已經估算到了。
  “影宗遍布五域,連僵盟都是影宗的下宗。義天山大戰在南疆發生,估計影宗在南疆的勢力,損失最為慘重。但其余四域,卻要相對好些。”
  “若是定仙游已毀,影無邪要對付我,光憑黑樓蘭、太白云生是遠遠不夠的。必然要先行收攏影宗殘存勢力,積累優勢,再來殺我。所以,他恐怕也想要煉制定仙游。”
  方源的這具新身體,實在是出色。
  思考起來,靈光頻頻乍現,如一道長河東流,毫無阻礙。
  而對于他而言,定仙游同樣是急需之物。
  因為五域界壁的存在,還有星門蠱無法再對他這具新聲有用,定仙游成了他穿越五域的最佳工具。
  “只要有了定仙游,我就能直接回到瑯琊福地,將所有的仙蠱,都收入囊中。”
  “原先的修行資源,也可以都存放到九五至尊仙竅之中。”
  “還可以進入地淵,將星象福地直接吞并了!”
  不管哪一項,都能極大地增長方源的實力。
  但若利用寶黃天輸送的話,且不說寶黃天太開放,會為方源惹來無數的追殺,單論寶黃天的手續費用,就貴得驚人。
  方源若強行動用寶黃天,只是輸送八轉慧劍蠱的費用,就要讓他辛苦積累的修行資源付之一空,還遠遠不夠。
  “你確定要煉制定仙游?”瑯琊地靈再次問道。
  方源察覺到一絲不妥,眉頭微揚:“怎么,難道這事情已超出你的能力之外?”。
  瑯琊地靈搖頭:“當初和盜天魔尊的約定,我絕沒有反悔抵賴之意。但是我的手中,雖然有神游蠱,還有其他輔助蠱材,卻獨獨缺少最關鍵的那一份材料。你可猜得是什么?”
  方源想了想,皺起眉頭:“難不成是太古之光?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瑯琊地靈回道,“不管你用何種蠱方,來試圖煉出定仙游。這所有的蠱方中,都必須要有一份關鍵的蠱材,那就是太古之光。光芒這種東西,本身就難以捕捉和儲藏。太古……更是超越上古、遠古,是人祖存在的年代。那時候,整個世界中的人族,只有人祖和其十子。”
  “不管用什么蠱方,都不成?”方源雖然知道瑯琊地靈不會騙自己,但仍舊很不甘心。
  “當然!”瑯琊地靈回答得很肯定、干脆,“我手中的定仙游仙蠱方,也有兩份。看過的定仙游殘方,不下十種。不管哪一種蠱方,都繞不過太古之光。充其量,只是每一張蠱方中,太古之光的多少,有些差別而已。”
  “定仙游乃是蠱中極品,用處極大。若非如此,早已經被人煉出,哪里還輪得到你呢?”
