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9 方源vs戚災

“前方的仙友慢走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”荒獸氣宗獅上,戚災高聲喚道。
  方源頓足,回頭望去。
  自遠離爛泥山之后,他就撤銷了仙道殺招見面似相識。
  八轉仙蠱態度蠱,催動起來是要耗費心力的,長久支持的話,會讓方源心力憔悴。
  并且方源改版之后的見面似相識,因為缺乏變化仙蠱,導致蠱蟲繁多,有數千輔助凡蠱,要時刻催動著這些蠱蟲,更是要耗費大量注意力的。
  所以,戚災遠遠發現方源的時候,并不覺得他是真兇,頂多有些嫌疑。
  離得近了,戚荷也看見方源。
  只見方源一身白袍,纖塵不染,膚若凝雪,眼似明星,一頭長發烏黑如瀑,垂至腰間。
  饒是戚荷已經老態龍鐘,年過半百,此時見到方源,也是眼前大亮,心中暗忖:“這位蠱仙前輩,竟然如此風姿卓絕,仙風道骨,是我平生僅見之人物!”
  “前輩所喚何事?”方源神情平淡,拱手道。
  他沒有動用見面似相識,只是六轉修為。
  而戚災卻是七轉氣息。
  這個世界,強者為尊,方源優先一禮,自然而然,風度翩翩。若背負雙手,倨傲態度,乃是罕見行徑。
  戚災也為方源的風采暗贊一聲,神色緩和了幾分,道:“只是來驗證一些事情。”
  說著,他袖口一抖,從中射出一個泥球。
  泥球見風而漲,很快化作大象般的體積。又一陣變化,形成泥人倪健。
  方源目光微微一沉。
  倪健向方源望去,目光先是疑惑,旋即轉為濃烈無比的仇恨之色。
  雖然方源已經大變相貌,但是冥冥中的一股直覺,告訴倪健,眼前這位少年,就是兇手!
  “是你,就是你!你這個惡魔,逼死了我的爺爺,還屠殺我的全族。”
  說著,倪健便向方源,一頭撞來。
  “哦?”戚災精神一振,眼中綻射寒芒,再次打量方源。
  方源只覺得戚災的目光,仿佛針刺在身上。
  冷哼一聲,他長袖一拂,頓時白云翻涌而出,遮擋視野,而他在云中急速后退。
  “蠱仙的手段果然是層出不窮,防不勝防。居然能發現得了我?”
  對方是七轉蠱仙,比方源修為要高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強敵。
  方源立即心生退意。
  “休走!”戚災見此,斷喝一聲。右手呈鷹爪狀,對轉漫空云霧狠狠一攝。
  嘩!
  仿佛是一波巨浪涌動的聲響。
  漫空的云霧,轉眼間,就煙消云散。
  還在飛退當中的方源,身形暴露出來。
  戚災張開嘴巴,對準方源遙遙吸氣。
  方源頓時感到一股龐大的吸力,緊緊攥住自己全身,讓他速度陡降。
  這時,泥人倪健飛殺過來,已經近在眼前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臉色淡漠,毫不動容。
  “給我死!”倪健揮拳,呼的一聲,拳風刮起!
  拳勢兇悍,大有一股遇山破山,遇石碎石的氣勢。
  倪健本來只是一個二轉蠱師,但被獸群殺死之后,又被戚災借助泥怪尸軀,形成泥人。
  他的實力因此暴漲,有荒獸級數,竟然可敵尋常六轉。
  從此亦可看出,七轉蠱仙戚災的手段之詭譎卓越。
  倪健的拳頭,狠狠地擊中方源。
  但下一刻,方源身形潰散,化為一團云霧。
  戚荷呀了一聲,神色詫異,沒有料到有這一幕。
  戚災卻毫無意外之色,他將目光對準右前方,屈指一彈。
  凡道殺招——彈指神通。
  一顆氣丸,只有拇指大小,但速度太快,方源居然躲閃不及,被戚災擊中。
  這一次,他終于露出真身。
  戚災再一哈氣。
  倪健的腰間,頓時纏繞了一圈粗厚的半透明氣流。氣流圍繞著他的腰,不斷旋轉,倪健速度因此暴漲數倍。
  “給我納命來!”倪健大聲咆哮,再次殺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他渾身上下,罩著一層獅毛甲,剛剛的彈指神通,并未對他造成傷害,只是將他逼了出來。
  “居然是氣道蠱仙……”他心中暗道。
  氣道的歷史,比力道還要久遠,衰落的程度也比力道更甚。
  沒想到,他居然在當今南疆,碰到了罕見的氣道蠱仙。
  難怪他被追上,屠戮倪家一族的真相也隨之暴露。傳承悠久的氣道,自然有著方源無法洞悉的隱秘手段了。
  “只是我屠戮倪家,和這兩位蠱仙有什么關系?我的記憶中,倪家根本沒有蠱仙先祖啊。”方源心中疑惑。
  “啊啊啊啊!”倪健再次殺到。
  方源感到有些頭疼。
  這泥人怪物,他已經在之前的荒獸泥怪身上討教過了,沒有致命弱點。
  甚至就算是動用了七轉仙蠱飛劍,也收效甚微。
  但這并不代表,方源毫無辦法。
  他身形飄搖,反撲過去,雙掌舉起,不管是掌心還是掌背,都覆蓋了一層冰冷的白霜。
  方源手掌輕拂,拍打在倪健的身上。
  倪健攻勢粗狂,方源一舉一動卻如風中落葉,靈動縹緲。
  倪健的戰斗經驗欠缺的很,近身糾纏中,他連方源的衣角都摸不到。
  反之,方源招數精致靈巧,霜掌不斷拍擊在倪健的全身。
  很快,倪健身上就覆蓋了一層白霜,出手速度驟降,而他腰間纏繞的半透明氣流,也早被方源一掌拍散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仙蠱,都是七轉,不宜輕動。
  所以,他又撿起曾經的凡道殺招獅毛甲,當做過渡。
  而之前的白云翻涌,現在的凝霜手掌,也都是優秀的凡道殺招。
  前者來源于太白云生,后者則是雪松子所有。
  太白云生主修宙道,兼修云道,時常和方源交流,方源因此掌握了他的凡道手段。
  而雪松子,方源在重生之前,曾經繳獲了他的魂魄,進行搜魂。
  當時,雪松子的魂魄被影宗方面動過手腳,方源沒有探查出影宗的情報(幽魂魔尊可是魂道老祖),不過雪松子本身的成長歷程,修行經驗等等,都被方源探知清楚。
  這些都被方源拿來所用。
  至于,凡道殺招所需的蠱蟲,都由瑯琊地靈輸送。
  而之前,方源在屠戮倪家一族的時候,也借著荒獸泥怪,大肆練習了一番。
  戚災見六轉戰力的倪健,被方源玩弄于股掌之間,臉色一沉,再次發動凡道殺招彈指神通,接連打出無數氣丸。
  這氣丸速度極快,方源躲閃幾次之后,見閃避不開,索性不再閃避,用獅毛甲硬挨。
  獅毛甲防御的極限,有點超乎戚災所料。
  他冷哼一聲,便轉變手法,揮動手掌,對準方源遙遙劈斬。
  每一次,隨著他的動作,便有氣刀于瞬間產生。
  獅毛甲只能支撐兩次氣道的劈砍,方源便催起另外手段,獅毛甲的表層,浮現出一層黑油似的粘稠液體。
  氣刀劈在黑油上,攻勢頓挫,鋒芒大減,再劈到獅毛甲上,成效銳減六成。
  這層黑油似的防御殺招,來自黑城。
  方源俘虜黑城之后,加以搜魂,得到這個殺招,如今運用起來。
  通過搜魂得來的殺招,大多都有當事人修煉無數次。雖然不能提升方源的境界,但是憑空得來的修行經驗,也讓方源走上一道修行的捷徑。
  這些凡道殺招,只要方源稍加練習,便能得心應手。
  戚災見此,冷哼一聲,從鼻孔中噴出兩條火氣。
  火氣在半空中飛散,化為一道火浪,朝方源撲來。
  與此同時,倪健拼命糾纏。
  方源一掌,將糾纏自己的泥人拍落下去。
  這時,火氣已近在眉睫。
  他哈哈一笑,催起云道殺招,身邊頓時掀出九道云環。
  正是來自太白云生的防御殺招——九云環。
  火氣侵襲而來,被云環盡數當下、吸收。四個潔白的云環,被染成火紅之色。
  方源伸出雙手,憑空虛抓。
  一股股的暗流,匯集到他的雙手中心,轉眼間形成兩道黑色圓球。
  凡道殺招——暗漩。
  方源飛上前去,手中不斷拋飛,一顆顆暗漩流星一般,砸向戚災。
  戚災身邊的戚荷,驚呼一聲,感受到暗漩中蘊藏的危險。
  戚災還擊,用氣刀、氣丸,還有鼻腔中時而噴出的道道火氣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打得難解難分。
  戚荷頭暈目眩,一時間難以適應蠱仙的戰斗方式。
  她才剛剛成仙不久,凡人時期的戰斗,都是在地面上進行,從未有過像現在這般,時而飛空時而速降,時而盤旋飛舞。
  “幾乎可以確定,對方真的是氣道蠱仙。”方源一邊交手,一邊觀察,收集情報。
  交戰良久,戚災云淡風輕,安穩地坐在氣宗獅的背上。
  就算方源的暗漩等等殺招,穿透了他的火力網,打在他的身上,也會被他凝起來的硬氣給悉數阻擋下來。
  戚災占據著上風,但他心中卻遠遠不像他的臉色那么平靜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眼前這個小子……他到底修行的哪一個流派?”
  戚災越戰,心中越是疑惑。
  他都有些懵了。
  方源使出來的凡道殺招,都有被身上道痕增幅的現象。
  但他使出的殺招,已經涵蓋了風道、云道、暗道、力道等許多流派了!
  戚災百思不得解。
  他還是首次碰到這樣的情況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