  方源聽到這里,這才明白,原來當初自己煉出定仙游,是多么的僥幸。
  當初的太古之光,是借助蕭芒手中的太光蠱。
  但現在,蕭芒早就死了。
  因為蕭山、蕭芒,乃是蕭家太上長老選擇的兩個棋子。
  這兩人是活脫脫的蠱仙種子,可惜身為凡人,就得淪為棋子。死到臨頭,恐怕都沒有明白義天山的真相。
  蕭芒一死,太光蠱自然也就跟著毀滅了。
  “蕭芒已死,連魂魄都沒有殘留下來。我上哪里去弄太古之光來?太上大長老,你說,若是利用智慧光暈,是否能思考出不需要太古之光的定仙游仙蠱方?”方源又問。
  涉及到九轉仙蠱,瑯琊地靈也不確定,畢竟他生前也只不過是八轉蠱仙而已。
  就算幫助兩位尊者煉蠱,對于九轉智慧仙蠱,也知之不詳。
  “罷了。就算能夠運用智慧光暈,設想出不需要太古之光的仙蠱方。我現在已經不是仙僵,恐怕也運用不了。我還是先去蕭家看看,蕭芒的太光蠱是盜墓而得,興許我能在蕭家查看到什么線索。”
  方源主動結束了和瑯琊地靈的聯系。
  他改變方向,向蕭家趕去。
  不過在結束聯絡之前,他沒有忘記,將屠殺倪家全族的魂魄收獲,轉給了瑯琊地靈。
  而后,又向瑯琊地靈索要了一份清單。
  清單的內容,自然是關于瑯琊派中的劍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一邊向蕭家趕去,一邊查閱這些殺招。
  劍道殺招雖有不少,但大多數都是凡道殺招,仙道殺招滿打滿算也只有三個。
  其中一個,是仙道殘招,如同殘缺的仙蠱方,借鑒價值很大,但無法直接運用。
  另外兩個,一個是用于移動,一個是用于攻伐。
  移動的仙道殺招,名為“劍閃雷音”,核心仙蠱有兩只,分別是閃劍蠱、轟雷蠱。
  攻伐的仙道殺招,為“暗歧殺”,核心仙蠱也有兩只,分別是飛劍蠱、暗渡蠱。
  又看到熟悉的暗渡仙蠱,方源心中嘆息一聲。
  很久以前,他就曾向謀奪這只仙蠱,可惜沒有成功。
  姜鈺仙子死后,暗渡仙蠱也隨之毀滅。
  “若是我有暗渡仙蠱,再加上手中正好擁有的飛劍仙蠱,這招暗歧殺,就巧好能用得上了。可惜……”
  方源正盤算之時,忽然一道聲音從側方傳來:“前方的仙友且慢。”
  方源回頭,只見一頭荒獸氣宗獅飛奔而來,獅子背上布置著一個大紅色的長椅,上面坐著兩位蠱仙。
  中洲,地淵。
  魂獸仰頭長嘯,發出無聲的嘶吼。
  “小心,魂嘯仙蠱又發動了!”影無邪高聲提醒。
  無形的音波,掀起澎湃的氣浪,向影無邪、黑樓蘭、太白云生三人掃蕩而去。
  三人無奈之下,節節敗退。
  這只野生魂嘯仙蠱,乃是七轉層數,寄生在魂獸身上。影無邪、黑樓蘭、太白云生三仙一旦將魂獸逼至險境,這只仙蠱就有所感應,爆發出來,給寄生的魂獸爭取足夠的時間和空間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這頭魂獸,不過是荒獸級數,身上怎么會有七轉野蠱寄生?”太白云生七竅溢血,嘶聲喊道。
  其余兩人也不好過,頭暈目眩,魂魄受創不輕。
  影無邪臉色相當難看。
  真是人在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。
  剛剛還好端端的,忽然就有一頭魂獸,闖入影宗在這里布置的地盤中。
  “魂嘯仙蠱發動,不需要仙元,而是抽取魂魄底蘊。這頭荒級魂獸,恐怕不久前還是上古級數。但經歷激戰后,敗逃而來。魂嘯仙蠱頻頻發動,使得它從太古魂獸,跌落到普通荒獸級數了。”
  影無邪嘶啞著聲音,回應太白云生道。
  而同時,他的心中則泛起兩個字——天意!
  “我影宗大計不成,我又違逆天意,重生之后,沒有去和方源同歸于盡。這就是天意來找我麻煩了。”
  天之道,講究萬物平衡。
  影宗之前隱匿不現,盡量不讓天意發覺,暗中行事,所以阻礙甚少。
  但現在影無邪已經徹底暴露,天意醞釀片刻,終于引出魂獸來攻。
  “天意無處不在!”
  “當初,方源煉定仙游,它就巧妙安排,將太古之光主動送到方源的眼前。現在又試圖來鏟除我。”
  “難道我真的要把體內的春秋蟬毀掉不成?”
  影無邪猶豫萬分。
  “這魂獸我們根本就無法近身!到了現在這個程度,你還藏著掖著干什么?還不趕緊啟動這里的蠱陣?”黑樓蘭則暗中傳音,催促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